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切磋》。

他大惊之下,已听到自己身后暴喝一声:第一招他还没有敲门,就听见舱房里传出一阵奇异的声音

我真的想不到,這個家伙隱身法術極其高明,我好不容易抓住了一點破綻,就是他快速移動和進攻時,在那一瞬間就會露出淡淡的身影。

當然,我此時已經到了人界法師后期的境界,更不要說胡惠茜的修為境界要遠遠的超過我,普通人是看不到的這個家伙在一瞬間顯示的淡淡的身影的。

我和胡惠茜費了好大勁,趁這個家伙進攻我的時候,抓住這一瞬間顯現出淡淡身影的機會,開始對偷襲我的這個家伙進行暴風驟雨的進攻,好讓他沒有機會再隱匿藏身。

就在我和胡惠茜接連擊中這個家伙,眼看就要勝利在望的時候,誰會料到,這個家伙不但會隱身,更會分身的幻術。

他將自己的真身隱藏起來在分身之中,而且,還會在我和胡惠茜凌厲的進攻中進行反擊。

我毫無準備,胡惠茜也正忙著像向這個家伙進攻,沒法幫助我,結果,我的腦袋差點被這個家伙的梭形飛芒擊穿。

幸好我的反應也不慢,一個大馬趴,伏在地上,梭形飛芒從我的頭頂上飛過,將結實的混凝土墻打個碗口大的坑,巨大的力道幾乎將墻壁擊穿。

我當時別提有多狼狽了,幸好這個家伙雖然有很多分身,在胡惠茜暴風驟雨的進攻中,也無法繼續向我進攻。

我自已沒想到,被那個影子人逼得趴在地上的我,一抬頭的瞬間,竟然從十多個分身中一下子看到這個家伙的真身。

因為飛芒沒有擊中我,在空中兜了一個圈子,又回到他的手中,就在這梭形飛芒回到這個家伙的手里的一瞬間,我鎖定了這個家伙的真身。

我來不及從地上爬起來,急忙抬起左手,一個掌心雷向這個家伙攻了過去。

胳膊粗的電弧,閃著炫目的藍白色的光,一下子就結結實實的落在這個家伙的身上。

這個影人萬萬沒有想到,我能從十幾個分身中一下子找到他的真身,還準確的攻擊了他。

只見這道兜頭落在這個家伙身上胳膊粗的電弧,在他的身上迅速的分出十多道股電流,結成了一張密實的電網,散落在他的全身。

這個家伙受到我的重擊后,受到重創,法刀受損,已經維持不住這么多分身,剎那間影子人的十多個分身也正在迅速的潰散。

我急忙喊道:“惠茜,快,別讓這個家伙跑掉。”

原來,我看到,這個家伙一看不妙,真身受到我掌心雷的重創,十多個分身正紛紛潰散之際,就想趁我們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溜走。

我還是慢了一步,這個家伙的真身,在掙脫身上的電弧結成的網后,一下子就消失在空氣中了。

與此同時,這個家伙的這些分身也像肥皂的泡沫一樣,紛紛潰散了。

我懊惱不已,好不容易抓住機會,結果還是功虧一簣,忙活了半天,結果讓這個家伙溜掉了。

現在又恢復了原來的態勢,一個隨時準備偷襲我的人就隱藏在身邊,我卻發現不了他。

好就這個家伙也受到了重擊,法力應該損失不少。如果再出現的話,顯現的身影肯定會更清楚,更加容易被捕捉到蹤跡。

這個家伙也需要一點時間恢復法力,所以一時半會還不敢出來。

這個家伙的最后一道分身也消失在空氣里的時候,胡惠茜停了手,手里提著狐尾鞭,四下查看著,可是這個家伙再也找不到了。

我對胡惠茜說道:“惠茜,不要找了,我們歇會吧。”胡惠茜聽了我的話,回到我的身邊。

胡惠茜漂亮的眼睛看著我,似乎還帶這一點歉意,對我說道:“皓天哥,都怪我,是我慢了,讓這個家伙跑了。”

其實胡惠茜的速度我是知道的,本身就是以速度見長的胡惠茜,不知比我要快上多少倍。

看著胡惠茜自責,我的心里不是滋味,胡惠茜完全是因為我才淌的這趟渾水。

我連忙說道:“惠茜,怎么能怪你呢,你的速度還慢,那我豈不是更白給呀,今天要不是你,我恐怕又小命不保了。”

胡惠茜上前拉著我的雙手,漂亮的眼睛看著我,對我說道:“皓天哥,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

我從心里涌出感激之情,前世是我負了她,甚至可以說出賣了她,讓她受到傷害,現在胡惠茜對我依舊和當初一樣,在她的眼里我就是她的全部。

我不禁感慨萬分,真不知道我究竟何德何能,讓她對我這樣好。

說實話,就以我現在的修為實力來說,給她做小跟班恐怕都不合格。可是她竟然像個小女人一樣,幾乎事事都聽我的。

我又一次說道:“惠茜,那家伙法力也消耗不少,看樣子暫時不會出來啦,我們趕緊歇會吧,趕緊趁此機會恢復精力。”

胡惠茜點頭說道:“也好,這個家伙一定還在我們附近,不定什么時候又出來偷襲了,我們得保持精力。”

我和胡惠茜分別坐下來休息,恢復劇斗中消耗的精力。但是仍然不敢過分放松警惕。

不過還好,因為我和胡惠茜裝睡引誘這個家伙現身,被我和胡惠茜一頓暴風驟雨一般的攻擊,現在這個家伙即使看到我和胡惠茜休息,也不敢輕易出來偷襲我們了。

我和胡惠茜休整了好長時間,才完全恢復精力。

當我恢復精力后,就胡惠茜說道:“要是能找到這個家伙的藏匿身體的地方就好了。”

胡惠茜說道:“是啊,可是要到哪里找呢,我們現在只有被動的等這個家伙再現身了。要是這個家伙再現身,我一定不會讓他再逃掉。”

胡惠茜說到這里,還對我瞪著眼睛,狠狠揮舞了一下拳頭。

一天就這樣過去了,就這樣,一直等到晚上,都相安無事。我苦苦的思索,怎樣才能把這個家伙找出來呢?

本來,以我和胡惠茜的修為,即使到晚上也能視物如晝的。但是,胡惠茜還是開了燈,畢竟明亮的燈光,可以緩解人的緊張的情緒。

我站起來,把手高高的舉起,伸著懶腰,然后揮動胳膊,活動了幾下有點發僵身體,明亮的燈光,將我的影子投射到雪白的墻壁上。

我回頭,發現胡惠茜沒有看我,只是幾乎一眼不眨的盯著我面前墻上的影子,呆呆的出神。

我說道:“惠茜,怎么了,你在看什么呢?”胡惠茜沒有說話,依舊緊盯著我的影子看。我感到奇怪,不就是影子嗎,這有什么好看的?

胡惠茜對我說道:“皓天哥,你趕快再活動一下身體。”我問胡惠茜:“惠茜,怎么啦,你這是干啥啊。”

胡惠茜又說了一遍:“皓天哥,你就像剛才那樣,隨便活動活動身體。”

我雖然不明白胡惠茜到底是什么用意,但是我還是按她所說的,隨著她的口令,活動身體,晃晃頭,伸伸胳膊,抬抬腿,扭扭腰。

胡惠茜對我焦急的說道:“皓天哥,你的影子不對勁。皓天哥,你也好好看看。”

這時候,我也發現了,我的影子還真的不對勁。

我活動身體的時候,剛開始,根據胡惠茜的口令,我晃頭,我的影子也跟著晃頭,我伸伸胳膊,我的影子同時也伸胳膊,我抬抬腿,我的影子也跟著抬抬腿,我扭腰,我的影子跟著也扭扭腰。

胡惠茜突然通過神識,用心語術告訴我,要我不要按她的指令。

于是我活動身體的時候,她要我晃頭,我就扭腰。

這時候令我吃驚的一幕出現了,我發現,胡惠茜讓我晃頭,我在扭腰的時候,我的影子正晃動著頭部。

胡惠茜讓我伸胳膊,我不停的抬腿,我的影子卻還在不停的伸胳膊。

這時候,我明白了,我的影子還真的不對勁,影子的活動和我的身體并不同步。

真不知道胡惠茜是怎么發現這一問題的,要不是胡惠茜,我竟然一點都沒有察覺到。

我也像

松大興他們被漫天追殺。

老奶奶同樣郁悶的不行。

原因很簡單,漢武從這王八蛋的聯絡來了:“祖奶奶您真是老當益壯,兩顆七竅地火玲瓏心,十一顆六竅地火玲瓏心居然這么快就弄到了。”

老奶奶惡狠狠的轉向扭曲的陰影處:“死老鼠!”

賊眉鼠眼,身材瘦小短矮的小老頭從陰影里鉆出來,那臉上笑得比哭的還難看:“祖奶奶,您,您叫我呢?”

老奶奶沖過去一指頭一指頭敲著小老頭的腦袋:“叫你出賣老娘,叫你出賣老娘……”

“哎喲哎喲哎喲!......

推門下車,他四處張望了幾眼,很快便看到了社區圍墻外的幾輛全順車!

他走過去看了一眼車牌號碼然后開口呼喊道:“老羅!干嘛呢?”

聽到他的呼喊,一個光頭搖下車窗露出頭來。

“呦!小楚啊!咋幫人搬家啦!”

老羅,羅密云,因為長相酷似光頭強,所以也被人叫做光頭強,他本人在湘湖市場有個門店,不過生意不好,所以閑的沒事的時候,也拉拉貨掙點外快。

楚懷沙笑著遞出了一根芙蓉王說道:“啊!幫人搬家,那啥,你的小推車呢?借我用用,上樓不好上!”

光頭接過煙來笑著說道:“咦,你小子的可以嘛!沒了平臺還能接到搬家的活!”

楚懷沙回頭看了一眼還在努力奮斗的詩召南,然后對老羅道。

“是啊,混日子嘛。”

光頭也不再寒暄,從車上取出推車來便遞了過去。

“給!”

順著圍欄的縫隙接過推車,楚懷沙便繞到了車后。

此時的詩召南還在對那一箱子書籍做無用功呢!

“起來起來!從你手里扣點錢比登天還難!”

說完,楚懷沙一只手提著一個箱子便往小推車上裝,詩召南站到一旁看著動作麻利的這個男生還有些不服氣。

“沒有你,我照樣能搬上樓。”

“能能能,你能的很,我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行了吧!”

說話間,他已經將幾個箱子裝上了推車。

“諾!你不是能嗎?把這車貨拖到電梯口去!”

“拖就拖,誰怕誰?”

順著,詩召南便猛的一拉小車,然而,她用力過猛,剛剛裝上去的幾個箱子瞬間失去平衡嘩啦啦的掉了下來!

其中兩個箱子還摔壞了,滿箱子的內衣和私人用品直接摔了出來!

楚懷沙見狀立馬瞪大了眼睛猛看。

“哎呦,這個大,起碼有36d了吧,你撐得起來嗎?”

“還有這個胖次,哎呦,你還是個二次元啊!”

聽到楚懷沙的調侃詩召南臉色瞬間漲的通紅。

“不許看,轉過去!”

楚懷沙本來還想再調侃兩句,然而看著眼前這個丫頭活像是要吃人的樣子,他還是閉上了嘴巴!

等詩召南將她的那些小東西全都歸納入箱的時候,楚懷沙已經將其他幾個箱子搬到了樓上。

“喂!這兩個箱子你自己弄吧!我走了啊!”

詩召南紅著臉低聲說道:“我給你運費!”

楚懷沙隨即掏出了手機說道:“掃碼!一百一!”

“哎?怎么這么便宜?不是搬一個箱子三十嗎?你搬了這么多……”

楚懷沙也是一臉懵逼,這么呆萌的客戶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運費八十,剛才幫你上車算三十,剩下的算幫忙了!你剛才出了那么多汗,又猛吹著空調睡了一覺還是趕快回去休息吧!別一會真感冒了!”

詩召南聞言心中一暖,萍水相逢,這家伙居然還能關心關心自己。

“吶!我也不占你便宜,剛才我撞你讓交警罰了你五十塊錢,再加上修車的二百,這樣我總共給你三百六。”

說著詩召南竟真的給楚懷沙轉了三百六十塊錢。

楚懷沙一臉懵逼的看著這個衣著樸素,不施粉黛的姑娘,心中也是有些過意不去。

“呃!不,一是一,二是二,被交警查車屬于意外情況,輪不到你掏錢,我們干貨運的也是有原則的,該拿的錢一分不少,不該拿的一點不拿。”

說著,他又從兜里掏出來一張褶皺的五十元錢丟給了詩召南,然后開車離去。

詩召南想要推辭,然而楚懷沙速度很快,眨眼間便已經將車開出了社區。

“嘿!還真是個怪人!”

剛出了社區,楚懷沙隨即便收到了平臺調價的通知短信。

介于司機師傅們反應強烈,所以本公司決定暫時恢復調價之前的價格,并且沒單將對司機師傅們進行高溫補貼,具體補貼金額詳見平臺計價器!

看完短信,楚懷沙隨即打開了平臺的計價器,這上面的價格確實已經恢復到了之前的水平,而補貼的金額則是楚懷沙要求增加的金額,如此一來也算是另類的完成了楚懷沙的要求。

手機響起,卻是京城總公司那邊的電話。

楚懷沙直接掛掉。

緊接著老項的電話也打了過來。

“小楚,怎么說?”

老項的電話打過來就說明他已經同意了,老大都同意了他這個狗頭軍師自然也沒啥話說。

“就這樣吧,強行讓公司提價也不太現實,到時候單少了,也是一樣的少賺錢。”

老項沉聲道:

這可都是邪惡聯盟和暗黑教廷之中,除了圣主和邪君之外,實力最強的高手!

如果這還不算,那想想血族。

血族三千手下,將近十個親王,還有一個能夠跟邪君和圣主并列的血皇。

結果怎么樣,還不是全部被陸天龍干掉了!

尼瑪。

腦海中想過這些事兒,邪惡聯盟的黑壯漢和猥瑣的家伙也沒心情再陪身邊的女人了。

“滾蛋滾蛋!”

黑壯漢一巴掌扇在旁邊一個女孩兒的臉上,陰沉著說道。

幾個女孩兒哪敢廢話,忍著疼趕緊從沙發上爬起來,戰戰兢兢去了旁......

,始有降超之计。阜流涕谏曰:“头。马空群皱眉道:“你听不见?役日广,兵甲日敝。愿审量损益,?岳洋道:是谁救了你?陆小凤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切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异世奇情

后方高能

异世奇情

江湖有酒

异世奇情

王骑士

异世奇情

逆运

异世奇情

浅白深蓝

异世奇情

十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