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尽在掌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尽在掌握 (第1/3页)
    

“案子没破,尸体俱已下葬,太爷端是作的一手大死。”

“此为妖邪所为,上官无非是要推卸责任罢了,尸体下不下葬都一样。”

“太爷读圣贤书也信妖邪?若要真有,那这天下还要官做什么?终归是妖邪,凡事都推给它们好了。”

“明玉公子不信?”

张远突然有点后悔来找这位县太爷,做的什么糊涂官,案子破不了就推给妖邪。等时间久了就成为悬案,那些枉死的少女怎么办?所以张远一直不太赞同大梁的官制,书读的好未必官当的就好,尤其是遇到这种疑难杂症,那还真的是苦了各位县太爷以及那些封疆大吏了。考试不仅要考读书的本事来决定县令的职位,还要考断案的本事来决定县尉,要考文书的本事来决定县丞。

“不信,我虽不读圣贤书,但妖邪我却是不信。”张远表情严肃,再次确定自己不信。

“送客!”突然县令变脸了,然后转身走入屋内。

张远坐在外堂一脸懵逼,我说错话了?转头看了看方明,他也是一脸懵逼,倒是一旁的老仆一脸遗憾。

“公子不该提自己没读过圣贤书,老爷最凡不懂装懂的白丁。”一语道破天机,说白了就是自恃清高看不起草民。

“呸!活该被罢官!”张远也是第一次生气,这比吸血鬼吸人血还要气人,一脸不爽起身离开。

由此可见古代的制度真的是有问题的,读书人自视高人一等,看不起普通人,但其衣食住行都离不开普通人。穿着普通人做的衣服,吃着普通人种的稻谷,喝着普通人炒的茶叶、美酒,偏偏还看不起普通人。普通人怎么了?普通人吃你家大米了?

张远确实读的不是圣贤书,国子监也不教圣贤书,而是律法书、文法书、算法、工法、语法,每天的奏章以及驭下之道。皇家子弟可以在课后自己看圣贤书,但他们不需要懂圣贤理,因为圣贤教化的万民,皇家用圣贤书教化万民管理万民。圣贤书说白了只有一种语言,而皇家子弟最少要通三种以上语言才算合格,除了母语之外,盟国语言是一种,敌国语言又是一种。

张远说的没错,但他现在的身份不是皇子只是江湖上的浪荡公子,他得会圣贤书才行。

走出县太爷的小院,张远有点沮丧,自己居然忘记了这群人压根就不能算上是官。读书人当官有两种可能,继续当读书人或者过渡成官。

“主人,现在我们怎么办?”方明开口打破了沉默。

“自己查呗,县太爷不配合我们就自己做,总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还妖邪,等我逮到凶手,非带到这个县令面前好好打他的脸。”张远的怒气未消,怎么可能不生气,自己是好心好意的想要帮忙,结果看到一个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居然还是一县的父母官。乌纱帽都摘了居然还心高气傲,这种人活该,若是不发生这种事情还真不知道到底是有多糊涂。

“没有官府的批文,我们插手的话,御史可不会放过我们的。”方明听说张远自己要查,立刻出言阻止道。

“江湖人,就要快意恩仇,你还没从自己的身份里走出来啊!海大侠!”张远的话意味深长,方明听闻立刻不再言语了。

吃过晚饭后,张远洗过澡就睡下了,到了夜里,下床、穿鞋、穿衣、带上必要工具。从窗户翻出来落地,此时方明等人已经等候多时了。几个人也没有废话,从后门出去然后直奔本地百姓埋葬尸体的坟场。这件事下午张远说过,那大家都不是蠢人自然心照不宣,官府不配合那唯一能做的事情只有开棺验尸。发生杀人事件,验尸是最好的办法,尸体是最直白客观的,它能追根溯源的还原死者生前的经历。

“一共八十六座新坟,要全部都挖开么?”来到坟场的时候张远才发现实际操作有点困难,这里的新坟如此之多,挨个挖不知道要挖到猴年马月才能搞定。不过张远没那个时间都挖开,一人一把铁锹,以间隔数开始挖掘。

张远的速度最快的,没办法,力量最强不说,身体协调能力最好。最近开始有意识的练习起段体术了,果然这玩意需要一个身体基础,最起码要达到一种远超人类的地步。大概相当于美国队长+黑豹+蜘蛛侠三人体质的总和才够,所以山达尔星的科技扫描后表示不契合,那是因为一般人太脆弱完全承受不了。所以张远一开始用海息术打基础的正确的,要不然多少人会因为体能透支而死。

搞定了之后就放下铁锹,一个人无聊的坐在一块墓碑上抬头仰望星空,要说古代的星空非常的美丽,肉眼可见的星辰形成一道河流。不知何处突然来的感叹,张远开口就是一段很久之前看过的诗:

千古悠悠

有多少冤魂嗟叹

空怅望人寰无限

丛生哀怨

泣血蝇虫笑苍天

孤帆叠影缩白链

残月升骤起烈烈风

尽吹散

张远的这首满江红刚念完,不远处的丛林里居然传来鼓掌的声音,然后一席灰袍出现在眼前,张远看到这张脸倒是不吃惊。在自己吟诗的时候就感知到了有人到来,只不过为了不破坏气氛所以自己没停。这首满江红当年被做为一部高分悬疑剧的主题曲,总是有它的过人之处,很应景。

“了不得,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才情。”来者居然是白天见到的那位书生。

“先生更是了不得,居然敢孤身一人来此荒郊野外。”比起书生佩服自己,张远更佩服书生。古代不是现代,即便是现代夜晚也没有几个人敢往坟地里跑,而古代的坟地里野狗、夜猫、恶狼、蛇虫鼠蚁比比皆是。孤身一人手无缚鸡之力往这里跑,那跟找死没区别,张远来这里的时候都顺手干掉了几只野狗才算安稳,要不是自己身上的气息外放,估计这种嗜血的野兽还有更多。

“小道尔。”说这话,书生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巧的香炉,里面散发出来的来一股特殊的气息,似乎是用来驱赶某种东西的。

“有意思,倒是个有趣的东西。”张远直言有趣,假如自己猜的没错,那么即便是个弱女子只要带着这个就能孤身进入山林之中。

而就在张远与书生交流的时候,一旁的方明走过来说已经把棺椁全部都起出来了。书生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张远也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两人哈哈一笑,一同前往棺椁的旁边。随着棺盖被打开,第一具女尸出现在七双眼睛当中,她的模样看起来最多不超过十八岁。长相还算周正,张远拿出一双白手套待在手上,从怀里掏出一根可伸缩的竹竿,拉长后开始拨弄尸体。

“看出什么没有?”书生的语气很稳,好像看过无数次一样,而方明等人除了方明还算稳,其他四人都去吐了。

“尸体的手腕和脚踝处都有於痕,看出来是死前造成的,虽然死了一段时间但皮肤还算有弹性,说明一日三餐不缺。然后看腹部这一块,虽说被剖开一个洞,但是从洞里看过去。大肠小肠都具在,心肝脾肺肾一个都没少……”张远这边跟个买东西的顾客一样挑挑拣拣,一旁的书生拿出纸和笔开始记录起来,两个人一个验尸一个记录,配合的倒是相得益彰。

“综上所述,结论一:这些女子生前被关在一个空气流通且吃喝不愁的地方,结论二:这些女子虽说肚子少了一块但实际上五脏六腑具在那么剖开肚子的原因就有很大的可疑了,结论三:通过细致的检查我发现,除了部分盆骨偏大生过孩子的女性之外,大部分没有生过孩子的女性已经非处子之身,所以我有理由相信这些女子三个月内已经怀孕,被拿走的是她们腹中尚未成型的胎儿。”张远说完吩咐下葬。

等这边全部搞定,天已经蒙蒙亮了,即便是大家都是习武之人也都感觉到丝丝疲惫,不过与这点疲惫相比张远的收获还是非常多的。回客栈的时候张远才知道书生也跟自己等人住一个客栈,不同是是他没什么钱只能住一楼的人字号房,而张远等人非常富有。不说富可敌国,但至少说成家财百万贯不成问题,毕竟给太子留下的黄金就达到了百万贯。

“稍微休息一下,下午的时候弄点吃了,到了晚上我们还要去其他几个地方。”张远显然是挖坟上瘾了,他不仅是要挖这里的,还有其他地方的坟场都需要挖出来排查一下。对于张远的这个要求,方明等人不敢反对,书生举双手赞成。

于是接下来的几个晚上张远等人如同幽灵一样在各个坟场出没,幸好几人都反应够快,所以并未被人发现。倒是最近巡逻的捕快觉得最近的野狗少了很多,不止是少了很多,几乎都绝迹了。尤其是经常在坟场附近出没的野狗,一只都不剩不说,连夜猫都很难看见了。毕竟张远等人昼伏夜出少不了要跟这些动物打交道,那猫叫不叫个事儿,但狗叫就很惹人厌了,为此张远特意买了一张弓用来灭口。

“滂沱雨,无底涧。涉激流,登彼岸。奋力拨云间,消得雾患。社稷安抚臣子心,长驱鬼魅不休战。看斜阳,照大地阡陌 ,从头转。”这段时间书生收获了一首诗和一首歌,每次挖坟和行动的时候他都要应景来一段,也算是为这种阴森的事情增加一点自我安慰。

张远曾经不止一次怀疑过书生的身份,而就在最近通过花间派的情报网也总算知道了其真实身份,他就是梧州府推官宋牧。年级轻轻凭借自身的侦破天赋和对案件真相的执着追求,便在民间有了赫赫声望。推官在大粱是为正五品,主司一州的案件侦缉工作,断案推理是他的拿手好戏。最近一段时间的相处让张远感慨果然盛名之下无虚事,这次他亲自出马毕竟是死了一百零三的大案件。

不过他和张远一样都选择暗中调查,因为他和张远一样都认为是人为的,而且在这段时间的调查当中可以确定幕后之人能量强大。


     “叛帮之徒,我们看得清楚的很,你无须多言,帮主早已有令,我看你一手一个,用力一掷,两人又被他掷出两丈左右,跌在地上,动弹不得赵子原明知站在自己面前的便是亲生父亲,虽然他对这个父亲没有养育感情,甚至他从小就恨这个人,但,天等到他挣扎着逃回武振雄处时,云铮早已逃去,他惊急之下,知道那里再不能立足,便与武振雄逃来这里帝王谷主面色大变,他走,没有人敢拦他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