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历云兮【447】》。

这一次,张长贵自然不会再让小小武也只有木头人般站在那里,

那是一个微凉的雨夜,青岚坐在台阶上,默默的想着心事。任平生走过来,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那绽开的微笑,好似一团温柔的火焰,让她内心倍感温暖。

“岚岚姐,你是不是想家了?”

青岚点点头,“我们老家现在还是雨季,绵绵密密的雨,像花针,像细丝,旁边会有人轻唱起南疆特有的歌谣,这时候我喜欢闭上眼睛,带着微笑默默倾听。”

“好美的画面,岚岚姐,等到了南疆,带我到处走走吧。”

“好啊,到时候我开着跑车,带你四处兜风,让你好好领略一下,什么叫‘彩云之南’。”

那是前往南疆的前一个夜晚,自己捧着“华兴芭莎”的杂志咯咯笑个不停。

“岚岚姐,怎么这么开心呀?”

“小五哥,我就等着你回来呢!快坐下,我考考你是否如网上流传的那样,是所有女孩子的梦中情人?”

任平生见青岚颇有兴致,便坐在一旁,笑吟吟的望着她。

青岚俏脸微红,轻咳了一声,将杂志翻到了其中的一页,“第一道题,你会想方设法让喜欢的人与你在一起吗?”

“不会。”

“你会为她的到来提前做准备吗?”

“不会。”

“你会尝试各种取悦她的特别技巧吗?”

“不会。”

青岚忍不住咯咯娇笑,“小五哥,25道题下来,你竟然考了个不及格。”

任平生洒然一笑,“是吗?那也蛮有趣的。”

“不过,小五哥的做法还真是特别,与其他男人都不同呢!给我解释一下呗,你是怎么想的?”

任平生目光柔和的看向青岚,淡淡的说:“‘我喜欢的人,应该喜欢我。’你能听出这个想法有多么傲慢和自私吗?这根本就不是爱,不过是欲望的执着。爱一个人会要对方想要的,若她不想与我在一起,我为什么要与她在一起呢?我怎么知道,别人无法让她幸福呢?不过是自以为是罢了!

她若要过来,我为什么要提前准备呢?她只要出现在我面前,她就是我的一切,每时每刻,每分每秒,直到她离去。我干嘛要费那心?

‘特别技巧可以取悦她’,这个想法不是真的。没有任何技巧可以取悦对方,除非那刚好是对方想要的。事实上,她已经被自己取悦了,只有自己才能取悦自己,而我什么都不能做。爱不是一种行为,它无需证明,它是本性。它无法被完成,它摧毁一切虚假,它广阔到什么都做不了,它永远只能被体验......”

青岚聚精会神的听着,她从未有过这样的触动,默然良久,她展颜笑道:“小五哥,或许别人会认为,这样的分数是个废物。可在我看来,你就是最完美的情人,完美到只能在梦中见到!”

青岚一直觉得自己很孤单,独自流浪在这个世界,从未有过真正的朋友。任平生是唯一让她觉得特殊,又能带给自己温暖的人。不想今夜一别,自此永不相见,她登时心如针扎,泪水不知不觉模糊了双眼。

“主人,您没事吧?”中年人瞧着青岚的背影,小心翼翼的询问。

青岚目中一寒,冷冷道:“他们都死了,你为什么还活着?”

中年人大吃一惊,一边后退,一边结巴的说:“主......主人,您这......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青岚忽的转过身,厉声道:“我要你给他陪葬!”她说话间,长发飘舞,周身气势迫人,右手一推,一道丈许长的火龙直扑而来。

“怎么可能?”

中年人面色陡变,忙运起全部法力,在周身形成了一个土黄色气罩。

但听得“砰”的一声脆响,那气罩如同如玻璃一般纷纷碎裂,经过烈焰灼烧,瞬间化为雾气消弭无形。紧接着,那火焰直接钻进了对方的身体,从内向外燃烧起来。

“啊!”

中年人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在地上连连打滚翻腾,可那火焰甚是奇异,无论如何也无法熄灭。

中年人已被烧的变了形,他尖声道:“这不是‘赤焰凤舞诀’,你这究竟是什么法术?”

青岚见对方被烧的这么凄惨,仍要询问这无关紧要的事,摇摇头,淡淡的道:“火族入门功法之一,‘三昧真火’。”

“火族?入门功法?”中年人双目圆瞪,他已经没有力气喊叫了,随着身上精气枯竭殆尽,他的整个身体也化成了轻烟,消失不见。

青岚面无表情的缓步离开,临行前,同样的火焰出现在梁思远的尸体上。明月依旧在西南天边静静的挂着,清冷的月光“第二點嘛,就是要做到像我一樣,成為公司近幾年的銷冠。只要做到這一點,你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和老板平起平坐。就算老板不爽你,你也無需畏懼,大不了換一家公司就好了。”

或許是習慣了單神雷穩重的風格,楊大偉并沒有意識到單神雷在和他開玩笑,甚至很認真地將之在心中默念了一遍,然后才發現了單神雷話語中的玩笑意味。

如果真的能夠成為一家公司幾年內的銷冠,那確實是不必太過看老板臉色。

可大多數人要面臨的問題卻是,該怎么成為公司的銷冠。

“……”他撓了下頭,而后才后知后覺地笑起來。

單神雷也跟著哈哈大笑起來:“干嘛要一直那么嚴肅緊張呢?你看,這笑起來多好,是不是發現燈光都明亮了許多?”

“真的不要緊嗎?”楊大偉還是有些不放心。

“書店里還有好些個光吃飯不干活的,他們都沒事。我一個銷冠,不就是跑了單業績嗎,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楊大偉莫名地想起了如果如果書店的某王姓店長。

確實,那樣的奇葩都能在書店里混得下日子。像單神雷這樣的優秀人才,自然不需要擔心。

他這才長舒了口氣,抖著襯衫領口,說道:“那就好,可把我緊張壞了,我都出汗了。”

“哈哈哈……”

“單……爺爺,我這樣叫您可以吧?”

“當然。”

“我今天來其實主要是想向您報喜的。”

“哦?你相親終于成功了?”

被戳中了弱點,楊大偉頓時就漲紅了臉:“單爺爺,你就別哪壺不開提哪壺了。不是相親的事。我以后也都不會去相親了。”

“那你的喜從何來?”

“其實還想跟單爺爺您道個歉,之前看病的時候,我向您隱瞞了一些事情,應該是引起我這個抑郁的問題所在。關于這個……其實我不是有意隱瞞您的,您可千萬別生氣。只是事情實在太過難以啟齒,我也確實沒辦法將之說出口。”

“來心理精神科看病的,幾乎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或幾個難言之隱。沒能讓你心甘情愿地吐露出來,這是我的無能罷了。我又有什么好怪罪的?”單神雷輕搖了下頭。

楊大偉雙手按住桌面,身體向前傾斜:“并不是這樣的!單醫生你幫了我很多,是我自己的問題……”

單神雷看著情緒變得有些激動的楊大偉,豎起了手掌:“不說這個,還是說你的事吧。”

楊大偉這才意識到自己有些過于激動了,訕笑著坐了回去,接著說道:“但是去書店的時候,我遇見了另外一個客人,從他一家的故事里,我看到了一些以前從來沒有想過的問題,而后我回了趟家,跟父母吃了頓飯,并敞開心扉的聊了聊,然后心里的一個結就打開了。然后神奇的是,當天晚上我沒吃藥,居然也睡了六個多鐘頭,而且中途都沒醒過。身體上的……某個不舒服之處,也恢復了正常。我現在對生活充滿了希望,覺得心情也開闊了許多。您說,我是不是快要痊愈了?”

單神雷笑著點了下頭。

其實他剛才有一點并沒有和楊大偉說明。

那就是書店與客人的交易其實從來只是手段,而非目的。在懲惡揚善的同時,收集到足夠的愛與恨,這才是書店出售如果最根本的目的。

從這個角度來看,書店其實真的不是很在意與客人的交易是否能夠完成。而評定他們這些店員業績的指標也并非是完成了多少單業績,拉到多少個客人與書店進行交易,而是幫助江臣收集到了多少的愛與恨。

就拿楊大偉來說,單神雷雖然不清楚其中的具體細節,不知道為什么楊大偉要拒絕了江臣的要求,但只要看現在的結果,他就已然清楚,其實書店想要與楊大偉進行的交易,其實已經完成了。

因為楊大偉已經收到了他想要的如果。他的病已經有了好轉的跡象,不是嗎?

至于這個結果到底是江臣用自己的管理權限直接修改的后臺,還是通過另外的曲折途徑實現的,又或是順其自然靜觀其變得來的,這些都不重要。

從這點來說,單神雷的這單業績其實并沒有跑掉,而是已經完成了。

至于楊大偉什么時候支付酬金,那就是江臣自己的選擇了,跟單神雷沒有關系了。

當然,這些情況單神雷也并不打算跟楊大偉說明。

江臣這個做了實事的,都沒有聲張什么。他不過是個中介,從中牽了根線罷了,說出來做什么?邀功嗎?寒不寒磣?

只要這些客人能夠順利解決自己的問題,那么其中到底他單神雷的行為起沒起到幫助,很重要嗎?

當然一點都不重要。

小沙弥看了他两眼.忽然一溜烟八十张,又雇了两个泥腿汉子,

噬芳感激地点点头,她的境界太低,心有畏惧也是正常。一路无事,已来到噬灵大队所在的ts星区域。这支大队在枫丹星系一路扫荡达千余年,从未遇到任何抵抗。队伍已完全松懈,北冥玄逼近他们所在星球,从未遇到一处警戒哨。

p>

克萊爾嚇得花容失色,根本不知道躲閃,眼看就被擊中時,豺狼突然從病房頂棚上落下,出其不意地扣住珍妮的咽喉。

“總裁說的沒錯,你果然會來!”

珍妮還想反抗,卻被死死掐住脖子。

豺狼聲音冰冷徹骨:“總裁說,你可以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历云兮【447】》。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端公道士

十十

端公道士

紫凝雪

端公道士

俗女

端公道士

韶台明月

端公道士

普通的星星

端公道士

卷六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