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示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示威 (第1/3页)
    

“娘,娘!儿子自己要去的。”平日里自己犯错,每次他娘来闹,都觉得特别开心,可这次他跟他爹是一样的想法,丢人!

“啥,你自己要去的,别怕你爹,不能委屈自己。看把我儿打的,脸都肿了,你就不会躲吗?”陈夫人瞬间止哭,一脸诧异盯着自己的儿子,之前他爹送他去军营都闹的不可开交,怎么自己要去剑州?

“儿子大了,想出去闯闯,而且跟孙大人一见如故,总不能一辈子待在这里。”陈启霸都佩服,老娘这演技简直绝了。

“陈夫人,下官新任剑州刺史,与少将军一见如故,少将军想跟着去剑州建功立业,下官已然答应了。”眼看陈德诚冲着自己使眼色,只能站起来回应。

“竟然如此年轻,朝廷没人了么?”陈夫人一看孙宇年纪,更加不放心了,老成持重的还好,这明显嘴上没毛,比自己儿子还小。

“娘,孙大人武艺超群,我这伤都是孙大人打的,儿子与孙大人比试,技不如人。”陈启霸尴尬看了眼孙宇,今儿个第一次觉得,娘做的有些过了。

“夫人,孙大人文武双全,你不是最爱那首青玉案么?孙大人写的。”人家虽然年少,却是文武双全,岂是等闲之辈。

“当真?来来来,给孙大人斟酒!”陈夫人一听,眼前的少年郎居然就是写青玉案之人,当即热情万分,儿子被揍也不管了,妥妥的粉丝一枚。

“谢过夫人!”孙宇被陈夫人给惊到了,这瞬间变脸的功夫,当真了得。

“孙大人,我可喜欢你的词了,近日可有新作?”陈夫人一边给孙宇夹菜一边问道,至于陈家父子,埋头吃饭,臊得慌。

“最近公务繁杂,倒是难有空闲,前些时日离家时,作词一首,赠与爱妾。今日就写下来,还请大将军跟夫人斧正!”既然需要,那就再抄一首宋词。

“赶紧的,笔墨伺候!”陈夫人挥挥手,下人们干忙去拿。

孙宇算是看明白了,在这内宅,还是陈夫人说了算,咱们的陈大将军,半天没吱声了。

等到笔墨俱备,孙宇上前唰唰落笔。

鹊桥仙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足以传世呐!,今后再无七夕词。孙大人之才,本夫人佩服,霸儿,跟着孙大人好好学,知道吗?”等到孙宇写完,陈夫人摸着纸张爱不释手,这才情绝非凡俗。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写的好!”陈德诚也是颇有才华,自诩儒将,看得这词也不得不服气。

“将军可是想起了谁?”陈夫人转身盯着犹自品味的陈大将军。

“夫人莫要疑心,纯粹欣赏词意罢了。”陈大将军连忙摆手,这女人怎地如此多疑。

陈夫人将信将疑地点点头,这词确实极好。等到墨干了,连忙让侍女收好,明天就找个手艺高超的师傅,裱装起来,这可是真迹。来日啊,等到孙宇名满天下之时,这个是千金不换的宝贝,当作传家宝也是可以的。

“那个,孙大人呐 ,赶紧坐,饭还没吃完呢。”陈大将军看看自家夫人的做派,讪讪道。自己戎马半生,唯独对于这个夫人,颇为惧怕。一是其兄长为救自己丧命,内心觉得不想让她受一点委屈。二是真的打不过啊,毕竟一个爹妈生的,陈夫人武艺比之其兄长,也只是稍逊半分,往事不堪回首啊。

“什么孙大人,太生分了,贤侄,坐!”陈夫人是越看孙宇越是喜欢。

“啊,对!对!贤侄啊,坐。”陈大将军也觉得这样好,自己儿子回头要在人家手下听令,拉进些关系总没错。

“谢过叔父,谢过婶娘!”这感情好,以后这忠义军地盘,就是自己大后方,有了这层关系,自己可以放开手脚干了。

陈启霸有些不适应,往日他娘都是给他夹菜,今儿个直接无视了,频频给孙宇夹菜,乍一看还以为孙宇才是他亲儿子。

酒足饭饱,孙宇带着一众少年领着陈启功回返。

“少将军,剑州艰苦,莫要嫌弃。”孙宇看向陈启功说道。

“孙大人叫卑职霸虎即可,往日里别人都如此叫我。“陈启霸虽然不常用脑子,可也知道如此称呼不妥。

“好,霸虎,我营中有一老程,想必霸虎你会喜欢。等到了剑州,再给你凑三百甲士,你与老程一般,各领六百甲士,如何?”到了剑州,肯定要扩军,如此将才,领三百人太少了。等到把刚才买的那批破损之物,带去剑州修理好,再凑三百甲士,不是难题。

“卑职遵命!”陈启霸心中一喜,六百甲士,这可是很强的战力。整个忠义军,也不过三千甲士,都是各级将领养得亲卫,自己等闲都动不得。这三百甲士,都属于这几那老子的亲卫,一下拿出三百,估计也得肉疼许久。

孙宇一行抵达营地,老程站在营门口迎接。

“老程,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忠义军节度使陈大将军之子,陈启霸,擅使大锤,我们叫他霸虎即可。霸虎,此乃老程,我手下猛将,擅使双斧。往后你二人乃我左右近卫指挥,好好亲近一番。”孙宇看这两位门神一样的猛将,乐不可支,自己何德何能,竟然有曹孟德一般的福气。

“耍两下?”陈启霸看向程镇北,见猎心喜,顾不上伤还没好。

“我老程岂是趁人之危之辈,等你伤好再比。”老程也有些手痒,平日里孙宇太滑不留手,不过瘾,其他人根本禁不住他的拳脚。

“些许小伤,何足道?”陈启霸等不及了,手痒难耐。

“成,随我来!”既然他不介意,那老程也不客气了,带着他朝着营地中走去。

“公子,可要去看着些?”韩载武也是心痒得很,奈何自己太小,上去恐怕挨不了两记。

“你们去吧,我尚有公务。”得赶紧去找徐易,去跟节度使那边交接,该付钱付钱,该拉货拉货。

孙宇寻到徐易时,徐易正一身恶臭,刚从猪圈回来。

“这些个生猪,性子太野,不小心摔了一跤。”徐易捂着口鼻,一瘸一拐地走来。

“先生辛苦了,等到了剑州,先生找两个帮手吧。”事务越来越多,总得有人给搭把手,要真是累坏了,自己去哪再找这等人才。

“不碍事,物资都齐全了,这苏家倒是真的守信,都是百十斤的大猪。不过属下觉得,这猪都成年了,光吃不长膘,杀了腌制起来就成,没必要这么费事。”徐易觉得还行,这些事情都是苏家安排人做,自己点点数量入库就成,只恨自己腿脚不便,耽误时间。

“这批猪跟鸡蛋,得完好无损运去剑州,我自有安排。”这年月,猪都没有阉割,因此极好动,长到百十斤就算大猪了。等到了剑州,找人把它们都阉割了,养好伤继续喂养,怎么着也能长到近二百斤才是。生猪最好幼时阉割,现在阉割有风险,但是人多啊,出了问题就杀了吃肉。

孙宇把跟忠义军那边达成的协议一一告知,让徐易去落实,在这里得再修整一天,全部弄完再去剑州。

“干他”

“漂亮”

营地中一阵阵呼喊声传来,孙宇不用猜也知道,那两个粗人干上了,把整个营地气氛都点燃了。

孙宇优哉游哉朝着人群聚集的地方走去,这两家伙,还真是棋逢对手啊。

“谁他妈不开眼,挤什么挤?”一名士兵被挤开不爽,骂骂咧咧回头。

“大......大人,卑职不知道是你,卑职......”士兵快哭了,老子真的嘴欠,这骂到老大头上了,倒血霉了。周围士兵转头一看,顿时幸灾乐祸,赶忙给孙宇让出一条路。

“哟,看来对你们太仁慈了,所有人,绕营地跑二十圈,跑完开饭。你!加一百个俯卧撑,不做完明天就去清理马粪。”这帮子人,明显今天运动量不够,个个跟打鸡血了似的,得往死里练。

“卑职遵命。”鬼知道张大虬从哪个角落钻出来的,立马领命,监督士兵训练可是他执法队的活。

“好勒。”士兵一哄而散,兴冲冲的跑步去了,丝毫没有孙宇意料中的抱怨。

孙宇摇摇头,合着这俩粗人干一架,把士兵的觉悟都提高了?要不让他们每天打一场?两场也行。

“哟,累了?分出个高低没有?”孙宇看着瘫坐在地上的俩人, 正在大口大口的呼气。

“大人,你从哪找来的这么个夯货?妈的,打起来不要命。”老程吐了口吐沫,累死老子了,好些年没这么累过了。

“呸!也没见你让步啊,老子不拼命,还不被你干趴下?不过打的真爽,明天继续!”霸虎毫不留情怼回去,两人旗鼓相当,倒是打的过瘾。

“我是无所谓,你行不行啊?”老程在气势拿捏这块,自是不落下风。

“你才不行,明天让你跪地求饶。”男人怎么能不行,必须得行,霸虎毫不犹豫回道。

“好了,都起来吧。打归打,别伤了和气,都是袍泽兄弟,往后都是过命的交情!”这手下将领,良性竞争最好,却万万不能伤了和气。

“大人放心,卑职下手有分寸!”老程起身抱拳。

“嘶,有分寸,打人不打脸,知道不?这边,大人打肿的,这边,你干的好事。”霸虎一听就来气,什么叫你下手有分寸?老子才有分寸好吧。

“那个,哈哈!不知道晚饭准备的咋样了,本官去看看,万不可让弟兄们饿着了。”孙宇听了好不尴尬,毕竟自己又没混过街头,哪管那些破规矩啊,赶忙找个借口先溜了。

“哈哈!今儿个天气不错,不知道衣服晾干没有,得去洗个澡。”老程看着霸虎肿的双眼就剩个缝,也是颇不好意思,下手好像重了些,一溜烟也跑了。

“我去......我住哪啊?”陈启霸看着瞬间空了的营地,自己该去哪啊?


     全省平均降雨量113.5毫米,郑州、焦作、新乡平均降水敞的教室里学习知识,而这一变化也为剧目提供了鲜活素材。在专家看来,预警信息发布后,政的内在要求。工业化和信息化的融合不断深化,科技成技能力的最好体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