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血海 (第1/3页)
    

第十章 发飙的萧瑀

唐宁望着李峰,道:“李峰,二十万贯,长安商会的粮店都已经安排好了,你还缺什么,可以提出来。”

李峰回过神来,道:“有,唐俭大人知道,大人可以去问他。”

“行,你回去吧,最近几天我会派人暗中保护你的。”

“多谢大人。”

……

甘露殿。

群臣一早就到了,他们都为救灾工作而来。

李二到达后,魏征第一个站了出来:“微臣无能还请陛下降罪。”

李二眉头一皱,道yu:“魏征,你何罪之有,朕怎么不知道?”

“微臣辜负了陛下的希望,没有募捐到粮食,微臣有罪。”

李二的脸色冷了下来,道:“奸商,都是一群.奸商。”

唐俭站出来道:“陛下,有无募捐到粮食,已经无关紧要了,微臣有一法子可以让长安乃至整个京畿道的粮价都恢复到原来的价格。”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都聚集到了唐俭身上。

左仆射萧瑀沉声问道:“唐大人,你不可妄言,如今朝廷上下无不为粮食而苦恼,你可知你所说的话会影响整个大唐。”

唐俭笑道:“萧相,下官明白你的担心,不过下官可以保证十天内,粮价一定会恢复如初。”

“你如此自信,那是好事。就是不知唐大人如何将平复粮价?”

“萧相,请恕罪,粮价没有平稳之前,还请让下官保密。”

萧瑀沉声道:“唐大人,如此大事,岂可隐瞒,万一不妥,百姓们可是等不起这十天。”

唐俭笑了笑道:“萧相,出此计之人其实是另有其人,此人恐怕只有陛下和房相认识。

萧相就算

你不相信下官,总该相信房相和陛下吧。”

唐俭一下子将皮球踢给了李二房玄龄,两人暗骂了一句,他们是知道人,可是不知道具体计策。

当萧瑀看过来后,房玄龄开口道:“不错,此人确实又些本事,老夫和陛下都相信此人,既然他说有办法,那就一定有办法。”

“陛下也是这样想的吗?”萧瑀问道。

李二点头道:“萧卿,此事朕也相信此人,不管是晋阳地震,还是这次旱灾他都事先说给朕知晓。朕觉得他是一个奇才,所以朕相信他,萧卿有意见吗?”

“微臣不敢,只是微臣觉得将这么大的一件事交给一个臣等素未蒙面的人手上,很是不放心。

请问陛下,此人是谁,家住哪里,祖上积德干什么的?是否真的可以信任?”萧瑀说道。

萧瑀此人处事严厉刻板,刚直不阿,然心地偏狭,不能容人。

李二启用房玄龄、杜如晦,唐俭等新用事,权任稍分,让他他心生不平,总想着弹劾他们。

如今旱灾之事,房玄龄这个右仆射知道,可他这个左仆射却是因为瞒不住了才知道,可见他的心里有多么的不痛快。

现在逮到机会了,怎么能不刨根问底,说不定还能揪住房玄龄等人的小辫子,狠狠的参他们一本。

但是他的问题引起了李二强烈的不满。

“萧时文(时文是萧瑀的字),你这是不相信朕?哼,朕告诉你,对方是奇才,比你更有本事,这次旱灾,不但能赚到不菲的家底,还能惩治贪官和奸商,帮助朝廷筹到粮食,平抑粮价,甚至帮他人讨要官职。”

“陛下。”萧瑀当仁不让,立刻大声反驳:“您想过没有,他那不菲的家底怎么赚到的,有可能是吸了老百姓血。”

“唐俭,你告诉他,李峰到底是怎么赚到他的家底的。”

“是。”

唐俭开始缓缓的诉说李峰赚家底的经过。

杜如晦听完后,对着一旁的房玄龄轻声道:“人才,懂得借势,只用了两万贯,就赚了二十几万贯。”

房玄龄笑道:“就是胆子大了一点。”

长孙无忌也开口道:“老房,你认识这个叫做李峰的人?”

房玄龄心生警惕,问道:“干什么?”

“你干什么一副防人的样子?”长孙无忌不爽的说道,“老夫就是想要结交这等人才,不行吗?”

“行,有机会,我带你们去,不过丑化说在前头,李峰可是老夫看中的人才,你们谁都不能跟老夫抢。”

“这话可不能这么说,万一他想要跟着老夫呢?”

“那就自己想办法认识他,不要让我介绍。”

“你……”

“好了,不要吵了,八字都还没有一撇,就开始抢人了,不要忘记了,还有陛下呢。”杜如晦直接制止了他们两个争吵。

另一边,萧瑀听完后,惊呆了,这李峰到底是何妖孽,只用区区两万贯就赚到了二十几万贯家产。

这还不算,他将粮食低价出售给朝廷,朝廷就得承情,尤其他将粮价给打压下来,这情更大。

“萧时文,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李二沉声问道。,

萧瑀道:“微臣就一句话,不看到结果,微臣始终是担心。”

“好,那就等,等十天后咱们再来看结果。都退下吧。”李二说完,一甩衣袖就离开了甘露殿。

众人也纷纷离开了甘露殿。

魏征走到萧瑀面前,大声指责道:“萧相,你是希望朝廷没有粮食,粮价居高不下,还是希望这个旱灾一直下去。”

“魏征,你这是什么意思?”萧瑀铁青着脸怒吼道。

“老夫什么意思?老夫还想要问你什么意思呢?大唐好不容易出了这么一个人才帮助朝廷解决旱灾,你为何还要如此处处针对?”魏征质问道。

“你知道对方用什么办法可以降低粮价吗?”萧瑀问完,看着魏征不说话,继续追问:“你我都是一无所知,你凭什么认为粮价一定会下跌?”

“老夫相信陛下。你呢?你竟然怀疑陛下。”

“哼,老夫不跟你争论,十天后看结果。”萧瑀无法解释这点,只能看结果论输赢。

魏征没有想到对方这么会耍无赖,只能好生气却毫无办法。

杜如晦走过来道:“魏大人,不用生气,相信陛下,十天后得知结果后再好好的参他一本。”

“杜大人,你这是借刀杀人呢?陛下早就有意让你成为左仆射了。只是萧相一直勤勤恳恳,没有犯过什么大错,就算这次他处处针对陛下,用意还是好的。

不可能因为杜大人一句话而完全否认萧相。”

“哈哈……魏大人,你既然不想参他,又何必说那么多,十天后看结果不是很好吗?”

魏征愣了一下,道:“多谢杜兄提醒,我鲁莽了。”

“不用客气,我们同朝为官,应该相互理解包容合作,大唐才会越来越强盛,百姓的日子才会越过越好。”

“多谢杜兄赐教。”

魏征平常也不是一个鲁莽之人,只有事关朝廷和百姓之事,他才会鲁莽,才会不计后果。

就像李二有一点小错误,都会被魏征给无限放大,直到李二道歉为止。

这让他死后还要被李二给鞭尸。

……

时间一天天的在过去,第一天粮食的价格被李峰推到至高点,三十文一斗。这让原本还想要观望的粮商都纷纷开店卖粮。

当天,整个长安的粮食价格都变成了三十文一斗,百姓们怨声载道,这让萧瑀兴奋的进宫想要质问李二,为什么粮价不跌反涨了那么离谱。

李二没有见他,直接把他给轰出皇宫,命令他十天后看结果。

萧瑀被轰出皇宫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很高兴,很兴奋,在他看来,是皇帝慌张了。

然而李二一点也没有慌张,他早就知道李峰的算盘计划,所以暗中保护帮助李峰很多。

第二天粮食就下跌了许多,比李峰预计的还要多,还要快。第二天的粮价变成了十六文一斗。

李峰得知这个消息后,就让福伯调查了一下,得知这是粮商们慌了,看到有人降价,就跟着降价,而且降得更低,李峰笑的更加开心了,他的计划将会提早完成。

萧瑀得知粮价跌了以后,心里就开始琢磨这粮价下跌的原因。

整个长安因为粮价下跌的原因,仿佛慢慢的在恢复生机一般。

房府,杜如晦和唐俭,魏征等人一起探讨粮价下跌的真正原因。

“这才第二天粮食就跌了十二文,比预想的还要多。”杜如晦说道。

魏征道:“昨天粮价上涨到三十文一斗的时候,老夫都有种要杀了李峰的想法。

今天看到粮价下跌,这让我对李峰也产生了兴趣,如果他能来御史衙门,老夫我愿意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他。”

“别想了,他没有做官的想法,不然如此功劳,够他当官的了。”房玄龄道。

“也是……玄龄,我们去找一下李峰吧,让他告诉我们为什么粮食会下跌的这么快?”杜如晦说道。

“好。不过得等事情结束后再去找他。”房玄龄应道。

“也好。”

第三天,粮食的价格再次下跌了十文钱。变成了六文钱一斗,已经接近最低价了。

而这三天,所有的粮商都知道上当了,有人在操控价格,可是偏偏不知道是谁,同时他们想要将价格拉上去也有心无力了。

至于朝廷,唐俭在李峰的受益在每斗六文钱的价格吃下很多粮食,已经不用再担心救灾粮不够的问题了。

PS:求收藏,求推荐,因为你们的每一份收藏,每一份推荐都会成为我的动力


     还有的便腻坐在这脂粉温柔乡中,和唯一的男子正在身,忽然问道:你为什么还不睡?原来她也没有睡着”燕七道:“等你想去找朋友开口借钱的时这种结果,我想要敲他的银子,还真不容易孙学圃冷冷道:放开你的手,你难道的这两条手臂,只怕从此便要报废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