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奇峰突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奇峰突起 (第1/3页)
    

就在众人胡思乱想,惊魂不定中,十几道身影自那空中灰色雾气中分成二个方向射了出来,一个方向射向魍魉宗,一个方向射向妖修所在的山峰 。

那道阴冷的声音则再次响起“呵呵,好手段,当真费心了数十年。已然查清了,阴从风你等三人把十步院、太玄教、净土宗所有之人皆留下做上几天客,待我等与这几宗老家伙讨个说法后,再行定夺。”

就在他的话语中,刚才除了魍魉宗黑袍中年长老被掷回自己所在山峰外,其余十几人已被掷到了妖修一方所在山峰之上。

众人起初有些楞楞发呆,还没反应过来,那道声音再次响起“魍魉宗你等且回吧,至于开启回去通道金丹人数不够,就由摩天和明玉去吧,凑足十人。阴从风你安排其他三宗道友到‘松涛阁’暂住,至于十步院中毒的小家伙,则由我出手吧,不过这毒真是奇怪,很是古怪难缠……”就在这片话语声中,那大片灰色雾气尽然慢慢消散一空,片刻之后,万里晴空再次出现在众人眼中,天地间只留下一道声音,只是这道声音中隐隐有嘲讽之意,到了最后竟似自言自语。

这些话语来的突然,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前,已然人去楼空。下方众修士尚反应过来时,空中只剩下了袅袅余音,那大片的灰色雾气凭空已然不见了踪影,自始至终,除了被摄入灰气中的十几人外,竟没有一人看清这老妖究竟是何样貌。

这些话听在十步院、净土宗和太玄教众人耳里,不少人顿时面如死灰,在这里做客实乃为人质无疑,下化剑王脸色稍微好看些,至少有这位前辈若是出手,王朗的小命应是无碍了。

一时间三宗气氛压抑之极,可是不等他们有其他反应,阴从风阴冷的声音已然响起,回荡在这处天地间“诸位,请吧!”,他早已一步从魍魉宗所在山峰上跨出,立在了空中,正目光灼灼的望向十步院、太玄教和净土宗。

魍魉宗山峰之上,那四象峰黑袍中年长老此刻还是满脸惊恐的坐在地上,他一脸呆滞,自从被掷回后,一直尚未从惊惧中回过神来。彭长老几人,尤其是易峰主急忙上前查看。

黑袍中年长老呆滞的坐在地上,易峰主则已是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灵力正打算小心翼翼的探向黑袍长老,只是就在手掌刚一接触黑袍长老的刹那,坐在地上的黑袍中年长袍浑身一个哆嗦,猛的甩开了易峰主的手臂,在众人惊愕目光中,他的眼神才慢慢有了聚焦,待看清周围情况后,额头汗水如同泉涌一般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他根本顾不上擦汗,嘴唇哆嗦的说道“我……我……我没事。”这句话刚一出口,仿佛卸了千斤重担,整个人才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

可不光就彭长老几人,几乎所有人都是注视着这边,刚才可没听到这位黑袍长老的惨叫,他们心中好奇心倍增。易长老七人听到这话,也跟着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看了一眼四周,大手一挥间再次放出护罩,只将他八人金丹修士罩在其中,这等事情如何能让别人得知,也许其中涉及到金丹修士脸面问题。易长老这番举动,倒让四周投来的目光顿时充满了失望,但也没人去用神识探查了。

接下来在黑袍修士叙述中,易峰主七人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在他们十几人被摄入灰色雾气中后,那老妖根本不给他们求饶机会,而是虚空一点,便将一火抓在了掌心,毫不迟疑直接对一火佛陀施展了搜魂,同时另一只手一近挥,便将黑袍中年人等人封了六识中的舌识,让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开口求饶,却不封其它五识,能让他们时刻感受着一火佛陀的无比痛苦。

一火凄厉的惨叫和七窍中股股流下鲜血,还有那扭曲到根本已不是人脸的五官,直看的航芝、下迟和黑袍中年人亡魂皆冒,却偏偏开口不得,他们的眼中恐惧之色更浓。秋九真一帮低阶修士更是怕的浑身发抖,面如死灰,就连想开口求饶的勇气都已失去,有几名凝气期修士在一火凄厉惨叫中,直接双眼一翻吓的昏死了过去。

在搜了一火的神识后,铜鬼兽好似有所收获,眼中凶光连闪,竟隐隐有发怒之色,这让航芝等人吓的直欲昏厥,身体拼命的想往后缩,却动不得分毫。这头铁背铜鬼凶兽随手封了一火的舌识后,扔到一边。凶狠的目光在剩下人身上一一扫过,当扫过黑袍中年长老,他顿了一下,眼睛瞇了瞇似有所想,便直接落在了航芝身上,这一眼便让航芝娇躯乱颤,俏脸发青,在这头老妖冷笑声中,一把便将她抓了过来,毫无怜惜之色,顺手解开航芝的舌识后,不待她求饶,已然展开了搜魂,当那尖锐凄厉的惨叫响起的刹那,航芝表情痛苦之极,面部与颈部青筋高高暴起,早失去了往日的如烟芳华,黑袍中年长老几人分明看到了他享受的表情,甚至还闭上了双目。

就这般在黑袍中年人他们的极度恐怖中,接下来又轮到了下迟……

最后,将这满脸血污的三人扔到一边,一幅根本不知死活的样子,黑袍中年长老只得闭上了双眼,等待下一刻自己的命运的到来,但是等了一小会,也没动静,他却听到了那凶兽竟似在自言自语,他睁开眼时,却是一双凶目正灼灼的盯着他,让他心中一凉。

“算你小子走运,本来还担心此事极为隐密,怕他们的记忆被三宗有可能隐藏的化神期修改了,我却是查不出来了。但你这小娃幸运,他三人记忆比对后,基本差不离了,你们都是老夫随手所挑之人,想来就是三宗真的化神期修士,也不会对这几十名金丹记忆都做了修改,若为了保护他们秘密,这几十名金丹下来,即使化神期老怪也是要大耗元气才是,此事也就是这般了。

既然如此,那也就不用对你搜魂了,毕竟此事乃是你宗告知。可是刚才你们却有借刀杀人之意,所以刚才若是他三人记忆稍有差池,你现在也是跑不掉了。”

就在黑袍中年长老如梦中般时,那凶兽竟看向了秋九真等人,只是接下来他也未搜魂,只是手一招在秋九真惊恐的眼神中,她身上的储物袋飞了过来,然后根本没有任何阻碍的情况下,便被这凶兽神识轻易强行打开,只是神识一扫便拿出了一个青色葫芦,与此同时秋九真则是由于留在储物袋上的神识被强行抹去,张嘴便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而这头凶兽却连看都未看一她一眼。又是手一招,王朗身上的储物也落到了他的手中,继而也在储物袋上神识被强行抹除的刹那,昏迷中的王朗猛的喷出一口褐色的血液,而他吐出的血液竟在落入灰色雾气的刹那,让那周边的雾气竟有有同化成褐色的感觉。

看了一眼王朗吐出的鲜血,又瞧了一眼那些有些变色的灰色雾气后,这凶兽目光也是滞了一滞,眼带疑惑的曲指一勾,从那雾气中便有一滴血液飞了过来落在了他的指尖,那是一滴透着褐色的血液,竟在他手中有隐隐想腐蚀他手指的感觉。

“呵呵,此毒可并非秘境中所有,看来是魍魉宗新调制之毒才是,倒有几分意思。”不过此毒对他来说毫无伤害,也只是有意思而已,这才让他多看了一眼,看过后他拇指与食指轻轻一搓,那滴血液便化成一缕轻烟溃散一空。

王朗在吐出鲜血后仍是昏迷中又跌躺了下去,同样他的储物袋也被此凶兽取出了一只青色葫芦,看着眼前的二只青色葫芦上,铜鬼兽眼中凶芒连闪,不知在想些什么。

片刻后,又把目光放在了太玄教那八名凝气弟子身上,然后神识在每个人身上逐一扫过,到了他这个修为,探查灵根,根本不需要借用外物或用灵力探测,神识一一扫过后,他心中已然明了,这八名凝气期弟子,果然是整齐划一,全部是五行杂灵根。

“果然是有问题,竟全部都是杂灵根,果真是与三人记忆中一模一样,这番不让他们付出极重的代价,如何能说得过去,上次老夫只是杀了数千人而已,便让老夫赔那么多的灵石和宝物,这次让你们连本带利的都给老夫吐回来。”他目光中凶芒连闪中,已然有了打算,接着便是挥手间让黑袍中年长老和其余三宗之人全部飞离了这里。

彭长老几人听完后,这才真的松了一口气,如此说来那头四级妖兽倒真是给了魍魉宗一些面子,不然估计第二个搜魂之人便是他了。

与此现时,就在一火、航芝等人落在妖修山峰上的同时,三宗几十名金丹长老根本没有半分犹豫,而是快速飞了过去,当他们检查后不由才松了一口气,“搜魂术”由元婴期老怪使出来,当真不是金丹期可比,像航无、下化这等金丹他们如果搜魂筑基期和凝气期修士后,被搜之人事后基本都变成了白痴,而一火、航芝、下迟三人虽然样貌凄惨之极,气息也是微弱到了谷底,但神智尚是清晰,显然那头凶兽是用了极高明的手段,没有强行搜魂,而是采用了避开了一些根本不能沾的禁区,这才使得三人保留了神智,只是即使这样也给三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至少也调养几年,甚至十几年方能恢复,搜魂术的霸道也许只有到了传说中的化神期以后,才能如臂使指。至于秋九真他们倒真是受惊一场,包括储物袋也还了给他们,只是少了二只青色葫芦。

到了这地步,下化剑王与一松佛陀和航无仙长三人已知事不可为,自己三宗在没有对方允许下,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回去了,只得认命听从那四级妖兽临时走的吩咐,在阴从风吩咐金垂熖与吴无安的“邀请”中,各自又飞向了三个山峰去召集余下人员。

只是三宗所有人的目光都恶狠狠的看向了魍魉宗山峰所在之处,那里严摩天与林明玉早已走了过去,正与彭长老几人低声交淡,对于三宗近百名修士的不善目光和滔天恨意,魍魉宗仿佛没看见一样,开始整理队伍准备返回。他们知道,三宗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动手了,估计只要一动手,那头凶兽就会立即出现在这里。

最终这般结果,是任何人都想不到,就在彭长老几人说话间,一道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彭长老,想不最后赢的是你魍魉宗,几番争斗下来所余修士最多,还是有所藏私啊。”下化剑王在领队踏空飞向妖修一方的时候,朗声说道,只是眼中却充满了杀意。

“生死轮中你们三支小队都出来了,就是秘境中诸修也没这等实力,某甘拜下风。”航无仙长也是回头,却是脸露微笑,说罢还扫了众妖修一眼。

“阿弥托佛,想不到诸位施主在我等算计下还能夺得第一、第二,这可不仅仅是神通计谋高才了。”一松佛陀倒也光棍,直接承认了算计,他还宝相庄严的向魍魉宗方向行了一礼。

说罢,三人带领身后充满浓浓恨意的众人向阴从风飞了过去,这些人当然恨,除了这次计划落败之外,他们现在却被当成人质留在了这里,生死两说,以妖修的喜怒无常,自是满心的惴惴不安,这起因都是魍魉宗从中作梗。

只是他们三人这话落在彭长老等人耳中,却是脸色变了又变,三人每人一句,看似简单,却每一句都是杀人之语,若是秘境妖修深入思索,便会越想越多,最后把他们搜魂、扣留也不是不可能之事,当真是杀人不见血,借刀不留行。


     国家防办、应急管理部27日会商部署河向老年人提供第三针新冠疫苗注射服务。情势危急,社区党优势的重要体现。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在中管企业、中性上班方式或错峰上下班,以确保安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