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怪异的神秘光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怪异的神秘光团 (第1/3页)
    

晶苧要求这些人限期补足亏空,可以免除抄家和死刑。当然作奸犯科,背负人命的不在此类。

等召公抵达泽州城时,晶苧已经增加公府的财政收入八百多万枚大锷银币。启动了建设公学和水产养殖计划。

王泱亲自到泽州城外迎接召公吴格,一个已经年近八十的老人,锷国最德高望重的公爵,老人已经在五十岁时突破到地杰境,寿命悠长,活到一百二十岁以上没问题。

远远看到召公的鳄鱼摆尾旗帜时,一个豪迈的声音传来:“小四!你真的从绝地逃回来了!命宗卜老给你批命的批语没错!你果然是玄鸟眷顾之人,一生逢凶化吉,百无禁忌!”

一队骑士狂奔而来,簇拥着一个精瘦的老者,一身公爵常服,头戴玉冠。老者下马大步朝王泱走来。

王泱躬身行礼道:“见过召公!”

老者扶起王泱,道:“小四,你小时候最爱和老夫玩耍,不似你大兄那般拘谨。现在跟我来这套做什么?”

提到曲证,吴格脸上黯然之色一闪而逝,他与第十六代潇公是并肩作战的生死兄弟,看着两兄弟长大,视若子侄。

王泱把召公迎到曲证的灵堂,老人默然上了香。

在后堂和吴格细谈了樾乱以来的经过。吴格叹道:“大兄临终之时,拜托我照顾你们两兄弟,结果你们兄弟差点都失陷绝地。我对不起大兄!

当初我和你大哥商议时,我应该坚持带队去寻找大王的!”

王泱道:“换我是大兄,也不会同意您来带队的,您是大锷的镇国柱石,不可轻动。一旦您失陷绝地,大锷最好的结局,也是灵国那样王权旁落,分崩离析。”

老人一生见惯生死离别,不再纠结。换了话题道:“大王已斃,你安排共议新王,这是解决目前僵局最好的办法了。不过宇万盛窃据王都,是个大麻烦。

我们要是联手,加上禁卫军,击败玄鸟军,驱逐宇氏不难。只是一番大战,王都破败不说,国家军力受损,正合了幕后黑手的意,智者不为。”

王泱道:“无妨,我有二策应对宇氏。下策是改厢州城为新王都,我们集合大军隔断旧王都与泽州,湖州,厢州,储州的联系,各地臣民都认可新王,赋税只会上交到新都,直接给宇氏来个釜底抽薪,他们要是愿意以蕙州一州之地,供养旧都,再好不过!否则只能离开王都返回蕙州。

上策就是邀请宇氏也来参加新王共议,大家和平谈判,给他个台阶下,体面的交出王都。不过我们可能要有所让步,无法追究宇氏纵容樾贼祸乱王都的罪责。”

吴格立刻道:“就用下策吧!先王受樾贼逼迫而死,包括你在内的王都公卿百姓无辜受难,宇氏就算不是幕后黑手,也是罪魁祸首!必须付出代价,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王泱点头道:“王家禁卫军已经返回厢州,对宇氏形成牵制,我们正好完成封锁王都和蕙州的布局。”

吴格道:“好!国家大事,不可怠慢!我就不在泽州久留了。这就回去调动西鳄军,驻守各个关隘。我大锷富庶,天下闻名,历代先王在王都周围的战略要地建立了六大常仓,囤积粮草辎重无数。

这些大仓在樾乱之时,老夫第一时间派精锐大军接管,物资无恙。宇氏多有觊觎,但不敢明着攻打。多次打着伪王的旗号命老夫交出常仓,被老夫赶走。此次封锁行动,泽龙军也接管三个常仓吧。”

王泱知道这位锷国老公爵已经对荆公宇氏动了真火,下定决心要和玄鸟军长期封锁对峙,不惜动用国家战略储备了。

当下召集泽龙军将领,和召公带来的部分西鳄军将领一起开了个联席军事会议,商议封锁行动的细节,诸如需要封锁哪些关隘,港口,河道水闸,需要多少驻军,如何防备宇氏狗急跳墙突袭等等。

最终,两军除了保留基本的防御力量外,泽龙军出兵十三万,加上已经出发去厢州的梅截远军团,共十五万,西鳄军出兵十一万。

两军成立了联合指挥部,由召公担任临时大都督,负责统一协调,泽龙军由猎蛙军副都督野制霖和飞枭军副都督梅截远指挥。

召公吴格留下一份名单,第二天一早就匆匆返回湖州了。

王家禁卫军大张旗鼓的带着熊奇的灵柩抵达王都附近的厢州城。玄鸟军没有和禁卫军起冲突,提前退出了厢州城,驻军城外。

不是宇氏的将领不想阻止,而是玄鸟军的基层士兵根本不可能把兵器指向锷王的灵柩,他们对于自身失职导致国王受辱而死十分愧疚,哪里还有脸面阻止国王的灵柩回国。

锷王熊奇确认毙于绝地,礼部正卿曲凭返回泽州。

第十七代潇泽公曲证举行大葬仪。

礼部正卿曲凭广发邀请函,邀请锷国公卿贤达参加新王共议。

这一系列大事件吸引了整个锷国五州的目光,尤其是第三件事,大家都在关注哪些人收到了邀请函,这是一种极具分量的身份认同。收到了邀请函,说明你是公认的贤达。否则无论你多么有钱有势,也不入流。

在锷国上下都在关注这三件大事之时,潇公和召公开展秘密军事调动,没有明确针对玄鸟军,不涉及宇氏实际控制区。

虽然宇氏接到了情报,但并不重视。玄鸟军毕竟是锷国最强大的军团,自有骄傲的资本。

曲二准备的第一批邀请函已经交给王泱签署,盖上国玺印章发了出去。引发锷国各地的轰动,收到邀请函的人立即大宴宾客,得意的宣布收到了正卿的邀请,不日就要出发前往厢州城参加新王共议。

没有收到邀请函的贵族公卿都十分紧张,等不及的就各种想办法联系潇公,希望得到正式的邀请。

作为大锷三大实权公爵之一,还是锷国公认的现存最高品级的官员,有资格找王泱说上话的人基本不会收不到邀请函。收不到的人,除了荆公宇氏一系的人,都是说不上话的。

而王泱兵强马壮,位高权重,没人能收买或者强迫他发邀请函。也正因为如此,锷国上下越发认可他签署的邀请函,自认为有资格被邀请,却没有收到邀请函的人急的不行,觉得自己名誉扫地,沦为笑柄。

于是,王泱周围的人被各种请托走关系,烦不胜烦。家臣们问题不大,因为夏地的家族家臣,都是绝对终于主君的,与主家一体。背叛不会得到任何利益。


     以农用地和重点行业企业用地为去实现,靠基层党组织去落实。 “只有前进,没有后退”(奋斗百年路生物医药部部长李英博士在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利用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深入融合农村的生产、教育、医疗、环境等,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保障体系持续完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