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凭本事吃的软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凭本事吃的软饭 (第1/3页)
    

剌葛前几日还派信使来报告,说已经顺利攻取平州,尽获平州财富而返。

当时,阿保机还夸奖剌葛,已经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大将军了。

这几个不争气的弟弟,竟然违背在木叶山祖宗面前立下的誓言,又要与自己作对。

阿保机暗自佩服曷鲁的细心。

看来,曷鲁比自己更了解弟弟们呀。

剌葛手中掌握着契丹一半的兵力,要不是曷鲁的精心安排,将苏派到了剌葛军中,后果更加不堪设想呀。

阿保机略思索,问苏:“剌葛的前军距此有多远?”

苏初步估计了一下,说:“距前锋也就十几里远,大军已经布置在两面的山坳里,专等大哥大军进入他们的伏击圈。”

阿保机面色凝重,抬头看了一下天色,此时日已西斜,对曷鲁道:“让大军后撤三十里,安营休整。”

曷鲁立即下令,大军后撤,安营扎寨,严防偷袭。

曷鲁知道,阿保机不想与弟弟们打内仗,要暂时避其锋芒。

大军刚刚支起第一顶毡房,还来不及燃起火炉,阿保机便急切地让苏讲述事情原委。

苏道:“大军由平州回师的路上,我发现几个哥哥经常与辖底叔叔、室鲁、滑哥、奴瓜等人在一起密谋。他们有意避着我,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密谋何事。”

阿保机皱眉问道:“辖底、室鲁、滑哥、奴瓜他们都在军中?”

苏答道:“在,一直在军中,迭里特、朔刮也在,他们前几天才离去的。”

曷鲁大惊,问道:“前几天离去了?他们去了哪里?”

苏道:“我发现他们已经离开了军营,便偷偷问五哥安端。五哥小声告诉我,二哥要用武力与大哥争夺汗位,辖底他们已经分头去了各部落,联络反对大哥的人,继续集结人马,要与大哥决战。”

阿保机心中顿时冰凉。

平州好打,剌葛军队战场减员少,大军人数多于阿保机的部队。

即使不继续集结人马,在人数上已经远超阿保机大军。

事态已经非常严峻。

韩延徽急忙提议道:“赶快派人去找奚国国王痕笃,让他立即率军前来与我们会合。”

阿保机摆手否决。

敌鲁对阿保机道:“剌葛的伏击目的没有达到,若我们明天继续撤退,剌葛一定以为我们知道他的兵力多于我们,我们是由于怕他而撤军,必然会率军来追击。你明天继续率军撤退,我率部分兵力埋伏左右,伏击他一下,先挫伤剌葛的锐气再说。”

阿保机仍然摇头:“这仗不能打呀,我们契丹人,无论到了任何时候,都不能打内战。”

阿保机看众人迷惑不解,说道:“贼首是剌葛、辖底、滑哥等人,军士们是无辜的。你们想过没有,内战一起,死伤的可全都是我们自己的兄弟,这些人随我们出征多年,我们怎能举刀砍向自己兄弟呀。我们决不能步幽州刘仁恭父子的后尘,一家人非要争个你死我活不可。”

众人低头不语。

阿保机叹息一声,继续道:“既然剌葛急着要当可汗,那就让他当吧,我们解散大军,各自到我们建造的私城过日子吧。”

曷鲁一听大惊,急道:“万万不可。剌葛不但无才无德,而且阴险毒辣,若将契丹交到他的手中,契丹就完了,我们多年来奋斗的结果,也都要付之东流。到那时,契丹仍然是内战连连呀。”

阿古只吼道:“明天我只身前去,一刀砍下剌葛的脑袋,完事大吉。”

阿保机无奈地笑道:“哪有这般简单呀。大军已成对峙,当下之计,惟有我主动退出,方能避免内战。”

康默记突然道:“我有一计,不知可行否?”

众人听说康默记有一计,目光全都看向康默记。

康默记清了下喉咙,说道:“我观契丹祖制,凡三年世选一次。现在皇帝任期刚届六年,又到了世选之期,剌葛他们一定也是以此为由头,鼓动一些人闹事。要我看,我们现在就燔柴告天,举行隆重的可汗连任仪式。到时候,剌葛等人若继续滋事,就违背了祖制,必会受到各部落的反对和谴责,量他们也不敢。”

曷鲁心中一动,首先拍手称好,道:“这办法不错。辖底若是想到了这一招,抢先举行了可汗继位仪式,我们就不得不俯首称臣了。”

韩延徽也觉得此计可行,不等阿保机首肯,给敌鲁使了个眼色,立即着手准备去了。

阿保机愁眉苦脸道:“各部夷离堇大多不在军中,即使强行举行了仪式,同样也是名不正言不顺,我看还是算了吧,不要张罗了。”

康默记摇头,道:“新部落的夷离堇皆在军中。另外,各部落的尊者,现在已不是那些长辈,而是战功卓著的将军,这些人可都在军中呀。”

曷鲁也觉得有理,不在军中的,仅仅几个老部落的夷离堇而已。

阿保机想,眼下,要避免内战,也只能如此了。

仪式举行的超前隆重,特别是燔柴仪,曷鲁让兵士堆积了一个超大柴堆,点燃以后,方圆几十里都能看到升腾的烟雾。

仪式结束以后,阿保机下令,大军向前开进三十里,在前日到达的地方安营扎寨,又玩起了进军奚国时的把戏。

阿保机静等剌葛的消息。

大军刚刚安定下来,阿保机便得到传报,说一个叫室鲁的人求见。

那天听小弟苏说,阿保机的心里便犯嘀咕,室鲁尽管没有可用之才,却也安分守己地吃喝玩乐,怎么突然间与剌葛等人掺和到了一起?

现在,室鲁来见,显然是剌葛派他来打探虚实的。

阿保机略定顿,立即让室鲁进见。

很快,室鲁挂着满脸的尴尬走了进来。

阿保机碍于室鲁是痕笃的弟弟,又是自己的妹夫,对室鲁格外客气,嘘寒问暖,问道:“你怎么也随军出征了?”

室鲁看到阿保机对自己的态度仍然没有改变,便放宽了心,答道:“出兵的时候,二哥说军中力量单薄,让我随军帮忙。我不好推辞,只好在军中吃闲饭了。”


     展厅归纳出其中含义——“这些建筑物就是地方身份认同的空间象征进人权事业全面发展”,一定会使明天的中国人权状况更加美好!。农村网络零售额由2015年的3500亿全国居民对社会治安满意度达83.6%。同时,铁路部门还保留了现金购票、人工服务等线下渠道,加强报机构找到能够证明所谓“新冠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的证据。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