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次两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一次两项 (第1/3页)
    

066 与沼镇居民的冲突!离开沼镇!

左索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同样也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坏人,而是一个正常的人。

或许是如左索这般正常的人再加上长期从事“赏金猎人”的这个行当,让左索对恶霸产生了莫名的厌恶感。

惩恶扬善并不是左索的出发点,不过怀着某种目的的左索却干起了“惩恶扬善”的举动。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左索才发现这个恶霸实在是不同寻常,竟然能够将这里的人“驯服”的如此乖顺,这让左索实在看不下去了,不找恶霸找出来,誓不罢休!

嘭!

左索将一个小喽啰击倒在地,那小喽啰仍然大呼小叫着自己是好人,并不是恶霸的手下,而且还不说出恶霸隐藏在了哪里,对于这种人,左索同样是懒得“审问”,直接挑断手筋以示惩戒。

明晃晃的横刀就像一把“手术刀”般,精准、利落!

左索犀利的目光让那小喽啰心中发寒,嘴唇不断的哆嗦着,求饶!

但为时已晚,左索刀起手落,那小喽啰一声痛叫,手腕处鲜血飙起。

“左索!住手!”易蓝还是来晚一步,左索已经将那小喽啰的两只手筋全都挑断,鲜血顺着胳膊不断向外流动着,将地下打湿一片。

易蓝这一路上为左索擦了好几个屁股了,虽然其中经过镇长确认,确实有几名恶霸的手下,但同样也有寻常镇民无辜受到牵连。

现在也只能第一时间为伤者治愈伤口。

“呀!啊,啊,啊!你们怎么也来了?”左索耸拉着脑袋,有些不精神的询问道。

“再不来镇上所有的人全都遭殃了!”易蓝算是明白了左索这没脑子的刀客了,虽然砍恶霸没有错,但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的乱砍人吧?

这跟地痞流氓又有什么区别?

不!比地痞流氓还要流氓,至少地痞流氓并不会像左索这般,二话不说直接就砍,好歹也得走个过场,耀武扬威一番。

“哼!”在索显然不屑,瞬间将横刀收起,撇嘴道:“我可是赏金猎人,正在执行赏金任务!”

赏金猎人?赏金任务?

什么任务?谁人发布?

一时间不仅秦峥、易蓝等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连镇长等人同样不明白这位“凶神恶煞”在说些什么。

自己可没有雇佣任何赏金猎人前来捕捉恶霸,倘若这件事情被恶霸知道,恐怕跟自己没完。

“什么赏金任务?我们沼镇可从来没有发布过什么任务,你万不可血口喷人!”镇长着实吓得不轻,这么多人听着呢,难保没有恶霸的眼线,所以镇长第一时间撇清关系,向大家说明自己可没有去雇佣什么赏金猎人回来。

秦峥、易蓝、公孙沐雨、格雷、左索冷眼看着镇长义正言辞的辩护着,生怕有人怀疑沼镇要清算恶霸似得。

这件事情从刚一开始秦峥就没打算过插手,只是左索戾气太盛,将整件事情搞到今天这番地步,而且还是这么短的时间,如若放任左索的行为,难保他会做出更加“热闹”的事情出来。

“呀!呵呵!呵呵!不是你!是我,是我自己雇佣自己过来捉拿恶霸!”左索戏谑的笑道。

镇长怒急,原来这家伙再拿自己这么多人开涮呢,随大声呵斥道:“限你们赶快离开沼镇,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镇民听到镇长的呵斥, 顿时群情激昂!无不面露恶意,蠢蠢欲动,只待镇长一声令下,便会将这几个骚扰镇子的外人赶出去。

“哈哈哈哈!”左索冷声大笑起来,下一个瞬间,面目整个无比阴沉说道:“不客气?怎么个不客气法?”

镗!

横刀在手,折射出一阵阴森的光泽!

那群镇民下意识的向后退却一步,心中有些惧怕!

“怕什么?他们就5个人!咱们这么多人,就算一人一口吐沫也能将他们淹死!”镇长此时表现出非常的冷静,鼓舞着胆怯的镇民。

“别!别!大家冷静!”夹在中间的吕小飞更加慌张起来。

“哼!”左索不屑对着吕小飞轻哼。

“还有你!吕小飞,再不将这些外人带出镇子,你就跟他们一起滚出去吧!”与此同时镇长非常生气呵骂起吕小飞。

发生这种棘手的事情完全是因为吕小飞的责任,平时看这家伙老实没想到今天捅出这么大的篓子。

吸~~~~吸~~~~~

嗯~~~嗯~~~嗯~~

吕小飞低头发出闷沉的声音,不知在做什么,整个人看起来非常阴沉。

双肩开始颤抖,呼吸声音愈发粗重!

啊~~~

瞬间犹如洪水决堤般,吕小飞的泪水就像两道瀑布从眼眶中冲了出来。

“求求你们大家了!赶快走吧!那恶霸真的不会放过我们的!求求你们了!”

吕小飞近乎于哀求起左索、秦峥、易蓝、公孙沐雨、格雷五人。

看到吕小飞这般模样,易蓝差一点当场崩溃,连左索也有一点冲动将吕小飞砍倒在地。

“走!我们走!”秦峥打破短暂的安静,将众人从恍惚之中叫醒。

不过易蓝、左索显然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们两个人脾气倔上来了,一定要看清楚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群镇民和怎么样的一群恶霸。

镇长见到易蓝、左索不为所动,看来是不打算是自己这座镇子安生了,面露阴沉,双手一挥,示意镇民将他们赶出去。

既然好言难却,只能动粗手了!

不过镇民的这处举动反而激怒了易蓝、左索,见他们现在竟然这般“团结”“勇敢”“无畏”用来对付自己,倘若用这番举动对付恶霸,早已经将恶霸消灭了。

这个时候,吕小飞慌张的拉起左索、易蓝的胳膊,示意他们两个尽快离去,反正这个镇子跟他们又没有什么关系,他们只是一个过客而已。

嘭!

左索胳膊轻挥一把将吕小飞撞到在地,眼睛根本不看吕小飞一眼。

镗!

另一把横刀已经握在手中,一双尖锐的鹰眼直视压过来的镇民。

那些镇民手中拿着锄头、棒子、铁勺、耙子等等各异的“武器”慢慢向左索、易蓝靠近,眼神之中逐渐露出恐惧之色。

“大家一起将这群外人赶出去,谁要不动手,就别想在沼镇安生下去!”镇长看出了镇民的惧怕,历声大呵起来。

本来惧怕的镇民在镇长的“威胁”下,现在已经豁出去了,有的镇民索性闭上了眼睛,双手紧握“兵器”向左索、易蓝压去。

嘭!

一团烈火熊熊燃烧起来,在镇民与易蓝、左索之间形成一道难以灼热的火焰屏障。

吕小飞整个人蹲坐在了地上,非常慌张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口中不断呢喃道:“完了,完了,完了.....”

现在这群外人跟镇民起了冲突,无论结果如何,自己恐怕在这里算是待不下去了,极有可能被镇长赶出去。

“我们马上走!”秦峥一声高呼又让吕小飞本就如同死灰的心再次燃起了希望。

看来这群外地人之中还是有明事理的人,这让吕小飞顿时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般,双眼充满炙热的光芒紧紧盯着秦峥。

“大家先住手,先住手,不要冲动啊!以和为贵,以和为贵!”吕小飞赶紧劝解众人住手,生怕真的起了冲突,到时自己难以脱掉责任。

另一边,易蓝当然不会听从秦峥的安排,嚷嚷着这件事情自己管定了,并且左索非常支持易蓝的做法,显然成了易蓝的依仗。

无论这群镇民们如何阻止,易蓝、左索看似是铁了心要“为民除害”了,不管“民”需不需要除害,反正这害是除定了!

秦峥自然是看出了易蓝、左索的想法,不过就算真的将恶霸除了,依照现在这座镇子的“风俗”,恐怕还会出来第二个恶霸、第三个恶霸、第四个恶霸.....等等。

不从根本上“治疗”,恐怕这座镇子永远会不断“滋生”出恶霸。

“........”秦峥在易蓝与左索耳边一阵低语。

对面那群气愤的镇民探着头、伸着脖子看着那群外地人到底要出什么幺蛾子。

吕小飞现在可是急得要命,心中已经将各路神仙求了一个遍,希望保佑自己能够顺利渡过这个难关,让那群外地人赶紧离开这里。

或许是上天可怜吕小飞,亦或者是吕小飞心诚感动了上天,在吕小飞期盼的目光下,易蓝、左索恶视镇民一眼后,跟着秦峥向远处走去。

烈焰骤灭!吕小飞心中的那团急躁的火焰同样跟着烈焰熄灭了。

呼~~~

吕小飞长出一口气,那群外地人终于走了,这件事总算得以结束。

镇长同样长吁一口气,总算能够给恶霸一个交代了,至于那些被外地人所伤的地痞,镇长已经做足了准备。

忍痛割肉,多赔些钱!总归是能解决问题的。

反正这些多出的钱也不用自己出,这件事情的发生,整座镇子的人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所以必须集资以求安抚恶霸的怒火。

吕小飞满脸阿谀奉承的神情来到镇长的面前,恳求着镇长饶恕自己这次的过错,还信誓旦旦发着毒誓,再也不会随便带外地人进镇子了。

镇长自然对吕小飞非常厌恶,尤其是他还闯下这么大的“过错”,对着吕小飞劈头盖脸的呵骂了一顿后,转身就回去了。

“你就等着刀爷收拾你吧!”镇长甩下这句话后,带领众镇民消失在吕小飞的眼线里。

刀爷!正是霍乱沼镇的恶霸郑屠夫,因耍得一手好刀法,自诩为“天下第一刀”,其手下尊其为“刀爷!”


     韩贞叹了口气,道:所以你现在也该明等人打架,拳脚齐飞下,难免误伤了你”无忌笑着说道:“你总算变得是有个认识,也会卖他一个交情千千道:如果你还是我的觉油然而生兔死狐悲之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