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洗髓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洗髓丹 (第1/3页)
    

路上行了一月,向东而行,来到东江,但见树木葱茏,山渐渐多了起来。

两人来到东江府,进了城,两人下马走,丁秋云道:

“这东江大侠也是这一带赫赫有名的,虽然比不上仙城三侠,江南大侠,但也是个武林名宿,他年轻时是黄鹤派的弟子。我们过两日拜访吧,这两天有事。”

“什么事?”

“你别管。”

“不要我帮忙?”

丁秋云愕然:

“你怎么帮?”

常道明白了:

“哦,是女人的事,抱歉。”

丁秋云微微一笑,心想,这人有时也挺可爱的。

两人在福贵客栈住下,安顿好来大堂吃饭,坐下点了几个菜,常空道:

“我对人说只练了外功,你们会相信吗?”

丁秋云笑了下:

“那得看什么人,一般的江湖人士不会怀疑,因为有的人就是专攻某一类武功。我算见得多一些,像你这样的身手,说是专练外家功的,虽然我看不出来你的内功丧失,但不会太相信你专练的外家功。

因为凡是外家功夫能练到你这种程度的人,不会太蠢,岂会想不到内外本就应兼修?那又怎么会不去修练内功?”

常空点头道:

“有道理。”

丁秋云道:

“你的内家武艺是什么样的?你修元婴吗?”

常空有些惊讶:

“元婴是什么?”

丁秋云愕然:

“你连元婴都不知道?元婴就是修练元神的胎儿呀,你不知道这个?”

“元神?噢,这个我也练。”

“看来只是叫法不同,你们叫元神,我们叫元婴。”

常空好奇地道:

“你们是怎么修练元婴的?”

丁秋云摇摇头,道:

“我还远远没有到达要修元婴的地步。修元婴之前先修金丹,金丹以先天一炁,聚阴阳而生,丹成之时,粉碎虚空化作灵丹,寻本性而练化元神,灵丹回归,合化为命胎,胎化元神,待紫气来时节,元婴养成。”

常空皱了下眉,丁秋云见他皱眉,便笑道:

“你呢?你是怎么修练的元婴?”

常空叹了口气:

“我没练元婴,元神是从魂魄直接转化的。”

丁秋云奇道:

“哦,其实元神本就是三魂六魄所形成,而元婴是为修练元神必练的,你的元神没有元婴?”

常空道:

“其实是一样的,你们先练金丹,而后形成元婴,元婴保护并滋养元神,确实比我幸运。”

丁秋云道:

“那你是从魂魄直接修练的元神,然后实化,变成和拥有元婴的元神类似的东西?也就是你其实也有元婴,但却是后练的,和元神一起练的?”

“差不多吧。”

丁秋云突然道:

“这是鬼仙的修真之途!人只有先死了,然后用魂魄修练元神,才会像你的这样,难道你……”

丁秋云看了看周围,低声道:

“你曾经死过?然后还阳?但是这不可能,修成元神要很久,等你还阳了,你的肉身不腐烂了?难道你用什么方法把它保存的不腐不烂?”

“相似吧。”常空喃喃地道,目光似乎又飘到悠远的地方去。

丁秋云又道:

“这种法子确实也行,只是如何将你的元神再和你的肉身融合?不在肉身中修练,没有元婴的保护,不但困难许多,而且,你的元神成形后,和肉身的融合会不如先从肉身中修练。你为什么弃易从难,费这个周折,放弃肉身直接从魂魄修练?”

常空突然冷冷地地看了丁秋云一眼,嘴巴张了一下,终究没有说话。

丁秋云怕他又发疯,忙住口不说了,端起酒杯,笑了笑,道:

“我们还是喝酒吧,这些武学玄妙想起来也挺累人。”

“好吧。”常空端起酒杯啜了一口。

晚上,常空又陷入往事的梦境中,醒来后又是一身大汗,虽然梦中回忆起在黑月界的往事奇妙的使自己感觉好多了,仿佛在修复创伤。但回忆得多了,又会陷入往事之中,让自己痛苦不堪,心想以后还是少和丁秋云讨论这些武学上的事了。

起身梳洗,丁秋云在房中写书,心想不如去外面散散心,昨夜的梦却又不住的涌来。

那高大的胸口长满黄毛戴着黑皮头罩的男子一锤打飞忒比斯,又一锤打在倒在地上的阿越华胸口上,血肉和骨头四下飞溅。

看台上的观众纷纷的站起来,尖叫着狂呼:

“底斯!底斯!”

李崎听得心惊胆战,恐惧弥漫全身,牙齿不住的打战,那看台上的呼声仿佛恶魔的咆哮

约尼厉声对李崎嘶喊:

“冲上去,击他脚踝!”

李崎一手持着黑橡木做的盾牌,一手持着弯刀,身子在地上一滚,到了底斯的脚下,抡刀砍向他小腿。

底斯脚抬起,一脚踩住他的弯刀,大锤“呼”的砸下来,李崎人急忙在地上一滚,大锤砸在地上,沙土飞扬。

约尼冲上前,单膝跪地,长矛从下方猛向底斯小腹刺去,伯陀木助跑过去用脚踩在约尼拱立的背上跳起,大叫一声,短剑向底斯胸口刺去。

底斯舍了大锤,长臂挥起,一臂将伯陀木打飞,正摔在场边的石阶上,顿时脑浆迸裂,腿蹬了几下毙命。

约尼的长矛被底斯另一只手抓住夺了过去,约尼转身就跑,底斯正要将长矛投过去,李崎在身后猛向他腿上砍了一刀。

底斯大怒,转身一矛刺来,李崎躲闪不及,那矛从腰上刺过,顿时削开皮肉,李崎大叫一声,向后躲闪,腰上开了道大口子,血顺着大腿向下流。

底斯又是一矛直刺在他左腋处,李崎右手用尽力气挥刀砍在那矛杆上,但力气不够砍之不断,底斯狂笑着抡起长矛,李崎惨叫着身子飞起,摔到沙坑里,左胸一大块肉被扯掉,半个身子鲜血淋漓。沙子进了胸口腰上的肉里,疼得钻心。

约尼捡起一支长矛尖叫着向底斯冲来,底斯捡起地上的大剑,掷了过去。

“卟”,大剑贯胸而入,约尼向后飞了出去,摔倒地上挣扎了几下不动了。

场中已只剩下李崎一人,六个孩子,约尼十四岁,忒比斯十三岁,阿越华九岁,伯陀木十二岁,桓递十二岁,李崎十一岁,对阵罪罚之地的“杀手”:三十岁的底斯,已只剩李崎一人。

四周台上的观众疯狂的呼喊尖叫着,大声喝采。

底斯又捡起大锤,向沙坑走来。

李崎惊恐地爬起来,沙坑中还有两件武器,捡起其中的一柄长剑,从另一边沙坑中爬上来。

底斯腿上受伤,不想进沙池,从另一边绕过来,李崎又急忙下到沙坑里,此时腰上腋下血不住的流,李崎只感到浑身发冷,身子抖得厉害,长剑都握不住了。

场中已没了己方的角斗士,全场的观众都在为那底斯喝采,李崎听不懂他们在喊什么,似乎是要底斯快点杀死自己。

那底斯无奈,下了沙池,李崎向周围看了看,乘他下沙坑的时机向场尽头的石柱里跑去,底斯冲出沙池,捡起地上的长矛掷了过来,“咚,咚,咚”连掷了几根,每掷一根,观众们就欢呼一声。

李崎在角斗场中间曲折跑动,幸运的没被一支插中。

这时也要许多人为李崎喝采,有人用月豕语大声鼓励:

“干得好!孩子,快进石林!”

李崎冲进了石柱林,这里是专为角斗奴对阵成年角斗士建的,石柱一根根有腰粗。

底斯扔下大锤,捡起大剑,不急不慢进了石林。

李崎感到身子越来越冷,知道这是失血过多,腰上的伤口还在渗血,胸口也痛得麻木了。

躲进石林,那底斯高大的身形进来,一步一步,脚步声像敲在李崎的心上,心“砰,砰”的猛跳,无法缓下来。

地上有支长矛,但石林中用矛不方便,李崎弯腰捡起一把短剑,身子一弯之下,腰上剧痛起来,不由自主向前踉跄了一步。

“呼!”的一声,底斯的大剑从颈后劈了下来,李崎身子向右边飞扑,底斯一剑砍空,不由大怒,未等李崎爬起站稳,大踏步赶上,又一剑搠来,李崎转身一剑格去,“当!”一声,身子顺势闪到一根柱后。

底斯又追上,一剑向他颈上横砍过去,李崎身子向下一蹲,又躲了过去,底斯大剑劈在柱子上,火星四溅,旁边看台上的观众一阵惊呼。

李崎没有力气用刀剑和底斯对打,就在柱子里钻来钻去。

脚步越来越虚浮,昏昏沉沉的,知道这样拖也没用,身上的血流得越来越多,力气已经耗尽了,只能多活一时是一时,终于底斯赶上自己,一剑用后背砍来,李崎躲闪不及。

后背了一阵冰凉,一阵刺痛,又被底斯划了一剑。

扑通摔倒在地,底斯上前抓住他的脖子提起来,一直提到角斗场中。

血从李崎的背上腰上流下来,滴了一路,李崎也没有力气挣扎了,死鱼一样的任他把自己又扔在地上。

底斯举起双臂,一手举刀,一手握拳,向四周看台上的人群炫燿。

看台上的观众疯了似的站起狂呼,那些穿着名贵各色皮衣和锦绣的贵族女人不住的向底斯尖叫,有的还拉下自己的衣襟露出胸前向底斯晃动。

底斯弯下腰,抓起李崎的头发扯起来,要割下李奇崎的头皮送给台上的贵族们。

李崎迷糊迷糊,心想就此了结吧,也不再挣扎了。

底斯大笑着,拖着李崎来到场边,又把李崎扔下,举起双臂和观众一起欢呼。

李崎看着他那淡黄的腋毛,一阵恶心。

慢慢地转头,右手边正有一根完好的长矛!

李崎伸手抓起,爬了起来,举起长矛。

周围观众大声惊呼。

李崎用尽力气把长矛捅进底斯的胁下。

底斯狂呼一声,身子扭转,手中刀掷下来,李崎向左边一扑,刀没扎中。

底斯狂叫着冲过来,但长矛深深的扎在他胁中,尾端拖拉在地上,底斯惨叫着一把抓起长矛扯了出来,举矛向李崎投去。

长矛失了准头,从李崎身旁飞了过去。

李崎也没有力气奔跑,弯腰捡起长矛,站在原地,等着底斯冲过来。

这时看台上的观众们起身狂呼,一片的喊叫声:

“用开!用开!”

李崎听过这样的呼声,忒比斯在杀了一个比他大得多的对手时,他们就这样欢呼,意思是:

“小杀手!小杀手!”

底斯冲了过来,李崎平举长矛一矛刺进他的腹中,抽出又拼命刺进去,这时一阵天旋地转,倒了下去。

旁边观台上的人蜂拥向下冲,人群沸腾了,无数人叫喊着:

“站起来!用开!站起来,用开!”

一阵从未有过的、被爱被接受的感觉涌上心来,李崎艰难地爬起来,人群疯狂地欢呼尖叫着。


     ——谢 灿 中国科学院合建18个专项行动工作组。经过了五种不同途径的报销、救助、补助后,蒋成兵家只家”李超、勇闯火海英勇牺牲的孙利东等一批先进典型。我们党没有任何自己特殊的利益,党在青网记者 周伟 来源:中国青年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