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用证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不用证明 (第1/3页)
    

椰林氏族的整体实力,以及人口,都和海湾氏族差不多。

吞掉他们,陈立还是有信心的。

不过椰林氏族的人不主动现身,他手底下的人又都要忙,总不能自己一个人跑到椰树林里,把整个氏族的人都“劝降”了,然后带过来吧?

这太不现实了。

所以对椰林氏族的扩张计划,他也只能想想,暂时还不方便去做。

……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7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多了海湾氏族的53个人口,部落里热闹了许多。

就是苦了部落西面的树林,短短几天时间,就被砍秃了一大片。

这7天里,30间大小一致的制式木屋被原始人建立了起来。

木屋以10座为一排,一间间连在一起,共计三排,如同三道城墙,扎根在草地偏西侧。

每一间木屋都居住着一到两个成年人,少数关系比较好的也有三四人混住的。

十来个未成年的孩子和他们的母亲同住一屋。

而陈立这个大首领则滥用私权,自己独自霸占了最后一排的最后一间房。

海湾女王这个“二当家”也是独自一人居住,就住在陈立的隔壁。

她曾不止一次暗示陈立,想要共住一屋,但都被陈立无视了。

陈立很无奈的发现,自从他一招制服黑石,展露出强横的力量之后,部落里所有的女人看自己时,都有种……相中会所鸭王的感觉。

这让他很无语,不止一次的宣布自己不需要配偶。

但情况依旧没有得到改善。

还好大家工作都很忙,每天一大堆事情要干,没闲工夫攻略他。

除了建房子之外,这几天陈立还带着众人做了不少事情。

首先是搞发明,做工具和器具。

短短几天时间,他就先后制造出了草绳、草席、凳子、铲子、锄头、木碗等各种实用的东西,科技点从17暴增到了62点。

本来还想试着做个陶锅陶盆来煮肉羹,但是部落领地附近的泥土都不是黏土,只能作罢。水桶也因为技术不过关而制作失败。

另外,他还带着十几个男人去海边,在沙滩内侧挖地夯土做了一片简易的“盐田”,引入海水,开始海水晒盐的工作。

第一天和第二天的晒盐都是以失败告终,地面空隙太大,海水直接渗透走了,盐量少得可怜,和泥土混在一起分不开。

不过随着次数的增多,“盐田”的底层泥土空隙越来越小,渐渐成了不漏水的泥塘,晒盐工作过不了多久就能正式开始了。

拿盐腌肉的计划暂时行不通,牛肉开始腐烂。

为了不浪费,陈立只好走第二条路——将还没坏掉的牛肉全部烤熟,然后风干。

这一过程的工程量也是相当的大,需要大量人手来不停的切割、搬运、拾柴、烧火。

花了整整三天多的时间,没坏掉的牛肉都被烤熟,铺在了部落东面的石头山上风干。

近半腐烂掉的牛肉和内脏,则挖了个坑埋掉,防止恶臭和细菌影响到部落的卫生安全。

当然,牛骨头没有浪费。

五头牛的骨架非常庞大,是一份难得的资源,慢慢打磨,可以做很多好用的工具。

第7天的时候,部落里的大部分人都已经累得筋疲力尽,连“夜间运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过大多数人都没有什么怨言,反而乐在其中。

毕竟比起每天吃饭、打猎、睡觉、发呆、夜间运动这样的枯燥人生,有活干也是相当不错的一种乐趣。

有房住,有肉吃,还有那么多新鲜玩意可以用,这样的劳动根本不算是吃苦。

而是997福报啊!

这一天,陈立吩咐众人继续拓展晒盐、打磨工具的事情。自己则带着得力小弟阿棍,以及新收的大号苦力黑石,离开了部落。

【制衣】刻板他一直没有取出来,因为部落领地的植被都是野草,没有适合制作布料的韧性纤维植物,就算大家学了也没用。

今天出去,目的就是为了找找“麻”类的植物。

顺便也看看有没有适合批量种植的谷物、水果、野菜等东西。

太阳才刚刚从东边石头山升起,陈立吃过早肉,喂了喂小野猪,就带着阿棍和黑石出发了。

他们走的方向,是北面。

“老大,我们是要去打猎吗?”阿棍还不知道陈立出门的目的。

他已经好多天没出去狩猎了,难得能和老大一起出来,心情有点小激动。

陈立回道:“到处走走,随便看看,遇到猎物想打也可以。”

最近天天吃牛肉,他都快腻了,要是能换换口味,也是不错的选择。

“好!今天我要好好表现一下!”阿棍斗志满满,左手骨刀右手木枪,随时准备猎杀野兽。

相比起他,一旁的黑石就显得很没精神了。

这货自从败给陈立,嚎啕大哭了一场之后,就仿佛变了一个人。

那股嚣张劲消失得无影无踪,整天哭丧着脸,啥也不干。除非陈立这个超级猛男亲自下命令,否则谁的话都不搭理。

陈立估摸着这铁憨憨应该是被自己严重打击了自信心,陷入怀疑人生之中了。

所以才把他也带上,出来散散心。

毕竟黑石是部落里力气最大的工具人,闷坏了可不好。

“棍棍啊,你有没有去过什么植被种类比较旺盛的地方?”陈立问道。

阿棍想了想,回道:“好像北面深山里草木会比较多一些,以前我和石骨他们去那里打过猎,有点印象。”

东西南北的方向分辨法,陈立也已经教给部落居民了。

见阿棍这么说,他便顺着部落驻地北面小溪的方向,逆流而上,朝着山地行去。

不过他们才没走出多远,一直没怎么说过话的黑石就说了句:“大首领,北面的山……还是不要去了吧。”

“不去?为什么?”陈立问道。

黑石一副很不情愿再去那个地方的样子。

抓了抓头发,有点尴尬的道:“那个地方……有一些奇怪的植物。我以前吃过一种果子,拉肚子拉了好几天……”

陈立:“……”

阿棍:“……”

这怕不是吃了巴豆吧!

陈立一阵汗颜。

看不出来,这个曾经的海湾第一猛男,内心的阴影还挺多的。

“既然这样,那更要去你们说的那个地方了。巴豆可是好东西啊,以后看谁不爽就喂他吃上半斤!”

陈立嘿嘿一笑,本来还不是很明确的方向,一下子确定了下来。


     梅吟雪冷笑暗忖道:好一个牙疼咒。要知这两人俱是千灵百巧、心计极深的女子,面反弯了回来,左手疾伸,捏佳龙首,这龙舌剑名虽是剑,其实招式却大部和较鞭相同这黑衣人内力又是何等厉害!他身子显已坚逾精钢,百毒难侵知贵庚已有多大了?”唐躬身道:“晚辈今年已虚度二十六岁英铁绷飞鹰一百三十式的一切都好像估计过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