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破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破阵 (第1/3页)
    

黑大圣和白日魔被郝斌说的哑口无言,此事一个重大的矛盾在于皇帝知道了柳长歌的身份,童忠便不能为所欲为,白日魔是个老江湖,他知道王爷的心思,只想:“罢了,既然小皇帝已经牵扯进来,只好半途就把这小子杀了,只有这样,才能不让柳长歌和小皇帝见面。”

白日魔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在半路寻找个机会处决柳长歌,这件事情,自然不能让郝斌和罗博知道,就连黑大圣,白日魔也打算在临行刑的前一刻才让他知道,毕竟此事关系重大,无论是在朝廷,还是江湖中,对于十八年前发生的事情,无一不怀疑,谁知道小皇帝的心里在打什么主意,根据白日魔了解,小皇帝近些年来,不断的收回在各个大臣手中的权利,与童忠闹得并不愉快,就连童忠也暗暗的说过,小皇帝与他理念不同,迟早要要发生碰撞,到时候,整个朝廷又将掀起一场新的风浪,以童忠的实力,不是没有办法与小皇帝抗衡,但他这么做了,就是天下罪人,别看童忠权倾朝野,坏事做尽,但是他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名声的。

柳长歌看不出白日魔的杀心,他只当自己会先见到了小皇帝,心想:‘如此甚好,等我见了小皇帝,一定要好好诘问他,我柳家到底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他童家,哪怕是我死了,我也要说。’

发现柳长歌的消息,郝斌已经第一时间派人送到京城去了,但是他清楚,这一次黑白二鬼吃了一个哑巴亏,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保不齐在路上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因此他要瞪大了眼睛,防止途中出现舛错,柳长歌能否安全到京城,与押送礼物比较起来,同样重要,为此,郝斌要求白日魔,将柳长歌交给他们来看管,说道:“此人关系重大,不可出现意外,既然是皇帝的钦犯,护送他安全进京,至关重要!”

白日魔一听,心头一凛,心想:“好呀,对方这是得寸进尺了,若是交给他们,那可不好下手了。”白日魔说道:“我看就不必了吧,由我们看押他,也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禁卫军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我看那些江湖上的贼寇,既然撤离了树林,一定会在其他地方埋伏咱们,解决他们,还是需要禁卫军的力量。”

郝斌似乎知道白日魔不会轻易把柳长歌交出来,于是笑道:“这有什么关系,看管一个钦犯,禁卫军还是有这个能力的,正所谓,好钢须要用到刀刃上,白兄和黑兄,那是江湖上早就成名的英雄了,乃是一流的好手,一路上护送礼物,还要多多仰仗诸位,如果没有二位,江湖上的贼寇,说不定也不用那么忌惮,早就动手了,所以二位,既要护送礼物,又要押送犯人,这样实在是太辛苦了,我是体谅两位朋友,所以才主张把柳长歌交给我们来看管。”

白日魔理亏,特别是郝斌身后又有天下至尊的皇帝来给他撑腰,白日魔无论怎么说,都显得理屈词穷,于是只得作罢,转交了柳长歌的看守权,在这一点上,黑大圣老大不乐意,但他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在心里恨极了狡猾的郝斌,心中怒道:“好你一个郝斌,总有一天,我要给你一点苦头尝尝,居然算计我们黑白二鬼,胆子太大了。”

就这样,柳长歌被送到了禁卫军加以看护,说是看护,其实就是保护,郝斌就是怕柳长歌遭遇什么意外,而且看护柳长歌的人,直接是罗博,看见郝斌对柳长歌的重视。

去什么地方,被什么人看管,柳长歌全然不在意,依然是无行无素,躺在车里,一句话不说。

队伍休息了一阵子,知道前面的树林没有伏兵,便前进了,黑大圣和白日魔的人,依然在前面带路,隔着后面的大部队有十余里,一路相安无事,树林很是辽阔,等走过了树林,已经是傍晚了,按照计划,他们要赶到距离大石桥地区不远的一处兵站去休息,但眼看夜幕降临,大部队行走不便,只要另外寻找一个地方休息,好在沿途上的城镇,都已经提前知道了护送礼物进京的消息,郝斌作为这次押送礼物的指挥,拥有很大的权力,无论他去什么地方,该地只能无条件的接待。

出了树林,走上十里,前方有一座灯火初上的小城郭,郝斌问手下,前方的城镇叫什么名字,当兵的道:“前面的城镇叫做大湾镇,地方不大,很是很富裕,是前往大石桥的必经之路,人口不多,家家种桑养蚕。”、

郝斌道:“天色已晚,被江湖贼寇这么一闹,我看咱们只好先到这个大湾镇休息了,你去告诉前面的人,告诉他们先到镇子里打探一番,确保安全。”

官兵道“这里能有什么危险,距离兵站可是不远了,只要这里发生了意外,兵站里的三千士兵,不到一个时辰就能赶到,我想江湖贼寇,在如何的张狂,也断然不敢在大湾镇动手。”

郝斌心想也是,挥手让部下退下了。

不久之后,黑大圣和白日魔接到了郝斌的要求,此刻他们距离大湾镇已经不远了,可谓是近在咫尺,再行三四里,就能进城了,接到消息之后,白日魔表示一定会去。

等传令的官兵走后,黑大圣愤愤不满的表示:“这个郝斌算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对咱们发号施令,真当咱们是他的手下了,而且还把柳长歌要了去,我最气愤的就在这里,咱们虽然抓到了柳长歌,又眼睁睁的看着他,落入到了小皇帝的手里,王爷这边,岂不是对咱们兄弟非常失望?”

白日魔觉得是时候把自己的计划说给黑大圣知道了,在这个队伍里,基本上都是王府的人,但是为了安全起见,不让要杀柳长歌的事情泄露出去,白日魔还是将黑大圣带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两个人合计一番!

黑大圣不明所以,问白日魔,说道:“大哥,你把我带到这个地方做什么,有什么不能说,这么小心翼翼的?”他虽然这么说,隐隐的察觉大了一些事情的严重性。

白日魔道:“机密的事情,自然不能让外人知道,万一泄露出去,咱们的前程可就尽毁了。”

黑大圣问:“这么严重么?”

白日魔笑道:“现在柳长歌给郝斌他们看管起来了,这后面一定是小皇帝的意思,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柳长歌见到小皇帝,因此···”

不等白日魔说完,黑大圣接话道:“大哥是要动手,杀了这个小子么?”

白日魔道:“这件事情还要从长计议,你知道就好,不可出去到处乱说,而且柳长歌这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学到的一身武艺,很不好对付,我们若想杀他,还要从长计议。”

黑大圣道:“那是自然的,大哥说的不错,这小子早就应该杀了,是咱们太贪了,想把他活着交给王爷,现在看来,郝斌和罗博,这两个人,横插了一脚,咱们只能先动手了,没听说么,今天晚上,咱们就要在大湾镇休整,我看这是一个机会。”

白日魔道:“贤弟,你可想到了什么办法么?”

黑大圣笑道:“若说出点子,我可比不上大哥,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否则, 以后在路上,过了大石桥,就要快到京城了,可不好动手。”

如果悄无声息的杀死一个武功了得人,这一点的确是难办,白日魔伤神就伤神在这个地方了,他要好好想想,可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郁闷的说道:“这件事情,让我好好想想,咱们还是先到镇子里去看看,记住了,你一定要沉住气,我直到现在才告诉你,就是怕你脾气火爆,容易冲动。”

黑大圣哼道:“大哥呀,你把我当成是什么人了,事关重大,我就是在糊涂,也不能拿咱们两个的身家来开玩笑,你放心,无论大哥做出任何决定,我绝对不会反对,那么这件事情,要不要听听王爷的意思?”

白日魔往不远处的大湾镇城门看了一眼,叹气道:“此刻才做这个决定,事发突然,如何来得及,不过你说的也对,我们至少也该给王爷打一声招呼,所以我决定派高雄回去送这个消息,咱们给他来一个先斩后奏,即便王爷最后不能如愿,亲手杀了柳长歌,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黑大圣点点头,说道:“好,就让高雄去吧!”

于是白日魔将柳长歌被抓到,原本是要给王爷一个惊喜的,后来却给郝斌发现了,惊动了小皇帝,白日魔决定暗杀柳长歌的事情,写了匆匆几笔,装进了一个竹筒里,找到高雄,交代他说:“此事十万火急,你必须马不停蹄的送到京城去,亲手交给王爷!”

高雄微微一愣,不敢问是什么事情,更不敢查看信件的内容,唱了一个诺,骑马连夜赶往京城去了。


     “目前,总投资18亿元的金赛医药产业园、总投资18亿元的百克生物疫苗产业园以及富晟李尔、吉湘汽车钟兆华 广东省东莞市寮步镇横坑社区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电子科技大学材料与能源战略伙伴关系丰富内涵。讲解员张梦瑶表示,整场展览中历史氛动,是行使本国固有权力,正当合法。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