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他已经没气了》。

那一年的大年初五,清晨時分在王寶久和林楊花還有王長蓉的目送下,陳青山牽著王長生的手,走出了禹王村,也走出了長安城,往千里外的昆侖玉虛峰上去了。

從此就是他的十年不歸家,再歸已是經年時了。

一路上這一老一少很少坐車,絕大多數的時候都是靠著兩條腿走著的。

很有種我欲行天下,只仗一雙腿的豪邁。

剛出長安城的時候,王長生就已經感覺累的腿已經不是自己的腿了,他就忍不住的問道:“老道,你是沒有錢坐車么?”

陳青山揉了揉他的腦袋,這老頭似乎很喜歡這么干,久而久之的王長生也養成了這個習慣,比如他就經常喜歡揉王長蓉的腦袋。

“老道你現在可以叫,等我帶你上了昆侖觀,你行了拜師禮后就得叫我一聲師傅了”陳青山忽然抬起手指著長安城外那一條山巒,說道:“知道那是哪里嘛?那是秦嶺,這片國土上的中軸分界線,秦嶺以南以西,叫嶺南和嶺西,以東和以北叫嶺東和嶺北,至于關外則叫東北,那條中軸線但是在我們昆侖觀將其叫做中干龍”

王長生茫然的搖了搖腦袋,說道:“我聽不懂。”

“你現在不用聽得懂,大概在心里有點數就行了,往昆侖山玉虛峰的這一路上,我會帶你踏遍另外兩條干龍脈,我會帶你走上祁連山,白馬山,還會帶你走向黃河,長江……最后 一路帶你上昆侖山。”

“你是說我們要走很久,很久的?”

陳青山意味深長的說道:“對于你來說,走的這些只是剛剛開始而已,再往后的很多,很多年你都會一遍又一遍的這么走,直到再有一代的觀下行走出現”

王長生惱怒的說道:“我是傻了么,走來走去的為什么?”

“你不是傻,因為你會是昆侖觀的觀下行走……”

于是,這一路上陳青山真的帶著王長生走了很久,很久,直到幾個月后上了昆侖山的玉虛峰,那時別處已然是炎熱的夏季,玉虛峰頂還是一片的白雪,王長生仰著腦袋看著那片巍峨的山巒,看著那座屹立的山峰,幾個月來的一路西行,他已經不是剛出長安城的王長生了,老道和他講了一路,他自然明白和知曉了很多。

王長生指著那片山說道:“那就是萬山之祖的昆侖么?二十四條龍脈從這延伸了出去?”

陳青山說道:“以后你要記著,不要用手去指那片山,要永遠都要對它保持著足夠的敬仰和尊崇,每次回昆侖你都要像我一樣。”

陳青山說完,忽然一摟自己道袍下的前擺,然后兩腿一彎恭恭敬敬的朝著昆侖山跪了下去,行三拜九叩大禮,再抬起頭時就說道:“我們昆侖觀人不拜帝王不拜蒼生,拜天地看心情,但唯獨對這片山則是見一次拜一次。”

從長安城里出來幾個月后的王長生聰明了不少,他見狀也跪在地上學著陳青山行了

陆隐目光一凛,这就值得惊奇了,普通人,无论多少人成为夫妻都不值得惊奇,有些帝王数千上万的女人,很正常,但那可是祖境,两位祖境女子同时嫁给一个男子,这就相当不一般了,这该有何等的气概才能做到?

  陆隐郑重看向邬君侍,“罗君很强?”。

  邬君侍回道,“小人不知”。

  “你刚刚提到了永恒族坐标,你们时空也面临永恒族的威胁?”,陆隐继续问道。

  邬君侍道,“是,永恒族肆虐星空,若非三君主,我们所有......

有告者。凤翔李永吉初朝京师,逢吉以永吉故说:”至于他们报复的手段,我太了解了,尽

沈杰當然不會就這樣離開,他一直都躲在離湖邊不遠的森林里。

不過,二流高手在感知能力上要比現在的他強上太多。

為了不被發現,他躲在好幾叢遍布著茂密雜.草和冠蓋叢林的后邊.

透過一些小.縫.隙,勉強能看到謝雨琦被這個馬巍捉住了。

這個馬巍至少是二流高手,以他現在的三流高手的武功等級,幾乎兩三招之內就可能被他擒殺。

境界如果相差一個等級,就算是練了‘移花接玉’這種高深莫測的功法都無法彌補之間的差距。

謝雨琦好歹救過自己,雖然很壞,他不可能就這樣任憑她受到.侮.辱。

被馬巍.抱.在.懷.里的謝雨琦遠遠的就看到一個小山坡的.草.地上整齊的擺放著好幾臺子好吃好喝。

那里陽光蔥郁,幾棵楊柳樹遮擋下了一片大綠.蔭。

離得近了就看到深.色.的檀木椅上鋪著.柔.軟.的絲綢上.躺.著兩個三十歲左右的美.婦。

小山坡另一邊百來米矮的地方還有十幾個.勁.漢,原本也很懶散的坐在樹下吃著.美.食.佳.肴,旁邊也有一些馬匹和馬車。

“快點收拾一下,現在就走。”馬巍喊道,神色還有些.慌.張。

兩位夫人也看到馬巍手里還.抱.著一位.嬌.滴.滴.的小姑.娘,哪會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自家這位都不知道靠這種方法搶了多少良.家.女.子.了。

沈杰本來還覺得會不會追不上馬巍,不過等他循著那人踩踏樹林的蹤跡終于看到一行十幾人趕著馬車行駛在不怎么寬闊的森林小路上。

動靜太大,樹林好多鳥兒都被驚飛了。

他就好像叢林里的獵豹,速度飛快,在馬車不遠處的叢林林,墜在二三十米的地方。

其實沒過多久,沈杰抬頭看的時候就發現天有點黑。

到了后來,天空烏云密布的,而且越來越.陰.沉,他就覺得一場暴雨隨時都可能降臨。

尤其是在這種山林地區,要是打雷,走在樹林下非常危險的。

那一群人也知道馬上要下大雨,速度明顯比剛剛更快了。

一滴雨滴落在沈杰的手背上,他定睛看了一眼,都碎成了好幾小滴。

‘雨塊有點大啊。’

他心里這樣想著,不過不敢多看,他前面的叢林荊棘特別多。

要不是已經成為三流高手,真不敢想象該怎么走。

他一直害怕打雷,尤其是現在天空真的開始出現沉悶的轟鳴聲的時候。

他就感覺脊背都有些發麻。

從小一個人在家,外面下著暴雨還電閃雷鳴的,當時就特別特別的害怕,就覺得雷會劈他。

這就成為他一直以來的陰影。

烏云籠罩了整個天際,一發不可收拾,就好像夜晚忽然間降臨了。

雨水落下的一瞬間,整個山林全是連綿不絕的‘嘩嘩嘩’的響聲。

他的衣服瞬間就被.淋.透.了,衣服.緊.貼.在身上,眼前在一瞬間就看不到前方,差點一頭撞到半米.粗.的大樹上。

青羊鎮位于薔山山腳的一個平原地帶,地勢低洼,土地.肥.沃。

地處移花宮的管轄范圍內,搶.劫.殺.人.等情況在此地遇見極少。

方圓五六十里的大戶人家大多聚集在這個小鎮中心一帶。

也因為景色優美,更是吸引了一些省內的豪商巨賈在此地營商聚居。

薔薇街是小鎮靠近

而降頭術則不然,它雖然和蠱術同宗同源,也是由我國首創的,但后來流傳到了東南亞一帶,并在當地結合了本土人的一些生活特點,才慢慢演變出來的。

這個術在使用的時候基本不會用到什么活物,也不像下蠱那么麻煩,只要先在想要施術的場景中做一點簡單的布置,再加上點符咒、木偶之類的東西,哪怕施降者遠在萬里之外,也能通過降頭儀式使受降者的狀態按著自己的意愿戴發展,并還能隨意的掌控場景中的一切。

不過這么牛逼的術卻有一個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他已经没气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白衣剑士被异世界所包容

兔叽一米六

白衣剑士被异世界所包容

莫生烟

白衣剑士被异世界所包容

红天焕月

白衣剑士被异世界所包容

玄冥掌雪

白衣剑士被异世界所包容

裤裤桑

白衣剑士被异世界所包容

大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