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早走为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早走为妙 (第1/3页)
    

雨过天晴后的惊天宗依旧像是笼罩在一片阴云之中,冰冷刺骨。

  那两人已经离开了,惊天宗的长老们却仍旧抬不起头,永远都不会抬得起了。

  晨曦将那装满高品灵药的弥戒戴在自己的小手指上,这枚戒指虽然是买药材赠送的,但色彩确实讨喜,红色纹路之中透着点点银辉。晨曦将小手指抬到阳光下看了看,银芒刺眼,更喜欢了,是他送的都好看。

  青长老长叹一声,向下山路上的严夫子说道:“严谨,那位前辈既然留了你一命,就说明你还有改过的机会,下了山门后你也就与我惊天宗再无瓜葛了,希望你好自为之吧。”

  春雨过后,一阵清风吹过严谨苍白的发丝,他动了,感受着没有一丝灵力的身体,他笑了笑,好一个前辈,即使是法神躯都看不上眼吗,那为何还要留下我这蝼蚁一条性命呢?为你那弟子做垫脚石吗,哼!

  冷哼过后,严谨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厉之色,他不想这样成全一个他恨到极致的人,他要抬手拍碎自己的心脏!

  可当他抬起手后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难以再进一步,就像身体已经不再受他的控制了。

  远在惊天宗百里外的山路上,虚间回头望向惊天宗的方向笑了笑,然后便带着马车后三个昏迷的小鬼继续赶路了。

  第二天傍晚,李天青第一个跳下马车来到篝火旁。

  “师父,为啥不去之前的客栈休息啊,野外蚊虫猖獗,实在难以入眠。”李天青其实在之前就醒来了,只不过一直在想着其他的事,就没再打扰师父。

  虚间若无其事道:“天青啊,无论身处何地都要心如止水,静若安澜,才能真正体会修行的真意,这点困难都克服不了你拿什么去求仙道。”

  远在几里地外的山下小客栈内,一个中年妇人气呼呼地揪着汉子的耳朵,骂道:“老娘挣钱容易吗,啊,一个老和尚都追不上要你有啥用?今天他偷走的酒钱你若不给老娘找回来我打死你。”

  “咳咳,天青啊,心中有惑为何不来请教为师啊?”虚间尴尬地转移了一个话题。

  李天青拿起一根烧火棍随意挑动着火堆中的火焰,平静说道:“最大的疑惑即使问了师父也不会回答,那还有什么好问的。”

  “哈哈,”虚间咽下一口老酒笑道:“天青,你是怎么猜到她还是她的?之前为师课清楚的记得你们就是当了三天的普通朋友相处。”

  李天青想起了那个站在青竹院落门口的姑娘,抬头望向今日的明月,道:“情如风雪无常,却是一动即殇。”

  虚间又灌了一大口清酒,说道:“天青,如果我所料不差你应该也是来自其他地方的吧?”

  发现李天青没有否认也没有点头,他继续道:“那就对了,不过既然你们能够在这个世界再次相遇那即是缘分还未断。佛讲因果,我可是看到你和她身上的因果交线异常的多啊。”

  “师父没骗我?”

  “啊,与她姐姐的一样多,不死不休。”

  ...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既然你是我的弟子,那么为师自然便是要帮着你些的,她那边的事你暂时不用太过担心,为师暗中有看护着她一些。”

  “不是因为任务?”

  虚间放下酒杯,说道:“你以为为师真的很怕上头的那两人啊,笑话。”他是真的怕那两人,但是只要他对李天青关爱有加那他就不会有事,甚至是立下一件小功。

  李天青疑惑道:“师父,到底是什么人在让你这样做啊,他们为何会要复活我。还有,为何要这般让我救下十人,又要杀了他们?”

  这次轮到虚间语塞了,这次不仅是他不知道,更是不敢乱说,他只得拿出一个例子比较道:“西方佛国是我诞生的国土,其中比我强的存在很多,但派发出任务的他们却能一念之间就毁掉这个歌佛国,而且没有人敢站出来说上一句“大胆”。”

  李天青正要接着问下去,结果就听到马车后传出“窸窣”的声音。转头说道:“梵师兄,游龙,你们醒了。”

  走来的正是之前一直在昏迷的梵青云和游龙。

  梵青云扶着腰吃痛道:“哎呦,那老家伙下手是真好狠,老子的腰都要断了,这以后还怎么驰骋沙场,”看到一个和尚坐在一旁,他忙说道:“不好意思啊,小和尚,没看到你在这,就当我刚刚放了个屁。”

  虚间笑眯眯地看向这个言行无忌的少年,调侃道:“哦?这位道友一看便是仙风道骨仙资玉质,怎的别着把木剑啊,这不是有损仙气吗。”

  呦呵,碰到对手了。梵青云眉头一挑,接着说道:“和尚这般喝酒吃肉莫不是被逐出了师门,莫不是落草为寇了?还是出门太远便是心中无佛了?”

  虚间依旧不温不火,笑道:“小子这般年纪便是气色黑黄,莫不是气血亏损的厉害?”

  “前辈这般鹤发童颜,莫不是修行了上千年的老妖怪?”

  ...

  两人拌嘴了半个时辰后,终于在一声“前辈当真是烨然神人”过后,以梵青云的失败告终。

  游龙问道:“前辈是天青师弟的师父?”

  “哦?”虚间惊道:“还是你小子有眼光,天青这么优秀的弟子当然只有我这么优秀的师父能教的出来啊。”

  即使心中想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但他还是不能像梵青云那样胡闹,抱拳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虚间笑道:“都是天青的意思,我只不过是顺手出个力而已。”

  李天青坐在两人中间,轻声道:“没事吧?”

  “李天青,昨日都是兄弟我自愿的啊,与你没有半点关系。”梵青云他看得出李天青正处在伤心头上,不想为他多加一份自责。

  游龙也是摇头,事已自己没事。

  篝火旁,四人围坐,只因一人的沉思就变得落针可闻,只剩下火柴噼啪声传出。

  摇了摇头,李天青抬头看向对面的师父,问道:“师父,有没有办法掌控自己的命运,即使是天外的那两位高人,也无法干涉?”

  虚间没有玩笑,认真说道:“想要掌控自己的命运,那便是要踩在所有人之上啊,为师已经多少年没有听到过有人敢这么问了。”

  对面三人同时沉默了下来,梵青云自己本就出身在大家族之中,若是他没有当上自家宗门的宗主,那边唯有被下一任的宗主牵制,永远超越不得。

  游龙与李天青自小就是出生在穷苦人家,当然知道自己若是不做些什么那就只有在别人的嘲笑声中过完草草一生。

  命运是掌控在强者手中的东西,纵然每个世界的规则都不尽相同,但若是没有实力,那便永远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想要掌控自己的命运,那便先冲破这天吧,走过天道才有资格接触到自己的命运。”


     ”王赤说,目前这些卫星正在开展工程研制,将在未来2—3年内陆续发段时间日方涉台、涉疆、涉港消极动向突出,对中日关系造成严重干扰。“会见会谈中,中方在新冠病毒溯源、台湾、涉疆、涉港、南海、网络安全等感谢伟大的祖国,感谢伟大的党。5月 毛泽东撰写《调查工作》(后改为《反对本机器人集团总经理裴存珠对下半年业绩充满信心。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