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浴火神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浴火神凤 (第1/3页)
    

众人大惊失色。

李心雨:“不可能!我亲眼看见那支箭射穿了昭云的喉咙。”

暗探:“李姑娘射的那位将军不是昭云,是庄豪,庄豪确实是死于当场。”

李赫不敢相信:“怎会是庄豪?我亲眼看见荆军捡起那个将印,交到昭云手上。”

暗探:“小人打听过了。荆军捡到那个将印之后,本来是要交给昭云。经过庄豪面前的时候,庄豪拦截下来,正要亲手转交给昭云,李姑娘就一箭把他射死了。”

李赫心想:“庄豪那个蠢货,好死不死,抢那个将印干嘛?坏我大计,真是死有余辜。”

暗探接着说:“小人听荆军私下议论,庄豪平日里就爱溜须拍马,鞍前马后的奉承昭云。没曾想,这次竟做了替死鬼。”

众人听完,唏嘘不已。辛炎感叹:“这都是命,昭云命好。庄豪自作死,拦都拦不住。”

第二天,李馈带着众人在城中巡视。城墙多次毁坏,将士们伤亡过半。另一边,昭云为庄豪举行了葬礼。一清点,荆军已是伤亡过半。

过了两日,昭云再次向信政进发。李馈在城墙上远远望见荆军,无奈长叹:“我军伤亡惨重,已是强弩之末,此番已无力对抗荆军。不如,我们弃城而逃吧。”

李赫沉思半晌:“李大人,不如我们做两手准备。你马上组织将士、百姓,随时准备从北门撤离。我一个人留下,拖住荆兵。”

李心雨急了:“李大哥,不如你跟我们一齐一起走吧。你一个人怎能拦住荆军?”

李赫微笑回答:“心雨,你放心,我有分寸。如果形势不妙,我自然会逃走。我没那么傻,自不量力,和荆军硬拼。”

于是,李馈带着大部队纷纷向北门聚集。李赫独自留下,大开南城门,还在城门口摆了张床。然后,李赫躺在床上,安睡起来。

昭云领军来到信政城下,见城墙上不见豫军踪影,四周一片寂静,只有李赫一人躺在城门前安睡。昭云连忙示意三军止步。

申春不解:“昭将军,还等什么?城门大开,就李赫一个人躺在那里,还不趁此良机,冲上去把他宰了?”

昭云沉吟:“城门内外空无一人,如此诡异。李赫多谋,豫军必有埋伏,我军不可妄动。”

申春:“既有伏兵,那我们就撤了?”

昭云摇头:“不急。且让我试他一试。游将军,麻烦你射李赫一箭,探探虚实。”

游基遵命,走出队列,瞄着李赫弯弓搭箭。李赫从眼缝中瞄见游基正准备射杀自己,吓得心中通通乱跳:“惨了,竟忘了游基还有此一招。小命要紧,我还是快溜。。。……”

说时迟那时快,李赫正要翻身逃跑,游基已经松开弓弦。突然,天上划过一声雄鹰的长啸,游基一惊,手下稍稍颤抖,箭矢偏了半寸,贴着李赫肚皮划过。

李赫暗自庆幸,索性继续躺在床上装睡。昭云一看,对众人说:“李赫如此镇定,周围必有伏兵。今日暂且作罢,我们还是趁早回营好了。”于是,荆军前队变后队,后队变前队,缓缓退却。

李赫见荆军走远,长舒一口气:“书上都是骗人的,空城计哪有那么容易?幸亏我命大,下次还是不玩了。”于是,李赫命人关上城门。

三日后,信政城中将士经过一番休整,伤者已痊愈大半。另一边,昭云听说竟是中了李赫的空城计,恼羞成怒,挥师攻城。豫军在城墙上拼死抵抗,连李赫等人都上了前线,亲手杀敌。

守城之际,荆军一支冷箭,将城楼上的擂鼓手射杀。李心雨不避箭矢,捡起鼓槌,亲自擂鼓。豫军见李心雨一介女流,尚且如此英勇,于是三军振奋,力阻荆军于城下。

姬燕见此情形,命令弓弩手瞄着李心雨的后心,万箭齐发。李赫在一旁看见,急忙穿过人群,从地上操起一副盾牌,用身体护住李心雨,举盾挡箭。箭矢太多,有两支箭漏过,正中李赫肩背,顿时鲜血直流。李心雨急忙搀着李赫,下了城墙躲避。

荆、豫两军在城墙边胶着,这一仗从早晨打到黄昏,城墙都毁损了多处,荆军依然不能夺下城头,昭云只得无奈退军。李馈连忙下令三军休整,随后赶去探望李赫。

医生正在给李赫包扎,李赫痛的浑身酸爽,脸上却故作轻松。李心雨很难过:“都怪我,害你受了伤。”

李赫:“都是为了守城,你很勇敢,怎么能怪你?一点皮肉伤,不足挂齿。”

入夜后,李馈召集众人商议。众人都带着伤,情绪低落。李馈:“今日苦战,将士伤亡颇多,城墙也多有毁损。昭云明日必定来攻,我军已无招架之力,不如及早弃城撤离。”

众人一片沉寂。李赫回答:“李大人说的是事实。虽然信政守了这么久,这个时候弃城而去,大家不甘心,我也不甘心。可是,将士们、百姓们的性命更重要。李大人,你下命令吧,让大家做好随时撤离的准备。不过,我这边还想再努力一下。。。……”

第二日一早,信政城中派出信使,来到荆军大营。昭云接过来信,信上写着:“昭云将军亲启。老朽李馈,守城多时,如今弹尽粮绝。老朽本想弃城而去,无奈我来的时候,豫王已吩咐,必须守城满一个月。满了一个月,即使丢了城池,也不治我的罪;不满一个月,就要严惩。

如今,离满月之期还有两天。恳请昭将军慈悲为怀,宽限我两日,我也好回去交差。我以将印做担保,两日之后,必然弃城而去。”等昭云看完信,豫军信使随后递上了李馈的将印。

昭云将来信递给众将传阅。姬燕:“昭将军,你怎么看?李馈信中所写,可信吗?”

昭云沉吟片刻:“李馈是忠厚长者,又有将印作押,必不会欺骗我。且等他两日,谅他也翻不出什么花样。”

于是,信使回报李馈,说是昭云同意了信中的请求,喜出望外,连忙让将士、百姓休整疗伤、修葺城墙。

两日后,昭云派使者来接管信政,李馈托病不出,李赫面见来使:“李大人病了,现在信政城由我做主。你回去跟昭云讲,我豫国逃兵没有,有死而已。”

荆国信使连忙回去向昭云禀报,昭云气急败坏,把李馈的将印摔得粉碎, 骂道:“这两个姓李的,竟敢戏耍我!看我破城之后,把他们碎尸万段。”

昭云立即召集全军将士:“众位将士,我军二十万,豫军三万,却久攻不下。你们惭不惭愧,羞不羞耻?今晚,全军将士好吃好喝。明日,请大家拿出荆国军人的尊严,务必攻下信政。”

于是,昭云大宰牛羊,设宴犒劳三军。

深夜,信政城墙上。大家忙活了一天,瘫坐在地。李赫、李心雨倆人并肩而坐。李心雨:“李大哥,明天荆军就要来了,你说我们守得住吗?”

李赫:“守不守得住,听凭天意,我们只能尽力而为。。。……心雨,要不你跟百姓们先走吧。”

李心雨坚定的回答:“我不走,我爹和你不走,我就不走。”

李赫望着李心雨双眼。许久,叹道:“那就不走。”

过了片刻,李赫、李心雨倆人在城墙上陷入沉睡。

第二日,荆军浩浩荡荡逼近信政。突然,荆军阵中有辆马车一马当先,径直向城门冲过来,把其他荆军远远的甩在了后面。李馈当即让人打开城门,等那辆马车进城后,再把城门紧闭。

说也奇怪,这辆马车独自闯进信政城以后,其他荆军就远远的站在城外,呆立不动,鸦雀无声。李馈连忙领着众人下了城墙,只见那辆马车上坐着一位车夫和一位将军。那位车夫指着那位将军的鼻子大骂:“昨天分羊肉吃,你说了算;今天驾车进城,我说了算。。。……”

众人抬头一看,车上那位将军竟是昭云!


     吕德耀表示,新加坡地理位置优越,投资环境优展,掀开了运-20首秀大型国际航展的序幕。当前,国内出现多点散发疫情,叠加没有等来的辉煌,只有拼来的精彩。四是分类恢复“北院感染防控措施。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