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剑拔弩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剑拔弩张 (第1/3页)
    

张青林坐在床边低头看着地上还未擦完的血迹,凝神又想起王伯临死前对晴晴说的话,该走的人,是留不住的。

  黎明的星光渐渐消失,从窗户外面迎进泛白的晨光,院子外那仅有的一棵枯树上,又传来两声乌鸦叫,张青林顶着两只熊猫眼抬起头,这一夜未睡,也睡不着,因为破掉的窗户口,一直站着一只吊死鬼,露着长长的舌头,空洞的眼眶,对着张青林守了一个晚上。

  张青林站起身看到那只吊死鬼已经不见了,走到屋门口,打开门,就看到外屋的桌子上放着一碗粥,一盘烧饼,望了一眼,没有人,也没有看到吴承安,这让他忐忑不安起来。

  他刚走到桌子前,就听到,“张哥哥,你起来了…赶快坐下来吃吧!”

  晴晴捧着一个碗从门口走了进来,脸上有几滴血,衣服上也有血,捧着碗的双手布满了血,冲着张青林绽开了笑容说道。

  张青林吓得立刻退到了一边,他看到晴晴放到桌子上的那个碗,是整整一碗鲜红的血,心里惊恐万分,他从来没有如此怕过一个孩子。

  看着这碗血,张青林在想,这是谁的血,难道吴承安被她杀了?突然,看得头晕了一下,张青林扶着桌子,说道:“你…你把他杀了?!”

  晴晴眨着眼睛站在桌子边,歪着脑袋奇怪的神情问道:“我把谁杀了?”

  张青林指着对面的屋子,“吴承安,我朋友,你是不是把他杀了?晴晴,你究竟想干什么?”

  晴晴捧起碗喝了一口,嘴边沾满了鲜血,她伸出手臂,把嘴上的血一抹,挡在嘴前笑道:“呵呵呵…张哥哥,我要的是你,你的眼睛,我为什么要去害别人啊,你放心,我晴晴做事是有原则的,你朋友在屋里睡的好着呢!”

  张青林听到这话,心里还算舒服些,至少她现在不会骗自己,缓了一口气,他慢慢直起身说道:“你为什么非要我的眼睛,我听到王伯临走前说会让你帮我们离开这里,而且你,为什么要喝人血?”

  晴晴闻声把喝掉一半的血碗,丢到桌子上,说道:“谁告诉你这是人血的。”

  “那不是人血,那是什么?”张青林再次问道。

  “这碗里装的是鸡血,我没那么残酷无情去喝人血,你问我为什么要你的眼睛,那是因为我爸说你的眼睛,可以通看阴阳两界,最适合医治我的眼睛了。然而我也想看见光,也想看见这个世界,最重要的是,我想看一看你的样子。”晴晴语气亢奋。

  她从没如此感慨万千,现在遇到一个让自己从心里痒痒的人,她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她也顾不得父亲的遗言。

  刹那间,张青林才明白,原来一个人不用眼睛去看,都可以认定你在那人心里的位置。

  但现实中,并不如此,晴晴最终是想要张青林的眼睛,以换自己的光明,原来,王伯救他们回来,也是有目的的,张青林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从出生就带着阴气,把我妈活活憋死了,剩下这么怪异的我,全家都认为我是祸害,唯独我爸,带我离开人心险恶的地方。他永远爱着我,不让我受一点委屈……”晴晴继续说道。

  “但是就算我把眼睛给了你,也不能保证你就可以用啊,不如这样,你和我们一起离开,去市里的大医院,做些检查,也许会有更好的办法治疗你的眼睛。”张青林说道。

  晴晴停顿了一下,她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对视着张青林说道:“不,他们治不了我的眼睛,我也不会去医院。”晴晴说着,喝完那半碗血,拿着空碗转身向外面走去。

  张青林看着晴晴离开,就向对面屋子跑了过去,一推门就看到吴承安躺在床上。

  张青林走过去,推着他的肩膀,呼喊着他,但是不管张青林怎么推,怎么叫,吴承安都没有反应,他均匀的呼吸,微微泛红的脸颊,伤口也渐渐愈合,不知道晴晴对他下了什么药。

  张青林就守在旁边,一动不动,忽然觉得自己头脑发涨,眼皮发沉,一闭眼,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到了黑夜,他揉着发紧的太阳穴,醒来时,全身被绑了绳子,动弹不得,周围非常黑,也很潮湿,张青林隐约看到自己身前有一张床,他还在想自己是不是在住的那个屋子时,又觉得那床比之前的高,也不像桌子。

  一道微弱的光照了进来,仔细一看是晴晴,她拿着一支蜡烛走来,蜡烛一下子就照亮了这屋子。

  张青林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这整个屋子就是一个修罗场,两边的墙上挂着数不清的头颅,墙面因为长时间浸染血迹而变得通红,左面的一张桌子上还放着一只死鸡,周围都是从鸡脖子流淌下来的血,再看身前,是一张上下两铺的铁板架子,上面很光滑,像是被认真的擦洗过。

  “张哥哥,你醒了,嗯?被吓到了吗?”晴晴举着蜡烛缓缓走到张青林的身边,用烛光照着他惊恐的眼睛。

  张青林将目光投向晴晴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咽了一口口水说道:“你们杀了这么多人?”

  “杀人?哦,谁告诉你,那些人是被杀死的,都是从坟里挖出来的,要是没有这些脑袋,我和我爸怎么活得下去,但是我爸这次是铁了心的要和邱斧闹僵,丢了自己的性命,到最后他连鬼都成不了,哈哈哈…”晴晴侧着头盯着墙面上那一个个挂着的头颅,摇着头泣不成声。

  晴晴收回蜡烛小步走到那张桌子,那张桌子比她高出一头,她踩着一把小凳子,对着眼底下的那只鸡停顿了一下,浅浅一笑,拿起放在血鸡旁边,满是血的刀子。

  “张哥哥,你最好配合我一下,不然,痛苦的可是你自己。”晴晴左手握着那把刀,右手从桌下抽屉里,取出一张白布,动作熟练地擦着刀子上的血迹。

  面前擦刀的晴晴,根本不是自己第一眼所看到的那个可爱的女孩,她可以残忍的杀死一只鸡,面对它而毫无畏惧,如此心狠手辣,那对活生生的人也会下得去手吗?张青林心里惴惴不安的想着。

  张青林看到晴晴扔掉手里的血布,又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药瓶,蹦下小凳子,朝他走过来,用刀子在他手腕处划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直到鲜红的血向地面滴下,抬头看着他说道:“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只要你乖乖的躺到那上面,我就给你止血…”

  “你…”张青林抽动着胳膊,但是越动血就流得越快,很快地面就流了一摊血,张青林只得在晴晴解开脚脖子的绳子,慢慢走到那张架子床,一侧身就躺了上去,冰凉的铁板,冷的入骨。

  这才过去几分钟,张青林就感觉自己正在滴血的那条胳膊,冰凉的渐渐没了知觉,他看不到地上的血,因为血已经被晴晴用碗接住。

  “晴晴,你要是想要我的眼睛,我可以考虑给你,去医院做个手术不就好了,你自己动手不卫生,污染了怎么办。”张青林直视着前面,一根铁棍横了过来,放进他耳边的洞里,然后一盏特别亮的煤油灯荡在上面。

  “这个就不用张哥哥操心了…”晴晴说道。

  她此时已经套上了一层衣服,拿着那个药瓶,走到张青林的手腕处,打开,将药粉撒在了伤口上,凝视着滴下的鲜血,张青林的脸,已经惨白得没了血色。

  晴晴再次出现在张青林的视线,而张青林眼前已模糊,就这么一个小伤口,会因为失血过多而要了他的命。

  晴晴用她特制的药粉已经将血止住,接下来她要做的,就是将张青林那双眼睛处理出来。

  她带了一副白色的口罩,举起那把刀子,正准备下手。

  突然,“啪啪啪”这屋子的木头门被人踹开了,从外面冲进来的人正是吴承安,吴承安手捂着腹部,喘了两下,见到这番恐怖的场景,也被吓了一跳。

  “你个小孩,没想到被你玩弄了,赶快把人放了。”吴承安大怒道。

  晴晴晃了神,竟然药物失了效,找到了这里,她心中大不爽,这不是坏自己的好事,她用刀子指着吴承安,“既然来了,就留下来陪我玩玩吧。”

  张青林缓缓抬起头说道:“你快走,别管我了,去找江叔…”

  “要走一起走,今天就和你这个小东西拼了!”吴承安握紧拳头一个踏步就冲了进去。

  吴承安立到铁架旁边,一拳冲着晴晴的脸打去。晴晴的脑袋一动向后缩去,然后快速的跳下椅子,躲过了吴承安的拳头。

  吴承安誓不罢休紧跟其后,飞去一脚,踢到了晴晴握在手里的刀子,晴晴身子一斜,刀子就被吴承安给踢飞了。

  晴晴面孔有些紧张,她真的没有想到吴承安被她下了药以后,还有这么大的力气,“这个哥哥是叔叔,你的脾气太大了,要收敛一下啊,不然怎么能好好玩。”

  吴承安回身把张青林从铁板床上抽了起来,他解开张青林身上的绳子,看到晴晴身子一动,要往外跑,立刻又冲了上去,堵住了她。

  张青林头晕目眩的解着绳子,这时,手腕的伤口一下子又裂开了,血不停地往外流着,张青林从铁板床上下来,扶着床边,冲着吴承安说道:“别让她跑到外面,不然就麻烦了。”

  吴承安点了一下头,对张青林说道:“把你那的绳子扔过来。”

  晴晴紧握着手里的药瓶,扫向虚弱的张青林,定神道:“喂!你们两个哥哥,可要注意哦,如果张哥哥再不止血的话,可就一命呜呼了,呐,救命的东西就在这里…”

  吴承安瞅着那边站不稳的张青林,见他那条手臂垂着,手腕的血缓缓流着,怒视着晴晴。

  “吴承安,不用理她,没有她说的那么严重,这点伤口还要不了我的命,你赶快把她绑起来。”张青林一边说着一边紧紧捂住手腕。

  吴承安抓起绳子向晴晴走去,张青林则踉跄的向桌子走去,他赶紧拉开抽屉,从里面抓起白色的布,绕在手腕上,瞟了一眼那只安详死去的鸡,解开上面的细绳,将手腕处系上,又去抽屉里翻找药粉,里面只有酒精和白布。

  吴承安没想到这个小人会如此灵活,躲闪速度也超快,就在晴晴一只脚踏出门口时,吴承安一把揪住晴晴的肩膀,迅速的将手里的绳子缠在她的身上,吴承安这一绑,那药瓶就从晴晴手里飞了出去,掉到地上,里面的药粉撒的到处都是。

  张青林依靠在桌子前,见抓住了晴晴,他舒了一口气,身子一软,向地上滑去,此时那用白布包裹得厚厚的手腕,鲜血已经侵染透了,他静静地看着吴承安把晴晴放到铁板床上,扯了一块衣服,把晴晴的嘴给堵上,然后向自己走过来。

  张青林看着吴承安拉起自己,走到门口时,吴承安把地上的药瓶也捡了起来,离开了这里。


     “我将继续发挥自身的农业特长养更多高技能人才和大国工匠。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也希望用户更多地理解包容和善待我们的快递小哥。受当时条件所限,案村没有一个高中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