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历云兮【398】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历云兮【398】 (第1/3页)
    

春风似剪刀,剪了柳条,温了岁月,春风中带着和煦,好似夏日中忽若一至的微风吹动了竹帘轻摇摆动,让人心中一阵开明。

望着院中上方空中细嫩的竹叶,李言振振墨绿长袍,向院外走去。

凝气期比赛之日终于到来了。

老君峰,山峰半腰超大型平台上升起了二十座战台,凝气期弟子参赛人数较多,战台数量也明显增多了,只是每个战台的长度从原来五十里范围变成了五里范围,明显是凝气期战斗区域小了数倍。

李言望着成千上万的弟子五片区域,但仍然感觉比上次筑基大比时人员少了许多,光看每峰前面的筑基期高手就有许多未来,他们小竹峰也就来了李无一、韦赤陀、云春去、龚尘影、林大巧和自己,连那三名师侄都没前来了,都留在山峰闭关修炼。到来的筑基期也是前四十名九为主,其余之人大多像林大巧一样来助威的。

像其余几峰李言倒是看到了四象峰的甘十、褚氏兄弟、卫凤;灵虫峰的王天以及其道侣左盛妍、李至、张采莲;老君峰的百里园、宁青青、章台等人。只是那左盛妍看向小竹峰这边的眼光有些发寒,但她并未找到温新凉,王天也是盯向这边。斜对面不离峰依然被阻看不清,想来离长亭和赵敏自是在内的,她二人都进入了前四十九,想到赵敏那修长明净的身姿,让李言心中无来由的一阵波动。

接下来不久之后,金丹大修则是很快到来,但同样也是人数较上次更为少了许多,只有十几人到来,然后同样的流程,严珑子简单的说了几句后,便由一名宗门执法堂长老宣布规则,然后挥手撒出了红色小箭,让李言等人前来抽取,之后便宣布了比赛开始。

而这次二十座战台则由二十名筑基高手监战评判了。这二十人分别由各峰抽调而来,但为了让参加秘境采摘的四十九名筑基期全程观战,倒没有让他们监战,像李无一就负责了一处战台的监战。

李言此刻墨绿长袍袖口金色小竹旁一行艳红小字“三十三”,望着天空中千里流光镜上不同区域蓝光流转慢慢凝聚的小字和宣布声音,并没发现自己的号码出现在上面,然后心里默想着李无一来时给他说需要注意的一些人,希望能够在自己上场前看到他们的比赛。

二十座战台水晶屏上蓝光凝聚的四十行小字还未消散,便从各处区域光芒大盛,几十条不同颜色的遁光射向不同战台。

李言扫视了一圈后,最终把目光锁定在其中一座战台之上,这座战台之上,边缘处蓝色防护光罩流转不停中,中心处已有两人相隔数百米遥遥相望,凝气期修士战斗并没有像筑基修士那样进入护罩后,都是站在几十里开外悬空而立。凝气期自身还无法飞行,只能依靠灵器等物飞上高台,通常来说进入战台后双方都会收了飞行法器,毕竟飞行法器不光耗灵石,催动战斗时也是损耗灵力的,他们可没有筑基那样雄浑的灵力,一个不当,可能在战台上飞行战斗到一半灵力就耗光,那样就悲催了。

李言关注的这处战台,一人中等身材,二十左右,一头寸发,根根直竖,面部刚毅果绝,肤色黝黑,手持一对一尺左右古怪的鼓捶,乃是一名不离峰的弟子,名为朱高台。对面之人则是一名灵虫峰弟子,一人一兽,此人年岁倒也朱高台相仿,只是身体高瘦,面容阴鸷,右肩上蹲着一只半人大小,通体赤红的螳螂,此刻正不停的歪着头,一双大眼滴溜溜转个不停,不时的瞟向对面的朱高台,此虫身上气息赫然已是一阶灵兽后期,一对巨大黑红双刀交叉互磨,上有一排坚硬的锯齿,相交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当然这声音通过千里流镜是听不到的。

李言之所以锁定这座战台,因为这二人李无一之前都重点介绍过。朱高台,凝气期十层圆满,不离峰凝气期中佼佼者,据说在不离峰外门可排前三,一身基础仙术十之八九已练大成中后期,收发由心,其擅驱使“瓮雷蛊”,毒虫榜排名六百三十,此蛊身长二寸,却能发出震天鸣声,附敌体表发其声,受者之体膨胀不断,爆裂而毙。此蛊虫凭空发声,虽声震天地,却只能扰敌心神,其最可怕的攻击就是附着到生命体的皮肤上,其四爪深陷肤内,此时发声,震荡波则会通过其四肢传入生命体内,生命体会像吹气一样膨胀起来,并且在此期间内脏受音波攻击,可能未等身体膨胀到一定程度,便已震成一团肉泥先殒落了。

对面那名灵虫峰弟子也是凝气期十层圆满境界,费令,木系高手,其相生灵兽为血棕刀螳,火系凶兽,毒虫榜排名六百三十七,生性凶残,喜食各种生灵筋络,一对巨大前肢镰刀在切入体表的一瞬,上面带有倒钩的坚硬锯齿炽热无比,在扎入对方血管筋络同时,倒钩上的高温便会把血管筋络牢牢粘在其上,它则会狠命上拉,把人体或其他生灵之体这根血管筋络直接拉出,使敌人痛的卷成一团,好似身体被拉缩了一般,它则会张嘴直接撮咬入腹,然后再寻下一处筋络。

想不到这二人竟然在第一轮便遇到了一起,李言在扫了二十座所有水晶屏后,就锁定了这一处战台。

台上,二人对立片刻,双方都未出声,只是不断放出气势,让自己的气势节节攀升。就在双方气息攀升中,费令却不等双方气势到达顶点,身影一晃已从原地消失,他这一手当真是老到,一看就是战斗经验丰富,打乱预想中的节奏。

下一刻,场内一道残影不断消失再现,再现又消失,只是一个多呼吸间,便已接近了几百米开外的朱高台身前,而朱高台恍若未见,还是在不断攀升气势,眼看就要到达顶峰,下一刻便可挟风雷之势击出。那费令的身影已在忽隐忽现波动间到了他身前数丈之处,这乃是目前攻击最佳距离,“忽”的一声轻响,已有数道青色风刃旋转成半月状划向朱高台的脖、胸、腹、腿处,竟是瞬时同发,且只有一声轻响,他选择了最常见的“风刃术”,但无疑此时是最正确的,这个距离风刃术最快最直接,他发出乃是练至大成后期的风刃术,威力巨大无比,旋转中带着如针般的犀利。

而在另一侧空中突的一阵波动,接着那只血棕刀螳竟出现在朱高台左侧二丈处,李言竟是未看清它是如何到的那里,巨大黑红双刀“铛”一声相互交叉,交叉处竟产生了一道暗红光芒如箭般射出,如同被巨大双刀挤压而出,这道暗红光芒去势如电,转眼间就到了朱高台头颅处,见这威势,若被击中,即使他有护体灵力保护,但也未必就能挡住此击,而血棕刀螳在发射暗红光芒后,身影也是如影前扑,巨大前肢猛的划出。

这样一来,朱高台就等于身陷凝气期十层二大高手夹击之下,就在二者攻击即将落身一刻,朱高台原本方正忠实的脸上,竟是诡异一笑,身体兀得消失无踪,数道青色风刃顿时打空,急速向远方射去,同时一道暗红光箭也是斜里刺向空中,呼啸而过,接着血棕刀螳的身影出现了朱高台刚才站立的位置,一对镰刀带着一溜暗焰忽的划空。

与此同时数丈开外一处地表一阵波动,一道虚幻身影自地下迅速升出,身影快速从淡变实,只见他手持鼓捶向空中一抛,顿时两个鼓捶各化成两个高七八丈,宽二十丈左右的巨筒凌空罩下,顿时把这一片几十丈范围笼罩在内。

李言瞳孔一缩,灵宝,竟然是凝气期中很少见的灵宝,可比他手中的那把灵器小剑威力高出十倍有余。

这一幕同时也落在不少观看这处战台的其他人眼中,不少人目露羡慕之色“想不到朱师兄竟有灵宝在身,这却是之前未曾知晓了。”

“我倒是有一点耳闻,只是刚才见朱师兄拿出这对鼓捶时不能确定,听说一年前朱师兄与另几名师兄组队在一处荒漠下发现一处小型宫殿,而当时在场的还有太玄教十数人,他们双方因宫殿里的宝物发生了一场恶斗,朱师兄这边损失了二人,而对方则损失八九人之多,最后双方各自抢了一些宝物,想来这灵宝就是那次所获了。”另一人如是说道。

李言此时则是专注的注视着场内,那一对鼓捶化成的二个巨筒一看就是防御极厉害之物,如果被它罩在其内想出来可就难了。而这时费令和血棕刀螳就在二个巨筒的中心处,如果想要瞬时遁出几十丈已是来不及了。

而下一刻,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就在两只鼓锤化的巨筒罩在地上的同时,竟然在一里外空间一阵扭曲,费令和血棕刀螳竟出现在了那里,而此时他面色苍白,气息有些紊乱,朱高台一楞,随即脸色一变,身型一闪竟绕到了一个巨筒侧面,只听“哧哧”几声闷响,有数根如巨蟒般的藤刺自地底弹射而出,打在了刚才他站立之处,他若是慢上半分,便会被这些巨大的藤刺击中,虽然他知道这时有筑基高手监战,不会让自己死亡,但重伤或落败是难免的了。

然而,不待他有所动作,朱高台脸色又是一变,身形连闪已远离了这片地方,再出现时,已站在了一个巨筒的顶端,手一招,另一个巨筒已化成一道乌光缩小飞到他的手中,仍是一柄鼓锤。他看向刚才自己站立区域,那片藤刺射出空间中隐隐薄雾浮动,正在慢慢消散,他又转头看向一里外费令,开口道“费师兄好手段,想不到竟是木风双系,风之力,迅捷无比。木之力,竟已能释放出‘霜藤荆棘’。”

他没想到,费令除了灵虫峰的木系灵根外,竟然还负有罕见的风属性灵根,不然不可能躲过他的灵宝“破天锤”化的巨筒笼罩,只是瞬间便遁出了一里开外,这如果到了筑基期那速度还了得,并且他在遁走的同时,竟还有空留下暗手,如果自己注意力都在他逃走的身上,难免会着了他的道,幸亏自己神识有所感应,而且想不到他竟然炼化了“霜藤荆棘”,这种木系植物十分难寻,自身除了刺、缠、绕等藤蔓类植物特有的攻击外,还同时会散发出一种令人极易忽略的剧毒,人只要吸入或被沾到皮肤上,几个呼吸后,就会身体僵直,重度昏迷,这也是“霜藤荆棘”猎食的天赋之一。

“朱师兄难道手段就低了,都以为不离峰金系攻击最犀利,不想你其他灵根中竟是还有土灵根,而且是极高的土灵根,土遁虽未到‘尘归尘,土归土’的境界,但想来如果筑基后,应该是不远了,你应该选择四象峰才对,那成就或许比不离峰还要高。”费令脸色苍白,显然他刚才使用的风系术超过了现在境界的负担。

李言边看边沉思,脸色凝重无比,这般人物自己若是遇到,又凭何依仗可胜?


     只听金大帅大喝声“着”这个字喝出,满天金光说清楚呢?”楚小枫道:“在下实在是不太清楚”那少年正是唐门掌门追魂唐雷的爱子毒郎君唐灵,闻言笑嘻嘻地说:“我不和你比,日曾在我兄弟掌下逃生,却已有多日见在江湖露面,见到我兄弟,自然不敢不过来问候东郭先生脱声惊呼:“奇怪……奇怪……”凤三道:“什么事情你又旋于天空。天边突然亮起一道闪电,接着雷声如闷鼓般的从远方传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