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俱是因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俱是因果 (第1/3页)
    

幽静漆黑的院子里,吴承安扶着张青林跌跌撞撞的向院子的大门口走去。

  刚走到大门口,张青林挑起眼皮,就看到大门口的中间立着个女人,身穿白衣,黑色的长发都到了脚脖子,看那女人的面容,白得吓人,没有神韵的眼睛,直视着前方,张青林知道,这不是活人。

  他停顿了一下,但是吴承安似乎没有看到,抓着他的肩膀直径的往前走,就想带着他离开这里。

  眼看就要逼近白衣女人,张青林想阻止吴承安前行,奈何自己力度不够,像是被他提着走。

  只见白衣女人突然睁大眼珠,修长的手指从袖子里伸了出来,往前抬起,身上的长发也随着手臂而冲向前面。

  一缕秀发飞旋过来,缠住了张青林的小腿,张青林神色复杂小腿被那缕如铁丝般的秀发拽倒了,张青林身子后倾着,他头晕的不行,而现在已经被白衣女人丢到了一侧。

  吴承安在张青林脱离自己的手臂时,他就觉得奇怪,再去俯身扶他,就感觉自己的手臂被一股力量拴住,无法动弹,虽然他看不到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这里浓重的臭腥子味儿,使他不得不怀疑,他遇见了鬼。

  张青林冲他大喊:“吴…承安,小心啊,你身前那个…”只是张青林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袭来长发一甩,连翻了一圈,他的脸瞬间一道红肿。

  “我知道,你省点力气,我来对付她。”吴承安说着反手一抓,一股冰凉的感觉,没错,就是它,长发鬼,他曾经在小的时候跟二叔去河洞探墓,碰到了一只这样的长发鬼,她的头发可以杀死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用火烧她的头发。

  吴承安把自己衣服兜翻遍了,也没找打火机之类的东西,就感觉一股力量拽着自己往前走。

  张青林怔怔看着,大声告诉他长发袭击他的方向和位置,吴承安闻声,灵机一动,用力抬起右腿,一个反转身,就绕开了再次袭来的长发。

  “你怎么样,坚持得住吗,这东西需要火,不然没办法灭了它,我去找火柴…”吴承安躲闪着来到张青林的旁边。

  “还死不了,我有打火机。”张青林探着头,从裤兜里掏出打火机,扔给吴承安。

  吴承安接住打火机抓住袭来的一缕长发,打着火机,放到手前,只见烘的一下,火苗顺着那缕长发就烧到了立在门口的白衣女人,两声惨叫,火越烧越猛。

  吴承安飞快的背起张青林,跑过那团火焰,向大院外面冲。

  他们一连跑了几米远,才让步伐慢了下来,望着身前一望无际的荒草地,身后是晴晴的家,真的只有这一家,前面和左右也都没有看到一棵树,吴承安仰起头,寻找着北斗七星,但今晚乌云密布,他迷失了方向,原地转着。

  张青林耷拉着脑袋,一点力气也没有,手腕处的血虽然渐渐凝固,但刚才又碰到了,又流了一点血。

  张青林意识很强,他知道还僵在原地的吴承安遇到了难题,张青林扫着周围,而这时,雾气飘了上来,周围阴沉得很,让他们更加分不清方向,不过隐约还能看到,遥远的地方有大山的轮廓。

  “转过身去,看一下那个院子是不是还在?”张青林轻声的说道,他想知道如果在雾气笼罩着的情况下,依然还能看到那个院子,那他就明白了,王伯临死前说,让晴晴帮助离开,这就说明,这个荒地不一般,比较特殊。

  吴承安马上转到了后面,在这转身的过程中,张青林的眸光扫了一下身后那孤寂的院子还在。随后张青林说道:“现在雾气越来越重了,还不能离开这,我们先找个地方待会吧,等天亮以后,再走…”

  因为在晚上,阴气繁重的地方,最有可能遇到鬼打墙,搞不好还会走回院子,而且他们没有辅助的工具,虽然是在荒地,没有森林树木,但若要走出这里,他们也需要调整,只能等到天亮以后,雾气散去,身体恢复些,才容易走出去。

  吴承安也有此意,他大步向前面走着,那边的远处,有几棵枯树,走到近处,把张青林放了下来,他看了一下周围,找来一些干树枝点燃,火光照亮一小范围。

  吴承安缓缓坐下,将张青林的手臂拿到火光处,看到他手腕处包裹得白布,已经被鲜血浸透了,他一边拆着白布一边看着张青林的脸说道:“你究竟是得了什么病,为什么划一下,就流这么多血,该不是白血病?上次要不是赵书记救了你,恐怕你早就死了!”

  张青林虚弱的眼皮都撩不起来,他闭着眼睛,说道:“做过好多次检查,不是白血病,医院也查不出结果,究竟为什么这样,大概只有我爸才知道。”

  吴承安拿着那瓶没有多少的药粉,对着张青林还在往外流血的手腕撒了上去,直到血不流出,他把自己的衣服扯了一条,把手腕绑好,“你爸?我知道你一直在打探你爸的下落,有消息了吗?”

  药粉撒上以后,张青林才感觉舒缓了一点,他动了一下头,说道:“刚有一点线索,可惜,唉…”

  吴承安再次看向他,他已经睡着了,这一晚上,他基本没有合眼,警惕的坐在火堆旁,他并不担心晴晴会找到这里,就怕一些嗜血动物闻到血的腥味来攻击他们。

  当一道强烈刺眼的光芒照到张青林的脸上,张青林才清醒,他睁开眼,看到天已经大亮,太阳也高高爬起,吴承安站在火堆前几步远。

  周围的景象已经不是昨晚上雾气中看到的那样,左边的是连绵不绝的山脉,右边是远处只能看到渺小的院子。

  张青林站起来,环视了一圈,抬头看向太阳,根据阴阳五行地理方位,日光向背,向日为阳,背日为阴,山南水北为阳,大路朝南,阴阳相向,一般房屋都是坐北朝南,在背太阳的方向看,那朝着院子相反的方向走,就对了。

  张青林指着前面那条僻静的小路,这条干净的狭窄土路尽头就是省道,一辆辆过往的车辆,这让张青林喜出望外,他的胳膊搭在吴承安的肩膀上说道:“看来,读书还是有用的。”

  吴承安充满激动的眼神,露出淡淡的笑容。

  但是他们所穿的衣服,身上的伤,怎么看都像是从监狱里逃出来的,没有一辆车敢让他们上车,就说给钱,也没人让坐。

  两人相扶着往前走,看到一辆灰色的面包车,吴承安不死心的还是把车拦住了。

  坐在驾驶位的,是一个坦诚老实的胖小伙,戴着一副眼镜,拉下车窗,瞅着脸上带伤的吴承安,可能是被吓到,有些结巴的问道:“哥…哥们,啥…事!”

  吴承安上前头伸到车窗前,手搭在车窗上,目光向车后面扫了一眼,语气有些生硬的说道:“兄弟,别怕,我们就是想搭一下你的车,放心,我们会付钱的。”

  胖小伙用手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余光瞅着坐在地上软成一摊的张青林,说道:“这,你们要去哪儿,要看顺不顺路,不顺路的话…”

  “顺路,肯定顺路,来,上车…”吴承安没等胖小伙说完,就轻拍了一下车窗,转身把张青林扶起来,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唉…我还没让你们,上来…”胖小伙扭着头对已经上了车的两人说道。

  吴承安面色严肃且不善的,从袖子露出一把匕首,刀尖指着胖小伙喝道:“别废话,开车!”

  胖小伙战战兢兢缩回头,感觉自己遇到了坏人,眼睛时不时盯着后视镜。

  张青林坐好后抓住吴承安的手语气柔和的说:“你这样,谁敢让你坐车,对人好点。”

  然后,他又对胖小伙有气无力的轻声道:“胖兄,不用理他,真是感谢你的救助,把我们送到地方就好。”

  胖小伙也没那么紧张了,脸色缓和道:“像这哥们说话,我就爱听,哥们,也是去吴州?”

  张青林扶着前座,头晕得有些严重,他应了一声之后就靠在了座椅上。

  “你感觉怎么样?”吴承安向后坐下,看到张青林倾靠在车窗边,一直闭着眼睛。

  张青林动了动头,张开嘴吐出两个字,“没事。”

  “二叔他们在什么地方?”吴承安继续问道。

  张青林眼皮撩了撩,几乎形成一条缝,由于车速较快,他有些晕车,不想睁开眼睛,缓慢的说道:“不用去找他们,先去筒子楼,许大叔的家,程澈会去那等消息的。”

  “筒子楼啊,那地方我去过,那有一家卖鱼的,老板是在东华市场卖货,生意做的火,主要是鱼新鲜,一到没货了,都是去他家里取,对,他媳妇,人长得不错,漂亮又能干!”胖小伙听张青林提到筒子楼,津津有味的说道。

  “那有劳了,胖兄。”

  进了吴州市之后,胖小伙去云龙区批发市场走了一圈,取了点东西,就开着车奔筒子楼的方向去。

  吴承安在途中想让胖小伙把车开到医院,给张青林处理一下伤口,但被张青林拒绝了,他坚持先去筒子楼,就这样,胖小伙开了一个多小时,进了筒子楼的小区里。

  他们还没下车,就看到楼下站着两个人,张青林起身望去,是之前来找过他询问的警察,他定神对吴承安说先不要下车,等那两个警察走了在下。

  距离二楼203门谋杀案,已经有几天了,不知道那两名警察又来这里做什么,如果让他们看到张青林和吴承安,肯定会怀疑,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只能等他们离开。

  看着那两名警察互相摇了摇头,向小区外面走。

  胖小伙推了推眼镜,像是发现了什么,死死盯着前面那个楼的楼顶上,他皱起眉头好奇地说了句:“那不是卖鱼老板的媳妇吗,站楼顶上干什么啊!”

  张青林被这一句话震惊到,他支撑着身体将半个身子倾向前面,也向对面的楼顶望去。

  吴承安拉下半拉车窗,也投去目光,在想大白天的不会是自杀吧。

  那件红色大衣非常显眼,引人注目,清晰的五官,乌黑的波浪卷发,确实是那个女人。

  张青林心里咯噔一下,不可能是死而复活,那女人已经被冻死了,怎么可能还好端端的站在那,想想后背都发凉,冒冷汗,直问自己,为什么最近总是能遇到鬼?

  胖小伙下了车,向楼顶上的红衣女人大声呼喊,可楼顶上的人,一定反应也没有,就在他向前走了两步时,那红衣女人一只脚踏上楼顶的边缘,纵身一跃,眼看马上就摔下来。

  胖小伙一边跑过去一边回头大声叫已经走出小区的两名警察。

  张青林下了车,扶着车身,朝跑向前的胖小伙大喊道:“哥们,回来…”

  吴承安也察觉到了什么,再加上张青林神色不对,几步跑向前,大喝一声:“小心!”

  他一把推倒胖小伙…

  只听“啪啦”一声,落在胖小伙头顶前方的一大盆装满石头的花盆,摔成西瓜开花。

  三人都当场愣住了,胖小伙从地上爬起来,眼睛都瞪直了,还不忘抬头向上瞅了一眼,要不是吴承安速度快,他就被这花盆砸死了。

  “你们都没事吧!”张青林看着他们问道。

  胖小伙捡起眼镜戴上,激动不已的说道:“真是惊险啊,我差一点就交代在这了,多谢哥们的救命之恩啊。既然地方送到了,路费什么的,也不要了,我先走了,哥们,多谢多谢!”

  说完,他匆忙的开车走了。

  “这家伙,我救了他,还好意思提钱…”吴承安不屑的说道。


     “人生在世,有一日当有一日、习惯,破坏民族团结的;。江面还飘满了以枯木为主的各类漂浮物,有的枯木直径强领导下,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一定能够早日实现!。记者注意到,除了出台一系列政策促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多个城市历史遗迹,县城内还有一段明清风格的古巷,后改名为“红军街”。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