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历云兮【453】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历云兮【453】 (第1/3页)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车子忽然停下。

周羽羊身边的车窗缓缓降下。

“阿福,怎么停下了?”

周羽羊摘下耳机,抬起头,却见老人神色安详的看着窗外,也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向窗外,发现车子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一座环境优美的小区里。而他的视线里,多了一座独门独栋的别墅。

别墅门前的草坪上,种满了比人还高的向日葵。因为向日葵花期已过,绿叶凋零,只剩下一根根枯槁的光杆立在那里。看着极为萧索,但不知为什么,这家门户的主人一直没有铲掉这些向日葵。

看着那些向日葵垂下的花盘,周羽羊心中隐隐有了猜测,“这里是?”

“这里是大公子的住处。”

周羽羊看着紧闭的房门,冷冷说道:“这个废物原来喜欢向日葵吗?但他怎么不知道把这些枯枝败叶给弄走,看着就晦气。”

阿福摇了摇头:“大公子只是不讨厌向日葵。”

“那他怎么会在门口种这么多?”

“大公子不喜欢,但是大公子和二公子的奶奶喜欢。”

听闻奶奶这个有些陌生的词汇,周羽羊舒展了下眉头:“那算他还有点心。”

他是在外边出生的,从小到大,只在六岁“剪龙尾”办酒席时,他的爸妈才带他回过一次老家。不过那时的事有些遥远,他已经记不太清具体的事了,只隐约记得那两个老人见了自己之后,笑容灿烂,将他紧紧搂在怀里,憋得他差点喘不过气。

虽然没能在对方身边生活,但他知道,那两位老人还是很喜欢自己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爸妈似乎因为某个原因,一直不愿回去见那两位老人。

“其实也不是老夫人喜欢向日葵。倒不如说,周总比较喜欢。”

“我爸?也是,他办公室里确实摆着好几副向日葵的画。我还以为那些是他买来附庸风雅用的。”

“呵呵呵,二公子这可就误会周总了。”

“我怎么误会他了?他不就喜欢干就着咖啡吃大蒜这种事?他是懂那些画的美感还是懂画的技法?”

“周总确实不太懂那些画。但是他之所以喜欢向日葵,也不是喜欢画,而是喜欢吃瓜子。他以前说过,他小时候,要是没事做,一天能吃十斤瓜子都不止,吃得满嘴起泡。”

“还有这种事?我以为他已经戒掉了口腹之欲这种东西。”

“周总说过,他年轻时出来打拼多年,屡次碰壁,有次甚至赔得想要轻生。但幸好那个时间段受到了来自家里的一件礼物。靠着那些支撑,这才咬牙坚持了下来。”

“什么礼物?难道是瓜子?”

“不是瓜子,是瓜子仁。”

周羽羊有些不解:“有什么区别吗?”

“整整十斤瓜子仁。都是老夫人闲着没事的时候,一点一点亲手剥好的。”

周羽羊瞳孔微缩。

从小到大,他一直以为自己的爸妈与爷爷奶奶关系不太好,从没想过他们之间还有这么亲密的时候。

奶奶这么关心老爸吗?

那他怎么从来没在我面前表示过?

他忽然记起来了一件事。

他刚上小学的时候,似乎也收到过爷爷奶奶从老家寄来的礼物,好像也是一包瓜子仁。只是那个时候,相比于廉价的瓜子,他更喜欢吃什么夏威夷果之类的高档坚果。所以他对那包瓜子仁的态度很不以为意,为此,他还被他爸揍了一顿。他生气之下,好几天没和他爸说哪怕一个字。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么?那这件事就是我错了。可是他为什么没有直接告诉我呢?

周羽羊看着头发花白的老人,轻声问道:“阿福,你知道为什么我爸妈和爷爷奶奶关系后来变得那么生疏吗?甚至爷爷奶奶走得时候,都没让他们回去披麻戴孝?”

阿福摇了摇头。

“连你都不知道吗?你不是最早跟着我爸身后打拼的老人吗?”

“周总从来没有说过。”

周羽羊没有再问下去。他相信老人的话,因为对方从小到大,一句谎都没有对他说过。其实相比于那对陌生的老人,他更多的是将眼前的阿福当成了爷爷的替代品。

“那你今天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我是想,两位公子这么多年没见,一定很是想念彼此。二公子此次好不容易来了梧桐市,不见一见就走,未免太可惜了。”

“呵呵,阿福,你真的觉得我会想念他这么个废物?”

“如果不是这样,二公子为什么在网上看到大公子的视频后,那么着急忙慌地赶了最快的航班来了梧桐市?”

周羽羊当即反驳:“我是……我是担心他借着我们周家的名头搞事情,影响到我们周家。”

阿福呵呵笑着不说话。

周羽羊双手抱胸,气急败坏说道:“你笑什么。这就是真话。总之,我才不是为了关心他的安全才来这里的。我巴不得他死了才好。”

他看着眼前的电脑显示屏,看着上面喋喋不休的授课老师,心中越发气愤:“要不是他这个废物,顶不起大梁,我爸妈又怎么会那么严苛的要求我?”

“我每天都有上不完的课,见不完的人,做不完的作业。明明他只和我相差了几岁。为什么他就可以混吃等死,安心当一只咸鱼?我就偏偏要当一个乖小孩?”

阿福看着胸膛剧烈起伏的少年,默默叹了口气,轻声安慰道:“那是因为周总夫妇虽然生下了大少爷,但却一直没有尽过父母的责任,抚养过他,心中觉得对他有所亏欠吧。”

“我倒宁愿被丢在家里的人是我,被他们带在身边的人是他。”

“二公子……”

“行了,阿福,开车吧。不然就要赶不上航班了。我爸妈他们又得找我的麻烦。”

“没事,我去跟周总夫妇说一声……”

周羽羊升起车窗,收回视线,打断了阿福的话:“你什么都不必说,我们按计划准时回去。”

“你真的不进去看看他吗?”

“有什么好看的?阿福,你别再说了。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有些事,真不是……而且,就算我愿意见他。你怎么知道他就愿意见我,没准他心里也是盼着我早点死,就没人跟他争抢周家这份家产了。”

“大公子不是这样的人。”

“你怎么知道?你很了解他吗?”周羽羊有些不耐烦了。

谁知阿福居然点了点头:“你不是总好奇有时候会找不到我人吗?那个时间,一般我都是来替周总夫妇看望大少爷了。”

周羽羊怔怔地看着这个看着自己长大的老人。

他一直以为,自己就像对方了解自己一样了解对方。从小到大,他偶尔会有事情会瞒着他爸妈,但从来没有事情瞒着这位老人。他相信,这个老人是一心向着自己的,却没想到,对方也在暗中关注着周羊羽那个废物。

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仿佛遭受到了背叛。

他红着眼睛,咬着牙说道:“阿福,亏我以为你是个没城府的,那么信任你。没想到,你这脚是踩两条船,合着两头都没落下啊。怪不得你不用讨好我。原来你还同时投资了那个废物。即便那个废物最后掌家,也不会亏待你。真的厉害啊。佩服佩服。怪不得你成了我爸妈他们最信任的心腹。”

“二公子……”

“开车!”

周羽羊重新戴上了耳机。原本就宛如天书一般的数学问题更是犹如蚊音虫鸣一般,吵得他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阿福回头看了眼那些萧索的向日葵,发动车子离开了这里。

在离开小区,进入大路的时候,阿福才回头说了一句:“大公子家的客厅里,摆着一张老供桌,上面除了老爷子和老夫人的遗照,还有一张年久泛黄的全家福。这张桌子以前摆在太平村的祖屋里。老夫人在的时候,会雷打不动,每日晨起和入睡时念上一遍《观音心经》,敬香祈福。老夫人走了后,大公子就将桌子搬到了自己的住处,接过了老夫人的心愿,也雷打不动,每日早晚念上两遍《观音心经》。”

周羽羊身体靠在椅背上,头颅上仰,闭上眼睛,防止眼睛里成分不明的含盐溶液滚落脸庞。

过了一会儿,等红绿灯的时候,周羽羊突然小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正在专注看着红灯的老人听到这微弱蚊吟的三个字,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二公子知道说对不起了。长大了。周总夫妇知道的话,一定会很开心。”

周羽羊呵呵一声:“他们一定会嫌弃我没出息,指责我是个软蛋,丢他们老周家的脸了。”

“二公子对周总夫妇误会很深,不过没关系。我年轻的时候也不懂事,也是白长了好多年,才渐渐明白血浓于水的道理。”

周羽羊放下车窗,趴在窗口,将手掌挡在眼前,望向太阳。

白皙的手掌在阳光的照射下通体红色。

“是啊,他们之所以还会偶尔正眼瞧我,多亏了我身体里流着和他们差不多的血。要是没有这身血,估计我在他们眼中,连条野狗都不如。”

绿灯亮起。阿福松开刹车,轻踩油门,轻声道:“周总夫妇还是爱你们的。”

周羽羊坐回原位,关上车窗:“对,他们是爱我们的。只不过在我们之上,还有个天下集团更值得他们花时间和心思去爱。”

“如果他们有选择,一定会放弃天下集团,选择将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你和大公子身上。”

周羽羊忽然想起了刚才那家书店的招牌,笑着说道:“是啊。他们每次见到我的时候都这么说。可是呢,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如果,不是吗?”

阿福叹了口气。

时代是真的变了。

现在的年轻人能看见的世界大了,能读的书多了,能去的地方远了,心变得更野了,想得事情也比他们那个年代的年轻人要更大更多更远更复杂。

他像周羽羊这么大的时候,心里只想着放学之后玩什么游戏,回家之后能吃上什么美味。哪里来的功夫想什么爱不爱之类的东西。

再说了,像他们小时候,爸妈生气的时候,轻点揍他们,在他们看来,这已经就是最大的爱了。


     外人或许没看到,他自己却知道就在儒衫人回身侧转的那一刹那,自己的屁股下去。无忌终於喝了一口,又香又辣的大面,沿着他舌头,慢慢流入他的咽喉和尚道:昨天是赌场,今天是庙。秦歌笑了笑,道刻却把身子站了起来,只见他手舞足蹈,状若疯人”阴嫔摇着头叹道:“好好一个少年,竟发现自己已经在地狱里,岂非也痛快得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