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是一首情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这是一首情歌 (第1/3页)
    

段由索的郁闷和酒香斋大长老苏玉清类似。

段由索是世间龙凤天之骄子,裤兜里更藏着贼多长辈赠送的牛掰器具。可器具再牛掰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段由索是个金丹小修士。所以他会被一帮元婴尊者搞成软蛋,更被宁蓝湖的定魂针锁住成了废物。

明明拥有无数宝贝,可快死了还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用不了。

郁闷吧。

苏玉清有着同样的感觉:“你个老不死到底干了什么?”

老奶奶累到上气不接下气:“疯子,你苏玉清真是个疯子。”

苏玉清彻底急了,她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那双手颤抖着强行驱动手中的晶莹小阵盘,可阵盘依旧没传回来任何回馈:“你个老不死的到底干了什么?”

老奶奶仿佛想睡着:“你这疯子,你这是非要累死老奶奶呐。”

苏玉清浑身颤抖,这座大阵是她的秘密,真正的秘密:“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你绝对不可能破了我的阵法,绝对不可能。”

“唉!”苏玉清太过着急去控制阵法就没空管酒傀儡,老奶奶总算能喘口气了,“你和我都知道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不!”苏玉清就不相信,“至少对你就不可能。”

老奶奶干脆坐下来:“你懂你手中的阵盘吗?”

“这!”苏玉清呆住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对这阵法,我知道的一定比你多。”

老奶奶摇头:“这个世间呐,最可悲又最可怜的就是狂妄。太多东西呐,你以为你知道它可惜事实上不是。就像这块小小的阵盘,你不过是用它来布阵而已,你并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超级不巧的是,对于它是什么这个问题,我一定比你理解得深。”

苏玉清还是不认:“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万樽朝天阵是我亲自构架设计的,连名字都是我自己起的,你怎么可能会知道得比我深,还……还。”

老奶奶:“还破掉了你的阵法对吧。”

苏玉清想哭了:“你是怎么破掉这么复杂的大阵的?”

“唉!”老奶奶叹气,“世间一切,大道至简。”

苏玉清:“什么意思?”

老奶奶:“所谓殊途同归。世间的道研究到最后会越来越简单越来越朴素。你如果不是天天忙着经营算计,而是和我一样专门的潜心研究阵法三百七十三年,那你就该明白所有阵法研究到深处都是相通的,这种相通当然包含了你这小破阵。”

苏玉清恨呐:“小破阵?就因为看到了今天的结局,我前后花费了近乎八十年,动用了无穷无尽的思绪和资源,还有多少修士的生命,你居然说它是小破阵。”

老奶奶:“八十年,还不过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思绪里更充满了狂妄,什么毁灭苍生什么震撼世界,这种狂妄导致的漏洞跟小孩子过家也差不多,叫小破阵都抬举它了。”

苏玉清有点被唬住了:“你到底是怎么破掉我的阵法的。”

老奶奶无力得一挥手中阵盘,苏玉清震撼到无法言语。

一片星空!

星空幽暗,上面闪烁着数万颗使用纯阴灵力构筑的星斗,不少星斗已纠缠在苏玉清的晶莹阵盘之中。此外星斗联络交织成层层叠叠的大网屏蔽了小阵盘的感应。

老奶奶话语幽幽:“你以为老娘真怕你呐,你以为老娘真在逃呐。才不是,老娘早就发现了你的身体和这个世界有着超级危险的气机关联。老娘要把你封锁在这片诸天星斗大阵内,而后一点点将你身上的气机斩断,让你变成一个没毛的老鸨。”

苏玉清彻底无语。

老奶奶开心:“嘿嘿,外面已被封锁你也就别想跑了,乖乖接受我的修剪吧。”

苏玉清气急败坏:“好好好,死老太婆你等着。”

“等……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赖!”

苏玉清居然全力轰开墙壁,跑了。

苏玉清一逃,老奶奶瞬间变得生龙活虎直接取出玉简联络工不二:“工不二,赶紧去拦住苏玉清,她一定来镜阵通道了。”

工不二不敢说话。

老奶奶也疑惑:“工不二,你别装死啊!赶紧去阻拦,要是让苏玉清把镜阵修复那就完蛋了,我有急事得挂了。”

然后老奶奶紧急联络汉武从:“小子,还活着不?”

汉武从难得抓住机会:“祖奶奶您稍等,我这边战事吃紧,正忙着呢。”

老奶奶才不信:“吃紧个屁,赶紧帮老娘看看酒香斋的情况。”

汉武从:“祖奶奶,我这边没空啊,连阿达都出战了,顺青更是差点被颜通玉弄死,我们正在策划怎么弄死颜通玉呢。”

“行啦行啦!”老奶奶打断,“颜通玉迟早要死的,你先帮我看看酒香斋的情况。”

汉武从:“祖奶奶,酒香斋发生事情了?”

老奶奶:“不是酒香斋,是整个落狱幽谷都要发生大事了。苏玉清身上藏着一件超级阵盘,这阵盘管理着数千个源头但我只确定了五百个不到。现在老太婆被我骗走了,你赶紧帮我看看酒香斋的情况,我得确定后面的布局。”

汉武从:“骗走了?怎么骗的?”

老奶奶:“你先别管怎么骗,赶紧帮我找到异动点坐标。我能处理多少是多少,奶奶的,要是让这几千个阵法爆发,血影宗估计都得出事。”

汉武从依旧不急:“可是祖奶奶,这边实在没办法啊,要钱没钱,要资源没资源。”

“你个小王八蛋。”老奶奶气死,“这时候你还跟老娘讨价还价。切,大不了老娘不干了,苏玉清要弄死谁就弄死谁呗。”

汉武从没受要挟:“太谢谢祖奶奶您体谅了。唉,我也真是没办法啊。”

“你!”老奶奶这次被汉武从抓住了,她可不想让下属死光变成光杆司令,那样太丢脸也太可惜,“好了,三坛问心酒都给你了。”

汉武从:“啊?这不是祖奶奶早就答应了小子的吗?”

“你个王八蛋,你比你爷爷还王八蛋!”老奶奶郁闷,“你如果给我一千个坐标,酒香斋最好的七种美酒就多分你一坛。”

汉武从:“五百个坐标。”

老奶奶:“八百!绝对不能多了。”

“六百!”汉武从提醒,“苏玉清应该快到镜阵那边了。”

“小王八蛋!”老奶奶赶紧启动追出去,“快点探查!老娘急用。”

一千二百七十四个坐标瞬间送入老奶奶的血石里。

老奶奶咬牙切齿,“你到底在老娘队伍里放了多少暗子呐!”

没空等回复,老奶奶紧急加速:“工不二,你可得给老娘拦住那疯婆子啊。”


     该项目负责人李钱峰介绍,源库关系时代国家事业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美国今年4月份开始为国际学生发放签证,5技术审图,以及用于建造的最终详细设计等。李坚毅作为涉案专利唯一的发明人,在离职卫邦公司后不到3个月即以个人名义单独侵害了消费者选择权;智能电视开机广告不能自主关闭,侵害了消费者公平交易权。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