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开始 (第1/3页)
    

“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去吗?”

这是柳六回过头来的第一句话,问的就是王文山心中一直所搞不清楚的事。

王文山在经过最初的错愕后,很是干脆的摇摇头,老老实实的答了句“不知道。”

“想不明白?”柳六问他。

王文山点头,这次没再出声,不过眼神倔强的看着他,想听听柳六能做出一个什么样的解释。

“你觉得三爷这次生病是谁导致的?”

柳六问了他一个奇怪的问题,王文山想了想,到底还是没有想出一个答案。

柳六接着问道,“那你觉得三爷这次生病是件大事吗?多大的事呢?”

“小人不知”,王文山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但是我觉得应该不会是多么大的事儿,虽然我没有见过三爷生病时的样子,但是我看他刚才说话的样子不像是生病。”

“那如果我告诉你,你现在看到的扈三爷表面上是他装的呢?”

“什么!装的?”王文山一脸吃惊的看着柳六,不知道这句话对方到底是从何说起的。

扈三爷的身体状况除了他本人最清楚外,剩下最清楚的那个人理应是沈一堂的沈大夫。只是此人现在就在扈三爷的眼前,想要将他单独弄出来问话,应该是没可能的。

看王文山脸上的神色,稍一猜测就知道他可能是误会了什么,于是柳六缓声解释道,“三爷确实是病了,现在的样子是他装出来的。”

这下,王文山彻底的被弄懵了。他一开始还以为扈三爷是故意装病来试探什么,没想到竟然是真的病了。可就算是病了,他的面上还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那三爷他……”

王文山想问清楚扈三爷得的是什么病,但是柳六仿佛是猜到了他要问的,在他即将脱口而出的时候,抬手打断了,“剩下的话你不要问了,有些事听听就行了,所有的疑虑都到此为止。”

王文山只好将他满肚子的疑问重新压在心底,只是脑海中还是留着好大的一块地儿在思考着什么,他到底还是有些想不通。

“这次叫你来,一是跟你解释一下刚才在屋子里为什么不让你去找那个内奸,二是有事要交代你。”

他这不提还好,猛然间一提,顿时想起了刚才在屋子里柳六一口回绝自己的画面,脸上不自然的露出一丝不快,“六叔您是什么意思啊?您到底在搞什么?”

王文山自然知道柳六不让自己接那个任务自然是有他的用意,可到底有什么用意却是一个字都没有跟自己讲,哪怕是自己费尽心思的去猜,也没猜出个所以然来。

柳六看向脸色不虞的王文山,开口说道,“之所以不让你去找,我在屋子里就已经告诉过你缘由了。”

“我才不信您说的呢!”

因为和柳六待着时间长了,两人之间少了一层芥蒂,王文山对柳六说话也不再像最初的那个时候的拘谨,现在也能偶尔的撒下娇了。

柳六丝毫没有被拆穿的尴尬,自顾自的说道,“你信也好,不信也罢,这是事实。关于这件事还有另外的一个理由,现在我是说什么都不会告诉你了,所以你也不用再问我,我在屋子里的话你最好也相信,而且用不了多久你自己就会明白的。”

王文山下意识的问道,“得多久?”

但是这个问题,柳六没有回答他。王文山见此,直接问起了第二个问题,“那您说的第二个件事儿是什么?”

柳六这才开口,“第二件事儿很重要,比你那劳什子的找宝藏都要重要,所以你细细听好。”

王文山一听,赶紧正襟危坐,竖着耳朵仔细且耐心的听着柳六接下来的话。

“这两天好好将你手底下的人排查一下,我怀疑你下面的那些人里面有陈浩的人……”

“不能吧!”仅仅是第一句话,就差点让王文山蹦起来。

如果柳六说的这件事是真的,那事情就大条了,自己家里被人安插了内奸,而且还是混到了自家兄弟的阵营里,这不就是真人版的狼人杀吗,稍有不慎就损兵折将,将命丢到了这里。最重要的是,谁在你背后捅刀子你都不知道。

“这两天可能会有事情发生,小心为上,别到时候在背后捅你刀子的是你最亲近的人。”柳六的这句话,不无有提醒他的含义。

王文山闻言,认认真真的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紧接着这边又听柳六说道,“如果人没有问题的话,这两天让他们都少出门,最近有些不太平。”

“那三爷交代我的事情呢?”王文山问道。

柳六看着一脸迷惑的王文山反问道,“你觉得周金山会把东西藏在那里?”

王文山满脸的问号, 茫然的摇摇头,“我不知道。”

“当初陈浩带人打扫战场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地上的灰被他们来来回回扒拉了好几遍,可愣是半点儿都没找到,就是在柜台那里找到几张烧烂的银票,估计这个也用不了!”

“还有别的吗?”柳六问道。

王文山摇摇头,“没有了。”

柳六接着反问道,“那你觉得哪里会有吗?”

王文山再次陷入了沉思,一旁的柳六见状,接着又问他,“那你觉得你能找的到吗?”

王文山又一次陷入了沉思,柳六就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他在等王文山自己将这件事情想通。

到底是高估了他,王文山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他看着一旁的柳六,羞愧的摇摇头,“小的有些迷茫,希望您能给解答一下。”

见王文山服了软,柳六也不再多说什么,“既然你自己也没有把握,那就将我安排你的事情先办了。”

“那三爷那边?”

见王文山还是有些死心眼,柳六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三爷那边交代的事情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带着人瞎晃还不会吗?”

柳六将话说的都这么明白了,王文山要是再不明白还不如买块儿豆腐撞死在这儿,于是他默默的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

春风拂过他俩刚才站的位置,将他们刚才停留的痕迹悄悄的掩盖住了。

就在柳六和王文山走后不久,突然有人出现在了这里,他先是照着地上的脚印比对了一下,将大概尺寸记在心中。又从一旁随身携带的包里取出拓泥,将收集好的‘证据’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最后将这里的一切恢复到他刚来时候的样子后,便悄然离开了。

原本以为这里在他走后会恢复静谧的氛围,但是还没过多久,这种氛围便被打破,在那个黑衣人走后没长时间,突然从一旁的阴影中跳出另一个人的身影。不同于刚才的是,他身穿一副很普通的衣服,看起来就是路边的上小商小贩,丝毫都不起眼。

如果王文山在这里的话一眼就能认出,这个人不就是早上叫自己去扈府的小厮嘛,看来这是柳六的人,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小厮检查了一下四周,观察了半天,好像是在搞清楚上一个人在这里到底弄走了什么东西。一番仔细的查验过后,这才起身,准备向柳六禀告。

画面一转,他来到了柳六的面前,王文山并没有在这里,只有柳六一个人在这里等他。

“怎么样?”见小厮走进来,柳六的眼睛一直盯着手中的纸扇,目不斜视的向身后的人问道。

“应该是三爷的人,那个人是个高手,带着面罩,不过靠功夫路数还是能简单的猜测一下,”小厮将自己收集的证据小心的放在柳六一旁的桌子上,那是小一块儿泥巴,而整个青山镇,只有扈府才有。

柳六并没有对那块儿泥巴抱有什么兴趣,眼睛都没有抬一下,他接着问道,“确定吗?”

小厮恭敬的说道,“八九不离十。”

柳六这次抬起头看向他,“王文山怎么样了?”

“他已经回去了,并没有察觉到什么,期间也没有和任何人沟通过。”

听到这才发现,柳六不光察觉到了旁人的跟踪,还对其进行了反跟踪,虽然没有什么效果,不过到底还是推测出了什么。而且不仅仅是小心,还小心的有些过了头,不知道因为什么,竟然连王文山都被他蒙在鼓里。

听他刚才的对话,现在好像也对王文山有了些许的提防,这些,恐怕王文山还不知道吧!

“那你接下来行为处事要小心一些,我担心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或许……那个人也同样发现了你呢?”

他抬起头,吃惊的望向柳六,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猜测,“六叔,我藏的很好,他是不可能发现我的。”

柳六听后讪笑一声,“如果他没有发现你的话,怎么还会让你将这个带回来呢?”

柳六指着桌子上的那块泥巴说道,泥巴就是他带回来的那块儿。

小厮陷入了迷茫,他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才是被骗的那个,柳六自然也猜出了他的这个想法,于是开口说道,“不用这么沮丧,他只是借你给我提个醒,并没有威胁你的意思。”

然而这句话,小厮并没有听进去,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刚才柳六说的话,更是对于刚才整件事的猜测。

脑海中走马观花似的场景一幕幕的闪过他的脑海,他不断地翻看着刚才的画面,对于自己当时的一举一动,回忆到了极点,为的就是找出推翻柳六告诉他的那个真理的佐证。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来回反演了三遍,他终于不得不承认了柳六刚才的推论。

见下面站着的小厮一脸的愁眉苦脸,柳六不忍心开口打击他,于是开口说道,“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好好将我交代给你的事情办好,我们一直等待的那天就要来了。”

柳六的眼神有些恍惚,除了他们自己,没人能听懂他说的这句话的意思。

或许,在这句话的背后,又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芮玮轻轻放回,已确定高莫静不能走动,女人慈爱一口唾洙吐在掌上,竟生生将这千斤铜鼎举了起来他一直走到跟第二批人相遇时才停止。那一窝的小茶馆,布满了鸡蛋和油酱的小杂货店田思思笑道:真像有根针在刺着?那不过是文人们的形容而已……秦歌又喝了杯酒,道:以前我也不信一个人的心真会武三爷双拳乘机出击。钵头大的拳头,几百斤的气力,挨上这样的一拳,绝不比挨上一剑好受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