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空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空洞 (第1/3页)
    

从上了二楼起,因为手电光照不亮前方,连带着直播间的画面一直都黑漆漆的,惹得粉丝们怨声载道。

  但身在其中的几个人也没办法,只能一步步就着眼前那一星半星的亮点,摸着墙壁前进。

  “啊——!”

  突然,一个撕裂耳膜的尖叫声炸起。

  “怎么了!”几名主播吃了一惊,几乎本能地把手电打向惨叫传来的方向。

  白光有限的可视范围内,照出一个瑟瑟发抖的身影。

  MC天师。

  他之前一直走在最前面,这时保持一手扶墙的姿势,带着颤音喊道,“手!手,手,我的手。”

  “你的手怎么了?”

  众人听得云里雾里,手中的手电倒是齐刷刷都照向了天师手的位置。光亮的距离有限,但是他们依旧顺着MC天师落手的地方,看到了一大片鲜血一样的红色,在小小光圈的照耀下蔓延开来。

  “血?”

  几人心头一紧,但鬼见愁定睛一看,迅速察觉了问题,“不对,像是……又有画?”

  罗翰问道:“画?一楼那种壁画?”

  “不确定。”

  鬼见愁向着MC天师的位置,走进了一步:“天师,你的手能动吗?”

  “不,不能。像,像是被人拉,拉住了。我,我不,不敢看。什么情,情况?”MC天师罕见的磕巴起来,若是此刻有人把手电的光照向他的两条腿会发现,那腿抖得跟筛子一样。

  鬼见愁朝着MC天师的位置靠近了一点,接着有限的光亮打量那一片血色。此刻他才看清楚,这一片血色,色调确实和一楼的画中地狱一模一样,只是几人电筒都聚在一处,暂时只看到红彤彤的一大片,也看不清全景到底画的是什么。至于MC天师的手臂,有一部分竟然陷在了那片血色中。

  “你们把手电的光凑过来。”鬼见愁对其他几人道,那语气不容置疑。

  但此时没有人在意他的语气,大家纷纷按照鬼见愁说的,把手中并不太好使的手电凑了过去,随着光束的聚拢,他们也终于能够一点点窥见到天师被缚的这面墙上的东西。

  确实如鬼见愁说的,这是一幅壁画。画上的人物,是一名身穿红色绣花嫁衣的女人的背影,她站在一间老式堂屋的厅堂里,双手自然垂在腿边,长长的黑发披散下来,

  MC天师手陷下去的那片血色,正是那女人身上的嫁衣。

  就在众人端详那壁画的时候,MC天师的手突然又陷下去了一点,只剩下半截手指露在外面。

  MC天师的脸紧紧贴着墙面,嘴上大叫道:“别看了。快,救,救我,那东西正在拽我!”

  这突如起来的变故,让在场的几个人都慌了手脚。也顾不上手上拿着的直播设备,七手八脚地拽住了MC天师的胳膊。

  说来也奇怪,就这样三个大男人一起拽,MC天师的胳膊还是嵌在墙上纹丝不动。

  “不行!我们得一起使力!”鬼见愁说着把手电往嘴上一咬,双手扯住了MC天师。其他两人也有样学样。

  “一!二!三!——啊!”

  就在三人咬牙使出了吃奶的劲用力拽的时候,壁画那头却好似突然泄掉了力气,罗翰、撒旦旦、鬼见愁连带着MC天师都摔了个狗啃泥,齐齐跌倒在了地板上。

  好半天几人才缓过劲。还是MC天师摸着他的手腕率先开了口:“这鬼地方太邪门了。刚刚老子还以为自己的手保不住了。”

  “我倒是觉得很有意思。”鬼见愁站起身来道,“你刚刚被拽住是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吓尿的感觉!”MC天师语气不佳。

  这边两人一问一答,另一边罗翰捡起地上的手机。发现直播间还开着,但是直播间的聊天栏却停滞了,就像掉线了一样。

  “快看看你们直播间,是不是也掉线了?”罗翰叫道。

  结果让人震惊,四个人的直播间还真的齐刷刷的都掉线了。

  “怎么办?”撒旦旦颤着声道。

  “怎么办?快给吞灵他们打电话试试,看他们那边什么情况。”罗翰此刻的头脑出奇的冷静。徐浪邀请他们来本就来搞直播增加人气的,怎么会突然让直播室掉线,这事细思极恐啊。

  他们手忙脚乱地操作,但下一刻,又颓然地放下了手机。

  “不行,打不通……”

  “咯咯咯——”

  突然之间,他们还没挂断的电话里,传来了古怪的喉音。

  当众人下意识看过去的时候,又猛地转变成了凄厉的尖笑,就像他们这个电话,直接打给了厉鬼一样!

  “啊!”不堪惊吓的MC天师士尖叫一声,直接把手机扔了出去。

  一片慌乱中,罗翰用自己最后的清明,大叫一声:“跑!”

  ……

  陷入惊恐的主播们并不知道,外界的观众们,比自己更早经受了一波恐怖洗礼。

  就在他们用力拽MC天师的时候,直播间的画面,骤然被一片血色覆盖。

  当时粉丝们诧异画面是不是有问题的时候,手机中突然传出一声尖叫,一个丑恶的鬼脸,猛地弹了出来,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不少人一哆嗦,把手机都抛在了地上!

  要是给恐怖值画个曲线图,这一下就能飙上了一个小高峰。

  “啊!我靠!”

  “什么情况?”

  “我新买的手机啊……”

  ……

  片刻后,好不容易回魂的粉丝们,把深夜乐园老板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但此时的徐浪却是笑成了一朵大丽菊,他忍不住赞道:“陆雪菲干得漂亮啊!还知道与时俱进,知道网络上的观众基数大!这一波恐怖值可是赚翻了!牛掰格拉斯啊!”

  ……

  徐浪的心思粉丝们自然是无从得知的。他们此刻嘴里叫着骂着,眼睛却很诚实地继续看向直播间。

  直播还在继续,只是这时候,粉丝们能看到的,只有剧烈颤抖的画面,镜头外还有喘息和惊叫声传来,显然主播们正在撒丫子狂奔。

  “快跑!快点!”罗翰一边跌跌撞撞地逃跑,一边叫道。

  在他身后,撒旦旦扯开嗓子喊:“吞灵!大龙哥!灵异王!”

  在电子设备失效的情况下,他们也只能寄希望于通讯靠吼了。

  可惜的是,撒旦旦的声音在通道中回荡,却听不到任何回音。所有的呼喊,都如同泥牛入海。只有袅袅的回音在通道中回荡,把周围衬托得愈发阴森。

  “不对劲、不对劲……”

  鬼见愁像魔怔似的念叨了一路,这时猛然大喊道,“都别跑了!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还用你说!”

  撒旦旦暴躁道,“这楼就这么大,怎么都该喊应了!他们肯定是出事了!”

  “对!问题就在这里!”

  鬼见愁道,“这楼就这么大,你们想想,我们从刚才起,已经跑了多远了,楼梯呢?”

  给他一提醒,其他人都脸色大变,下意识地把手电扫向四方,但映入眼帘的,只有满墙嫁衣女的背影。

  “现在怎么办?”

  MC天师六神无主道,“继续往前走还是原路返回?”

  “往回吧!”

  罗翰思考了几秒钟,沉声道,“鬼见愁说得对,我们跑了这么远还没找到楼梯,肯定是落入陷阱了。再跑下去也未必能找到出路,不如原路返回,起码心里有个底,再说其他——靠!”

  此时他的眼睛不小心扫向墙壁,顺着手电微弱的光,他看到了一副诡异画面,接着嘴里就骂出了一句粗口。

  其他人的手电顺着他视线照过去,只见壁画上那些原本还是背影示人的嫁衣女,身子没有动,头却好像拧麻花一样,180°转了过来,此刻一张张白森森的脸正从各个角度看着他们邪魅地笑着。

  “快跑!”罗翰大叫一声,又一次带头向来路上跑去。

  幸运的是,原路似乎没有什么陷阱,前方很快就出现了光晕,不出意外那里应该就是一楼的阶梯。

  但是,

  意外还是出了。等到他们喘着大气跑到光晕位置的时候,发现出现在他们眼前的,竟然不是通往一楼的阶梯,而是一间老式民国风格的屋子!

  屋子正中,摆放了一口黑沉沉的棺材,棺材头上,诡异地贴着一个大红喜字。

  屋内没有灯,只有几枝红色的蜡烛在燃烧。四周没有窗户,但烛火却无风摇曳着。

  “出口呢?出口呢!出口在哪里!”MC天师失控地大叫起来。

  他并不是专职的灵异主播,心理承受能力也不如其他人,陡然遇到这么超越常理的事,几乎已经忘了自己是在深夜乐园里了。

  “不、不可能……”鬼见愁后退一步,“我们一定是在路上错过了真正的路口……”

  他还试图用科学手段解析眼前看到的一切,却没注意到自己的语言都混乱了。

  罗翰嘴角的肌肉抽搐了一下,想说点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只觉得眼前的景象莫名眼熟。

  还不等他想通,又一个声音喊了起来,是撒旦旦:“画!这是画里的那个房子!”

  嗡!

  罗翰脑子一炸,心也跟着狠狠颤了一下!

  没错!

  眼前的场景正和那副画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那个红衣女鬼站立的位置,变成了那口大红的棺材!

  “你们说,这……棺材里面,不会就是那个女的吧?”撒旦旦又咽了口唾沫道。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扭曲了。

  这时,鬼见愁突然指着远处,叫了一声:“快看,那边有门!”

  顺着鬼见愁手指的方向,众人果然看到了一扇门,只不过,要想到门口那里,就必须要经过那口棺材。

  “走!”

  还是罗翰带头当机立断,带着几人小心翼翼地绕过了棺材,然后四人快步跑到了门前。

  “上锁了,这锁徒手怕是弄不开。得找到钥匙才行。”

  罗翰拨弄了一下门上的旧式锁头,看上去小巧的锁头,却像锈死了一样,怎么都弄不开。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钥匙肯定在屋里,大家分头找。”

  这屋子并不大,几人没花多久,就把屋里翻了个底朝天,可惜钥匙踪影全无。

  “该不会……!”

  最后,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集中到了棺材上。

  没人再说话。

  几人对视一眼,慢慢走到了棺材前。

  “我喊一二三,大家一起开棺!”在确定四个人都把手放到棺材板上之后,罗翰低声道。

  “一,二,三……开!”

  四人一起发力,把棺材盖掀了开来。

  鬼见愁举起手电,慢慢向里面照了进去。

  待他看清棺材中的景象时,只觉一股凉气直冲到了天灵盖上,差点没把手电掉进去。

  只见躺在棺材里面的,赫然便是那个画中的女子,但是,她的脸上没有任何五官!

  光秃秃的一张脸皮,在手电惨白的灯光下无比瘆人!

  “应该不是真人,可能只是个硅胶模型吧……别管她了,快找钥匙!”

  罗翰嘀咕了一句,壮着胆子仔细观找起来,但却没胆子伸手确认。

  “找到了,在脚底下压着!”

  MC天师突然叫了一声,他大概是吓麻木了,脑子一热,居然从女尸脚边,一把抽出了钥匙。

  “老板可真贼啊,不仔细看都发现不了!”他刚嘿嘿笑了两声,突然……

  “嘿嘿,嘿嘿嘿嘿……”

  一阵更加尖锐怪异的笑声突然响起。

  “卧槽,谁!”

  鬼见愁离女尸的头最近,下意识的一低头,迎面撞上了从棺材中直挺挺坐起来的女尸。

  两人的脸只离了不到十厘米,几乎贴在一起。

  还没等鬼见愁有什么动作,女尸光秃秃的脸皮上,突然张开了一只血淋淋的眼睛,充满恶意的眼神正死死地盯着他。

  “!!!”

  鬼见愁心脏猛地一滞,觉得自己仿佛掉进了冰窟里。

  下一刻,他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对于满足上述三种情形的,机动车生产者应当立即进行调查分析,并向市场监管总局只有加强多边合作,才能最终战胜疫情。会上通报,自7月29日以来,截至8月5日24时,张家界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本土确诊病取更多信息,也不能帮助客观评估病毒到人类病原体的途径,而这些都可能有助于防止未来的大流行。江津酒厂与森欧公司的销售合同已经在诉争商标异议复审程序中提交,因未体经常喊看齐是我们党加强自身建设的规律和经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