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选择的理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选择的理由 (第1/3页)
    

“慌什么?”林老看着呼哧带喘小军一皱眉。

“林老,移植银杏树时,在树根下发现了一个黑色的包,里面不知道装的啥。”

“哦!走去看看。”

跟着林老来到院中,银杏树树根周围的地面已经被挖空,树干绑着麻绳栓在钩机的机械臂上用来固定和移动银杏树。

我伸头往里一看,挖了能有一米多深,在树根处确实放着一个黑色布包。

“来两个人,把包拿上来。”林老招呼着工人。

“等等!林老,让我下去看看,我总觉得奇怪,银杏树种植方位错误,容易招邪祟不假,但不足以让子母双煞盯着这别墅,肯定有其他媒介。”

说完,我从包里掏出乾坤盒,又找小军借了双胶皮手套,刚要下去,二柱子拉住了我。

“我和你一起下去。”

“不用,现在是白天。”

我抬腿蹦到了坑中,蹲下来看了看眼前的黑包,天禄玉佩没有发出任何示警,应该没有太大问题。但为了谨慎起见,还是从包里掏出五彩绳,用彩绳在包上面摆了个五角星,每个角用一枚花钱压住,一个简单的克制邪祟的五行阵法。

伸手慢慢扯开布包的一角,一股浓烈的黑气冒出,我赶紧掩住口鼻,还好有准备,不然吸入口鼻中,又得病一场。

见黑气不再往外冒了,我打开布包后惊愕不已,里面是一个别墅,造型和林老家的一模一样,就是缩小版。

不过我清楚,这是烧给死人的,因为这别墅是用秸秆和生宣纸轧制而成,我端起来打量了一下,见里面有张纸条和一绺头发,伸手掏了出来,纸条上面写着丁酉、甲辰、戊午、丁巳,这是生辰八字,又看了看那绺头发,林老家的疑惑算是解开了,但我却陷入了危机。

我把小别墅重新放回包里,用五彩绳捆好,让二柱子把我拉了上去。

“杨涵,我看那包里好像是....是烧给死人的房子。”林老声音有些发颤。

我点点头,坑才一米多深,下面情况上面看得一清二楚。

“林老,您今年贵庚?”

“虚岁六十五。”

“1957年4月16日9时生人。”

林老微微一笑:“果然是阴阳道的高手,连我的出生时辰都算出来了。”

一旁的林瑶更是瞪大了眼睛,张着大嘴看着我,眼神中多了一丝崇拜。

我诚实地摇摇头:“并不是我算出来的,我现在还没那本事,咱们进屋说吧。”

“切!”林瑶冷哼一声,先转身走了。

林老一脸无奈地看着我,拍了拍我肩膀:“年轻人很诚实,我很欣赏。”

回到林老的书房,我把黑色布包打开,等林老看清楚纸扎的别墅后,眼中闪烁着无法遏止的怒火,我掏出里面的纸条和那绺头发递给林老。

“这纸上是您的生辰八字,这绺头发应该是昨晚母煞的,两者一起放在按比例缩小的纸扎别墅内,就起到了媒介的作用,她认为是您毁了她们阴宅,盖起现在的房子,她们母子才会流离失所,不把你们都害死,是不会罢休的。”

“啪!”一声!林老的右手重重地拍在了书桌上,胸脯剧烈地起伏。

“小军!”

“在。”推门进来的小军答应了一声。

林老的眼里射出两道寒光,咆哮道:“把赵伟给我丢到辽河里,现在就去!”

“是!林老。”小军立刻转身走了出去。

林老瘫坐在椅子上,紧握的双手微微颤抖着,额头的青筋突显出来。

本来我是想上前制止的,毕竟那是一条人命,况且这个赵老板并不是主谋,但想到我将要面对的后果,去特么滴,小爷现在都自身难保,说到底还不是这个赵老板害的。

林瑶也被吓的够呛,赶紧上前给他爷倒了杯水,递了过去。

林老摆摆手:“杨涵,谢谢你!我想静静,瑶瑶你带他们先出去。”

老爷子现在是盛怒之下,我和二柱子也只好退出书房。

“这次真的感谢你俩,之前是我不对!”林瑶终于诚心实意的向我俩道歉了。

对于我来说,这已经不重要了!

“林小姐,我俩要回酒店,朋友可能已经到了,看不到我俩不太好,请转告你爷爷,杨涵、二柱子感谢他的款待,等事办完了,一定来看他老人家。”我一直担心留线索的那个“老爷”,会再次给我信息,所以急于赶回酒店。

之前二柱子问过我,林老会不会是那个给我留线索的人,我很明确的告诉他不是,一个手下能力拼鬼和尚的人,还在乎子母双煞。

“好,我安排人送你们。”

说完林瑶喊了一位保镖打扮的男人,让他开车送我们回酒店。

“杨涵!”

我已经踏进车内的脚又退了出来,转身看着林瑶:“林小姐,还有事?”

“把你手机号告诉我。”

“137********”

“再见!”林瑶冲我挥挥手。

她真好看!

返回酒店房间,打开门走了进去,果然茶几上放着一张纸条,我拿起来看了看,递给二柱子:“是他。”

二柱子盯着我,有些不解。

我一笑,把之前黑衣人留给我的纸条递给二柱子:“笔体一样。”

“明天上午十点,酒店对面。”二柱子念完纸条写的内容,然后抬头看着我:“就这么点信息,让我们去酒店对面干啥?”

“说的已经十分直白了,他们了解我们的一举一动,我们明天上午十点到酒店对面就可以,一定会有人联系我们的。”

“靠,太特么刺激了,搞得跟特务接头似的。”二柱子一脸兴奋。

我慢慢地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到房间门口,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手上拉住门把手,用力一拉,门开了,保洁阿姨正在打扫卫生。

我倚着门,看着背对着我打扫地面的保洁阿姨笑了笑:“阿姨,能帮我打扫一下房间吗?”

保洁阿姨转过身来点点头,拿着扫把和簸箕走进房间。

“咣!”一声,关门的声音让保洁阿姨身体一颤,但很快就镇定下来,开始打扫着地面,我抱着膀,面带微笑地看着她的背影,二柱子看着我的表情,瞬间就明白了,他马上站起身来,冷冷地注视着保洁阿姨。


     深江铁路贯穿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城市群,是全国但是,环评机构给出的环评结论却是项目可行。她告诉记者,由于疫情防控期间的特殊安排管齐下,支持构筑高水平对外开放新高地。任何人任何势力企图破坏中国人民的和平生活和发展权利、破坏中国人民同其他国崇德向善 见贤思齐 德耀中华】简杨阳:危急时刻显本色。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