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远遁》。

丁建业订了一家高档餐厅举办杀青宴,若在平时,演员不会这样齐,毕竟不论是不是大牌,他们都有自己的档期。可这次情况不同,剧组因为任平生的存在,格外具有凝聚力,加上孟峥嵘的客串身份,想来攀交的自不会少,可谓座无虚席。

导演与主创们坐在一起,其他工作人员如众星拱月般的散落在周围。丁建业坐在正中,两边分别是任平生和孟峥嵘,孙然挨着任平生坐下,旁边还坐着乐呵呵的小熊。

丁建业今天很开心,《碧玉观音》这部戏,算是他导演生涯中,拍的最畅快的一次。尤其是“一条拍档”的存在,让整个剧组的质量和效率提升了几个档次。他现在完全可以确定,这部剧一旦播出,定然会火遍全国,超越自己先拍摄的《看雾看雨》。

他环顾众人,慷慨激昂的说:“这杯酒我敬大家,《碧玉观音》属于我们整个剧组的每一个人,没有你们的辛苦付出,就没有这部剧的诞生。今天是值得纪念的一天,为了这一天的胜利,我们干杯!”

“干杯!”

“为了胜利干杯!”众人纷纷举杯应和,将自己杯中酒一饮而尽。

主创这一桌除了孟峥嵘大家都已经很熟了,他们边吃、边聊、边笑,想着马上就都要各奔东西,连拘谨的人都会放松下来。

期间关系好的都互换了联系方式,毕竟人脉难得。只是敢主动找上孟峥嵘的却没有几个,他来剧组满打满算也就两天时间,和大家都不太熟,太过刻意反而会画蛇添足,徒惹对方不快。

今日离别,不知什么时候还能再聚?大家轮番敬酒,都喝得很猛。这里当然有刻意的攀交,但不管怎样,经过一个多月的相处,所有人心中总会有那么一丝的不舍与感慨。

任平生因为演技和实力,备受众人追捧,加之他平易近人,过来敬酒的最多。孙然见他本已喝得不少,还要替自己挡酒,心中感动之余,也暗暗心疼。见差不多了,便主动提出回房休息,这样任平生就不用替自己挡酒了。

丁建业也知道适可而止,自己家的艺人,他当然要保护,笑着挥挥手就让孙然回去了。随即端起酒杯,“怎么样平生,还成吗?再陪我喝一杯!”

任平生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导演要喝,多少我都陪。”

丁建业连忙摆手,笑着说:“对于喝酒这点,我对你真是又敬又怕,当然敬佩要更多一些。我从未见过你这样的年轻人,这样的心性气魄,任谁和你坐在一起,都会真心想与你结交。

你呢,是一名优秀的作家、音乐人、老板,但今天坐在我身边,我只会把你当做一名演员。这杯酒,我敬你的表演,敬你为《碧玉观音》这部剧所做出的贡献。优秀的演员不会被埋没,你任平生早晚会成为华国最顶尖的演员,我看好你!”

任平生笑着举杯:“导演将我捧的这么高,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丁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您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导演,在您的身上我学到了很多。这部《碧玉观音》您才是居功至伟,它也必然会大火的。希望将来还有机会与您合作,这杯酒我干了,您随意就好!”说着他一仰头将杯中的白酒饮尽。

丁建业没有丝毫犹豫,也将杯中酒饮尽,脸腾的一下烧的通红。

“导演,您这是干嘛!”任平生连忙轻拍对方后背,助其缓解。

丁建业摇摇头,叹道:“没事,过去我也是纵横酒场,一步步喝过来的。只是后来做了导演,也就懂得了保护自己。毕竟每一次敬酒的人太多,若都豪情干云的喝下,我怕是早就进了医院。

不过平生,刚刚的话我可记在心里了,有机会一定要再次合作。”

任平生点点头,诚挚道:“好的导演。”

两个人正在闲聊间,一个身材高大的西方人走到近前。任平生认得对方是孟峥嵘的雇佣兵,“有事?”

那人点点头,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英文。

任平生脸色微微一变,随即迅速掩饰过去,“导演,不好意思,嵘少那里有点私事要找我谈,我得过去一趟。”

孟峥嵘在酒宴开始半个钟头就离开了,比孙然走得还早。毕竟他来剧组只是客串,面子上过得去就可以了,若是全程都在,反而会让大家觉得有失天皇巨星的身份。这是娱乐圈内的潜规则,该端着的时候,你就要端着。

丁建业见他说的郑重,自然不会强留。无论是孟峥嵘还是任平生,他们都是公司的老板,有急事要处理那是再正常不过,“那你赶紧去極為簡單,就是一只玉簪子。細看之下,那玉簪子青翠欲滴,渾然天成,表面還散發著點點微光,看來也不是凡品。

蘇嵐從她背后看去,即使沒有看到面貌,也能知曉這是個仙女般的人物,看得蘇嵐全然忘記了自己的年紀,貌似自己還是個孩子呢。

“你來了!”就在這時,那女子柔潤如春風般的聲音響起。

蘇嵐卻是有些不知所措,說道:“是…是…是在說我嗎?”

“沒錯,就是你!”那女子轉過身來,看著蘇嵐,說道:“我已經等你許久了。”

女子的臉上戴著粉色的面紗,透過面紗,女子那張傾國傾城的臉依稀可見。

蘇嵐聞言,卻是很疑惑。

“可我并不認識你。”說罷,蘇嵐又覺得不妥:“等我做什么?”

“跟我來!”女子沒有解釋,隨手一揮。

只見天地變色,原來郁郁蔥蔥,美輪美奐的山谷,瞬間變成了一片猩紅。

“這…”蘇嵐慌忙轉身,準備逃跑。

“別動,這只是影像。”那女子淡淡說道:“聽我講個故事。”

“呼…呼…”蘇嵐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你說。”

“上古時期,這片天地間,生靈無數,種族林立,可是為了生存,種族之間則是紛爭不斷,數百萬年來不曾停止過,因為爭斗,促使了當時的一部分人學會了借助天地之力修煉,他們也就是修者的起源。不過,他們并不是靠自己參悟去踏足修煉一途的,而是因為天地孕育的九道神光。這九道神光,各有各的特點與能力,神光之中,蘊含了天地至理,其中之一的天命神光,便是落入了人族掌控,而掌握并且依靠它修煉的人,是一個女子,名洛青衣。”

說到這里,女子忍了忍,隨后看向蘇嵐,說道:“也就是我。”

蘇嵐一個激靈,這女人似乎是個老怪物啊,還有她所說的九道神光,自己從未聽過,可是從她的描述上看,既然九道神光是天地孕育的神物,必然是極其強大的,而這女人竟然能掌握其中一道,可見其絕非凡人,在那遠古時期,也必然是天地間最為強大的存在之一。

看著蘇嵐有些茫然的目光,那女子輕輕笑了笑:“這里的我只是我的七道神魂的其中一道,對你沒有威脅。”

“你是不是認識我?”蘇嵐問道。

“是,我知道你很疑惑。可我現在不能告訴你太多,只能告訴你我曾用天命神光進行推演,方才在最后神魂一分為七,尋找天命之人,化解人族危難。”

“什么是人族危難?”

“就是滅族的災難,曾經出現過一次,被神光掌控者聯手鎮壓了,不過想來,很快他們就能東山再起,到時候,人族又將面臨大劫,而你,就是諸多變數的其中之一。”

“我能拒絕嗎?”蘇嵐并不想牽扯上什么人族大義,他的愿望很簡單,就是變強,再尋找父母,一家團聚。至于什么人族災難,對現在的他而言,完全沒有什么概念。

“可以,不過……”

“那我拒絕。”還沒等那女子把話說完,蘇嵐就接道,他可不想卷入其中,自己的身體已經有所改變了,他已經能夠感覺到混厚的星之力在體內蓬勃生長,他應該是可以再行修煉了。

“你現在的狀態很不同尋常,你應該是沒辦法修煉的,我可以幫助你修煉,幫助你變強,甚至幫你找到你的父親。”女子略微思索一下,語氣有些戲謔。

蘇嵐聞言,有些難以置信,這女子怎么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問題,好像是……

“你能讀取我內心的想法?”蘇嵐突然想到了什么,驚恐的看著那女子。

“簡單的讀心術而已,怎么樣?要不要考慮一下?”女子雙手環抱著,又道:“外面有人進來了,很快就可以闖進這里,你可要快點想。”

蘇嵐剛想問些什么,就聽見周圍空間里嘻嘻噓噓的聲音,似乎是有人靠近了。

“你知道我的情況?”

“知道的不多,不過我見過和你相同的血脈,小家伙,你的父親,應該也不太簡單啊!”

“血脈?”蘇嵐看了看自己的手,有點疑惑,他自出生以來,父親就沒有什么異常,就是很簡單的一個人,而且,他們已經失蹤五年了,目前甚至是不是還活著,蘇嵐都不敢肯定,更不要提別的了。

念至此,如果這女人真的能幫助他變強,幫助他找到父母,自己就算是做個交易也無妨。

“我同意了!”蘇嵐眼神變得堅毅。

女子看著蘇嵐的樣子,也是嘴角微微上揚,總算沒有白等一場!

然后他就听到一阵声音。不是他走了一段路,已经快走回柳青青

“医生来了。”秦母连忙跑回了病房,一脸兴奋的跟王警官说道。

王警官听到这个消息也松了一口气,只要医生来了,他便也可以解放。

医生来了之后很快给秦丽注射了镇定剂,秦丽丽也松开了王警官。

护士在王警官脖子上看到了一条骇人的伤口。

“你是不是要处理一下伤口?”护士指了指王警官脖子上的那块咬痕。

王警官点了点头,他仿佛已经习惯了一样。

秦母一脸感激的看着王警官,说道:“谢谢你,救了我的女儿。”

当然知道,他不知道刚才自己女儿要是跑出去的话,会造成什么样的下场。

“没关系,这只是顺手之劳。不过看起来他的情绪似乎十分激动的样子,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

因为王警官刚才在病房里只看到了秦丽丽的母亲,所以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丽丽的母亲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刚才是他的陆明哥哥来了,所以他的情绪十分激动。”

“陆明?”王警官有些不解他好像听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秦丽丽的母亲点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说道:“没有,就是一个他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的哥哥。”

王警官一直皱着眉头,看着秦丽丽躺在病床上。

他难得见到秦丽丽安静的模样,看起来还蛮可爱的。

随后转过头来,一脸严肃地对秦丽丽的母亲说道:“我可以做他的保镖,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秦丽丽的母亲没有想到,王警官竟然跟他说的是这个。

想也没想的就答应了下来:“只要你愿意做丽丽的保镖,什么要求都可以提。”

王警官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想提要求,我只是想知道一些事情。”

这句话倒让秦丽丽的母亲有些疑惑了,他连忙问道:“你想知道什么事情?”

他不知道这个自己只见过几面的警察,想知道一些什么事情?

王警官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想知道他的情绪为什么这样忽高忽低的。”

王警官从第一次见到秦丽丽的时候,就发现他跟正常人有些不同。

起先他只是觉得是自己的错觉,到后面他越来越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秦丽丽的母亲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望着王警官脸上真挚的表情,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王警官。

“其实我们家丽丽一直有病。”

王警官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什么?他患有什么病?”

王警官不敢相信一个花季少女,竟然年纪轻轻的就有着病,而且看着秦丽丽母亲的模样,这个病还挺严重的。

秦丽丽的母亲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秦丽丽因为一年前的一场车祸受了刺激,现在脑子里只有他想记得的东西。”

“所以他只记得他的那个陆明哥哥了吗?”王警官询问道。

秦丽丽的母亲点了点头,说道:“现在他也就只能记得陆明了,可是他得病的事情我们也不方便陆明讲,所以才会造成现在的下场。”“看着这哆嗦的劲头,应该是真的了。”

徐浪蹲在地上,看着躺在地上正颤抖、正哆嗦的金毛鼠,满意地点了点头。

刚才他看到金毛鼠的时候,以为自己的脑子又出了问题,于是检验了一下,直接花了一千块,给对方来了一爪子铁血鬼爪。

“我说鼠哥,别哆嗦了,我现在就花钱把你救回来。”徐浪赶紧在花了两千块,给对方修复了身体。

嗖……

这只金毛鼠身体没事之后,直接跑了,影子都没有了。

不过徐浪也不介意,马上开启了八倍镜的多维视图功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远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凡求仙

青树阿福

凡求仙

长生长乐

凡求仙

伪戒

凡求仙

七月的鱼

凡求仙

赖皮猫猫

凡求仙

佰千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