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刺杀隐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刺杀隐官 (第1/3页)
    

………………

  男人最爱无非几种:建功立业,然后美人入怀。

  老人显然很懂男人的心。

  只可惜,老人的话题还没有展开就被星辰一口回绝了。

  “不,我并不感兴。”

  “

  ……”

  老人闻言,沉默了许久。

  “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这是沉默许久后老人才缓缓说出来的一句话。

  “……”

  为什么?

  星辰自己问着自己。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于是就对这个世界的权势漠不关心?

不是的……

  星辰很清楚自己的心,想要的是些什么——无非还是人世间的荣华富贵!

  如果将老人换作自己原本世界的大人物这么对自己说,星辰毫无疑问一定会为之心动的,而且很有可能受宠若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平平淡淡,毫不在意。

  这是因为星辰太想要这些东西了。

不为别的,就是想要有点底气好让自己有勇气去娶白雪……至少不能让白雪跟着自己受苦。

星辰是这么想的。

可惜毫无背景的他,主动接触不到那个层次。

但如果却有这么一个机会摆在星辰面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因为在星辰和白雪之间,还隔着一个未来的丈母娘这座大山!星辰可是非常清楚,自己的丈母娘,也就是白雪的亲妈妈有多么的讨厌自己……认为星辰一个穷小子,无非是想要癞蛤蟆吃天鹅肉!

痴心妄想!

说什么都不会将白雪嫁给星辰的……

  但是,如果星辰一旦有权有势了,白雪的妈妈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将女儿嫁给自己的,因为她就是这么一个人……

而且,抛开白雪这一层面而言,那些孤儿院的孩子……

  星辰知道,自己的能力十分有限。如果真要帮助那些孤儿院孩子的话,无疑权势会容易一些。

  说到底,还是因为星辰与这个世界的联系并不怎么密切。

  以至于,当这些梦寐以求的东西出现在星辰眼前时,却毫无动摇。

连星辰都替自己感到可悲——天意弄人!

  但这些话,星辰能说出来吗?

  显然不可能!

……

  就算说出来了,估计老人也不会相信,指不定还将自己当做傻子或者认为自己是在敷衍他们四方川家,不愿意和他们四方川家搞好关系……这样一来,星辰和四方川家的关系就彻底破裂了……虽然星辰本就不想和四方川家扯上太多关系,但也不愿意就此和四方川家交恶!

  但若说自己不爱慕功名,星辰又总觉得这是在自我欺骗,良心会过不去。

星辰有时就是这样一个人:很容易专牛角尖。

————

  “我…………”

  就在星辰即将开口之际,身上的寒冰剑忽然朝着星辰吐出一阵又一阵的寒气,一时之间,星辰只感觉寒意入骨三分。

  “寒……冰剑?”

  星辰“咕噜”一声,有些惊疑看向寒冰剑,就这时候,一段被星辰尘封的记忆忽然涌上心间:

  “剑长七尺,剑身乃钢铁所铸,代表着人的一身傲骨。我听说古代有侠义之士,一人一剑以救济天下,我觉得这剑非常适合自己。”

  “…………”

  “原来如此……我想起来了,这就是你要告诉我的话吗?谢谢你,寒冰剑……刚才我差点就陷入自我迷惘当中了……”

  星辰轻轻抚摸着寒冰剑,眼中的迷惘顿时消散开去。

  只见星辰用非常坚定的眼神直看着老人的双眼一字一字说道:

  “我知道,接下来这话或许在你们政客眼里显得非常可笑。我也明白,一个人的力量无论多大都比不上权势的一句话——”

  “但是,权势的路并不适合我。如果那样的话,会毁了我的心的,以至于“星辰”这个人彻底死去。”

  “我的路,很简单:“为所欲为”。”

  “……”

  老人沉默了,一旁的生驹也沉默了。

  不同于老人,生驹只觉得星辰这话说的非常有歧义,什么叫做:“为所欲为”?这不是在形容坏蛋的词吗?

难道星辰决定做一个为所欲为的坏蛋?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是要报警还是报警?

如果让星辰知道此时生驹心中所想,肯定会气得狠狠敲打他一顿!

  唯有老人,包涵深意看了一眼星辰,像是在确定什么,最后只听得老人有感说道:

  “原来如此,你已经走向一条和我们截然不同的“路”。我相信令尊若是知道您此时的选择的话,也会由衷感到高兴才对。”

  这并非一只池中之鱼,而是一条被困在浅水中的龙,而这条龙已经找到通往大海的路了。

龙入深海……前途无量啊。

  那么这小子的未来必定不会被其他人所限制……

更何况,这小子背后还有那么深的背景?光是背后站的星罗就让小小的幕府喘不过气了……更不用提星罗背后的星家以及更加庞大的大明王朝!

  此子——

若不能除之……

  现在唯有交好他!

  老人眼中迸出一道精茫,心中有了决定的他,立刻表态说道:“虽然如此,但我们四方川家依旧很欢迎星辰大人的。如果星辰大人愿意来我们四方川家做客,想必家主一定会亲自接受,以最高的礼仪!”

这算是四方川家的站队吗?

星辰心中默然想道。

  ………………

  “为所欲为?”

  “这么说:你也是恶霸了?强抢民女的那种?”

  就在星辰明言自己内心想法的时候,一道萌萌的声音从星辰的背后传出来。

  这道声音顿时吓得星辰一身冷汗冒出来。

  只见星辰一个快速转身,寒冰剑悄然在手。

“谁!”

“别紧张,不会杀你。只是稍微教训你一下,呵呵,谁叫你让我感到非常的不爽!”

  话音落下,一道倩丽的身影缓缓走出来。

“什么时候?”

看着这道身影,星辰眼睛猛的一缩,心中更加警惕起来。要知道这个女孩可是从里面走了出来,而这里的出入口则是一直被星辰把持着。毕竟星辰坐在所有出入口、交汇的正中间!

但是这个女孩却能够无声无息躲过星辰的察觉……

  一想到这里,星辰额头上的冷汗就更多了。

这个女孩,很危险!

  这还是星辰自遇到武技类卡内巴后第一次感受到威胁。

  而且还是从一个小女孩身上感受到威胁!!!

这要是隔在以前,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无名大人!您怎么也来了?”

  老人一脸错愣看着忽然出现在背后的小女孩,嘴中不由惊喊一声。

“无名?”

这是她的名字?

星辰一脸凝重看着缓缓走来的无名。

  “在打你之前,告诉我,你为什么要为所欲为?”

  无名扭了扭脖子,一副要打死你的样子。

“因为这是我所选择的路!”

“这么说你真的是个坏蛋了?”

“看招!”

  无名二话不说,直接一个拳头砸了过来。那拳头之快,星辰直感觉一道强风扑面而来。

“小心了,这个女孩可不是纯粹的人类。”

这个时候,千雪的声音忽然出现,说出一个非常可怕的真相出来。

……

“喂喂!不是纯粹的人类是什么意思啊!”

可惜,千雪说完这一句就再也没有理会星辰了。

面对无名这可怕的一拳,星辰不得不选择退后躲闪。

  …………

“躲?呵~没用的!”

无名冷笑一声,一技右勾拳连着下去。星辰心中一惊,眼皮直跳,下意识抬起手来。却是好巧不巧握住无名的手腕。

“呵!找死!”

无名并没有因为手腕被握住而惊慌失措,反而更加剧烈起来。只见无名大手一震,瞬间摆脱星辰的抓拿。

接着,只见无名三步并作两步直接跨出,重重的一拳击中星辰的腹部。

“啊——”

星辰捂着肚子,哀嚎还没有扩散出去。只见无名又是一拳重重打在星辰右脸上。

星辰不受控制向后的倒去。

但也正是这重重的一拳让星辰强行清醒过来,只见星辰握紧手中寒冰剑,抄起最后的力气将寒冰剑挡在自己心口处。

“砰!”

“呜——”

“嗯?”

无名眉毛一皱,总算停下手中攻击。

“你那剑为什么这么冰?该不会是大哥口中所说的千年玄冰炼制而成的冰剑吧?”

可惜,此时的星辰已经没有力气回答无名的话。不过短短三拳,星辰就打倒在地……能够猎杀卡内巴的他,却挡不住一个小女孩的三拳。这一刻,恍若天荒夜谈…………感受着身上不断传来的巨痛,尤其是击中腹部的那一拳,直到现在,星辰全身还是软绵绵的。

  “哼!故作高深的家伙,最讨厌了!还不是乖乖被我打扒下!?”

  “喂!老头,这个家伙也就这种程度,你还是不要打菖蒲的主意了,简直太弱了。”

无名对着星辰一阵鄙夷,直看得老人一阵尴尬,却又不敢表示什么,唯有保持最初的沉默。

  “咳咳,你这丫头过分了……”

星辰缓缓站起来,咬牙切齿看着无名。倒是无名感到一阵惊讶:

“想不到你还是有两下子的呢?很多人三拳过后不躺个一天都无法下床!”

“也不看你爷爷是谁?再来!我就不信教训不了你个小丫头!”

星辰将寒冰剑丢下,男人自尊心受损他,居然荒唐做出想要以拳战胜无名。

“还来?”

“不怕死吗?”

无名一脸无所谓,双手抱住后脑勺,完全没有紧张感!

“死来!”

星辰大吼一声,一拳跨步而出。

“不错,拳的力度有了……”

看到这一拳,无名忽然笑了一声,却是轻松躲过去。

“不过,面对比你强的敌人,还是不要轻易使出单一的拳种了,你看……”

只见无名顺势握住星辰的拳头,由抓变握,星辰竟然奈何不了无名。

星辰怒吼一声,他就不信这个邪,只见星辰快速收回拳头,接着又是一拳轰出。

这时无名笑得更盛了,只见无名朝着拳背轻轻一拍,星辰这一拳竟然被拍歪了?!

接着,只见无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的打中寸,星辰只觉得整只手臂忽然一麻,接着一掌快速击中自己的胸部,星辰整个人被一股力推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十米开外的地上,星辰表情愣愣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幕。

“太极?!!”

星辰惊呼一声,刚才无名的招式明显就是太极的推手!

但是这怎么可能?太极不是天朝的种拳吗?难道那一位也来过日之本?

“嗯?你居然也知道太极……难道你是名天朝人?”

这一刻,星辰发觉无名的眼神变了,但又不知哪里变了。

“我就是天朝人。”

星辰倒是很大胆的承认自己的身份:“你真的会太极拳?”

不怪呼星辰会质疑,距离那位创造太极拳也不过短短几十年时间,而且这十几年时间距离传播到日之本的时间恐怕还不到三年……毕竟这期间有二十年的卡内巴爆发期……

更何况星辰也没有听说过历史上那一位来过日之本。

“这是大哥教给我的拳种,据说是大哥的父亲一次去天朝拜访偶然带回来的拳种……不过并不齐全,只有前面十一式,大哥是这么跟我说的。”

和星辰一样,无名也很大胆的承认自己会太极拳,并且把来历都跟星辰讲了一遍。这前后的态度变化简直天差地别……难道是因为自己是一名天朝人?

星辰心中不仅产生这么个奇怪的想法。

  此时星辰心中的气也莫名其妙的消去,反而开始和无名扯东扯西,并且星辰还十分大胆的拉住无名的小手邀请她一起吃饭,不得不说无名的小手真的有女孩子的柔软细腻,水嫩嫩,简直摸得爱不释手…………当然结果星辰又是被无名一阵胖揍……还差一点中了无名的成名绝技——断子绝孙腿!

“哼!这是专门对付色狼的……大哥亲传的!”

……

  “咳咳,星辰大人,我给你再次介绍一下:这是无名大人,今天跟随甲铁城来到显金驿城。无名大人,这位是……”

  “我知道,这是那个一剑冰封的怪人。除了大哥之外,我还没有见过这么强大的“人……”

”……”

  不知道为什么,当星辰再一次听到类似的话,尤其还是无名亲口说的,只感觉得脸上火热火热的。简直比吃了成吨的辣椒还要红!

  “喂喂怪人,你为什么要去保护那个不相关的人?”

  无名紧靠着星辰的身体,或许是喝了一点淡酒,此时的无名显得十分的妩媚。搞得星辰下面都有了反应……

  而无名却是丝毫不在意,或者说无名现在还不懂这方面的事吧……

  “为什么这么问?”

  星辰奇怪说道。

  “真奇怪,强者生存,弱者淘汰,大哥是这么跟我说的。那个人是弱者,被杀也是因为太弱?所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去救他,而且还不惜走到武士们的对面,根本不值得……”

  无名此话一出,一旁本就生气的生驹一下子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咪顿时炸毛了。

  只见生驹瞪着一双怒眼,三步作两步上来。

  “你这家伙——”

  “砰!”

  可惜回应生驹的是一套女子防身术,生驹被无情的按在地上。

  “少随便靠近一位淑女,哼!”

  无名对着生驹拍手警告道,随后又靠到星辰的旁边。

  不过,就各种意义上而言,你跟淑女根本搭不上半毛钱关系。

  星辰在心中默默吐槽。

  “强弱吗?”

星辰摇了摇杯中的热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嗯?”

  无名歪着脖子看着星辰,那眼神和正在等待老师公布得奖的同学时一模一样,充满着期待!

  星辰回之一个笑容。

  “因为生驹是我的朋友。”

  “就这样?”

无名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生驹一脸无奈。

  “对,就是这么简单……不过,如果强者愿意无条件帮助弱者的话……这种事我还是愿意相信的。你相信吗?相信我也有着这种强者情怀?”

星辰看着无名的眼睛,脸上的笑意很浓。

  “强者情怀,呜…………不是很懂。”

  “……”

“不懂没关系,你就把它当做我的一点小兴趣吧……”

说着, 星辰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看着这个天真的笑容,无名心头猛得一紧。可当无名再次望向星辰的时候,却是再也没有这种感觉。

“真奇怪……”

【待续……】

  


     这是广东省监委首次广东省导是建军之本、强军之魂。——推动浦东在制度开放上发挥引领作,开始生产“王老吉”红色罐装凉茶。驾驶证“全国通考”、机动车“全国通检”全面合作顺应时势、合乎民心,符合双方根本利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