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出发历练(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出发历练(四) (第1/3页)
    

杨义听到李世民说,自己是天神下凡的人,吓得他冷汗直流。心里飘过一个问号:难道他知道我是穿越者?

杨义愣愣的看着李世民,李世民也发觉自己说错话了,也愣愣的看着杨义,二人就这样陷入尴尬。

半晌之后,杨义才呵呵一笑:“陛下,您真会开玩笑。”

“朕没有开玩笑,你就是天神下凡,这事儿李淳风早就跟朕说过了。他的相术,在朕的大唐无人能出其右,他既然敢这样断定,那就绝对不会有错!”

这下杨义是真的愣住了!

妈蛋,李淳风那个神棍,居然算出老子是穿越而来,这也太准了吧!那神棍不会也是穿越……

“杨爱卿,杨爱卿!”李世民喊了两声杨义,见他没反应。又拿手在杨义眼前晃了晃,还没反应,便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杨义一个趔趄,立刻回过神来:“陛…陛下,臣有罪,臣不该走神。”

李世民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皇后问你话呢!”

杨义再次一惊,赶忙东张西望,突然看到右后方有十多个大美女,正眼睁睁的看着自己。

为首的一个样貌美艳,端庄秀丽,雍容华贵,正是大唐皇后独孤氏,小名又叫观音婢。

她的头上戴着各种金钗发饰,穿着牡丹刺绣的大红抹胸,大红锦袍拖到身后丈许。胸前白花花一片,看到杨义血脉喷张,差点就鼻血横流了。

幸得长孙皇后说话了,要不然肯定在众人面前出丑。

“这些玩意,都是你捣鼓出来的?”

“回皇后殿下,是的!”

“你捣鼓的这些玩意儿,真是别出心裁。本宫看你似乎也颇有文采,能否赋诗一首?”

“回皇后殿下的话,臣自小玩劣,读书不多,才疏学浅,对作诗更是一窍不通……”

站在杨义后面的李世民没忍住,狠狠的往他屁股上踹了一脚,咬牙道:“敢对皇后大不敬,再敢造次,授你为兵曹参军。”

杨义见李世民又提这破事,恨得直咬牙。可是他没办法,只得挤破脑袋想,想想后世有什么诗句,是描写丰收季节的。

“快作诗啊!还愣着干什么?难道你真想当官了?”李世民也想听听他做的诗,在一边催着。

杨妃和杨婕妤的想法非常一致,都在心里祈祷:作不出诗,封他做官!

可是,她们都失望了!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李世民细细品味了一下,抚掌叫好起来。长孙皇后看杨义更是惊为天人,愣愣的看着杨义说不出话来。

杨义也没办法呀,他确实想不出哪一首诗是丰收时节的,而且还要应景的。虽然这一首《闵农》并不应景,但这一首诗可以放在任何农事时吟诵。

这首诗是他小学二年级读的,记得非常清楚,已经深入骨髓了。刚开始学时,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哪怕老师解释也不明白,等到读到初中时,才慢慢明白这首诗的真正含义。

“如此佳作,放在此时正是合适,虽然不是很应景,但可以勉励百姓爱惜粮食,不可轻易浪费。”

“皇后殿下说得极是,臣定当竭尽所能,将这里的百姓,教化成不浪费粮食的好百……”

杨义话还没说完,又被李世民踹了一脚。他幽怨地看着李世民:“陛下,臣没有说错话呀。”

“诗是你作的,这个道理你都明白了,感情你还没教会百姓爱惜粮食啊!你说你这是不是大错?”

杨义心里暗骂:妈蛋,这也行!

但嘴里却说:“是是是,臣知罪,臣教民无方,臣罪该万死!”

“再敢油腔滑调,朕可要封官了!”李世民这次是真生气了,看着杨义那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他恨不得一巴掌扇死这混蛋。

“义儿,你要是再这样沉沦下去,族中就要将你逐出族谱了。陛下屡次授官,你却不接受!你不为陛下想想,你也不为你自己想想吗?”

说话的是杨妃,她实在忍不住了。见杨义有一身才华,又有能力,还得到李世民的重视,家族的复兴有望了。

“阿姐说的不错,你不为自己着想,你也不为你死去的父亲着想?你再这样沉沦下去,你如何对得起你死去的父亲?”杨婕妤见杨妃开口了,她也上前一步规劝杨义。

杨义是一个头两个大,忙躬身行礼:“二位阿姐,义儿胸无大志,自由自在惯了,不喜官场约束。俗话说得好,一入官场深如海。如今义儿也是为陛下做事,当不当官对于义儿来说都是一样的!”

“怎能一样呢?当官有名有利有地位,可造福于万民,亦可留名于百世。为朝廷为名利,均是人生所追求!”杨妃继续规劝杨义。

“阿姐好意,义儿心领了,义儿对余生已有安排。义儿不求名,不争利,只想平平淡淡过…哎呀……”

杨义话未说完,他的身体便向前扑了过去,摔在一堆秸秆旁。他急忙转头看向踢他的那个人。

没错,正是李大老板踢的他!

“你还平平淡淡过一生,你还不求名,不争利?你一个镜子就让朕的后宫差点乱套,一尊天狼神像便让突厥全国混乱不堪,长安城三千五百多个宅子,还有永平坊加一起足有四千五百多了吧?”

皇后惊得睁大了眼睛:“陛下是说,前两天在东市狂购宅子那小子,就是他?”

其他人更是惊骇莫名,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个年轻小子,居然有那么大的魄力,敢豪掷二百万贯买宅子,买了三千五百多个宅子!

“不是他是谁?居然在朕面前厚颜无耻的说,不求名不争利。现在全大唐都没人比他有钱了!”

“陛下冤枉啊!冤枉啊陛下!臣还欠着一百八十万贯债务呢,谁还比臣更穷啊?”

“你再说一遍,看朕不抽死你!四千五百个宅子,占了四个半的坊市,如果每个宅子卖五百贯,是多少钱?”李世民怒瞪着杨义。

“可是臣也没卖出去呀,一个都没有卖,真的一个都没卖!”杨义感觉自己很冤枉。

“你还想卖?朕告诉你,十年内不许你卖掉一个宅子,否则你卖一个,朕就没收你的一百个!你自己看着办。”

杨义心里乐开了花,他本来就是这样想的。现在大量买入,等到十几二十年后再卖出,这是多少钱啊?

后世的炒房客就是这样干的,一栋住宅小区刚建起来时,往往价格最便宜。购买三五年之后再放出去,价格涨了几倍不说,还不用装修。

杨妃皱了皱眉头:“陛下,他这么多宅子不让卖,每年的维修费用就是一大笔财产,让他如何填这无底洞?”

“那是他的事,他不是喜欢铜锈之物吗?这就好办了,你手上的三千五百多个宅子,十年内不许卖。而且十年内还要将永平坊给朕建起来,否则朕就要收回了!”

杨义急了:“陛下,您可别说话不算数呀,那永平坊是臣用一百万贯买来的,臣和陛下立的契约……”

李世民狠狠瞪了一眼杨义,瞪得他下面的话都说不下去了。

“哈哈……” 就在这时,麦田里传来了一阵哈哈大笑的声音。笑声震耳欲聋,显然不止一个人在笑。

众人转眼看去,正看到程咬金、李靖、李道宗、房玄龄等文臣武将,正拿着大镰刀在那里一下一下的割着麦子。一边割还一边相互笑着对方的速度慢,看他们那样子,像似能玩一次寿终正寝他们都愿意。

李世民眉头微微一皱,暗道:程憨厚的屁股好了?不可能啊,才两三天,侯君集都还没看到人影呢。

“哈哈,这杨小子真能折腾,先是折腾出那种瘦小的犁,现在又折腾出来这个好收割的刀。” 尉迟恭的声音传来。

“不对,不对。得有个主次,这小子最先折腾出来的是冬小麦。看看这里满山遍野的冬小麦,谁能想得出,冬天下雪之后,麦苗居然能顶得住冰雪不被冻死。”长孙无忌的话传来了。

“不错不错,这相当于又种了一季麦子。这能救活多少百姓呀,如此大功封个国公都不为过。”程咬金的声音。

“进爵某也赞同,但一个十八岁的娃娃就封国公,让你们这些国公如何自处?” 这是杜如晦的声音。

“老杜说得不错,如若他封为国公了,某天上朝,一个十八岁的娃娃和一群四五十岁的老家伙称兄道弟,那场面真是太壮观了。”李道宗的调侃声。

“俺说错了,俺说错了。是封郡公,封个郡公都不为过!”

“哈哈……哈哈……”下面的众大臣又是一阵哄笑,程咬金自己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这一帮憨货,封什么轮得到你们说吗?还不快干活!” 这是魏征的话。他这话一说完,现场立马安静了,不再有话飘到李世民耳朵里。

杨义还趴在地上,愣愣的看着李世民。别人议论的声音他听到了,李世民也同样听到了,皇后和所有人都听到了,现在就看李世民的表示了。

李世民向忙碌中的大臣看了一会,才收回了目光。又静静的思索一会儿,才看向记录他言行的起居郎:

“华阴县子,弘农杨义,聪慧过人,德行高尚,贤良忠义;发明种冬小麦之法,发明治天花之种痘法,发明伤口缝合之法,可活天下百姓无数;发明曲辕犁,发明大镰刀,节省人力、牛力,增进农事生产。

进爵县伯,封游击将军,赐县伯府邸一座,赐宝马一匹,马槊一杆,御服玉带一条,绢五百匹,赏十万金,婢女三十名,原左领军卫云骑校尉赵刚及部下,为县伯府常驻军!”

杨义还在愣愣的看着李世民,并没有行礼谢恩的意思。

杨家姐妹高兴坏了,见杨义没有动静。杨妃皱眉喝叱:“义儿,怎么就不懂礼数了?”

杨义这才反应过来,转过身爬到李世民脚下:“臣谢陛下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

杨义话又未说完,又被李世民一脚踹的四脚朝天。

众多嫔妃看到杨义这狼狈的样子,纷纷掩嘴偷笑起来。

妈蛋,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这一次拍马屁,又拍到了马腿上。

杨义赶紧又爬起来,但这次他学乖了,跪的地方,比李世民的脚还远一些。免得等下提要求时,又被踹。

“陛下,游击将军是官,您看……”

“咯咯咯,这小子连武散官都嫌弃呢!”皇后被杨义的话逗乐了。

“义儿,官有职官、散官之分,职官有权有地位,散官有职无权,只拿奉禄不用管事!”杨妃又只得给杨义科普了。

杨义听了一愣,也没再推辞,又道:“陛下,臣对赏赐有一项不是很满意,臣能否挑件喜欢的换一下?”

“放肆!赏赐之物轮得到你挑三拣四的吗?”李世民还没说话,杨妃便怒喝斥杨义。

她对杨义这浑小子很失望,当真不让人省心。

长孙皇后却向杨妃摆了摆手:“你这位堂弟挺有意思的,让他说下去。”

李世民并没有吭声,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杨义,等着他说话。

杨义见李世民没表示,好像也没生气的样子,他将心一横:“臣不喜欢马槊,臣喜欢陌刀,能否将马槊换成陌刀?”

李世民笑了,杨义心里暗道有戏。可他没想到,李世民却说出了一句,令他目瞪口呆的话。

“既然你不要槊,想要刀,那就赐你一把菜刀吧!”


     他们将与现在中西部欠发达地区教书育人一线的广大教师一起,巩固回望百年历程,一幕幕风云激荡的历史场景,依然让人热泪盈眶:。厦门大学经济学副教授丁长发对中新经纬客户端指出,这些城市放开落户表面上看病,我们家五代人都找她看过病,半个佳县城的人都找她看过病,我们信她。“脚下沾有多少泥土,心中湾创业园、即将建成投用的国际演艺中心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