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潘招娣晨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潘招娣晨练 (第1/3页)
    

  徐浪暗想,自己今天除了季悦酒店,哪儿也没去过。这么说来,一定和任务里的红衣女鬼有关了。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这件事说出来,也让黄欣欣她们帮自己参谋一下,毕竟“鬼”多力量大嘛。

  “我今天的确去了个闹鬼的地方……”他娓娓讲述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徐浪讲完了来龙去脉。

  黄欣欣率先开口道:“这么说来,老板一定是被酒店那个女鬼盯上了。”

  “那个女鬼既然盯上你了,那不管你住酒店哪一层,哪个房间,都无济于事。”鬼婆低沉着声音,建议道,“要想避开鬼祸,那你就远离那间酒店。”

  “离开酒店就视为任务失败啊!”徐浪苦恼地摇摇头,“我都已经接受任务了,完成任务,有十万块的奖励呢!”

  黄欣欣对徐浪翻了个白眼:“老板,你这也太财迷了,钱比命重要吗?”

  “有的时候,钱真的比命重要!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日子,你们过过吗?”

  徐浪深有感慨,当日邱培仁逼债,羞辱自己的场景,历历在目。

  “好像有人来了……”

  沙发上的陈洁曼,幽幽说了一句,嗖的一下,化作一缕白烟,消失在了房中。

  紧接着,鬼婆牵着鬼妹快步走向了门口,连门都没开一下,身体就穿门而出,消失无影踪。

  黄欣欣看向游乐园大门的方向:“老板,好像是昨天晚上那个领头的富二代,带着一大帮子人,怕是不下几十人。”

  张孝杰?

  他怎么又来了?

  徐浪下楼,打开游乐园大门。

  领头的果然是张孝杰,还有他的小老弟黄毛。

  “徐老弟,哥哥我又来了。”张孝杰笑着挥了挥手。

  “杰少,你这是……”徐浪指了指张孝杰身后的几十人。

  “你今晚不是要去我们家季悦酒店,替我办事吗?哥哥寻思,皇帝还不饿差兵呢,索性先带点人来你家游乐园消费消费,给你捧捧场!”张孝杰豪气干云地说道。

  原来如此。

  徐浪笑了笑,这张孝杰还挺有意思,想先给自己一点好处费当预付酬劳吧,又不直接给钱,而是带人过来消费消费,变相地给兑现。这是照顾自己的面子吗?

  甭管怎么样,这样兑现酬劳的方式,足见张孝杰的情商还是蛮高的。

  不过现在是大白天……

  他笑道:“杰少,我谢谢你的好意了!不过我们家游乐园晚上八点后营业,这白天不营业啊。”

  “靠,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张孝杰一拍脑门,哈哈笑道,“这大白天的,的确没法体验恐怖项目哈。”

  像冥河之旅和奈何桥这两个恐怖体验项目,都属于户外项目,不是鬼屋和密室这种室内项目可以相比的。不到夜里,根本就没法营造场景,渲染恐怖气氛的。

  张孝杰想了一下,道:“你看,来都来了,总不能白跑一趟吧?要不这样,老弟。你让他们进去,也不体验什么项目了,你就让你的员工带着他们在游乐园转转,这一人一百的门票钱,咱照给不误!”

  徐浪听罢,张孝杰这是硬要往自己兜里塞钱啊,是生怕自己变卦,晚上不去季悦酒店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如果还拒绝的话,就有点臭矫情了。

  随即,他应道:“那成,愧领了。”

  “什么愧不愧的,朋友嘛,就是你帮我,我帮你。”张孝杰一挥手,对身后黄毛交代道,“黄凯,你数一下咱们多少人,把门票钱给徐浪微信转账。”

  “1…2…3…31…32,加咱俩34人,一共3400块的门票钱。”

  黄毛统计好了人数,拿出手机翻找着徐浪的微信。

  昨天晚上在办公室里,徐浪跟他俩就加过微信了。

  张孝杰摆摆手,道:“别有零有整的,你就转4000过去。”

  徐浪摆摆手,婉拒道:“这可不行,一码归一码,该多少就多少。”

  “又矫情了啊,多的就当是预存在你这儿,下次我们再带人来玩,你拿来抵扣不就是了吗?”

  张孝杰一锤定音,黄毛第一时间就把四千块钱转了过去。

  这人情,算是做足了。

  徐浪都没法拒绝。

  随后,打开了大门,领着众人进了游乐园。

  这时,黄欣欣早已通过徐浪的感应,做好了准备,客串起游乐园的小导游,领着张孝杰带来的人,在游乐园中畅游了一番。

  虽然他们不能体验恐怖项目,但这里毕竟当年是一个诺大的游乐园,游乐设施齐全,好多游乐项目还是可以玩的,比如摩天轮、云霄飞车、旋转木马、碰碰车……

  当然,徐浪根据系统指引,未来是要将整个游乐园,变成恐怖项目最为齐全的深夜乐园!

  张孝杰并没有跟着大部队去玩,而是带着黄毛,跟徐浪去了办公室,聊了会儿季悦酒店的事。

  约莫过了有半个小时。

  咚咚咚!

  “老板,我可以进来吗?”黄欣欣在外面敲门道。

  徐浪:“进!”

  听着黄欣欣在外假模假样的敲门,徐浪也是觉得好笑,这应该是她成为自己的员工以来,第一次敲门进办公室。

  没办法,这办公室里还有两个大活人。

  他千叮咛万嘱咐黄欣欣,有外人在场的时候,按着正常人来,不然要吓死大活人的。

  黄欣欣一进来,妖娆的体态,与生俱来的妩媚气息,让黄毛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张孝杰轻咳两声,瞪了黄毛一眼。来前他就提醒过黄毛,在徐浪这里不要胡来,尤其是管好他裤腰带以下的地方。因为徐浪都能和鬼打交道,他手底下的女员工能是一般人?

  黄欣欣也明显感受到了黄毛蠢蠢欲动的色欲,但是老板有交代,这俩是金主爸爸,别吓唬人家。

  所以她轻哼一声,连看都不看黄毛一眼,自顾摇着水蛇腰,走到徐浪身边,趴在他耳边小声说道:“他们带来这些人中,有个男的,透着古怪!”

  “怎么个古怪法?”徐浪好奇问道。

  黄欣欣说道,“这个男人身上,也透着很重的阴气……跟老板你昨晚回来时,身上的气息一样,应该是同处一源!”

  徐浪噌的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你确定?”

  “我确定!”

  黄欣欣意味深长地说道:“老板,香水味我也许还能闻错了。这种气息,我还能认错吗?”

  对啊,她可是鬼啊!本身对这种阴气就是最为敏感的。

  一旁的张孝杰听着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对话,也品出了端倪,他脸色郑重地问道:“徐老弟,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26日凌晨,刚下班的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90后”民警因再审,再审适用的法律也应当与原生效裁判适用的法律保持同“如果到2020年我们在总量和速度上完成了目标,但发展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更加严重,被押赴天桥东刑场的邵飘萍,以身殉报殉国,结束了他短暂而灿烂的一生。——违反防止干预司发纪念碑巍然矗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