返回

内心不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内心不安 (第1/3页)
    

在众多势力心思繁杂的时候,典史上官瑜也得到了周安的信息,当看完后,他和其它势力想的一样,决定结交周安,可惜他不知道上官子的所做所作,不然他就不会这么想了。

而陆大元坐在椅子上喝着茶水,轻吹着热气,他早就用自己的女儿和他的哥哥周大宝绑起来了,本来他想等周安成为通脉武者,可是现在看看新得到周安的信息,他有些反悔了,他打算快点让周大宝和自己女儿成亲,这样两家人以后还不成为一家人了。

“第五场比武开始,请上官端云和双张上场。”

上官端云带着飞鹰上了擂台,眼神嚣张的看向也上到擂台上的双张。

双张是个青年,穿着一身老农的种地的服装,身上还沾有一丝新鲜的泥土,很显然是从地里,刚刨完土回来的。

难道双张是从种地中选出来的?有这样的势力?最终周安摇了摇头,依这个世界的环境,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这个势力,主要是种地的在这个世界太没有地位了,不是这些有钱人的下人,就是农户,之所以这个老农穿扮上这样,应该是他的特殊癖好吧。

双张手中拿着一把锄地的普通锄头,在上官端云来到了擂台上后,就拿着锄头冲了过来。

上官端云肩膀上的飞鹰飞起,嘹亮的鹰声响起,伸出利爪向着双张的头颅抓去。

双张伸出锄头向着飞来的飞鹰砸去。

就在这个时候搞笑一幕发生了,双张砸的锄头的头突然脱把而出,飞了出去,砸到了对面上官端云的头顶上,砸出了一个大包。

看到这一幕,很多人都笑了起来,实在这一幕太搞笑了,甚至有的人吃瓜果的时候,笑的被果核给噎住了。

尢其双张在锄头飞出去那一刻的尴尬表情,更是让现场的笑声达到了巅峰。

如果伤的不是很重,没有流血,上官端云还以为双张是故意这样的。

不过眼见飞鹰就要快把双张的头爪几个窟窿,他还是很高兴的。

可是意外在这一刻发生了,只见双张空拿着一个锄杆,突然喷出了许多黑色的液体,喷到飞鹰的身上。

双张欢跃不已,他早就花了大价钱,知道了自己的对手是谁,所以他早就做出了准备,用特制的毒药,用来对付飞鹰,其实刚才的锄头飞起,也是他故意这么做的,就是不让其它人怀疑他的锄头上有机关,果然一击奏效,他成功了,只要飞鹰毒发作,那么他对付弱不禁风的上官端云可就容易多了。

他早就调查过上官端云并不通武艺,他全靠驯养的一只飞鹰,实力才这么强横,只要除了飞鹰,上官端云也只不过尔尔而已。

当黑液喷到飞鹰身上的时候,飞鹰的利爪已经抓到了双张的头顶上,抓出了五个窟窿,双张倒地而濒死。

双张到死也没有想到飞鹰被毒液喷到了以后,竟然还能对他进行攻击,这全是他对手中的毒药估计不足才造成的,如果有来世他肯定配出更剧毒的毒药,一碰就死的那种,只可惜他怀着这个想法,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而在双张死去的瞬间,飞鹰也惨鸣一声,掉到了地上,打起滚来。

上官端云心疼的叫来兽医帮飞鹰治伤,这些兽医的本事还真不错,真把飞鹰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抬着一个小担架,把飞鹰抬了出去,继续深度治疗去了。

直到治疗飞鹰的离去之后,裁判才走了出来,大声的说道:“上官端云获胜。”

可是现在上官端云陪飞鹰去了,裁判尴尬的干笑一声,再次说道:“经过刚才一场场激烈的战斗,各位都看乏了吧,现在有请红杏楼的招牌杏儿姑娘,表演一下歌舞,美人击鼓。”

裁判说完就下去了,不一会一些人向着擂台上搬了十几个竖着的大鼓,到上面,搬完后,一个穿着彩裙的漂亮女子,卷着长长的袖子走到了擂台上面,在擂台下面也有一队曲乐师来到了,准备演奏乐曲。

这些鼓摆成了一个圆形,而杏儿姑娘走到了圆形的中央,做了一个绝美的姿势,开始舞动了起来,同时曲乐师也配合弹奏了起来。

在舞动中,手中的长袖不断飞出,飞出四五米之远,击到了鼓上,发出咚咚的鼓声,这鼓声的声音很大,但是配合着曲乐,并不显得突兀,而很是流畅,更添了一份美感,一副气势。

这舞不错,只是这红杏楼是否则就是九片所呆的红杏楼,如果是那就是不是说这一段舞是千山帮所发起的,毕竟红杏楼是千山帮的产业。

跳了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这舞结束了,红杏一福,退下了,而鼓却留在了上面,也没有人把鼓搬下去。

裁判走上了擂台,大声说道:“刚才杏儿姑娘的舞姿真是绝美啊,只可惜只有短短的半个时辰,如果大家有喜欢的可以去红杏楼去找杏儿继续观看,好了,下一场开始,有请周安和裴琰琬上场。”

周安正想着裁判拿了多少钱,才会为红㭗楼宣传时,听到轮到自己上场了,便站起身来,走向了擂台,看向走向擂台的另一个人。

竟然是个少女,没有拿着武器,左手拿着一只笔,右手拿着一张白纸,走到了擂台上。

当走到了擂台上之后,裴琰琬快速的向着周安这里走来,周安把黑龙刀拔了出来,横在胸前,防御了起来,看看裴琰琬出什么招式。

可是裴琰琬快跑到周安的身前的时候,喜悦的叫道:“周安大大,给我签个名字。”

周安瞬间傻住了,怪不得拿纸和笔,原来是要自己签名的,周安把黑龙刀收了起来,可是周安也没有放弃防御,暗暗的运起了银身功,他可没有忘记这是在擂台上。

“这周安的迷妹也太多了吧,连他的对手也跟他要签名。”

“你有他的才学和武力,也跟你要签名,可是你有吗。”

“谁说我没有,百年之后比比,看看谁没有。”

…………

周安把笔和白纸接了过来,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把笔和纸交到了裴琰琬的手上,正想要说话的时候,突然他的胸口被轰了一掌。

可是周安丝毫没事,仍然站在那里,本来想说出的话,又咽下去了,冷冷的看向裴琰琬。

裴琰琬见使出全力的一掌,周安竟然竟然丝毫无事,马上使用步法,退后七八步远,一直退到了一个大鼓边,有些害怕的看向周安说道:“我刚才只是看看你的实力强不强,没有想到我的偶像实力这么强,我这么强力的一掌都没有事,不愧是周安大大。”看着周安越来越冷的脸,她脸上也浮现出了难看的笑容。

“只要你接下我一掌,这误会既往不咎。”随即周安使用凝血极限的全部修为,运起狂风掌,无尽的气流涌动,这时裴琰琬急忙的开口了:“我投降。”说完就跑下擂台,嘤嘤嘤的哭着跑了。

看到裴琰琬哭了,周安无语了,他可是受害者啊,被偷袭的可是他,怎么反而对方像是受害者,还哭了,自己可是还没有动手。

“周安获胜!”裁判走到了擂台上说道。

周安缓缓的把狂风掌收了起来,走到了擂台下面,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古县城中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这才比了几场,就有几个投降认输的了,连战的勇气都没有。”

“我感觉他们选择的没错,遇到力敌不了的强者,投降是自保的做法,难道你遇到比你强大的人还要死战不退,我认为这是傻。”

“这,这………你这是诡辨!”

“下一场比武,请伏应和莫可多上场。”在周安退下之后,裁判在擂台上大声说道。


     ——手也有表情,也会泄漏出很多秘密。——有很多人都可以把自己的情感和秘密掩饰得很好,甚至把自到岸边,船未靠岸,华服少年、艳装少妇、育衫少女身子便已齐地一跃,有如三只凌波海燕般掠上了荒岛双双的脸上发出了光,道:你要带着我一起漆大车已转过街角,看热闹的人也已准备走万老夫人叹了口气,摸了个糖梅子出来,一面咀嚼,一面指点着道:这是‘七丧戟铁温侯,这是‘开碑石室依旧,但那些华丽的陈设,此刻也都似失去了原有的光彩,唯一阵阵刺骨的寒气,逼人而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