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再临武州三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再临武州三更 (第1/3页)
    

此时的龙青云,手中的龙泉宝剑一沉,如惊涛骇浪般刺向柳松权。

正是墨天宇的成名绝技“碧波流云剑”,端的是波涛汹涌、鲸波怒浪。

柳松权双手提笔,在空中一扬,笔走龙蛇。

“铛、铛、铛”的撞击声之后。

“碧波流云剑”被顷刻化解。

那绰约而立旁边的展傲雪,嘴里发出了“咦”地一声,虽然刚才输在龙青云剑下,但也不希望龙青云这么快就败下阵来。

脸上似乎在期待龙青云能多挺几招,不要输的那么难堪。

卓惜文茗茶间,神色自若,心忖:

“这柳松权什么时候可以逼迫龙青云使出弘泉大师所授的‘破天一剑’呢?”

旁边木椅上的李云踪和展千横,当日亲临西湖论剑现场,曾经见识过“惊鸿一笔”戚墨成徒弟雷天瀚的判官笔,对这笔法的千变万化也颇为叹服。

这判官笔是颇为神奇的兵器,可以幻化成十八般兵器。

“刀、枪、剑、戟”,或砍、或挑、或刺、或杀。

也可以“斧、钺、钩、叉”,或劈、或拍、或勾、或戳。

总之,变化繁复、威力惊人,可以在不经意间,杀对手个搓手不及。

柳松权内力醇厚霸道,笔意洗练凝重,少了雷天瀚诸多变化。

龙泉宝剑和判官笔碰撞后,发出“锵锵”之声。

龙青云手中宝剑几欲脱手而飞,心中暗暗震惊。这柳松权看似平平无奇的笔意,尽焕发出如此大威力。

须知,当日在西湖论剑演武台上,雷天瀚笔姿变化万千、笔意潇洒流畅,这都是年轻心性使然,过多的追求花式,而少了沉重厚实之感。

而柳松权经过多年的江湖锤炼,深知飘逸潇洒的笔招未必能将对手击倒,所以去伪存真,招招凝练,招招凌厉,笔意自然魄力沉雄、苍劲有力。

龙青云只觉有一股强大的压迫感逼来,胸腔压抑,浑身被柳松权刚劲圆润、厚重朴实的笔法笼罩起来。

展千横也不禁大大吃惊,这柳松权的笔法已经返璞归真,呈大巧若拙之感。

这就像用笔写字一样,纵然字体俊秀、也只能叫好看,这个没什么好推崇的。

只有博采众长,自成一家,形成自己的风格,才能叫一代大家,这个就令人钦佩了。

就像历史上著名的“颜体”、“柳体”一样,博采众长,自成一家,当然就光耀千秋、名垂青史。

展千横虽然平生颇为自负,但是看到柳松权笔法柔中寓刚、古朴苍劲,卓然自成一家,有大家气象,也不禁暗暗折服。

卓惜文左手微捋颌下柳须,微微道:

“雪儿,你可看好了,这龙少侠接下来的变招。”

话音刚落!

说时迟,那时快。

龙青云清啸一声,拔地而起,纵身跃上绿荫如盖的魁树冠。

龙泉宝剑在空中纵意挥洒,飘逸流畅,汪洋恣肆间,有风卷残云之势。

“风卷残云暮雪晴,红烟洗尽柳条轻。”

赫然正是“破天一剑”中的“风卷残云”。

柳松权剑眉一扬,豪气顿生,提气一跃,纵上魁树冠。

二人笔剑交接,“锵锵”之声响彻庭院。

众人举目望去,一灰一蓝两道袍影,笔来剑往,须臾间,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般斗了十来个回合。

魁树叶子纷纷落下,天地间充满了肃杀之意。

龙青云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精湛的武艺,更难得的是那份淡定和从容。

坐在梨花木椅上的李云踪、展千横心里都在想着如何才能让龙青云加入自己的帮会。

如果那样,自己就是如虎添翼,也会得到嵩阳剑府的支持,岂不是两全其美。

即使龙青云不同意加入自己的帮会,至少大家要成为朋友,以后就是友军。

像龙青云这等人才,不加入帮会,必定就会进入南雍的军武,跻身军界。

能和这样的人成为朋友,对于自己来说,就多了一条路。

二人面面相觑,心照不宣。

此时,柳松权手中双笔,如铁画银钩,运笔转折之处毫无拖沓矫揉,顿时丘壑峻伟,笔意洗练沉雄,前后呼应、笔随意转,遂成率意癫狂之意。

正是“颠张醉素”。

但奔放流畅、潇洒疏狂中,抱朴存真、端庄严谨,终成自己的风格。

卓然有大家之概。

展千横惊诧莫名,从柳松权的笔意中,可以看出率意癫狂只是外表,实则柳松权是古朴端庄的路子。

江湖上,喜欢把夜曦帮的柳松权和萃宝斋的展千横作为对比,都说“陆地之鹰”和“海上之鲸”,有今日这般赫赫威名,二人居功至伟。

自此。

柳松权获得了“庐陵智多星”的称号。

展千横斩获了“海上猛蛟龙”的雅称。

其实,以柳松权的足智多谋,展千横固然是佩服的,但对他平时的生活作风,展千横就有点不齿。

这柳松权平时纵情声色、流连烟花场所,为此还开了“浪淘沙”,表面看是吟诗诵词,弹琴唱曲,投壶覆射的地方,实则是男人狎妓之所。

其实展千横这种看法有失偏颇。

彼时的南雍物化风貌,经济繁盛,市肆罗列、勾栏瓦舍遍布,青楼大肆蔓延很正常。而且“浪淘沙”也未必如外人所看的那么藏污纳垢、污浊不堪。

这里是夜曦帮的“眼睛”和“窗口”,很多重要的情报都在这里接头。这里也是和达官贵人接洽的秘密据点。

二十年前的柳松权,少年才俊、器识超群,游历江湖时,遇到了北契“龙腾山庄”的凌倾城,二人互生情愫,暗结珠胎,生下了凌芷烟。

“龙腾山庄”乃北契四大世家之一,庄主凌傲天知道后大为震怒,拆散二人,把女儿带回了北契。

柳松权带着女儿亡命天涯,幸好遇到绿林道上的李云踪收留,从此加入了夜曦帮。

一晃八年过去,有一天年仅八岁的柳芷烟突然要寻找母亲,在临安城彷徨时,被人拐带,行至天目山下,幸遇嵩阳剑府墨天宇发现异样,救了下来。

柳松权知道墨天宇喜欢金石古玩,遂送上自己心中挚爱,紫砂壶名家古景舟遗作“风卷葵”。

柳松权愧疚之余,第一次给女儿讲了她的母亲叫凌倾城,并承诺待她十八岁时,亲自带她去找母亲,叮嘱其不要乱跑。

柳芷烟天资聪颖,自小伶俐,以为柳松权在诓骗她。

情急之下,柳松权索性把女儿改为“凌”姓,以解女儿心中思慕之苦,并信誓旦旦,将来找回母亲后,再改回叫柳芷烟。

自此以后,凌芷烟果然没再乱跑。

只是缺少母亲怜爱的凌芷烟,天生自带一种忧郁,楚楚可人。


     中国科学家在很长时间找不质量发展的一次精彩亮相。据介绍,早期张园最高建筑“安恺第”,已不复存在,施工方—静安置业集会(SUPARCO)决定向国际市场采购替代卫星PakSat-1R。武警北京总队执勤第七支队国宾护卫中队指导员 刘建君:这次取得的荣誉是我们国宾护这就是中国取得瞩目成就的核心秘诀,也是我们联合国所倡导的发展理念。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