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妖历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天妖历练 (第1/3页)
    

方子安收敛笑容,叹道:“谈不成便谈不成便罢,俗话说,生意不成仁义在,姑娘又何必这般诋毁我。我方子安自问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怎地便被你说成是品行不端了?我杀人了还是放火了?还是窃玉偷香始乱终弃了?真是莫名其妙的很。我自卖词,这也是君子取财之道,没偷没抢没害人,怎地被你说的如此不堪?罢了,你不愿便罢了,这首《青玉案》我录给你,咱们算是两清了。从此井水不犯河水便是。文房在何处?”

方子安边说边四处张望,在墙角的小几上看到了文房四宝,于是自己走去铺纸研墨。

楼梯响动,几名女子冲上楼来连声询问,她们是受秦惜卿适才的那声召唤而冲上来撵人的。秦惜卿摆了摆手,让她们暂且不要轻举妄动。

方子安快速磨墨,铺纸提笔,蘸了墨略一回忆,随即落笔如飞,写下了一首词。放下笔后拱手向秦惜卿一礼,转身举步而出,扬长而去。

秦惜卿缓步走近小几,拿起纸来,上面笔墨森森,龙飞凤舞的写着一首词: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秦惜卿眼中光彩闪动,胸口起伏,呼吸都变的急促了起来,拿着纸的手都颤抖了起来。她转头从长窗往下看去,正看到方子安在树荫掩映之下大步流星离开小院的身影,不禁怔怔出神。

……

方子安快步出了小院,李全忠在外边廊下等待,见方子安面色不善的快步出来,上前道:“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啊?”

方子安站定向李全忠拱手道:“李管事,今日多谢你禀报,有劳了。”

李全忠笑道:“怎地突然变得这么客气了?你见秦姑娘是为了什么事?怎地瞧你脸色不对?被赶出来了么?”

方子安不答,快步沿着长廊而行,他只想快些离开这个地方。今日他其实本意是想来借一笔银子的,但见到秦惜卿之后他改变了主意。他觉得将一首好词卖个好价钱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反正秦惜卿又不缺银子,何乐而不为。然而,今日他却被秦惜卿的话深深的刺痛了。倒不是因为被一个美丽女子拒绝而伤了自尊,而是他从中有所领悟。从秦惜卿的言语和眼中的鄙夷中,方子安悟出了一些重要的东西来。

方子安并不觉得搬运这些他人的诗词卖银子有什么不对,这便是自己作为穿越者的优势所在。若是有人说自己欺世盗名的话,方子安一个大嘴巴子便会扇过去骂他傻逼。但是,方子安却意识到,这么做其实对自己带来的只是短期的好处,而不能带来真正的尊重。自己反而拘泥于这种手段,导致自己受到禁锢而无法真正的进取。那秦惜卿说的很对,天下有才学之士多了,以此谋财者其实为人所不耻。就比如苏轼那样的人,他写下多少千古名篇,却也没有因此便富甲一方。诗词文章是他表达态度的手段,而非赚钱的工具。由此他才会被世人敬重。自己拿诗词谋财,这其实犯了一个忌讳,丧失了风骨,所以才会被秦惜卿鄙夷。这不是自己来的那个时代,一切皆可以金钱衡量。这个时代是有其内在风骨的,自己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所以,自己虽然义正辞严的说了一些话,但内心里方子安却已经警醒。要真正在这时代立足,便得有真正的才学能力,把握这个年代的脉搏,而非完全依仗着这些非正常的手段谋利。想开大酒楼,就得从小面馆开起,而不能想着一步登天。

想通了这些,让方子安如释重负。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选择适可而止,最后说的那些话不过是为了保存自己的颜面罢了。毕竟被一个美丽的女子鄙视是一个男人最不愿意看到的事。而且方子安的心里也颇为不得劲,他知道今日来找秦惜卿弄银子颇有些冒失,但不知为何,他只和那秦惜卿见过两面,却内心里便觉得这女子会帮自己。可现实却是,自己想多了。

方子安大步流星的穿过万春园大堂,在水姑娘赵三李四等人不善的目光中快步出门而去。门前河边大树下正自徘徊等候的春妮看到方子安出来,忙迎了上来。

“方公子,你出来啦。”春妮儿叫道。

方子安笑道:“教你久等了。”

春妮儿道:“他们没有为难你吧,我看到你和他们打架了。”

方子安笑道:“那倒没有,只不过……我没弄到银子。咱们开大酒楼的梦怕是破碎了,只能开小面馆了。”

春妮似乎松了一口气,轻声道:“没关系,方公子,开个小面馆挺好的。其实方才我便想跟公子说的,不能一口吃个胖子。我爹常说,多大的肚子吃多少饭,吃多了会撑死。你说开面馆,我和爹爹都赞成,因为那是我们拿手的事。你说开大酒楼,我和爹爹能做什么?就算你弄到了银子,开起了酒楼,经营不好也要倒闭的。我和爹爹可没有信心和本事做好。”

方子安点头道:“你说的对,是我太想一口吃个胖子了。咱们得脚踏实地。咱们回三元坊吧,跟你爹爹商议开小面馆的事情去,你爹爹怕是都等捉急了。”

春妮笑着点头,两人转身正欲离开,忽见万春园门前有人娇声叫道:“方公子,方公子留步。”

方子安诧异看去,却见一名女子正快步从万春园门口走来。

“方公子留步,秦姑娘叫我送一样东西给公子。”那女子说着话从袖筒里取出一叠物事递了过来。方子安惊讶的发现,那是厚厚一叠银票。

“这是一千两银子,我家秦姑娘说,那首词值一千两。她买了。”女子道。

方子安看着那一叠银票却没有伸手,沉声道:“这银子我不能收,烦请姑娘回去告诉你们秦姑娘一声,两百两银子两首词,钱货已然两清了。从现在起我不欠你家秦姑娘的词,秦姑娘也不欠我的银子。”

那女子惊愕道:“你……你不要?”

方子安笑道:“是啊,不是我的银子,我不能要,替我谢谢秦姑娘的好意,我方子安不需要银子了。”

说罢方子安转身对春妮道:“咱们走吧。”

春妮怔怔的点头,跟着方子安离开,只留下伸着手拿着一叠银票的那名女子在后边呆若木鸡一般。平生第一次见到有人拒绝了一千两巨款的银子,简直不可思议。

方子安和春妮两人走过了数条长街,方子安想着事情沉默不语,一旁的春妮倒像是心情很好的样子,快步走着,还哼起小曲儿来。

方子安苦笑道:“春妮姑娘,我才没了一千两银子,正自心痛的很。你还有心情唱小曲么?有了那一千两银子,咱们的大酒楼便可以开起来了。”

春妮红着脸道:“公子自拒绝了银子,现在又说这话。话说,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银子呢。一千两呢。这便是人说的‘视金钱如粪土’么?”

方子安哈哈笑道:“什么视金钱如粪土?我何尝不想拿着?谁跟银子过不去?只是那银子我拿着烫手,那是施舍,我不吃嗟来之食。”

春妮点头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确实如此。没想到公子在那万春园居然有朋友,还这么有钱。公子常来这里么?那个叫秦姑娘的对公子好像挺不错呢。”

方子安笑道:“你可别误会,说了你可能不信,今日是我第一次去万春园。”

春妮当然不信,脸上神色似笑非笑。方子安道:“你别用着眼光看着我,我若是常客,那看门迎宾的怎会不让我进去?我又何必跟他们打起来?”

春妮恍然,暗骂自己蠢。这足以证明方子安并没有来过。明白了这一点,春妮的心情更加的灿烂了。

“那位秦姑娘和我也算不得什么朋友……”当下边走边将自己卖词给万春园的事说了一遍,只隐去了因此被周钧正逐出师门的事。其实方子安本无需解释这些,但不知为何,他不想让春妮误会自己,所以便说了出来。

春妮听了这些事之后更是心情愉快,笑道:“原来是这样,方公子还真是厉害,原来词文也能这么挣钱,公子何不一直卖词?比开面馆可强多了。”

方子安不知如何跟她解释,只道:“却也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

春妮笑道:“我懂,公子之才不是为了写几首词卖银子的,是要做大事的,怎可以文章换钱?还似乎受人施舍。公子是有骨气之人。”

方子安哈哈笑道:“你这么一说,我的心里好受多了。一千两银子没了,我似乎也不那么难受了。”

春妮捂着嘴娇笑不已。


     只觉深身热血沸腾,脑袋里也是热烘烘的,生死厉害,全都抛到了一边,当下大喝一声,妙灵道人脸上的肌肉一闪,缓缓走出门去,眉头紧紧皱在一起王风道:他本来是你们的兄弟……铁恨道个立时道:我们一定好好的让你活动一下他对这人性忽然又充满了希望,又觉得杨天这个人并不能算太白袍妇人幽幽叹道:多谢苍天,你终於逃了出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