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荒岛》。

苗贼掠乾溪伦讨之贼还功,他心里正在想着"

跟在他們二人身后的還有一位陽宮初期修士,似乎是七王子的一個護衛。

七王子的眼神之中,閃爍起無窮的色彩。

十多年前失去的機遇,今天再次來到了他的身邊,而且這次真實地出現在身他的眼前,根本沒有絲毫的虛幻。

同時,七王子的心底,更是炙記得?江老板莫不是在消遣我?我爸當時與我說了,他是在生我之前認識的那個江老板,還是忘年交。看你這年紀,怕不是只有二三十?你怎么會記得?額……難道你家長輩跟你說過?”

江臣笑著說道:“這家店里只有一個姓江的老板,那便是我。當年也確實是我接待的你父親。”

就算是笑,那也是一种无可奈何我不明白。”马空群道:“你问

李瀟的家住在風華小區,在南陽這座小城里也算是高檔小區,這是李瀟父母留給他的遺產,他們一輩子的積蓄也就是這套房子了,這個是李瀟父母所在的鎮蠻軍第三軍團統一購買的,就為解決軍人的后顧之憂。像這樣的小區每個城市里都有幾個,都以最優惠的價格賣給軍人。李瀟的父親大小也是個少校軍銜,在風華小區有一套房也就是天經地義的了。

李瀟這時已經在路邊的公廁里處理好了身上的傷口,還換了身干凈的衣服,才慢步回到了小區中,小區公園的石凳上,一些老頭老太有的在練習軍體拳,有的圍在一起下棋。

一個身材挺拔的獨臂老者,看到李瀟走來,笑呵呵的打招呼,“李家小子,今天回來怎么這么晚,不會出去幽會了吧,現在的小年輕啊,就喜歡這一套。”李瀟靦腆的一笑,“高大爺,瞧您說的,我這樣的誰能看上啊,要是擱前兩年,那會到是有不少小姑娘主動往上貼,現在我這情況您老也了解,哪還有小姑娘愿意跟我。

”高大爺也笑呵呵的說,“你小子也不要妄自菲薄嘛,看你長得也眉清目秀的,不如入贅我高家算了,我那孫女不和你吹,那可是國色天香,關鍵是好生養,只要你嫁過來,不出兩年,就讓你抱上大胖小子。”

李瀟想到高大爺家的孫女,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心想,“你那孫女長啥樣你心里沒點AC數嘛,什TM國色天香,你見過200多斤的國色天香啊。好生養到是不錯,那跟母豬下崽子似的,還不好生養。還讓我入贅,想讓我李家斷了香火啊,這糟老頭子壞滴很啊、。”心里想著,嘴上卻說,“高大爺,您這是抬舉我了,我這小胳膊小腿的,哪配得上你家千斤,還是算了吧。”李瀟這千斤兩個字咬的特別重,高大爺心虛的掃了一眼李瀟,無奈的搖頭,嘀咕道“你這體格是瘦了點,前兩年不這樣啊,也是一身腱子肉的大小伙子,現在咋長成這樣了。”

李瀟嘿嘿一笑,心說,你要是有個吃能大戶,你肯定都能骨頭架子了,也就我這吸收能量快,不然現在也得皮包骨。渾身疼痛的李瀟不想和高大爺在耍嘴皮子,繼續慢步往家走,一遍擺擺手說了聲,“回見了,高大爺,改天再聊,我這還沒吃飯呢。”

李瀟雖然走的慢,但是他家離小區門口并不遠,走了兩棟樓,李瀟已經到家了。打開房門,李家的客廳僅有一個沙發,屋子顯得空蕩蕩的。沒辦法,父母走后,李瀟還要上學,加上他每天必須補充足夠的食物,不然他的身體可承受不了。這就是坐吃山空,屋子里能賣的東西,李瀟都給處理了,本來房子也想賣了,改善下生活,但是李瀟的哥哥李灑,說啥也不同意,甚至不吭不響的輟學去做了護衛,一年中在各個城市奔波,偶爾回家給李瀟送點生活費,其他時間根本見不到人。

李灑不是李瀟的親哥哥,他是前幾年,父母收養的戰友遺孤,說來也是奇葩,李父的戰友,一生未娶,但是在征戰的過程中,俘虜了個蠻族奴隸。話說當兵三年半,母豬賽貂蟬。那人就把蠻族女人給睡了,沒想到就有了李灑。李灑原名也不叫這個,但是父親戰死,母親也不知道被賣到哪去了,剩下他無依無靠,作為老上司,李父就收養了他,改名李灑。

李灑人如其名,有點傻憨憨的樣子,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有蠻族血統的緣故,人長得人高馬大,起碼兩米五開外,平常時候沉默寡言的,但一身神力那可不是說笑的,在沒有開始修煉的時候,尋常的煉體三重也打不過他,而且他修煉起來速度飛快,兩年前就達到了煉體九重,比沒廢之前的李瀟還強很多。一旦發起怒了,就更兇猛的魔獸似的,李瀟的小心肝也得顫上兩顫,所以李瀟沒賣掉房子,大家都懂得。

但是說實話,半年多沒見,李瀟還挺想這個哥哥的,他雖然平時沉默寡言,但是家里有這么一個人,李瀟還是非常安心的,而且李灑對李瀟真的沒話說,每年辛辛苦苦做護衛賺的那點錢,基本全都進了李瀟的嘴里,如果李灑在家,知道李瀟被人欺負了,那還不知道會發生啥大變故呢。李瀟也是小心翼翼的不敢讓李灑知道,就怕出現變故。

甩了甩頭,李瀟盡量不想亂七八糟的事了, 他現在最重要的是趕緊洗個澡,雖然換了身衣服,外面看起來是沒什么了,但是身上又是流血,又是土的,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想到就做,李瀟趕緊沖進浴室,暢快的洗了個澡,然后把身上的衣服和書包里的血衣,一起扔進了洗衣機。這才想起來,沒有拿換洗的衣服。李瀟嘆了口氣,最近是不是被打傻了,總是丟三落四的。他擦了擦身子慢慢走出了浴室,反正家里就自己一個人,裸奔就裸奔吧。

可是出了浴室,李瀟傻眼了,一個高大的身影正坐在沙發上回過頭來看向他,不是李灑是誰?李瀟先是”苏景目光顿时一愣,手中赤铁枪猛地一抖,一道枪芒顿时向那青年激射而出,随即苏景脚步在地上一踏,身形暴掠而出,一枪向那青年攻去。

“哼,雕虫小技!”见苏景竟主动对自己发起攻击,那青年不屑的冷哼一声,手中环首大刀猛地劈出,一刀便斩碎了苏景的枪芒。

然而还不待有片刻的喘息,苏景的枪尖已是紧随枪芒而至。

青年大骇,连忙挥刀封挡。

可苏景这一枪本就存了要立威的心思,又因那青年的言语挑衅含怒而发,几乎是蕴含了他九成以上的力量,威力何其恐怖?

只听得“叮”的一声脆响,枪尖命中刀身,澎湃的力量瞬间爆发,将那青年给震得倒飞出去,双手虎口更是震裂,鲜血长流。

“现在,你们对我要当这个什长,还有什么不服的吗?”苏景扫了一样面色苍白几乎要退到另一什去的青年后,冷冷的看着其他人道。

“哇,苏兄,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强,一枪就击败了一名玄通境高手,厉害啊我的哥,没说的,你当什长,我完全没意见!”

剩下的八人之中,木子第一个表态。

他和苏景是自己分在一个十人队里的,本来他也想争一下什长之位,不过见到苏景施展出的手段之后,嗯,还是算了,争不过。

“你们呢?”苏景又看向其他人。

“没意见。”其他几人连连摇头。

开玩笑,一枪就能击败玄通境初期高手,这实力都快赶得上玄通境初期巅峰的修玄者了,他们这些人中可还没谁有这个实力呢。

苏景这才满意的笑了。

一刻钟转瞬即过,四百支十人队也都给各自选出了自己的什长。

“嗯,很好,都在一刻钟内选出了什长,本来还想着若是又哪些十人队没在规定的时间内选出什长,本将就直接将他们淘汰的呢!”

看着站在四百个已经挑选出来的什长,重铠将军冷冷道。

听着这话,在场的四千新兵不禁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在规定时间内没选出什长竟然就会被淘汰,这未免也太严格了些吧。

重铠将军魅力惠这些新兵心中的念头,而是继续道:“现在,你们四百支十人队,迅速合并成四十支百人队,并在一刻钟的时间内选出各自的百夫长!”

话音刚一落下,演武场上的众多新兵便迅速的行动了起来,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要知道,规定时间内没完成的,那就会被淘汰啊!

在这样的心态下,四十支百人队倒是比之前更快的形成了。

而每支百人队中的什长,则是汇聚到了一起,商量着怎么从他们之间选一个百夫长出来。

苏景依旧是那副拽拽的样子,直接站出来酷酷的道:“这个位置,我要了,你们谁不服,说话。”

看着苏景那副拽拽的模样,其他九个什长的面色顿时一变。

娘的,见过嚣张的,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这家伙,是脑子不正常还是真的有实力在身啊!

说来能被选成什长,脑子不正常的可能性应该不大的吧......

心中这样想着,另外九个什长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其中一人走了出来,道:“好小子,还真是好大的口气,我今天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说完,他猛地一个箭步冲出,右手成虎爪之形,抓向苏景胸口。

虎爪之上还泛着锋锐的劲气,令人丝毫不怀疑其中所蕴含的足以开碑裂石的力量。

铛!

苏景手中赤铁枪在身前一横,挡住对方虎爪,同时右手迅速松开枪杆,玄气汇聚,一拳轰向了出去——“狂斗拳,灭拳式!”

“狂斗拳”虽然只是人级中阶玄技,但是在苏景那突破万斤的巨力加持之下,其威力倒也并不比人级高阶玄技差到哪去。

与此同时,对方的左手也已呈鹤嘴之形攻了上来,与苏景的右拳碰撞在一起。

砰!

沉闷的声音响起,劲风四溅,两人各自退出几步,衣衫飞舞。

“天罗枪法,破军势!”苏景刚一稳住身形,便是低喝一声,再度蹂身而上,攻了上去,并且施展出了自己苦练多时的枪法。

对方同样也是毫不示弱,施展出自己的绝招与苏景战成了一团。

激烈的战斗激起层层劲风向周围侵袭扩散,不过好在周围的人都是玄通境的高手,对于这些劲风还是不怎么在意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荒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不死轮回圣

刘少冲

不死轮回圣

千寻月

不死轮回圣

路边捡的

不死轮回圣

Engelchen

不死轮回圣

三分钟热度

不死轮回圣

林一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