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危在旦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危在旦夕 (第1/3页)
    

见鬼精老怪要离开,逍遥正天,诸葛尤敏急了,连忙拦住他,道:“老怪不要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炼制灵阶灵魂丹还要靠您老的精神力,等丹药炼制成功,再治这个小子的罪不迟。”

  说完,逍遥正天,诸葛尤敏的眼睛又落到天谕身上,他们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冷声道:“小子,你知道炼制灵阶灵魂丹需要有一个具备精神力的丹师吗?我们这些丹师,出了鬼精老怪开辟出意识空间外,再没有任何人具备精神力。”

  “看来爷爷说鬼精老怪是一个心胸狭隘,睚眦必报的人,果然没错。现在我总算见识到了。特别看到他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我真恨不得将脚上的鞋子抽在他的脸上。”

  忽然,天谕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道:“你看这是什么。”说完,天谕左手一挥,四把发出淡淡金色的光刃就出现在天谕眼前,再一挥,那四把光刃化作四道流光朝鬼精老怪面门飞去。

  鬼精老怪大骇,连忙移动身形,四处躲避,但是那四把光刃如同粘在他身上一般,任凭鬼精老怪身法如何了得,那四把光刃都如影随形的跟在他身后。

  “天谕,快住手,这里是城主府!不到放肆。”天元风虽然也很惊讶,天谕控制的那四把光刃是什么,但是这里是城主府,他还是怕天谕伤了鬼精老怪。

  “啊,对,,,对,天谕,快住手,我们知道你有资格去给嫣然治疗。”虽然白无常也很惊讶天谕居然能够用意念操控这几把光刃,但是也怕天谕真的杀了鬼精老怪,毕竟,万一天谕不能治疗云嫣然的病,还得靠鬼精老怪。

  “就这水平,还自称有精神力,呵呵!”天谕嘲讽的朝鬼精老怪笑笑,一招手,四把光刃就化为流光进入天谕体内。

  “震惊!”

  所有人都被天谕突然的出手震惊了,年纪轻轻,居然就具备意念控物的能力。这让他们这些活了大半辈子的人情何以堪。

  最为震惊的恐怕就是鬼精老怪了,这个自己压根瞧不起的小屁孩,居然拥有比自己还强大数倍的精神力,幸好,这里是城主府,否则自己小命不保。

  天谕走到云嫣然身边,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扫描功能,各种数据在手机上快速闪动,分析。虽然自己不会诊断,但是他的手机可以。

  半个小时后,在进行了一系列的探查扫描后,天谕大体明白了云嫣然身体到底发生什么状况了。

  云嫣然的丹田正在被三种能量不断的冲击着,那些她身体不能吸收的能量,就化为灵力运转在云嫣然的四肢百骸中,这令云嫣然身体非常痛苦,即便现在她处于昏迷状态也会痛的嘴角抽搐,眉头皱起。

  人的丹田如同一个黑洞,一旦有自己吸收不了的能量进入,就会发出能量射流,这些能量往往都是狂暴,肉体不能吸收的。

  “几位大人,我有办法解决这位姑娘的丹田问题。”一番思量后,天谕说道。

  “你有办法,我们所有的炼丹师都没有办法,你却说你有办法,你的意思是,你比我们所有人都厉害,这简直是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哈哈哈哈。”鬼精老怪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不光是他,其他人也是一脸不屑的看着天谕,连他们都没有办法,这个小子居然大言不惭说他能解决。

  他们承认天谕精神力不错,但是炼丹是一个注重经验的职业,这也就是为什么炼丹师年龄越大,炼丹之术越厉害的原因。

  “都闭嘴,听听这位小丹师怎么说。”金袍人不怒自威。来到天谕身边,在天谕耳边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你是云嫣然的父亲,当今皇朝的主宰!”天谕也是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够听见的声音说道。

  “呵呵,好小子,不亏精神力超群,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为什么不怕我?”金袍人笑道。

  “怕你干什么,你是位好帝王,爱民如子,我又是个好子民,您没有杀我的理由。”天谕有些狡黠的说道。

  “哈哈哈,你,”金袍人指指天谕,接着道,“虽然有些拍马屁的意思,不过我爱听,那嫣然的病就拜托小丹师了。”金袍人哈哈大笑着,从床榻上起身,坐到太师椅上。

  天谕朝金袍人保抱拳说道,“大人,整个王朝之中,如果说有谁能够治好嫣然姑娘,那么这个人就是在下。因为这些人根本不知道嫣然姑娘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我却知道。”

  “小子,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鬼精老怪大声说道。

  “呵呵,我没有乱说,嫣然姑娘是因为修炼了五灵诀,遭到灵力反噬才会这样的。我说的可对。白叔叔。”

  白无常一震,不敢相信的看着天谕,道:“你……你居然知道那个五灵诀,你听谁说的?”

  看到白无常的表情,众人都是一愣,难道这个小子说对了,可是五灵诀不是已经失传很久了吗?怎么还有人修炼呢?

  “嫣然姑娘修炼的五灵诀是一个残本,应该只剩最后十几页,如果循序渐进的修炼,应该不会出现这种问题。”天谕说道。

  “这,,你怎么知道,难道你有完整版本的五灵诀吗?”白无常问道。

  “这个,,,没,没有。”就在天谕想说自己有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老祖天残魂正飘在空中,杀人的眼光注视着自己。似乎在告诉自己,如果自己说出去,必死无疑。

  “那你怎么知道嫣然练习了残本的五灵诀呢?”白无常疑惑问道。

  “这个吗!是我在一本古文典籍上看过。嫣然姑应该是,五灵之体,本来身体可以承受五灵之力,但是嫣然姑娘的武者之心只具备雷灵,火灵,冰灵,三种灵力,缺乏可以融合这这种灵力的风灵之力,和可以不断修复丹田的圣灵之力。我说的对吗?”天谕看看白无常。

  “对!接着讲。”白无常道。

  “对于缺乏风灵之力的五灵之体,只能先修炼其中一种灵力,然后让起慢慢转化为其余几种灵力,而不可同时修炼三种灵力,那样,虽然修炼速度会大大提高但是会造成根基不稳,自己身体承受不住那些不同能量的冲击,必然丹田受损,如果没有圣灵之力的修复,丹田的伤势会越来越大,最后必然崩溃。”天谕对白无常慢慢的道来。

  不仅白无常连连点头,就连金袍人和乔碧玺等人都是连连点头,这些能年,他们请的丹师不下千人,都知道云嫣然的丹田受损,但是没有一个人能说出受损的原因。今天总算明白了。

  金袍人听后,也是大为佩服,说道:“小丹师,我的小女现在情况怎么样?”

  听金袍人询问,天谕眉头不由一紧,传音入耳道,“公主情况不容乐观,非常不妙。听到他的话,金袍人的本来看到希望的心重新沉到谷底。

  “那小丹师可有办法救我的小女吗?”

  “很难!”

  天谕说话时候,眼光扫视了一下脸色有些难看的众位丹师。

  “小子说来说去,你是不是想说你也没有办法,你在那里糊弄了半天,就是要说一句你没有办法吗?大人,这个小子刚才明显就是装模作样糊弄你,我建议将他抓起来严刑拷打,量他不敢不说出真话。”

  因为天谕对鬼精老怪的追杀,他开始落井下石,挑唆金袍人对付天谕。

  天谕恨不得将鬼精老怪的嘴堵起来,自己就想让云嫣然配合自己完成灵魂契约的第三个任务,【得到一个女孩真诚的吻!】,谁知道鬼精老怪却不识趣的百般刁难。

  “好,那我走了,大人,您让鬼精老怪给您女儿治病吧!我的小心脏实在受不了这人的冷嘲热讽。”天谕说完,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小丹师,停步。”金袍人一闪身挡在天谕身前,说道,“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这!”天谕一阵惊讶。他怎么知道我要提条件呢?

  “不用大惊小怪,我们云家都有一个祖传技能就是读心术。虽然因为你精神力异于常人,我不能全部参悟你的内心,但是我本能知道你有办法救治小女,而且你还有事求她,对不对。”金袍人笑道。

  “呀!还有这种技能吗?您不会忽悠我吧!”天谕一阵惊讶。

  “哈哈哈,这就是我们云家发家的法宝,你以为我们云家为什么能够屹立在天元神州千百年不倒。”金袍人笑道。

  “办法确实有一个,不过这个办法我一般不轻易使用。”天谕诡异笑道。

  “什么办法?”金袍人询问道。

  “这也是我发家致富的秘法,我不会轻易示人,除非报酬够多。”天谕笑着说道。

  “小子,在这等着我呢?好,在商言商,说吧,什么报酬。”金袍人虽然无语,但是也被天谕这趁火打劫的方式逗乐了。

  “爽快,喜欢跟您这样的爽快人打交道,那我真说了,买卖不成仁义在,我如果提了过分的要求,希望您不要治我的罪。”

  天谕眼神闪烁,他不确定,他提了要求后,金袍人能答应。

  “今天无论你提什么非分的要求 我,我都不会治你的罪。说吧!不要磨叽。”金袍人催促道。

  “我可以为公主炼制两枚圣阶丹药,一枚圣阶灵魂丹,一枚圣阶乾坤再造丸?但是材料得由您准备,我提的要求就是,您要在天元城为我和妹妹打造一座宫殿,让我妹妹的地位与嫣然姑娘一样。第二就是让嫣然姑娘真心的亲我一下。就这么简单。”天谕很平静的说道。

  “轰!”

  在坐的人脑袋都一震,这说的是人话吗?圣阶丹药,恐怕这个世界上,除了仙人外,还没人炼制过。

  而且他提的那些条件更过分,虽然他们不知道金袍人是谁,但是从白无常和城主李浩天对他的尊重来看,这个金袍人来历不简单。

  天谕居然要让一介草民的天灵儿取得成为与云嫣然平起平坐的地位。

  更过分的是,他居然要云嫣然亲他一下,还要真诚的亲,这明显就是占云嫣然的便宜吗?

  “这!”金袍人多天谕能够炼制圣阶丹药不奇怪,因为他知道天谕是五灵之体,同时还拥有五灵之力。而且他刚才洞悉过天谕内心,从他的自信来看,应该能炼制出圣阶丹药,只是他的那两个条件,实在是…………。

  “小子,你以为圣阶丹药那么好炼制吗?特别是那颗圣阶乾坤再造丸,它引来的雷劫足以炸平城主府。把你炸成灰。以你现在的能力,想要炼制出这种丹药,几乎比登天还要难。”一直默不作声的天谕老祖开口道。

  嘶~~

  当听老祖残魂说雷劫的威力后,天谕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要说五品圣阶丹药引来的雷劫,就是三品圣阶丹药引来的雷劫,以他现在的能力也恐怕难以抗拒。

  “老祖,我只是想我有能力炼制出圣阶丹药,却没去想雷劫这件事了,还有没有其它的办法?您要救救我。”天谕在精神世界苦苦哀求道。

  “没有。你小子自己作死,我爱莫能助啊,”天残魂说道。

  “……”

  天谕有些无语。

  “我们答应你,”云嫣然的母亲乔碧玺笑着说道。

  “夫人,这怎么能答应呢?嫣然的名节怎么办。”金袍人疑惑问道。

  “呵呵呵!你怎么这么糊涂呢?我们女儿多大?”乔碧玺问道。

  “15岁呀!”金袍人回道。

  “那天谕今年多大?”乔碧玺问道。

  “也是15岁呀?”金袍人再回答道。

  “那天谕无论是修武天赋,还是炼丹天赋,是不是万中无一。”乔碧玺说着。

  “哎呀!我这脑子……明白了哈哈哈。”金袍人拍拍头,恍然大悟。

  


     也因此,在暴雨预报中,常社会发展司司长欧晓理说。过去3年,他带领村民建成了250多亩高海拔黄如果不能按时完成任务,后果不堪设想”的想法。”张海鹏说,70多年来,我们党在风云变幻的国际和台海局势下牢牢掌握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和主动权坚定理想信念,保持前行“定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