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林杨去哪儿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林杨去哪儿了 (第1/3页)
    

大军刚刚进入小黄室韦地界,便看到小黄室韦人正驱赶着漫山遍野的牛羊,向突吕不部行进。

钦德正觉得奇怪,释鲁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看来,小黄室韦这条毒蛇,刚刚将我们的牛羊吞了下去,觉得没能力消化,只好乖乖吐出来了。”

钦德立即明白,小黄室韦迫于契丹大军压境,或许已经知道了契丹大军血洗乌古的悲惨情景,战争准备又不太充分,担心会步乌古后尘,要主动退还被他们掠去的牲畜了。

当然,也不能排除,小黄室韦的人在耍什么花招。

钦德当即下令,大军减速前进,步步为营,静观其变。

对小黄室韦宣战,钦德的心里是有顾虑的。

原来,室韦国有九大部落,地域非常辽阔。

靠近契丹的是黄头室韦部。

近年,黄头室韦部起了内讧,北部森林里的猎民和南部草原上的牧民,分裂成了大黄室韦和小黄室韦两大势力。

钦德担心,关键时刻,一旦两大势力联合起来与自己对抗,自己不一定就能讨到便宜。

更何况,黄头室韦部的背后,尚有那么多的室韦部落,凭自己目前的实力,根本无法与庞大的室韦国相对抗。

现在,如果小黄室韦主动服输,能够将抢去的牲畜全部奉还,自己对国内有了交代,也该体面地收兵了,待准备充分后再做打算。

与小黄室韦这一仗非打不可,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继续前行不久,便看到有几匹快马急驰而来,在钦德面前下了马,当中一人拱手说道:“在下莫来,是小黄室韦莫贺弗派来见契丹大将军的使者,我们莫贺弗恳请契丹大将军释鲁饶恕部众的卤莽。”

钦德没有下马,傲慢地看着这位叫莫来的使者,厉声问道:“部众的鲁莽?你们几千人马到我契丹抢掠,杀我民众,难道仅仅是部众的责任吗?”

莫来陪着笑脸,说:“事先,我们莫贺弗确实不知此事。这事触犯了天理,我们莫贺弗哪容部众胡来。前日,我们莫贺弗让大萨满做了法事,神的旨意是,我们小黄室韦只有永与契丹和好,方能免除灾祸。我们莫贺弗已经下令,凡掠得契丹牲畜者,必须立即奉还。为表歉意,我们莫贺弗还为钦德、释鲁、辖底、阿保机,以及众位小英雄,准备了貂衣虎氅、奶酪蜜果,只求两国休兵,永修和好。”

钦德与释鲁、辖底交换了一下眼色。

钦德暗自好笑,自己本平民一个,这位莫贺弗竟然给自己任命了一个契丹大将军的头衔。

释鲁转向那位叫莫来的小黄室韦使者,威严地说:“几件貂衣虎氅就想让我契丹退兵?你们杀了我们那么多契丹人,又该让谁来抵命?”

莫来低头不语。

释鲁觉得,目前正有一件天大的事情急需解决,若能将战争推迟,当然最好不过。

释鲁看了钦德一眼,对莫来道:“回去告诉你们莫贺弗,要想休战,必须用加倍的牲畜来补偿,要敢说半个不字,我们立即血洗你小黄室韦。”

莫来面现难色,迟疑道:“我国去年灾情严重,一时恐怕很难集得到那么多的牲畜,还望大将军多宽限几日。”

释鲁想了一下,道:“那好吧,我们的大军暂且在此等候,五日内,如果不将牲畜如数赶入我契丹境内,我们就立即对你们莫贺弗营地发起进攻。听明白了吗?”

莫来低头思索了一阵,软言道:“小黄室韦部众散乱,五天时间怕很难告知每个牧户,还望将军再宽限几日。”

释鲁不耐烦地挥了下手,道:“那就限你们十日。十日后若还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莫来点头称是,留下礼品,率众而去。

钦德埋怨释鲁道:“给我们牲畜,明明是小黄室韦的缓兵之计,你为何要宽限他们?”

释鲁小声道:“我突然想到,现在,各部落夷离堇都在军中,我们应该在正式开战前,先完成大事为好。”

钦德不解,问道:“大事?什么大事?”

释鲁将声音压的更低,附在钦德耳边道:“立即改选可汗。”

钦德立即明白了释鲁的意图。

现在已是契丹关键时期,如果这些夷离堇选上一个草包可汗,自己又不能再以可汗的名义发号施令,契丹将有亡国的危险。

现在,自己军权在握,那些夷离堇们即使对自己有看法,量他们也不敢不选自己。

释鲁当然也清楚,钦德这两年以可汗的名义给各部经常下旨令,夷离堇们对钦德都很反感。

加上钦德总是与这些夷离堇们意见不合,这两年产生过好多摩擦。

特别是这次集结人马,钦德没给这些夷离堇一点面子,动不动便破口大骂。

如果真的让夷离堇们自由推选可汗,钦德很难当选。

释鲁清楚,这次选举非常重要,事先不能透漏半点风声,给夷离堇们留出相互串连的机会。

释鲁已经想好,让辖底以大迭烈府夷离堇的名义,召集夷离堇们在一起聚餐。

席间,让辖底突然提出,巴剌可汗身体欠佳,不能带兵出征,应立即选举新可汗。

到时候,帐外布置好自己的亲军,强逼那些夷离堇们就范。

成功之后,再举行柴册仪和再生仪,十天时间足矣。

而五天时间,就显得过于仓促。

大军在小黄室韦境内安营扎寨以后,钦德、释鲁、辖底秘密准备着一应事宜,阿保机却被蒙在鼓里。

阿保机知道大军有十天时间的休整期,自己正好离军去狩一次猎。

祖母由于常年劳累,患下了腰腿疼的病。

阿保机早就想猎只黑熊,用熊皮给祖母做条既隔潮又暖和的褥子,在冬天使用。

可是,这些日子一直在忙,根本抽不出时间狩猎。

现在已近初秋,黑熊膘肥体壮,正是猎熊的绝好季节。

阿保机打听到,小黄室韦的北部,有一道山脉,叫夜来山。

夜来山山高林密,山中虎熊出没,是狩猎的绝好去处。


     1911年5月,林觉定,并向该公司送达。吴天一,塔吉克族,新疆伊犁定逮捕。此前一天,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原副司令员、政法者喝,我们发现这样的“营养补给”是有效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