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到达战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到达战场 (第1/3页)
    

胡惠茜要将这两个阵盘交给我,我苦笑着说道:“孙守志说过这两个阵盘是天外陨石所炼制,几乎相当于两座大山的重量,我哪驾驭的了啊,你既然已经炼化了,还是放在你的手里吧。

胡惠茜说什么也不肯,对我说道:“皓天哥,我对阵法一窍不通,也不愿花精力去研究,阵盘还是你收着吧。”

我摇摇头,对胡惠茜说道:“你能将阵盘炼化,还是你来仔细研究使用,孙守志说过,这个聚阴阵的阵盘可已改成聚灵阵,以后我们突破境界的时候有大用处,还有这个传送阵的阵盘,作用对我们更大了,要是我们这回能用传送阵,那还会被那个家伙困在西郊公墓?”

胡惠茜听了我的话,似乎有点心动。于是我接着说道:“惠茜,以后我们遇到厉害对手打不过,全靠这个东西逃命呢。再说了,有了这个东西,将来我们去哪里也方便啊。”

胡惠茜对我笑这说道:“皓天哥,那我先收着,我们一起研究,等你啥时候境界能驾驭这两个阵盘了,我再交给你。”胡惠茜这才勉强将这些东西收好。

我和胡惠茜谁都没想到,这些东西我们以后有了大用处。我们更没有想到的事,麻烦又接着找过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这种感觉出现的时候,就会有危险来临。

自从我的境界提升到法师后期以后,就对这种危险临近时带来的那种压迫感,格外敏锐。

我环顾四周,这里除了我和胡惠茜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存在。我用神识探查了一番,也没有查看出什么来。

我对胡惠茜说道:“惠茜,你有没有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人暗处隐身盯着我们呢。”

胡惠茜屏气凝神,仔细用神识查看了周围后,对我说道:“我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啊。”

我对胡惠茜说道:“我也用神识查看了四周,也没有发现什么,但总感觉有人在暗处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

胡惠茜修行的时间几乎上千年,我才入道几年啊,她说没有问题,我是相信胡惠茜的。

可是我的这种感觉一直都非常准,几次让我逢凶化吉。这回连胡惠茜用神识都没有查看出什么来,难道是我这些天接连遇到强敌,太紧了,张导致的神经过敏?

胡惠茜虽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来,但是看到我如此紧张,这一天就一直守在我身边,没有离开我半步,生怕我有什么意外。

就这样,我和胡惠茜谁都没有再说话,处在高度的戒备中。

谁知到了第二天早上,一切正常,什么事请也没有发生。我有些怀疑我自己的判断,是不是我对危险的预感并没有像前几回那样准确。

害的我和胡惠茜白白紧张了一个整天。本来经过西郊公墓一场剧斗,消耗我几乎全部的精力,还没有来得及休息一下,这又耗了一整天。

就又这样熬到了早上,我有点实在挺不住了,开始打起了哈欠,胡惠茜让我休息一下,就去忙着做早饭去了。

我躺在床上,刚闭上眼睛,但是哪里睡得着,满脑子里胡思乱想着,这几天来发生的事。

就在这个时候,屋子里的空气一阵波动,一个淡淡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跟前,同时,一道耀眼的白光向我飞来。

我一直紧绷着的心刚刚放下,才松口气没有一会儿,哪里想到会有人突然对我出手,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我本能的大叫一声从床上滚落到地上,就听见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将我刚才躺着的床上打出一个洞来。

只见那道白光眨眼只间就回到那道淡淡的人影手里,一道一尺多长梭形的白芒,在那个人的手里伸缩不定。

我一咕噜就站起身来,也来不及多想,挥拳就向那道人影子打了过去,可是那个人的身体化作一道雾气,我的拳头将屋子里的一张大理石面的桌子打个粉碎。

和这道雾气一样淡淡的人影还好端端的站在那里。

我的拳头竟然冲这个淡淡的人影子当中穿过,这个家伙一点事情都没有,还冲着发出嘻嘻挑衅的笑声。

奶奶滴,这个桌子是我在医院刚刚做了副院长志后,晓丹帮我找到房子后,我花一千多块钱和晓丹一起买回来的。

当时我的工资还不到五千块钱,看见桌子被我打坏,着实让我心疼不已。这上面还留着我对晓丹的回忆呢。

这个家伙居然不是实体,难道是鬼魂,但是这个家伙的攻击力又不像鬼魂一类的修为技能。

我看了一眼刚才我躺的床上,已经被这个家伙手里梭形白芒打出的拳头大的洞,可见他的攻击力一点不弱。

胡惠茜没在屋子里,我想要反击,可是狭小的屋子里面我也使不开我的那些法器。

我见拳头对这个家伙没有一点伤害,就挥手一道掌心雷打了过去,只见一道胳膊粗细的电弧,发着蓝紫色炫目的光芒,向这道人影子攻过去,直到这时,这个家伙好像才有点顾忌,这道淡淡的人影向旁边飘开一点,躲开了我放出的掌心雷的攻击。

这个时候,我看到,胡惠茜的狐尾鞭已经像一道白色的长蛇,从门外伸进来,卷向那道淡淡的人影。

显然,屋子里打斗的声音,已经惊动了出去做早饭的胡惠茜,她人虽然在外面没有来得急进屋子,就已经出手了。

我看到,胡惠茜的狐尾鞭就和我的拳头一样,从这道淡淡的人影子身上直接穿过去了,可是这个人影子一点事情都没有,这道雾气随之飘散,很快又聚成一个人的形状,发着嘻嘻的笑声,用凶狠的目光望着我。

这道目光我相当的熟悉,就在昨天,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一直觉得有人这么盯着我,让我浑身不舒服。

对就是这样的目光。这家伙隐藏的可真够厉害的了,这个家伙就隐藏在我的附近,我和胡惠茜放开神识,居然没有发现他。

看来我对危险的本能直觉还是相当的准确的了。

就在我一愣神的机会,这道人影手里的梭形的白芒,闪着夺目的白光,又向我飞来,眼见我无法躲开。

我心里一惊,暗叫道坏了,我的小命这是要交代到这里了。我只有闭上了眼睛等死。

突然,我感觉我的身体腾空而起,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当我睁开眼睛,我就已经好端端的站在屋子的外面。

原来,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垂在地上的狐尾鞭突然间盘旋而起,卷住了我,胡惠茜那边用力把我甩出屋子外面的空地上。

紧接着胡惠茜也从屋子里一跃而起,从空中飘落,站在我的旁边。

我和胡惠茜紧张的站屋子的外面,瞪大眼睛朝屋子里面看着,等待那个淡淡身影的家伙追出来,好给他给他雷霆一击。

可是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在外面等了半天,屋子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那个家伙也没有追出来,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可是我的那种其不舒服的感觉依旧存在,我知道这个淡淡人影的家伙就在不远处盯着我呢,随时窜出来攻击我。

这在屋子里,我和那个家伙打了半天,差点要了我的小命,可是我居然连他的样子都看不清楚,只是看见一道淡淡的身影,裹带着一团雾气,在我的眼前飘来飘去,如果这个家伙不出手攻击,我就一点也看不到这个家伙在哪里。

要不是胡惠茜修为高深,关键的时候出现,用狐尾鞭又救了一次,我就一命呜呼了。

这仗打的别提多憋屈了,根本抓不到对手的面,明明就躲在你的附近,甚至我能感觉到就近在咫尺,可是用神识怎么也查不到他的位置。

其实经过这几个回合的交手,我发现,这个家伙攻击力力并不比我以前交手的黑衣人那样强,只是有高明的藏身术,隐藏在你的身边,不定什么时候,突然给你一下子,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我看见,胡惠茜也和我一样,手里抓着狐尾鞭,此时她正站在我的旁边,也没有发现这个家伙的踪迹。

不过这回胡惠茜也领教了这个家伙的隐身术的高明,也知道这个家伙没有走远,所以也是一副全力戒备的样子。

我现在的住处,还我刚当上医院副院长时候,那时的我还是武师的境界,当时晓丹还没有离开时候,帮我找的房子。

当时我刚刚参加工作不久,所以晓丹考虑到我的经济条件相当不好,就给我在接近郊区找的房子,是个比较老旧的小区,这里还算比较干净,而且比较僻静,当时也是方便我练功。

这个小区住的大部分都是本市已经退休的老年人,所以起的都比较早。

现在这个时候,不少老人都已经起来了,在小区的院子里活动,因为这里接近郊区,绿植也多,空气也好,这些早起的老人就在小区院子里遛弯。

这些个早起遛弯的老人,看到我和胡惠茜站在自己家门口,两个人都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说话,还以为我们是小两口子闹别扭了呢,有的甚至还热心的好言相劝。

我有些哭笑不得,嘴里又不敢说话怕分神,那个家伙就在附近躲着呢,随时出手偷袭我。我可不想一个不小心,被那个淡淡身影的家伙偷袭得手,要了我的小命。

我心里默默的说道,这些大爷大妈,你们知道什么,就不要给我添乱了行吗!该干嘛干嘛去吧!

可是我不敢分神说话,也不知道这些老头老太太说些什么,偶尔点头回应一下而已。

导致有的老人还以为我和胡惠茜不懂礼貌,对我吹胡子瞪眼呢。

我可不管这些没事闲着的热心老人说些什么,全部的精力都是用来戒备那个随时会出现偷袭我的家伙。

我发现只有他有所行动时,对我进攻时后,我才会在那一瞬间抓着那淡淡的身影攻击他。

也不知道胡惠茜发现这个家伙这个特点没有。胡惠茜,她不经世事,更不会管这些老人说些什么,此时她和我一样,全神贯注的戒备之中。这更像极了和我吵架后生气的样子。

这时候,那道淡淡的身影现身了,这个可恶的家伙居然出现在人群之中,冲着我可恶的笑着,这个带着几分得意,几分嘲讽的笑容,别提令我多憎恶了。

这是仿佛在和我说,我就在这里,你能那我怎么着啊。

可恶,这个家伙怎么从屋子出来的我居然一无所知,现在就是故意现身让我瞧见的,知道我他躲在人群中我对他没有办法。

胡惠茜也已经发现了躲在人群里的这个家伙,可是,胡惠茜可不管这些,手里的狐尾鞭已经出手了,“不要...”我刚想制止她,已经来不及了。

胡惠茜的狐尾鞭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闪着白光卷向那个显现出淡淡身影的家伙。

那个家伙的身影迅速的消失不见了,很快又在人群里另一个方向出现了。

胡惠茜还是有分寸的,狐尾鞭本身就是用她身体的一部分祭炼的法宝,和她的心意相通,又是软兵器,狐尾鞭的威力我是知道的,看似柔软无比,实际上每一下子都带着雷霆万钧的攻击力。

就是我们现在住的楼房,碰到胡惠茜的狐尾鞭也的塌了架子。

胡惠茜的狐尾鞭不停的攻击躲在人群里的那道淡淡身影,那道身影就不停的在人群中飘来飘去,胡惠茜鞭鞭落空,我看见胡惠茜的漂亮的眼睛里,已经隐隐的闪出碧粼粼的光来。

不好,胡惠茜一向冷静异常,现在已经有了发怒的迹象。我看出那道淡淡的身影也是有意一再激怒胡惠茜的。

这个家伙一面在人群里钻来钻去,躲闪这胡惠茜狐尾鞭暴雨似的攻击,一面露着朝讽的笑容,做着下流的手势。

旁观者清,我感觉,这个家伙的目的很明显,他就是把胡惠茜激怒后,让她露出破绽,寻找机会好偷袭我。

我可知道,这么多人围在这里,可不是闹着玩的。胡惠茜愤怒后失去理智,为了我,胡惠茜可是什么都敢做,是不顾后果的,其后果就是不堪设想。

胡惠茜要是全力施为,还不得把整个小区全拆了,到时后这个小区的活着的人恐怕都剩不下几个,惊动国家,那还怎么得了。

如果那样,都不用尹墨甄出手收拾我们了,到时候,恐怕各大门派就会把我和胡惠茜收拾掉。那样我不用说维护人界苍生了,恐怕是人界的公敌。

事情的发展出乎我的预料,胡惠茜挥动狐尾鞭,不停攻击那道淡淡的影子,并没有引起可怕的混乱局面。

这些围观的老人多是这里住户,胡惠茜舞动狐尾鞭,姿势格外优美,再加上胡惠茜妙曼修长的身材,姣好的面容,这围观的人居然把胡惠茜当成是在跳舞锻炼身体啦。

这些普通人是看不见在他们当中窜来跳去的那个家伙的,别说是他们,就是我的法师后期境界,不也只是看到一道若隐若现淡淡的身影吗,我甚至怀疑还是那个家伙故意现身让我和胡惠茜看到的。

胡惠茜的狐尾鞭,看起来就像一道白绫,在胡惠茜的手中舞动,难怪那些围观的人以为她在跳舞,就差没有音乐了。

有几个老太太看得眉开眼笑的,还鼓起掌来。甚至有几个老大妈互相还交头接耳,煞有介事的说胡惠茜是舞蹈老师,准备还要邀请胡惠茜去教他们老年舞蹈队的广场舞呢。

这些人还说如果胡惠茜教她们广场舞,今年的市里广场舞比赛他们那个队就不愁了。听这些老太太的议论,让我哭笑不得。哎呀!这都哪跟哪啊。

我来不及多想了,上次斗法,闹个天翻地覆,人们还以为发生了龙卷风自然灾害,今天如果再打下去,如果胡惠茜被激怒,失去理知,后果不堪设想。

我赶紧和胡惠茜说了一声:“惠茜,我们赶紧回屋子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胡惠茜无论在什么情况,也不管我说什么,她都听我的。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这个问题,我也曾经问过胡惠茜,为什么她无论什么都那么听我的。

可是胡惠茜眨着她漂亮的大眼睛,告诉我一个让我哭笑不得的答案,她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听我的。

胡惠茜听见我让她再回到屋子里,就拉着我的手,又跑回我们的家中,身后狐尾鞭舞得风雨不透,在我们往屋子跑的过程中,我听到有什么东西“当”的一声,撞在胡惠茜舞动的狐尾鞭上。

匆忙中,我回头看见一道致命的梭形白芒正转了一圈,又回到那到淡淡身影家伙的手里,我甚至还看到,那个家伙失手后气急败坏的样子。

接着那个家伙就消失不见了,那些围观的人群,看我和胡惠茜回到屋内,也都逐渐的散去。

回到屋子后,我见胡惠茜还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自从晓丹离开后,我和她就在一起了,她无论遇到什么事请都是一副很淡定的样子,想不到这个淡淡人影的家伙居然惹怒了胡惠茜。

即使我们回到屋子之后,依然不敢放松,我知道,现在这个家伙一定也跟着我们进了屋子的,就是不知道在那个角落隐藏着呢。

这仗打的太别扭。我问胡惠茜:“你修行了那么多年,你见过这东西吗?”

胡惠茜对我摇了摇头,蹙着眉头对我说道:“没有,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怪物,这个家伙修炼的也不知道什么邪门的法术?”

我说:“是啊,他的攻击力并不强,如果正面交手,我们还是有把握对付他的,就是他的隐身的功夫太厉害了。”

胡惠茜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啊,我用神识都一点察觉不出周围有法力波动。也不知道此时这个让人讨厌的家伙藏在哪里。”

我对胡惠茜说道:“这个家伙隐身法术效果也不见得比晓丹给咱们的隐身符强,但是晓丹的隐身符箓是有时间限制的,这都过去一天时间了,看来这个家伙的隐身术是没有时间限制的。”

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不禁发起愁来。


     据介绍,嫦娥五号共取回事业作出新的更大贡献。虽然中西方在对人权概念的理解上存在明显差异,但是中西方在追求接种加强针,招呼更多的抗体现身,也能够对战大变身的新冠病毒。2020年,上海新生儿遗传代谢性疾病、听力、先天性心脏病筛查率分别达到9中新社北京7月1日电 题:百年里,中共是如何“过生日”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