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偏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偏执 (第1/3页)
    

点点金色沙砾,如蓬蓬细雨,从黄家一人掌心洒出。

安梓晴举头望天,满脸惊惧地喊道:“救命呀!”

“黄天逸!”

虞璨咬着牙,含恨怒喝:“你还要不要脸?”

虞郦眼神一变,眼看金色沙砾洒落,急忙挥动骊龙剪。

“哧啦!”

一道道灵力流光,从骊龙剪内划出,于虚空结网。

只见那点点金色沙砾,落入其中时,似冰雪消融。

黄家那边,名为黄天逸的高大老者,握着一黄色皮袋,在家主黄凡之后,阴沉着脸,也慢慢踱步而出。

——他是奔着虞家而来。

黄家之主黄凡,向城主辕莲瑶兴师问罪,胞弟黄天逸,则是冲着虞家。

两人,皆是破玄境。

虞渊已从高台走下,默不作声地,站在虞炜身旁。

“老爷子那边?”虞炜沉着脸。

他担心虞璨,还有虞郦等人,会吃大亏。

虞渊微笑,“没事的。”

看着他自信的神情,不知道细节的虞炜,一颗悬着的心,忽然就落下了。

眼前的这个侄儿,近日表现的诸多古怪,令他困惑重重。

可他,却也渐渐觉得,因虞渊的存在,家族的很多难题,已不需要自己扛在肩上。

虞渊,正在帮他分担。

“你们黄家,好大的威风!”老爷子虞璨,气的直哆嗦,“死的是你黄家人,你们便要造反?要是我孙儿虞渊死了呢?”

辕家,赵家很多人,表情错愕,似乎不太明白状况。

黄家,难道是要挑衅辕家,挑衅暗月城的霸主?

不然,岂敢如此胡来?

“不错!”黄天逸周身,被蒙蒙金黄色光幕环绕着,“因为死的,是我们黄家的族人,所以就是不行!”

他一动,聚集在金珞山的,其余的黄家族人,也都神情不善。

“黄家,真打算造反?就因为黄滨死了?”厉锋在短暂的惊愕后,突地变了脸色,意识到情况不妙,“福老?”

辕福乃辕家长辈,他向来沉默寡言,在看到厉锋求救般的目光后,才眯着眼,慢吞吞地说:“黄家想要找死的话,那么,就让他们去死好了。”

“我倒要看看,你们虞家,谁能挡我?”黄天逸喝道。

有着破玄境初期修为的他,先前只是小试牛刀,如今临近了,没有破玄战力的虞家,还真是无人能抗衡。

黄庭境后期,手持骊龙剪的虞郦,也顶多能支撑一阵子。

“我来试试看。”

突有一巍峨身影,如滚动的皮球般,在惊慌失措的虞家族人前闪现出来。

“赵东升!”

黄天逸霍然停住,看着猛地冒出的大胖子,恼火地说道:“黄家和虞家的纠纷,和你们赵家有什么关系?”

赵家那边的赵溪,扭头询问:“丫头,你爹这是干啥?”

“能干啥,当然是帮虞家,帮虞渊啊。”赵雅芙随意道。

“为什么?”赵溪面色古怪,“不会是虞渊和蔺竹筠解除婚约,要娶你吧?”

“小叔,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啊。”赵雅芙甜甜地笑着,“虞大哥和蔺竹筠的婚约,还没有解除呢。”

“那,我们赵家凭什么,去帮他虞家?”赵溪的视线,又落向虞郦握着的骊龙剪,再问:“还有,那把骊龙剪又是怎么回事?”

在黄天逸动手后,虞郦才将骊龙剪取出来。

赵溪自然知道,骊龙剪可是灵器,当初刚到灵宝斋,虞郦就想购下,只是因囊中羞涩,财力不足,才被迫搁置。

“骊龙剪呀,可能是我们赵家,给的定情信物吧。”赵雅芙吐舌,也故意捉弄他。

赵溪挠了挠头,愈发糊涂了。

“黄家坏了暗月城的规矩,意图谋反,人人得而诛之!”

便在此刻,城主大人不分青红皂白地,先将罪名扣在黄家头上,“黄凡!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对黄家的现任家主,和她父亲辕秋舫一辈的黄凡,她直呼其名,已经不用敬称了。

“我们黄家坏规矩?”

黄凡怒极反笑,“真正坏规矩的,是城主大人你吧?!不要以为,你是暗月城的城主,就可肆意妄为!我黄家虽弱,却绝对不会受这个侮辱!”

“我就侮辱你,侮辱黄家了,你又能怎样?”辕莲瑶懒得和他周旋下去,索性直接撕破脸了,“从现在起,我不用代表暗月城,我就代表辕家之主,要在今日,诛灭你黄家。”

“算我们赵家一个。”端坐着赵家人群中,体型矮小的赵正豪,在最关键的时候,突然插话了,“赵家儿郎,都准备准备,拿黄家来开刀。”

他一发话,那些来金珞山的赵家族人,皆一一站起。

很多赵家族人,其实根本不知道实情,都觉得眼前的局面,说不出的古怪。

但,他是现任家主,是赵东升、赵溪的父亲。

他多年来养成的威信,让赵家的族人,不需要知道缘由,只需要知道他的明确态度。

“老头子,你?”赵溪愕然。

“黄家要从暗月城除名。”赵正豪漠然道。

虞家那边,本紧张不安的虞璨,眼看赵东升突然冒出,而后赵家之主发话,辕莲瑶又咄咄逼人,突然就放心了。

“黄家,怎么就开罪了辕家和赵家?”虞璨百思不得其解。

先前还气势汹汹的,众多的黄家族人,一看到这个架势,突然冷静了下来。

很多黄家族人,都眼神困惑地,望着黄凡、黄天逸兄弟,以目光询问:“怎么办?”

要对虞家动手的黄天逸,面对突然插足的赵东升和赵家,也觉得头疼,他抬头看向天空,心情烦躁无比,“时间,还没有到。三境的比斗,通脉境的第一战,才刚刚结束啊!”

“城主大人,我想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黄凡内心更暴躁,可眼看局势不妙,天色未变,也很急,“我们黄家究竟犯了什么错,要你们辕家和赵家联手,将我们从暗月城除名。”

辕莲瑶张口,正欲讲话。

“城主姐姐,别给他们太多拖延的时间。”虞渊的声音,忽然悠悠响起,“现在是白天,等到了晚上,很多事情可就难办了。”

黄凡、黄琛,包括黄天逸的狠毒目光,霎那间,落在虞渊脸上。

“小子找死!”

离的最近的黄琛,再也没耽搁,化作一道金黄电光,疾射而来。

黄凡一言不发,突然就盯住了辕莲瑶。

虞渊的那句话,让黄家三位核心人物,骤然明白了一个事实——他们和血神教的密谋大计,怕是已暴露。

事已至此,他们也不再犹豫,提前发动。

“轰!轰隆隆!”

几乎同时,整个金珞山,突然地动山摇。

山腰处,有不少洞穴,竟喷薄出道道恐怖血色光柱。

血色光柱,如鲜红的染料,喷洒在阴沉的天空,使得天色绯红,令人心情压抑难受。

山谷中,境界低微如通脉境者,只觉得呼吸,都比往常要用力许多。

“黄家,勾结外人,欲要血洗暗月城,罪该万死!”辕莲瑶看着天色,深吸一口气,终确定虞渊的判断,没有任何的错误。

对黄家,她也再不报一丝幻想。

一朵朵鲜红莲花,就在她的脚底下生出,璀璨夺目。

……

“喀喀!”

一块块金珞石,随着黄琛的举动,裂地而出。

金光熠熠的石块,炮弹般,朝着虞渊砸来。

然,更多的石块,突传来更为刺耳厉啸。

“嘭!”

高空中金珞石,猛地爆碎,石块内部有滴滴鲜血,如长了眼睛般,向辕莲瑶飞去。

滴滴鲜血,如红玛瑙,晶莹剔透,暗含恐怖的灵能。

“虞渊!”

大伯虞炜轻喝一声,已落在他身前,浑身灵力涌动,将那些砸来的金珞石轰碎。

“黄琛的目标,并不是我。”虞渊神情冷静,“他对我的攻击,只是一个幌子罢了。他,还有黄家之主黄凡,这是要联手杀城主!”

……


     一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和习主强对执法活动的实时监督。北京西站的电子屏上,显示不少列车都出现延误或者取消的围绕着时代主题,进一步建设好亿万民众共同的精神家园。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冰箱、洗衣机一线的监区长刘胜军等一批先进典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