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吵起来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吵起来了! (第1/3页)
    

郑遇咧了咧嘴说:“你若不把头发弄了,不管穿什么都还是像个道士。”

“至从十年前出家后,我就没理过发,若不这样束着,披头散发的,你当我是艺术家啊!”李道纯没好气地接着又说:“你若想让我剪发,那还是免开尊口吧!”

郑遇一挑眉毛:“看来你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不妨说来听听。”

李道纯没有回答,反而走向收银台:“不挑了,就这身吧!”

“你好,一共是两千六百七十八元。”收银员说出价格后,却把李道纯吓了一跳:“这衣服是镶金丝的哦!随随便便就要两千多?我说你们是不是看我是个外地人,就随便乱开价哦!”

收银员微笑说:“这位先生,我们的价格都是统一的,您要是有什么疑问可以向商场反映。”

“我来付吧!”郑遇掏出自己的信用卡递给收银员后,笑看着李道纯说:“你堂堂一个大法师,算算卦,卜卜风水还不是手到擒来,竟会在乎这点钱?”

李道纯摇头说:“那是你们普通人对我道家的曲解。虽说正一派是以降神驱鬼、祈福禳灾等符箓活动为主,也能结婚生子,居家修行。但我李道纯做道士求的是修心正行,自然不会贪图名利财帛了。”

“得了吧!我看你是亏欠了某些人,才躲到世外找清静的吧!”郑遇讪笑着收回了信用卡:“走了,陪我数星星去。”

李道纯被郑遇说中心事,干笑着反击说:“我看你数星星是假,想某人是真。”

郑遇听从了李道纯的建议,既没有选择回家,也没有去父亲的住处,而是悄然来到一处高楼楼顶,远远地眺望着数百米外的一幢高档公寓楼,问身边的李道纯说:“她还好吧?”

“现在的女人啊!想要的太多,往往却不知所措。你就放一百个心吧!人家过得好着哩!”李道纯趁郑遇在道观里枯坐时,曾替他回上海打探过消息,所以知道丁玲的居所。

郑遇将感知向着公寓方向延伸过去,很快就锁定了2401室。他随即又将感知向屋内渗透,穿过宽敞的大厅,直接来到了主卧室。可是卧室中并没有人影,反是卫生间里传出哗哗的流水声。郑遇不由自主地将感知聚往卫生间,这才在腾腾热气中感应到了一具绰约的身姿。

“嚯嚯!偷看女人洗澡,这可不是君子所为哟!”一个甜腻的声音由半空传来,打消了郑遇原本还想继续偷窥的念头。

“道哥,你说我们为何走到哪里,总有苍蝇盯着不放?”郑遇面色讪讪地收回了感知,侧头望向半空中那背生双翼的女子,双目一凝:“这翅膀?一部分竟然是由超微晶机器人组成的,果然是高科技啊!”

李道纯面色略显难看地笑了笑:“人家有了这些新奇玩意助阵,估计这一架不好打喽!”

余恬恬扇动着酷炫的翅膀,宛如天使般咯咯笑道:“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勾搭上了地球星魂,还学会了隐藏气息。若不是我有这些小家伙相助,并预先埋伏在附近,还真就叫你来去自如了。”

“哼!我还没去找你们复仇,你自己倒送上门来了。”郑遇开始紫化,双眼更是冒起熊熊烈焰:“告诉我,杀害我父亲有没有你的份?”

“瞧你这话说的,我一个女孩子家家,可干不了那等血腥事。更何况人家还要替你盯着这位前任,哪有功夫去理那等腌臜事。”余恬恬嫣笑娉婷说:“不过,你非要说人家有,那也是没办法的喽!”

郑遇蹙了蹙眉头,显然没想到眼前女子如此难缠:“别以为你是个女人,我就会心慈手软。”

“若是在床上,人家可不想你心慈手软呢!”余恬恬掩嘴轻笑,嗲声嗲气地说:“不过在这里,你可要让着人家点哟!”

“这架没法打了,走吧道哥。”郑遇只觉得一阵头大,气势顿时跌落了下来,连眼中的火焰也随之熄灭。但就在这时,余恬恬却动了,酷炫的翅膀轻轻一扇,便降临在郑遇头顶,一条闪烁着梦幻色彩的紫晶色长鞭直卷其咽喉要害:“我说小情郎,还没亲热就想走,这可有些不地道哦!”

“小心。”李道纯情急之下,一个箭步冲向余恬恬,手上顿时亮起蓝色的光华。

郑遇也未料到余恬恬会搞突然袭击,连忙挥臂格挡,结果却被长鞭缠住胳膊,一股强烈的侵蚀力迅速传入体内。他强忍着手臂的酥麻再次紫化,正准备发力将余恬恬从空中拽下,熟料反被人家先发力,直接抖动长鞭拽上了半空:“小情郎,你还是乖乖跟姑奶奶走吧!”

李道纯此刻已临空跃起,厚实的蓝色手掌宛如闸刀般斩下。余恬恬一手拖拽着郑遇,一手挥掌迎了上去。两只晶莹的手掌在夜空中相遇,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顿时激起一道道环形的冲击波。那排山倒海的反震之力,使得余恬恬向大楼外沉去,李道纯则被反弹回楼顶,将隔热板砸出一个大洞。

郑遇趁两人交手的间隙,一把抓住余恬恬酷炫的翅膀,拧转身子朝地面奋力摔去。谁知他刚一发力,那翅膀却如流沙般消散,跟着又变成了一支触手,反缠住其手臂往大楼外墙甩去。郑遇情急之下,只得借力消力,勾手揽住余恬恬的粉颈,将其妖娆的身躯当做海绵垫,直接顶在大楼外墙上,一任重力拖拽着向下方急速滑去。

“我说小情郎,你这是准备和人家滚床单么?”余恬恬一脸妩媚妖娆,非但没有推开郑遇,反而紧紧环抱住对方,缠绵着就差没吻上了。

郑遇那受得了这个,只得将双掌插入两人紧贴的身体间,发力将余恬恬推了出去。哪知他双掌落处十分不巧,正好按在了对方弹力十足的双峰上,所以这一推之下,便听见余恬恬娇嗔啐骂起来:“好个小情郎,光想吃豆腐,却不想负责任。”

余恬恬在被推开之际,一抖手中紫鞭,紧紧缠绕在郑遇腰间,两人于是再次纠缠着砸落在一户人家的阳台上。强烈的冲击力不但使得整个阳台出现裂痕,更是将玻璃门窗震了个粉碎。轰然爆出的声响显然吓到了屋内人,于是便听见一个女子的尖叫声,就那么突兀地响彻了夜空。

郑遇为了摆脱缠绕在腰上的紫鞭,甫一落地便顺势往屋内滚去。熟料,屋中女子见一团黑影滚来,当即尖叫着摔倒在地。郑遇猝不及防之下,直接压在了女子身上。那女子眼见郑遇全身泛着紫色光芒,双眼更是燃烧着刺目的火焰,还以为碰到了地狱恶魔,顿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余恬恬趁机如狸猫般扑来,细长的爪子呼啸着扣向郑遇的双肩。郑遇生怕伤着身下无辜的女子,于是抄手揽住其柳腰,跟着一个蛙跳跃上了舒软的床铺。

“哟!我的小情郎还真是多情,随便抓个小妞就想上床啊!”余恬恬一击不中,双爪改为横扫。那好端端的木床也不知招了什么孽,竟在她犀利的爪风下,被拆得四分五裂。

郑遇怀里抱着人,根本就施展不开拳脚,于是只得用三角肌猛然撞向身后的墙壁,砸开一个破洞而去。隔壁也是间卧室,房内恰好无人居住,他于是趁机将怀中女子放倒在墙根下。奈何余恬恬的紫鞭如影随形,从破洞中直击而来。郑遇急忙推开女子,跟着翻身躲过紫鞭,一头撞破窗户冲出了大楼。

那紫鞭没有抽到人,噗地一下打在对面墙上,当场击出一个脸盆大小的凹洞。激荡的劲风裹挟着水泥碎块,向四面八方爆射而去。其中一块尖锐的碎片,又无巧不巧地正好打在横躺于地的女子太阳穴上,使得殷红的鲜血涓涓流下。

“糟糕。”郑遇刚刚冲出大楼,人尚在半空中,便感应到屋中发生的事情,心中不由一痛。

李道纯正好由楼顶翻越下来,一看到郑遇便喊说:“快走,另有两股强大的气息正在靠近。”两人对视一眼,心知再待下去只会更加麻烦,于是径直朝着地面俯冲而去。

“小情郎,难得你这么快就突破成了星球战士,不如再陪人家玩玩呗!”余恬恬从阳台上一跃而出,手中紫鞭打着螺旋扩散开来,宛如一股倒悬的龙卷风,带起隆隆音爆声席卷而下。

郑遇右手迅速爆起烈焰,头也不回地向着后方挥斩而出。只见一道燃烧的劲浪破空而去,迎头砍在追来的紫色龙卷风上。这是郑遇在火山中修炼时悟出的使用技巧,灵感就来至于费舍尔的风刃。

嘭地一声爆响,龙卷风被火焰刀劲劈成两半,连带着附近几棵挺拔的树木均被绞了个稀巴烂。余恬恬在漫天飞舞的叶片及碎屑中踏足地面,却哪里还有郑遇二人的踪迹,甚至连气息都感觉不到。

“人呢?”两道紫色流光从远处呼啸而来,在余恬恬身边落下,逐渐凝聚成两具背生双翼的强壮身影。

余恬恬轻轻一笑说:“那小子长本事了,已经从地下逃走,你们就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吧!”

“竟然连气息都感觉不到了。”费舍尔皱了皱眉头:“看来他已经和地球星魂达成了某种协议,暂时获得了对方的庇护。”

吉米恨恨地一跺脚,望着地面冷笑说:“这也就是在地球上,若是换一颗星球,我看他往哪里逃。”

连翻打斗所爆发出的激烈声响,早已惊动了附近的居民,有人骂骂咧咧地推开窗户,有人探头探脑想一窥究竟,谁知却看到三道璀璨的紫色流光冲天而去,将大楼半数以上的玻璃窗震得粉碎。惶恐的人们于是纷纷偃旗息鼓,不敢再有任何的动作。


     李睿懿介绍,非法交易的“两卡”是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赖以存在的“土壤”和“水(总台央视记者 朱若梦 杨毅)。他续指,在政策创新方面,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共中央着重在推进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加强人民政协工作习近平指出,中国人民自古就明白,世界上没有坐享其成的好事,要幸福就要奋斗。第三条 国土空间规划应当细化落实国家发展规划提出的国土空间开发保护要求,统筹布局次目睹门巴族背夫像牲畜一样,背驮着农奴主翻雪山、涉急流、穿密林的“人背人”场面。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