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倾,你姓轩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九倾,你姓轩辕? (第1/3页)
    

由于那片侧殿在坍塌中损毁,地形有些复杂,他们简单地置办了一些装备,准备等到夜里巡逻队都撤了再偷偷溜进去。

随着太阳逐渐没入西山,月亮偷偷爬上了山间。天边由橙红色慢慢化为一抹散不开的黑纱。虽然是夜晚,但是漫天繁星的映照下这片大地、山脊的轮廓依然分明可见。那片坍塌的古迹在寂静夜里更显得神秘而苍凉,大块的碎石如重锤般砸下,一块块砸在达拉的心上,那碎石之下埋葬的就是她二十多年来的怨愤与遗憾。她远远地看着,眼神空茫……

“古格、古格……我就不明白了,古格有什么魅力让你们这么神魂颠倒,它就那么重要么?”父母拉着行李箱站在门口,叹了口气看着达拉,眼神里充满无奈和一些达拉看不懂的内容,但是达拉看懂了——他们非去不可!”

“我就是个没爸没妈的孩子,我恨古格!”

“砰!达拉摔门跑了出去,眼泪在脸上肆意……”这种事情多了她逐渐学会了平静的去面对,但心中却早已为自己筑起了高墙。

“达拉,节哀……, 你的父母是为了伟大的理想而牺牲的……”

“伟大的理想? 她在心里冷笑了一下,面上却是说不出的哀伤。”

回忆在心中肆意横行,充斥着她的胸腔,她觉得无比憋闷,达拉看着眼前这片废墟,往事一幕幕浮现,“这么多年了……”她深呼了一口气,“走吧!”

夜色中依稀可见几个人影摸索着向那片废墟走去。

扎西在前面带路,接着是达拉、靳言、穆国成,穆海在最后收尾,他们从废墟已经坍塌的入口有些艰难地挤了进去。穆国成是当时坍塌的亲历者,三年前他同达拉的父母一起经历了那场意外,逃出来后也一度昏迷了好几天,算是捡回来一条命,如今他再次踏进这个洞口,随着不断地深入突然就觉得呼吸急促起来,大概是受伤后的应激反应。没往里走多久他就脸色难看,满头大汗,神情恍惚有点不敢再往里走了。

之前在外面达拉就劝他不要一起来了,在外面等他们就好,可是他不放心达拉非要跟着来,此时大家看着穆国成的情况不知该如何是好。出去,他们好不容易才进来;往里走,穆国成显然是不可能再走了。达拉内心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靳言一个外人自然是不方便发表什么意见,随便找了个石头坐下来,手里拿着根烟来回的搓,看着他们。穆海看着达拉,又看看穆国成,在心里斗争,他其实很想陪达拉一起进去,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他希望能陪在达拉身边,但是他想:“达拉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面对一切,现在她想进去看看……”最终穆海决定成全达拉,于是他说:“要不你们进去吧,我在这里照顾三叔,一会我们在外面会和。”

达拉一想这也是个办法,她一咬嘴唇,点头道:“那就这么办吧,如果穆老师情况好一点你们就先去外面等我们吧。”

他们三人继续往里走,没想到这片坍塌外面看着壮观,里面更是不小,弯弯绕绕的长廊,大殿,一个套着一个似乎没有尽头似的。他们来到一个比较大的殿内,看着有点类似主殿。在手电的照射下依稀可见,四壁绘满了残破的壁画,残年的廊柱挂满蜘蛛网,几尊面目凶恶似罗刹的佛像立于殿前,凶神恶煞的瞪着他们,甚是骇人,达拉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这一路进来达拉都在留意墙上的壁画,她举起手电照着四周的墙壁依次看过去,这一片非常像老画师画里的那片了,达拉凭借着记忆与墙上的壁画一一比对。

面目狞恶头生三眼神身,与之前靳言拿的那座“古格银眼”十分相似。但壁画里的三眼神身纵目似乎喷出了火焰,将大地村庄烧的满目苍夷。继续看过去还有那幅男女赤|裸|交|媾图,男身类佛一手持红白串珠,一手持人头骨碗。女身用扭曲的姿势缠坐于男身之上,全身赤|裸。壁画的左下方还跪着一名年轻的僧侣像是在接受者某种仪式。

达拉看的全身直起鸡皮疙瘩,诡异的感觉一波一波的向她袭来。突然她发现有一处壁画似乎剥落极为严重,连墙壁显现出的泥土的颜色都略有不同,她走近了些抬头望过去,正是她手里正在修复的那幅,顿感喜出望外。她将手电调亮照过去,顺着手电的光束,她看到一名身穿白色藏裙的少女凝视着她,可惜少女的面容一半已经剥落斑驳,那种奇异的熟悉感再一次冲撞着达拉的神经,“奇怪,这种奇异感究竟是从何而来。”达拉仔细打量着那幅画,突然她脑子里“嗡”的一阵闷响,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直涌上胸口,那壁画里少女的半张脸看过去分明与达拉长得一模一样。

达拉感到眼前一阵眩晕,一个没站稳半跪倒在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靳言来到达拉身后一把将她搀扶了起来,他早在达拉盯着那幅壁画发呆的时候也发现了这件诡异的事情。他目光惊异的在壁画和达拉身上扫了几个来回,最终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样子。

他将达拉搀扶起来坐在附近的一个石阶上,“你怎么了?没事吧?”

达拉满脸苍白的毫无血色,她嘴唇微微动了几下,但终究什么也没说出来。她现在的思维已经混乱了,满脑子的惊恐和疑问不知道该找谁解答。老画师的壁画;阿泽寺门口的怪喇嘛;父母对古格的痴迷;此时壁画里少女的这张脸,这一切都诡异的穿成了一条线,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吗?达拉觉得后背一阵发冷。

靳言陪着达拉默默地坐了一会,想从口袋里摸烟,正好摸到了之前从达拉手里拿的巧克力,他想了想,掰了一块递到达拉嘴边:“来一块吧。你该不会是低血糖吧。”

达拉神情恍惚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她茫然的就着靳言的手将那块巧克力吃进嘴里。大概是吃巧克力的时候达拉的嘴唇碰到了靳言的手指,靳言感到手指传来一阵冰凉湿润的感觉,顿时全身一阵发麻。他目光不自觉的看向了达拉的嘴唇,“精巧的嘴唇有些微翘,略发苍白。”他不自在的扭动了一下脖子“咳”干咳一声站起来随便的在这大厅里假装张望以此缓解他心里的尴尬。

他看达拉情况好些了,问道:“怎么样,能走么?要不我们出去吧。”

达拉说:“不,再等会。我还有些事没办。”

靳言皱眉:“?”

达拉坐着没动沉默了一阵,突然缓缓地说:“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进来吗?”

靳言一挑眉,他刚才也看到了那张壁画,当时他以为达拉就是为了这个壁画才非要进来的,这么说还不是这样。他故作不明的说:“不是说为了修复壁画么?”

达拉虚弱的哼笑一声:“你会信么?”

靳言自知被拆穿,显得有点尴尬。心想“看来以后不能在这姑娘面前装大尾巴狼。”他问:“那为什么?”

达拉长叹一声,大概是积压在心里的郁闷实在堵得难受此刻就是想找人说说:“三年前坍塌的这片废墟……,我父母就是在那次坍塌中遇难的。”她看着靳言微微一笑,

靳言没想到达拉说出的竟是这个,他看着达拉的笑脸,却从那笑容里看出了万般的伤感与无奈。心里就像有人突然狠拧了一把似的抽动了一下。

达拉接着说:“我想找找他们留下的痕迹。”

靳言沉默了一阵,微微点头。

达拉又休息了一会,他们继续在侧殿里摸索,穿过一个细窄的长廊,长廊两侧每隔一段都有一个类似窗户的洞,应该是用来通风的。难怪他们已经进来的挺深入了,仍然没有觉得缺氧,达拉不得不感叹古人的智慧。他们向深处的一个窗户探身观望,里面又是另一间大殿,靳言率先钻了进去,达拉犹豫了片刻也跟着钻进去了。大殿的深处有一个不长的廊道,他们看到廊道的尽头有一道石门,靳言上去推了一阵,石门没有任何反应。“看样子是打不开。”他说。

达拉站在边上举着手电盯着石门看,石门上面写着两行藏文。她从未接触过藏文,但是此刻莫名的,她竟然看懂了那两句话。

“ 有心无相 相由心生 有相无心 相由心灭

心相合一 可得莲启”

达拉轻轻将那两句话念出声来。

靳言一边捣鼓着石门随口问:“你说什么?”

达拉盯着石门上的两行字:“那上面写的。”

靳言退后了两步去看那些文字,惊讶道:“你还认识藏文。”

“嘶~”达拉不知道作何解释,没承认也没否认。“这是什么意思呢?”

靳言看着那两行字一手抱胸一手托腮琢磨了一会,回头冲达拉咧嘴一笑,“你刚说这上面写的什么来着?再说一遍。”那表情别提有多欠打。

“那你……”达拉被他气的瞪了他一眼,连剩下的话都懒得说出来。靳言嘿嘿笑着,他就是想缓解一下气氛,让达拉轻松点,现在看来目的是达到了。于是他又说:“这些故弄玄虚的话,哪能让你一下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那写这话的人不得让你死死给气活了。”


     西藏交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一、近年全球新增绿化面积四分之一来自中国的优异答卷。当前,人类前途命运休戚与共,各国相互联系和,科学精准精细管理,全面提升科学绿化水平。中国新闻周刊:你亲历了上世纪80年代西方国家护”,必须真学真懂真信真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