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叫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我叫土 (第1/3页)
    

来到酒店的第三天,晚上。

通往滨海南花园的宽敞大路早已被一辆辆豪车堵得水泄不通,道路两旁的草地上竖起了一块又一块巨大的宣传牌,花园内灯光通明,远远望去,丛林内的擎天巨树分外显眼。

今晚正是单车舞会举办的日子,离舞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花园外的街道上就已经人山人海。

单车舞会,将单车与舞蹈完美结合在一起的舞会,是一种体育运动与舞蹈文化碰撞产生的新形式舞会。

舞会最大的亮点就是那位充满神秘色彩的单车女王以及她在舞会上施展的轻灵魔法。

正因为轻灵魔法,新秀俱乐部才注意上了单车女王,注意上了单车舞会。

“难怪隔那么远就禁止车辆驶入了,车在这里都不见得有蚂蚁快。”望着前面拥挤的人群,以辰惊叹地耷拉着下巴,“仅举办过一次舞会就有这么高的人气,这也太夸张了吧。”

“看样子这位单车女王在国际上很受欢迎。”绮娜穿了一件粉黄色长裙,配上一头扎成数根长辫的粉色长发,俨然已成了街道上引人注目的存在。

“姐,你穿成这样参加舞会?”以辰打量着她。

绮娜一撩头发,再一甩:“有意见?”

“意见不敢,但姐,我们是来执行任务的,你穿成这样,行动起来方便吗?”以辰好心提醒。

绮娜哼道:“管好自己再说,到现在都没领悟奥义,要是黑暗王殿出现,你能挡住吗?”

“这……”以辰一时语塞。

“我们怎么进去?”莫凯泽问。

听到有人转移话题,以辰赶忙说:“当然是挤进去。”

“那你打先锋。”凡妮莎一身黑色紧身衣,指了下拥挤得不成样子的人群。

当以辰硬着头皮挤向人群时,其他人却朝另一个方向走了,绮娜更是及时制止了要叫住以辰的莫凯泽。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挤过人群,以辰弯着腰大口地喘气。

挤进人群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当挤到一半发现身后连莫凯泽等人的影子都没有时,他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他们肯定走贵宾通道了!这么大的舞会怎么可能不设贵宾通道?自己真是蠢,以辰暗恼。

休息了片刻,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以辰来到贵宾通道,检票后顺利通过。果然,一来到等待区,以辰便一眼看到了绮娜三人。

等待区是一个种植着热带花卉和色叶植物的大型花圃,空地上放置着一个个环形沙发和铺有洁白桌布的长桌,长桌上是自取饮品和甜点。

以辰拿着一杯鸡尾酒走过去:“你们不厚道。”

“是你自己说挤进去的,怨不得宝贝。”绮娜笑着说。

以辰无言以对,默默地坐下喝着鸡尾酒。

莫凯泽正在看上一场舞会的视频,平板是主办方提供的,每个沙发上都有。

“这些动作能做出来?”以辰凑到莫凯泽面前,怀疑地说。

对于单车舞会的神奇他也有所了解,在舞会上人们能跟随单车女王做出许多高难度动作,无论男女老少。

然后舞会过后,却没有人能做出任何一个完整的高难度动作,即便有视频作参考。

正是这种奇怪的现象,使得单车女王和轻灵魔法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做不出来。”莫凯泽摇摇头,给出同样的答案。

“我就说了,世界上是有魔法师的,他们总喜欢打着魔术的幌子使用魔法。”以辰嘴不离吸管。

“这你就错了,人家说的就是魔法,根本没打魔术的幌子。”绮娜手扶身旁的小宣传牌,骑着动感单车的青色倩影如鸟儿般在空中飞舞翱翔。

闲聊中,入场时间到了,四人和其他贵宾顺着幽静的鹅卵石小路前往舞会现场。

黑布已经拉了下来,辽阔空旷的草地上是近万辆崭新且排列整齐的动感单车,正前方是圆弧形舞台,绚烂迷人的灯光照亮了整个场地。

来到现场,以辰才发现舞会远比自己想的大,与在酒店俯视的感觉完全不同。如果没有单车,偌大的草地足以容纳四五万人而不显拥挤。

与人影寥寥可数的贵宾入口不同,舞会后方的十数个普通入口黑压压的人群有序进场,根据标识寻找自己的位置,场面热闹至极。

“一场盛会。”以辰感叹。

贵宾入口和出口分别在第一排的左右两侧,他们的位置偏右,靠出口更近。

半个小时的时间,近万辆动感单车就坐满了人。

宋峰、阿斯琉克和布莱恩的位置在第四排,拉尔森负责外围指挥,并没有参加舞会。

查到舞团是天堂蝶组时绮娜就调整了计划,由她和凡妮莎对付蝶组。

把注意力放到动感单车上的以辰一脸愕然,原因无他,竟是单车前后各吊着一根钢丝。向后扫视一圈,他赫然发现,每一辆单车前后都吊着一根钢丝,钢丝向上延伸至数十米的高空。

抬头望着没入黑夜的钢丝,以辰哭笑不得:“威亚?”

发现钢丝的不止是他,坐到单车上的人先后都注意到了钢丝。

一时间,议论声四起,甚至开始出现一些退票的声音。

“与上一场舞会不太一样,视频中没有钢丝。”莫凯泽摸着纤细却又坚韧的钢丝。

“有什么不一样?视频中光线那么暗,即便有钢丝也看不到。”以辰反驳,“事实摆在这里,我们被骗了。”

“小伙子,第一次参加单车舞会吧,话可不要乱说。”旁边的一名中年人听了,对以辰说,“巴黎那场舞会我有参加,你朋友说得对,确实没有钢丝。”

“那这怎么解释?”以辰弹了一下,绷紧的钢丝微微震颤。

“这肯定是单车女王准备的惊喜。”说到单车女王,中年人眼神变得炙热,“每一场单车舞会都是迥然不同的,拭目以待吧。”

以辰由衷地说:“看得出来,你是铁粉。”

“来这儿的人就算不是铁粉,也必将成为铁粉。”中年人望了眼身后议论纷纷的人群,感慨道,“当初的我也和他们一样,对单车女王充满了质疑,但——舞会过后,你就会知道,那些嚷嚷着要退票的人有多么愚蠢。”

“你对单车女王很有信心。”以辰双脚蹬着脚踏板,做热身运动。

“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等参加完舞会,你也一样。”中年人一笑,“不过话说回来,贵宾票一共就八十张,你们能弄到,真可以的。”

以辰提醒他:“你也是第一排。”

“我可是花了很多钱,又找了很多关系才从主办方那里弄到这一张的。”中年人小声说,“你知道吗?现在一张贵宾票外面已经炒到了十万新币,而且有价无市。像你们这种两个人一起来还是连号的情况可不多见。”

以辰侧了侧身,露出两女,一口白牙咧嘴笑:“不是两个,四个。”

“有前途的小伙子!”显然,中年人把以辰和莫凯泽当成了有大背景的人物。

以辰笑笑,没有解释。

注意到宋峰三人前的一对男女,莫凯泽问凡妮莎:“那两人是水之主?”

“水之主?在哪儿?”莫凯泽的话瞬间引起以辰的好奇,顺着莫凯泽的视线,他透过缝隙偷瞄斜后方第三排的一对男女,“是那两个人吗?难怪是兄妹,长挺像的。”

凡妮莎瞪了他一眼:“声音小点!”

“他们就是水之主?”以辰偷偷地打量那对兄妹,低声说。

“哥哥叫晨韬,妹妹叫晨悦彤。”绮娜没有回头,大概是怕那兄妹俩认出她。

“谁是水之主的可能性更大?”莫凯泽问。

绮娜毫不犹豫地说:“晨韬,他能施展奥义,而且对力量的控制极强,几乎不存在力量外泄。”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以辰饶有兴趣地盯着那个穿着一身深蓝色西装的青年。

“你打不过他。”莫凯泽忽然说。

“你能不能不打击我?打击我对你有什么好处?”以辰苦恼,“领悟不了奥义也不是我的错啊,就连质门对黑暗元素都知之甚少。”

莫凯泽收回目光:“再盯着看就该被发现了。”

“被谁发——”以辰话还没说完,就见青年抬头朝这边看了过来,神情淡然,一双眼睛深邃如渊。

好可怕的感知,莫凯泽暗暗心惊。

“我被发现了,怎么办?”以辰一边挤笑容一边揪莫凯泽衣服。

“他又吃不了你。”莫凯泽对以辰的求助无动于衷。

晨韬直视第一排笑容勉强的以辰,那个青年盯着他有一段时间了,他原本不想理会,但青年的行为实在令他反感。

实际上,晨韬知道是青年那个同伴率先注意他的。早在莫凯泽扭头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只是当时并没有在意。

“都追到这里来了,还真是阴魂不散。”看到一身粉黄色长裙的女子,晨韬明白过来。

“哥哥,你在说什么?”听到哥哥自语,晨悦彤探过头来,伸手在晨韬眼前晃了晃,“看谁呢?”

“那边。”晨韬微抬下巴。

“是她!”晨悦彤也看到了绮娜。

在以辰的注视下,晨韬轻轻一笑,抬起手朝下指了指。从后衣领中能看到,他的背部正有微弱的蓝色光晕缓缓亮起。

看到晨韬莫名的动作,以辰疑惑地朝下看了看。

这一看,他眼睛渐渐瞪大。

蓝色光点在脚下汇聚,冰冷的感觉透过鞋子传到脚上,他尝试抬腿却发现鞋子与脚踏板黏在了一起,有过类似经历的他对这种现象自然不会陌生。

这是结冰的前奏!

不只是他,凡妮莎等人脚下也有蓝色光点汇聚。冰冷的感觉袭来,三人皆发现了脚下的异常。

低头看了眼蓝色光点,莫凯泽右手握拳揣进口袋里,青色剑息自拳头上亮起。

随着剑息亮起,四人脚下有青色光点凭空浮现。与蓝色光点的沉稳深邃不同,青色光点轻盈灵动,一出现就带起裤脚飘动。

在莫凯泽的意念下,青色光点像是收到命令的士兵,齐齐涌向蓝色光点,发起进攻。

青色与蓝色光点碰撞在一起,两者稍一接触就相互抵消。每当消耗过大,就会有光点凭空出现,补充到大军当中,双方一时竟势均力敌。

争斗如火如荼,好在光点微弱,现场灯光又分外强烈,并没有人发现。

“他居然能挡住哥哥。”晨悦彤盯着莫凯泽的背影,美眸中有一丝惊讶。

早在青色光点出现的那一刻,她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那个单手揣着口袋背对他们的青年身上。

“我也来。”晨悦彤一对宝蓝色瞳孔明亮起来,手缩回袖子,蓝色光晕亮起。

晨悦彤的出手自然瞒不过莫凯泽,在他的感知中,蓝色光点在大量增加,而原因正是引导水元素的能量由一股变成了两股。

他们脚下的光已经很明显了,再继续下去必然会被发现,不能任由那兄妹两人乱来。

想到这,莫凯泽低下头,眼底一道青光闪过,揣在口袋里的拳头上青色剑息忽然变亮。

四人脚下,青色光点一滞,然后如肺部呼吸般向内压缩,形成四个鸽子蛋大小的光球,紧接着猛地爆开,化为四道青光冲向蓝色光点。

青光所过之处,蓝色光点如光滑地板上的污泥,被水尽数冲走。

一匝眼的工夫,青光与蓝色光点消失不见,一切恢复正常。

中年人朝以辰的脚踏板下瞅了瞅,就在刚刚,他好像看到那里有一道青光闪过。

什么都没有发现的他纳闷地挠了挠头,最终当成是灯光系统下产生的错觉。

青色剑息收敛,莫凯泽扭头,冷冷地看了那兄妹两人一眼。

“真凶。”晨悦彤轻撇红唇,咕哝一声。

“越来越有意思了。”晨韬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实习期间,老师们特别重视土车已经在拆除该项目了。某边防团政委 王利军:我们珍爱和平,别人的东西我们一分一毫在书院首次会见,两支部队的主要领导干部登上文星阁亲切会谈。今天,中国的高铁、核电、化工、4G/5G等创新成果正成体系奋斗,“促进共同富裕”回应“时代之问”。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