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元刹圣祖》。

由此可见,冰冰说的话也不假之下,竟凌空掠起,鹊子翻身

綠山如風中磐石,紋絲不動。接著綠山突然一收掌力,身子躍到黃袍道長身下,舉掌向上拍去。

黃袍道長急伸掌向下拍去,“砰!”的一聲,山坡四周的青松一震,枝上積雪簌簌而下。

黃袍道長身子在空中連著幾個翻滾,在幾丈外落下,又幾乎摔倒,踉蹌著想站起來。

幾個道長急忙上前扶起,黃袍道臉色紅白不定,身子顫抖,突然“啊!”的一聲,噴出一大口血來。

綠山哈哈大笑道:

“如何藝業怎堪我敵?快叫虛云出來!”

眾道士相顧駭然,無人敢再上前。

常空緩步出來,抽出長劍,看著綠山道:

“護國殿是做什么的?里面像你這樣的人有多少?”

綠山一愣,道:

“什么?”

停了一下道:

“我見過你,你不是眉山的罷?”

常空道:

“在下常空,江南人,你要會會中土武林人物,我就是。”

綠山接過托夫斯的刀,慢慢地擺個架勢,立在那里不動,眼睛盯著常空。

常空身子飛起,也像黃袍道那樣的飛撲下去,長劍刺向綠山面門。

綠山舉刀相格,常空的身子卻突然在空中一翻越過綠山,箭一樣的直射到綠山身后,扭身一劍向綠山腰上橫掃而去。

綠山急忙向前竄出幾丈,還未及轉身,常空如影隨形一樣的幾乎同時跟著他的身子而來,長劍又向他后腰刺去。

綠山的護體罡氣啟動,常空的劍略頓了一下,綠山的元神在肉身轉過來,一掌向常空打去。

常空元神受損嚴重,只得向后飄出一丈躲開。

綠山這才轉過身來,不由伸手擦擦臉上的冷汗,冷笑道:

“中土果然人才濟濟,閣下是何門派?無極和御氣術甚是了得。”

“小門小派,不足掛齒。”常空道。

綠山把彎刀扔給托夫斯。

綠山右手緩緩伸出,真氣從手心手背涌出迅速凝結成一把真氣之刀,刀上真氣洶涌。跳起落在常空面前,掄刀向常空劈來。

常空舉劍相迎,一聲悶響,常空腳下的白石地磚紛紛碎裂。

兩人連接十幾招,綠山被常空刺中一劍頸邊,繞是躲得快,頸上也被拉了道口子,血從脖子上流下來。

綠山不由大怒,那邊那短發紅衣僧人道:

“師兄何不用元神來對付此人?此人無極功力深不可測,速度太快,但再快也快不過元神。”

綠山“哼”了一聲,道:

“要你多嘴?老夫不知?但不想趁人之危耳。”

又沖上前,運起真氣之刀和常空打在一起。綠山內力不及常空,擋不住常空的長劍,又不如常空快速,無法抵擋常空的無極身法,身上又被削了幾劍。

常空聽到方才說的不想趁人之危,才手下留情,不然已刺中他要害。

綠山向上跳開,元神運起,頓時雙眼如燈籠一樣的閃著亮光,眼珠子已不見。

常空一驚,心想糟了。綠山的元力掌已拍來。

常空用無極身法躲開。

此時綠山用元力掌和肉身的掌力一齊攻擊常空。常空的無極運到的極限,又運起游魚氣,身子在飛速運動躲閃。忽而橫在空中,忽而射向地面。

綠山氣得雙手四周亂拍,卻打不到常空。

終于常空一腳踢在他后背上,綠山飛跌出去。

眾道長等人大喜喊叫。

綠山站起來,身上汗如雨下,退下去,對那錦袍男子道:

“少爺,此人身手不同凡響,我們在此處無便宜可得,還是離開吧!”

剛要離開,那紅衣僧人卻道:

“且慢,金剛何必長他們威風滅我等銳氣?此人只是肉身上的功夫了得,元神卻一般。大師不過元神不濟勝不得而已,貧僧可以一試。”

綠山冷笑道:

“那你上前,我倒看看你的元神如何?”

紅衣僧人出眾上前,身上發出淡淡的紅光。常空心中有些緊張,想找借口退下去不和他打,知道自己的元神現在無法和他相抗。不由向四周看了看,卻見關敏正誠懇地看著自己,目光神情真誠又帶有佩服的樣,心中不由一陣蕩漾,心想女子果然都喜歡身手高的。不由咬咬牙,心想撐著也要勝了這僧人,沒準這樣就能贏得關敏的芳心。

丁秋云道:

“師兄,輸贏不重要,你還是退下來吧。”

常空聽得出來丁秋云怕自己元神不及紅衣僧人吃虧,不由有些感動。

但看了一眼關敏,正面帶微笑看著自己,心中一橫,又上前幾步。

紅衣僧人的身子化成了一道紅影到了常空面前,元力劍向常空胸口刺去。

常空見此人元力劍故意不用傷害肉身的功力,這樣自己的鐵劍和真氣劍都無法格擋他的元力劍,但他的元力劍卻可以傷害自己的元神。

無奈,把青鋒劍迅速收起,元神顯出并運出元力劍。但是常空的元神受損嚴重,運出元力劍時只感到一陣眩暈,當下只有強撐著使用元力。

空氣中響著輕輕的“噼啪”聲,兩把元力劍電光火石般的相擊,速度快得肉眼無法看見。

常空頓覺天旋地轉,感到一陣精神恍惚。心想這樣不值得,偏偏紅衣僧人元力劍越來越快,顯然不讓自己停手認輸。

丁秋云在一邊看了一會,感到不對勁,急忙上前大聲道:

“這位大僧,常空已認輸了,你罷手罷。”

紅衣僧人笑道:

“還未較出高下!”

一招接

螳螂巨兽被重伤,实力下降很多,否则即便死神变也不可能跨越如此大的差距对战。

  身后,毙虫撞来,陆隐警兆大涨,死神变下他无法施展知否境宙衍真经的能力,必须硬抗毙虫无视肉体的撞击。

  不过此次陆隐捕捉到了毙虫的轨迹。

  毙虫要撞他,必须侵入体表黑白雾气笼罩的范围,一旦进入这个范围,就会被死气缠绕,速度陡降,这,是陆隐捕捉他的唯一机会。

  第一次,陆隐以左臂盾牌挡住毙虫撞击。

  第二次,他直接勾......

小鱼儿道:"既是过命交情,为何,孙堂主想必刚喝了药.已睡着了

李言聽到這話,心中一陣惡寒“小家伙,你看起來也不過二十多歲。”不過隨后又想到李無一已經七十多歲還是一幅年輕的過份、豐神俊朗、濁世佳公子的模樣,心中嘀咕“修仙者都是這般妖怪?”

“致妹,莫要嚇他了,呵呵,估計他也是對修仙者樣貌一時半會不適應吧,呵呵,李言,為師與你師娘已經二百多歲了,哪怕按年齡來說,你給長輩磕個頭也是不冤的吧。”

他前半句是對身旁宮裝女子而說,后面卻是輕笑一聲,對李言說了起來。

李言心中一陣大愕,他雖心有準備,卻沒有想到上面坐著這一對青年男女,比他爺爺的爺爺還要爺爺。

“要你說,怎么又透露人家年齡。”旁邊宮裝女子有些咬牙的說道,臉色不善的望著胖青年。

胖青年只是微微一笑也不答她“李言,你即已跟著無一來了,想來他已經和你說明一些情況了,讓你前來就是熟悉一下峰內諸人,再做個簡單入峰儀式,為師不喜那些繁文縟節,但一些規矩不照著來,日后被其余四峰那些人知道了,不免又拿宗門教條來說三道四。”

李言低頭不語,他在拜師時又聽到了“繁文縟節”這些曾經類似的話語,心中竟泛起了絲絲抵觸情緒。

胖青年見李言只是低著頭,沒有任何反應,眉頭一皺看向李無一,李無一也是一呆,“之前不是說好了嗎?這時這位師弟怎么像失了魂。”

下面坐著的二男二女也開始慢慢蹙起眉頭,臉上之色竟有些不善起來。

這時李言卻抬起頭,用手撓了撓后腦勺,不好意思的笑著“弟子只是心中恍惚,有些失禮了。”

胖青年與眾人一聽,這才點了點頭,想來一般人能拜入魍魎宗,有幾個不是心潮澎湃的、愰若夢游。

李無一這時已一手托盤,上放二杯茶茗來到李言面前,示意李言起身敬茶,李言恭恭敬敬向胖青年和旁邊白衣宮裝女子各敬了一杯茶,然后就倒退回去,垂手站在大堂中間下首。

胖青年泯了一口茶,便把茶放在了身邊的案幾之上。

“嗯,生自今日起你便是我小竹峰第八名弟子了,你同你七師兄林大巧一樣暫時都是記名弟子,希望盡快到達筑基期。”說著他一指下首那長手青年笑道說道。

李言隨著他所指看去,見是那長手青年,心道“原來此人便是七師兄了,原來也是凝氣期,只是不知是第幾層了。”

那林大巧見師尊指向自己,他向李言嘿嘿一笑“終于也多了一名記名弟子了,李師弟以后你就是小師弟了,嘿嘿。”看來此人一直因為這里只有他一人不是正式弟子而覺得有些形單影只呢。

李言只好點頭微笑。

胖青年接著說“為師名喚魏重然,這下面幾人都是你的師兄師姐,你大師兄應該是認識了,那幾個依次分別是你二師兄韋赤陀、七師兄林大巧、四師姐苗望晴、六師姐龔塵影。”魏重然依次指向粗壯中年、長手青年、鵝黃長裙女子和那名面容清冷短發女子。

那幾名弟子也分別向李言微笑點頭,尤其是林大巧臉上笑意更甚,連同那名清冷女子也是微一點頭,但面上卻如冰山一樣毫無表情。

李言含笑對這些人一一躬身行禮,他只知道林大巧的修為是凝氣期,其余人等應該都是筑基期,置于是前期、中期什么的,他哪里看的透。

魏重然看各人與李言打過招呼后,又接著說道“嗯,你三師兄出宗門任務去了,這次卻是無法相見了。你五師兄因這此大比后有所體悟,所以也是閉關了,以后自是有時間見面的。”

說完后,他指了指下面的椅子“坐下吧。”李言看了看,堂下有二排椅子,但現在那四人不分先后的坐在一排,自己當然不便坐在他們對面,便也向那排最后走去,他當然知道尊卑長幼之序,不想剛一轉身,卻被李無一一把拉住,走向了另一排,然后指了指這排最上首椅子“師弟,你坐哪里,師尊有話要說,也是方便些,我們這里平時也難得聚一次開個會,師尊又不喜歡太多禮節,所以隨便坐就是了。”說道自己便先坐在了李言的下首第二張椅子上。

魏重然點點了頭,他很欣賞這位大弟子,做事很有眼力,雖然修仙者耳聰目明,就是離個幾十丈說話也是很輕易把話語送到對方耳中,但這種安排更是合適些,這也是他放心把小竹峰大小事宜都交給這位弟子處理的原因。

李言看了看,也是無奈的坐了下來,他雖然坐下,但心中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可不會真認為這里不分長幼的,只是沒那么嚴謹罷了,但下次若再來,他肯定還是坐在最后的。

魏重然端起茶杯,又泯了一口“李言,我雖然對你的事知曉一些,但都是道聽途說的,今日既然入門,還是要對你過往要了解一些的,由你自己說來最好不過,能否把你的事情說來聽聽,當然涉及到個人隱si部分,你不用提起。嗯,不過這對你,可要吃些虧了,你的這幫師兄師姐也是沾了便宜,這次聽到了你的過往,他們的過往你卻不知了,呵呵!!不過,都是同門,想來用不了多久就會熟悉了,主要你的情況特殊些,連我都知道的很少。”

李言聽了,心中有些郁悶“我對你們還一無所知,就入了門,現在你們卻要把我翻個底吊。”不過,他也明白,他無緣

北冥玄回头向余立身点点头示意不要紧张,转头说:“原来是误会,那倒不必客气。三合帮我倒没有交往,请回复尊兄,若有闲瑕便来一见。我愿意做一个和事佬,为你们两家说合说合。”

秦进忙不迭答应:“是,是,是,道友之意我一定带到,一定让大哥来拜访尊驾,那我们就告辞了?”

北冥玄含笑点头做了一个请随意的手势,两兄弟赶紧带着族人子弟一溜烟跑了。那些追着他们身影而来的“送行声”,就全然充耳不闻了。这时余立身才回过神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元刹圣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最幸运的是遇见

今年

最幸运的是遇见

吃奶的小猪

最幸运的是遇见

人生的清茶

最幸运的是遇见

华夏九洲

最幸运的是遇见

佑男

最幸运的是遇见

书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