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飞升仙界(大结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飞升仙界(大结局) (第1/3页)
    

当卡子里的喽啰发现周民的身份,一拥而上,但他们怎是周民的对手,不消一会儿全给打发了。

柳长歌和玉公子在树后,只听周民传来一声信号,随即赶到火堆边上,此时,周民已经带着唯一的活口在火堆边等着了,并且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吃着烤上羊肉。

柳长歌一看边上的喽啰,问道:“周大哥,你都料理清楚了?”

周民笑道:“你周大哥出手,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日子还长呢,你就等着瞧吧,这个人,被我点了穴道,有什么问题,全可以问他。”

柳长歌一见时候不早了,天边升起了鱼肚白,焦急道:“请周大哥解开他的穴道,让咱们问个明白。”

周民道:“我又有了一个新主意,不如咱们,穿上喽啰的衣服,直接去山寨里,找邹春去衣服我都拿过来了。”一指喽啰身边,正有三件。

玉公子道:“这个主意不错,只是太过于冒险了,刚才周兄是对付这几个喽啰,他们粗心大意,没有询问你,把你当成了自己人,但是在山寨里,咱们可不容于混淆。”

周民淡淡地道:“玉公子,你若是怕了,可以在这里等候,其实这样最好,玉公子你不会武艺,若是打起来,我们还地保护你。”

玉公子沉默不语。

柳长歌道:“周大哥,我们三个一起进山,怎么好把玉公子一个人扔在这荒山野岭的,既然他不会武艺,万一遇到了囚笼帮的人,那可怎么好,我看还是三个人一起行动的好,仗着我这把宝剑,绝对可以护得了,玉公子周全。”

周民哼了一声,转身解开了喽啰的穴道,一只手抓住他的衣领,气汹汹的道:“我们说的话,你都听到了,本来我对你们这些狗强盗没有任何好感,看在你还有用点作用,才留你一条小命,所以我问什么,你答什么,不要耍花样。”

喽啰已经被吓傻了,颤声说道:“大爷,你们要找我们帮主,我知道,他就在山寨里面,这会儿应该还没有睡觉呢。”

其时已经是五更天了,接近于破晓,再有不到一个时辰,天际将大亮,柳长歌诧异道:“你们帮主有早起的习惯么?”

喽啰道:“不是的,只因为副帮主行动失败了,逃了回来,帮主怕你们来报复,找上门来,于是整夜不敢睡觉,还吩咐我们,谁也不能睡,在要等你们到来。”

周民道:“他们还邀请了洞虚派的其他好手呢,不知道有没有老熟人!”

洞虚派的人要来帮手,这是柳长歌不想听到的事情,心想:“一个木可可尚且难以对付,再来几个,岂不更加困难了?”

柳长歌道:“周大哥,咱们的计划,要有些变动了,在不知道,洞虚派什么人来增援的情况下,我们是不是要躲在暗处?”

周民道:“这些狗东西,迟早有一天,我要教训他们。”话锋一转,又问玉公子,说道:“玉公子,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玉公子笑道:“我拿不定主意,周兄何必问我一个外行人?”

周民冷笑道:“玉公子足智多谋,何必与我老周客气?”

玉公子便问小喽啰,说道:“洞虚派的人什么时候到来?”

小喽啰果然是知无不答,说道:“估计快了,帮主的朋友木可可说,他们就在附近,明天一早准能来。”

玉公子哦了一声,喃喃道:“那正好是官军大批攻山的时候。”

小喽啰一听,吓了一跳,弱弱道:“当真如此么,几位大爷,邀请了官军前来围剿我们山寨?”

周民怒道:“你们这些瘪三,欺压百姓,占山为王,造就一个该消灭了,我做事是一个讲究诚信的人,你既然回答了我的问题,我不杀你,但是你也不能走,乖乖地给我睡下吧。”说罢,不等小喽啰反应过来,施以重手点了他的昏睡穴,不到十二个时辰醒不过来,周民将小喽啰丢到了树林中,并用荒草遮盖起来。

这是办完,三个人一合计,还是决定换上衣服,前往山寨里打探情况,洞虚派的人,既然要早上才来,那么此刻山上,最多就是囚笼帮的人,没有几个高手,其中以副帮主金三的武功最好,但他能和玉公子的小仆斗个旗鼓相当,若说跟柳长歌和周民比较而言,可就不如了,自然不用担心。

周民一边脱下自己的外套,一边催促着柳长歌和玉公子换上衣服,柳长歌当即脱下外衣,穿上周民见来的衣服,玉公子则拿着衣服微微蹙眉。

柳长歌道:“玉兄,你们还不换衣服,时候不早了,咱们该加快才是。”

玉公子赧然道:“我没有穿过这么脏的衣服。”

柳长歌哈哈笑道:“是啊,玉公子你细皮嫩肉的,尊荣华贵,怎么能穿的了这个衣服,不过为了这一次,你只好委屈一下了,快些换上吧。”

周民一直在边上冷笑。

玉公子犹犹豫豫地走了几步,手中攥着衣服,说道:“也好,我就把这个衣服套在外面。”说着,向树林中走去。

柳长歌道:“玉公子,你去哪里!”

玉公子道:“当然是去换衣服啦。”

柳长歌笑道:“不如就在这里换吧,何必多走几步,咱们都是男人,你还怕被看么?”

玉公子不离柳长歌,走到树林中,很快换了衣服出来。

三人沿着进山的小路,一直大摇大摆的走入了山寨。

山寨设立于半山腰往上三四里的地方,来到这里的时候,正好天亮了。

把守山门的小喽啰,一个个打着呵欠,无精打采的模样,看似一整夜没有休息,三个人从他们身边走过,他们只当是守夜的人回来了,看也不看。

来到山寨里面,只见这里形如一个小村庄,盖着不少茅草屋,错落有致,其中一间比较气派的,毫无疑问,就是囚笼帮帮主邹春的房间。

柳长歌披着小喽啰的衣服,竟然没有一个人来询问,暗暗窃喜,心想:“周大哥真是老江湖了,经验这么老道,以后我可要与他好好学学才是。”

三个人穿过山寨的中心地带,来到了气派房屋的前面,门口有两个看门的,想必是离着帮主比较近,不敢打瞌睡,把一双眼睛瞪得溜圆。

看见柳长歌三人走过来,这俩人觉得眼生,但只见三人都穿着自己人的衣服,还以为是新来的人,他们也不认得,于是也不敢问。

周民大摇大摆地往里面走,被其中一个人拦下来,说道:“兄弟,你干什么去,别进去了,帮主正在里面谈事情呢,而且火气很大!”

周民诧异道:“副帮主也在里面吗?”

“何止是副帮主,还有帮主的几个朋友,都在里面。”

周民心头一凛,凑上前去,说道:“我们刚从外面回来,不知道发生了事,里面都是些什么人啊,你与我说说情况。”

“你是新人吧,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呢。”

周民道:“不错,我是新来的,一直仰慕咱们囚笼帮的威名,才来没有几天,改天请兄弟喝酒。”

喽啰道:“那行,我就告诉你吧,里面好像是洞虚派的人,来了好几个呢,是来这里,帮咱们的,在路上,这几个朋友,还抓了一个老家伙,倔得很,帮主正在里面审讯呢。”

周民暗道:“来得真快,不知洞虚派来了几个人,这可出乎了我的预料。”

周民道:“多谢兄弟提个醒,不然我们这么贸然得进去,还不要帮主给我们骂一个狗血喷头么?”

喽啰道:“不用谢,对付不了咱们的仇人,帮主的心情自然不好,现在有了洞虚派的人来帮忙,咱们就能对付那几个人了,帮主的心情自然就会高兴。”

周民点点头,又问道:“兄弟,你知不知道,洞虚派的人,抓了什么人来?”

“那我可就不知道了,老子都要困死了,你快一边去吧。”

周民退了回来,柳长歌这时候,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心想:“洞虚派的人,这么早就到了,这个里应外合之计,还能使用么,可惜我又没有带着亡枪过来,不然一定不怕洞虚派的弟子。”

周民回来后,三个人找到一个小亭子,大马金刀地坐在那聊天,周民说道:“洞虚派的人抓了一个人,我怀疑是雷宇。不然我这右眼皮怎么老是跳呢。”

柳长歌并未怀疑到这一点上,可周民一说完,把他吓了一跳,说道:“不能把,雷前辈的武功那么好,又在可店里,怎么会给洞虚派的弟子擒了去呢?”

周民道:“要我说,也不至于,可是,柳老弟,你也不想想看,雷老兄,若非如此,又去了哪里呢,他不辞而别,难道不奇怪吗,我跟你说,我这心里很不舒服,我这个人的直觉一向非常的准确,不行,我得找个机会,进入看看,到底是不是雷老兄。”

柳长歌道:“用什么办法进去,我跟着你一起进去。”


     ”陈涛表示,未来三天河南降雨持续,致灾风险极高,并且灾害发生有滞后效应,各地需继续做好洪涝、地质灾竹立家表示,政策性岗位的招录中,向基层倾斜的特征一直很明显。中国共产党高举爱国主义旗帜,强国建设。在“国鲍一号”养殖平台,南隍城乡党委书记、乡长刘国明为记者算了一笔账国家电网四川电力(成都高新)连心桥共产党员服务队党支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