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回家九》。

卓长卿心中又一愕,暗忖道:此方,距离这里有多远?胡铁花打

周濤說完話,就要往大雜院里面走,可他想走,葛老大卻沒有讓他走的意思。

“慢著!”

周濤緩緩的回過頭,臉上已經有了些許的不滿,至于他旁邊的劉五則是直接沖到葛老大的面前,抬起一腳掃向對方的下陰,根本就沒什么示警的多余動作。

幸好葛老大眼疾手快,一把將對方的斷子絕孫腳擒在手里,讓其無法再前進半分。

“混蛋,你給我放開!”劉五顛著腳罵道,這可真是跳起腳罵人了。

“兄弟你這么做是不是有點過分了?”周濤臉上的不耐煩的表情越發的濃厚,礙于劉五受制于對方,他嘴里說出的話倒還算是客氣。

葛老大就像是沒有看到對方的臉色,側過頭望向后面的周濤,“你這位兄弟難道不過分?到現在還在罵罵咧咧的。”

周濤的眉頭一皺,“三兒!”

一聲‘三兒’令劉五的嘴徹底的安靜下來,但是腳上的動作卻是沒停,企圖從葛老大的手里將自己的腿奪回來。

葛老大自然是不會讓對方如愿,不然的話自己比他多吃的那幾年的飯不就白吃了?

“兄弟是不是也該放下了?”

聽到周濤說話,葛老大聳聳肩,松開了一直抓著對方的手。

周濤見劉五擺脫了對方的糾纏后,冷哼一聲一言不發的就扭頭走了,竟是連一句話都不想再跟葛老大說,劉五就安靜的跟在他的身后怒視著周濤。

但是葛老大哪能讓對方對他如愿,好不容易見到主事的,而且對方好像并不排斥殺人越貨的事情,自己自然是要把對方留住!

“等一下!”

周濤和劉五二人沒有任何的反應,劉五已經懶的再看向對方,兩人只是漫步往大雜院里面走去。

葛老大見自己喊了半天無任何的效果后,跟在兩人的身后走進了大雜院。

進了大雜院,葛老大才將里面的情況看清。也實在是沒什么可看的,就跟那些大戶人家的柴房差不多,除了房子整體還沒塌以外,里面落敗的連葛老大家門口的廁所都不如。

如果王文山他們幾個住的大雜院是天堂的話,那這里完全就是地獄,而院子里的孩子就是棲息于地獄的天使。葛老大也不知道該怎么形容這個院子的情況,但這也是他能想到的,最簡單明晰的形容了。

“如果你已經看夠了,那就趕緊走吧!”周濤頭也不回的說道。

劉五則和一幫同齡人對葛老大這個不請自入的人怒目而視,像是防賊似的盯著對方,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相信此時的葛老大已經被凌遲了。

“我剛才說的是真的,是帶著誠意來的!”葛老大誠懇的說道。

如果說周濤身上沾染的血腥味只是葛老大篤定的一個原因的話,那當他說出殺人的時候對方那風輕云淡的想法就更值得他深究了,也更堅信了自己需要對方的那個初衷。

“我不會去的。”

良久,周濤的話透過重重人墻傳到他的耳邊。被層層的人墻擋著,葛老大完全看不到里面的周濤,就算是想要跟對方套套近乎,也進不了對方的身。

“為什么我們就不能坐下來好好談談呢?我們是一種人,大家都是在討生活,為什么不抱在一起取暖?”

“不是誰天生下來就可以榮華富貴的,只要我們敢拼,我們敢想,未來一定是我們的!”

“……”

看著對面無動于衷的眾人,葛老大有些后悔沒有帶著葛老二一塊兒來,哪怕是葛老三和王一山隨便來一個也比自己強啊!這種打嘴炮的事情,一直都不是自己的強項。更何況還要開導對方。

大約是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吧!葛老大已經停止了‘自言自語’,看著對面巋然不動的人墻,葛老大認了輸。

“我認輸了!我不說了。”

就在葛老大坐在大雜院的門檻上歇息的時候,已經一炷香沒有動彈的人墻慢慢的分成兩邊,露出最后面的周濤來。

此時的周濤正坐在正廳下面的石臺階上,和坐在門口的葛老大遙遙相望。

“要是沒什么事,你就走吧!”這已經是他第三次攆人走了。

“怎么?怕我在你這吃飯?”葛老大略喘著粗氣笑道。

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話,但是對面的周濤卻是認認真真的點點頭。見此一幕,葛老大也詫異了,直到此刻他才仿佛是意識到對方可能已經艱難到揭不開鍋了。

葛老大將身上僅有的三個大子掏出來,對著人群最前面的劉五說道,“哎,接著……去買點吃的。”

對面的劉五下意識的張開手掌,眨眼間手心里就多出三個大子,相當于三十個銅板。

看著手心里的這筆巨額財產,劉五說不心動那肯定是假話,但是周濤在他心中的威望較高,于是只能愁眉苦臉的看向身后,那眼神仿佛是在詢問對方:這錢,我是拿還是不拿?但更多的可能是在哀求對方同意他收下。

周濤看著劉五手心里的大子,又望望不遠處坐著的葛老大,心中思緒翻涌,但還是被對面的葛老大攔住了話茬。

“你不用說什么,那是我的飯錢,畢竟我都在這陪你待了一天了,你就算不陪陪我,總不能不讓我在這吃頓飯吧?更何況飯錢還是我自己出的!”

我聽到后面開門的聲音,好奇的轉身看了一眼。

十幾個人向我們飛奔過來,我趕緊拍了拍方明智。

我倆背靠背站在一起,他們把我們圍了起來。

這下我倆是不虛的,小智裝備齊全,我也精力充沛。

當下可戰!

這十幾個人來到我們面前之后就站定,后面跟來了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人。

一走到我們跟前,就彎腰行禮。

這我就看不懂了,難道這打架之前還給我鞠個躬。

告訴我,不好意思......

这并不是因为他特别喜欢打人的沉法,同屋之人走了都不知道,

“可是二弟,即便如此教育的资源还是会被世家把持,这样一来寒门恐怕难出贵子呀。”

  “而且,如果那些读书人团结起来,以师徒为渊源,岂不是组成了新的世家阀门?”

  沈川听到这话,看了一眼站在夕阳之下的曹操,此刻阳光正顺着云朵照耀在曹操的双目之上,曹操眯着眼,看着缓缓落下的夕阳。

  “大哥,你说的对,但是你别忘了你若是天子,那么到时候他们就是天子门生,你是天下师,怕什么,况且我敢保证这制度最少可以安全地施行千年。”

  他 沈川之所以敢拍着胸脯给曹操保证,那就是他对科举制度这个影响了整个东亚制度的信心。

  “至于你说的世家把持教育资源,这个也好解决,让世家去解决边患,让世家去抵挡外族,只要有战争,那么世家就必然参加,然后被一直消耗,直到死亡。”

  沈川相信没有任何一个世家能够忍受住军功的诱惑,毕竟军功兑换过来就是政治地位,对于财力雄厚的世家来说,他们需要的就是这些。

  哪怕司马家的崛起也是在曹操军中建立了不少的威望,才找到机会慢慢崛起,所以不管哪个世家都不会放弃建立军功的机会。

  再说如今天下虽然看着表面上一片祥和,曹操也即将扫平江东,但是边疆外患,羌族等族的内迁,导致汉族和外族的矛盾不断升级。

  而这一切的根本就是因为光武帝刘秀放宽了政令,允许边疆异族内迁,而经过东汉末年的乱世之后,导致中原不少汉族战死,当地诸侯为了补充自己的实力便开始征召异族士兵。

  也正是因为这些条件给日后的五胡乱华留下了条件,这一段是沈川不愿意想起的时代,那个汉人被称为“两脚羊”的时代。

  这一切的结果都是因为世家内斗导致,所以沈川就建议曹操让这些世家去消灭异族,至于死活不用管。

  “二弟,好主意呀,这样一来异族的问题也解决了。”

  曹操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说道。

  “主公,大事不好呀!”

  就在二人讨论的时候,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沈川转过头一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程昱。

  “仲德何出此言?”

  “主公,刚才收到线报孙权得到那些世家名单之后并没有动手处理?”

  “哦?那孙仲谋是如何处理的?”

  “他将那些名单交给了江东四大世家!根据探子来报,现在四大世家正在开会,准备商讨如何解决这件事情。”

  曹操听到程昱这么说沉默了。

  “大哥,我看这主意不是孙权想出来,恐怕是周瑜和诸葛想出来的。”

  沈川知道孙权的性格,孙权虽然善于用人但是其性格属于固守自律的类型,从孙权愿意接受曹操的大魏吴王称号就能看出,孙权的自保心切。

  “可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曹操十分清楚这方法不是孙权能想出来的,可是眼下又要寒冬将至。

  他这次带来的冬装不多,本以为赤壁之战胜利之后孙权会直接投降。

  但是没想到孙权居然在周瑜和诸葛亮的游说

 “站住!”

  叶枫带着被捆成半个粽子的穆志飞,走到了检查的关卡处。

  士官远远的就把叶枫给拦住了。

  “你……”

  士官还没来得及盘问叶枫,就被叶枫更大声的喊了回来。

  “那边的人,都给我速速放行!”

  “没看见我手里面抓着那个飞升者吗?”

  叶枫说话的时候,还狠狠的一抽手里面牵着的绳子。

  啪。

  绳子在穆志飞的屁股上狠狠一甩,穆志飞的眼眶里面瞬间就涌现出了丝丝的泪花。

  但是他又不敢叫,......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回家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那无处安放的念想

百克

那无处安放的念想

颜箩王

那无处安放的念想

一滴水啊

那无处安放的念想

顾少卿

那无处安放的念想

梅小非

那无处安放的念想

淡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