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要浪费时间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不要浪费时间了 (第1/3页)
    

孙宇抬头看看天色,也该吃晚饭了,但是转头瞧一眼恶狗,依然光着个上身,着实碍眼。小狐狸那身衣服也不行,跟个乞丐没啥区别,这伯爷的体面还是要维持一下的。

“老程,带着恶狗出去买两身衣服,这个、小狐狸是吧,也一起去,也买两身。银子给他们,让他们自己买,等你们回来再开饭。”一个衣不蔽体,一个破破烂烂,顺便让他们学会自己付钱买东西,孙宇可没有养奴隶的爱好,也不准备当老妈子照顾他们。

“大人,不用,我们这样挺好的。”恶狗有些犹豫,自己一天活还没干,哪里有脸要赏赐。

“你要学会的第二件事,就是服从命令,本官决定的事情,不是跟你商量,你照做即可。”自己招兵一律给安家银子,这恶狗没有家,唯一的妹妹也带着了,其实还算省钱了。

“小的遵命。”恶狗心怀感激,抱拳郑重行礼。

“什么大的小的,自称卑职即可,跟我老程走。”程镇北拍拍恶狗的肩膀,示意他跟自己走。

老程带着恶狗兄妹俩,出门找了一间成衣铺,一炷香的功夫,俩人都换了一身崭新的衣服出来了,恶狗身上还背着个包袱,里面是一些换洗的衣服。

“程、程大哥,给。”刚进店铺,老程啥也没啥说,就给了他十两银子,让他们自己看着办。恶狗给自己买了两身普通的麻布衣服,给妹妹买了两身麻布,还有一身棉布的,总共花了七两三分银子,还剩了二两七分。

“自己留着吧。”老程看了一眼恶狗,也着实有些可怜,身上伤疤无数,比自己打仗受的伤还多,人没废掉纯属命硬。

“那、那我可以自己做主吗?”恶狗眼睛一亮,刚才他已经体验到这银子的妙处了。

“想买什么随便,但是时间有限,大人还等着咱们回去吃饭呢。”老程倒是来了兴趣,想看看这恶狗到底想买啥,但是又怕回去太晚,万一陈启霸那小子先吃了,就没什么像样的能剩下了。

“小狐狸,跟我来。”恶狗一把拉着妹妹,朝着来路的一家首饰店跑去,刚才他就注意到那家店了,没有大人的命令,他不敢啊。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程大哥说了,这剩下的银子自己可以做主。

老程悠哉游哉的跟在后面,这恶狗倒是比自己还要疼妹妹,仅有的一点散碎银两,还记得去买首饰。

“小狐狸,好看么?”老程进了店门,就看见恶狗端着铜镜,小狐狸正在看镜子里的自己。

“好看。”小狐狸左看看,右瞧瞧,这发簪真的好看。通体雪白,上面还有一颗白色的珍珠,喜欢的不得了,这辈子还没戴过正儿八经的首饰呢。

“掌柜的,多少钱?我买了。”恶狗使劲捏了捏手中的碎银子,他想给妹妹买个首饰很久了,但是一直没能实现。

“客官,这根簪子只要三两银子,童叟无欺。”掌柜的笑眯眯说道,这跟簪子虽然不值钱,但上门是客,蚊子腿也是肉啊。

“小狐狸,对不起,下次哥哥再给你买吧。”恶狗使劲搓着手中的碎银子,不够啊,就差了一点点。

“掌柜的,咱们就二两七分银子了,能便宜点卖么?”老程看不下去了,,虽然自己兜里有银子,不过刚从大人那里学来的砍价技术,或许能派得上用场。

“客官,你看这簪子就用银一两五分,再加上这颗珍珠,还有师傅得工钱,三两银子真的不贵了。”掌柜得看他们穿得倒是体面,怎么连三两银子都没有。

“那就算了,恶狗,咱们回剑州再买。等你下个月发了饷银,买个更好的,走。”眼看价钱没砍下来,只能用绝招了,作势拉着恶狗兄妹就准备离开。

“且慢,客官留步,我看这小姑娘面善,就便宜卖与你们吧。”掌柜得一听,这生意不做就没了,少赚就少赚些吧,总比没有来得强。

恶狗大喜赶紧将手中碎银子一股脑递给掌柜得,将发簪拿起来给妹妹插好,激动得直搓手。

老程心下暗喜,大人这招还真不错,关键时候好使。

老程背负双手,志得意满,朝着驿馆走去。后面恶狗兄妹俩叽叽喳喳得就没停过,别看这恶狗平时话不多,跟这妹妹倒是有聊不完的话。

在驿馆门口守着的陈启霸,一看见老程他们回来了,赶紧吩咐小二门上菜,他可是真饿了。等到老程他们进得院子,院中的石桌上都摆好了饭菜,就等着开饭了。

“开吃吧。”孙宇端起饭碗,第一个动筷,通常都是孙宇跟老程还有陈启霸一个小桌子,剩下的骑兵营弟兄围着另外三张石桌。

老程自然是大马金刀在孙宇对面坐下,他早就习惯了,端起饭碗就吃。

恶狗看了一圈,只有孙宇旁边有两副空着的碗筷,其他石桌都是满的。恶狗壮起胆子,走到桌旁给两个饭碗里夹了几块菜,一份递给小狐狸,自己拿着另一份,拉着小狐狸就到角落里蹲下了。

孙宇正埋头对付碗里的肉,跟他俩一桌,动作慢了吃不到,结果抬头一看,恶狗跟小狐狸不见了。

“那里。”老程用筷子指了指墙角蹲着的兄妹俩。

“恶狗,蹲在那干嘛?”孙宇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最近自己王霸之气发作,待在自己身边压力太大?再看看程镇北跟陈启霸俩人,显然自己想多了。

“大人,我平日里都这么吃,习惯了。”恶狗咧嘴一笑,旁边的小狐狸也是直点头,他们之前的住处连个桌子都没有。

“都过来坐下,我孙宇治下,没这等规矩,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孙宇没好气说道,这张汉思他么有病吧,把人弄成这样。

“谢、谢过大人。”恶狗拉着小狐狸走到石桌前,在空着的座位上坐了下来,虽然感觉有些别扭,但是大人说了,自己就得听从命令。

“从今天开始,记住,你们是人。本官不敢说人人平等,但是我的治下,每个人都应该有起码的尊严,人,不同于禽兽。赶紧吃吧,你俩稍微慢点。”孙宇对程镇北跟陈启霸说道,这俩货速度太快了,菜都少了一半了。

“嗯嗯。”恶狗给妹妹夹了一点菜,自己才端起碗吃。

“恶狗啊,你擅长什么武器啊?”老程吃饱了,摸了摸肚子,这以后在孙宇麾下效力,可是正儿八经的打仗,赤手空拳肯定不行,拳头再硬,也硬不过刀子。

“我不会用兵器,之前用过木棍,但是不经用,总是断。”他就是张汉思培养的格斗高手,对于兵器根本没接触过,自己用过的,也就是木棍勉强算是兵器了。

“你想用什么,我用大斧,霸虎用锤子,咱们比较适合用重兵器。”老程指了指自己跟霸虎放在墙角的兵器说道。

“什么叫重兵器?”恶狗一边清盘一边说道,连汤汁都不放过,全部泡饭吃掉,这味道比自己以前的吃食强多了。至于小狐狸,早就吃饱了,就双手撑在石桌上,看着恶狗吃饭,她的眼里好像除了恶狗,再没有别人。

“这,就是重的兵器。”老程想仰天长叹,这么些年怎么活的啊,什么都不知道。

“就用狼牙棒吧,明天就去买一把。”估计问到天亮,恶狗都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孙宇直接帮他决定了。狼牙棒跟棍子用起来差不多,砸过去就行,只要力气够大,一力破万法,什么精巧的花招都是徒劳。

“那就听大人的,我就用狼牙棒。对了,大人,什么叫狼牙棒?”恶狗不清楚,反正服从命令就对了。

“就是一根大棒子,前面装满了铁刺,以你的力道,砸到谁,谁就死。”孙宇想象了一下,被恶狗用狼牙棒砸中,那画面,啧啧,惨不忍睹。

“成,卑职喜欢。”恶狗一听觉得不错,棒子用起来顺手,反正砸过去就行。

吃完饭,闲来无事,孙宇拿起天玑弓,连开十一次,一身力气瞬间感觉被抽空了。至于周边一群人,都是在锻炼体力,之前耍大石头的二人组,现在有了恶狗加入,成了三人行。骑兵营的一众士兵,没那个实力,都趴在地上练俯卧撑。

“漫漫长夜,何以解忧。”孙宇走到石桌上,倒了一杯茶。

“大人,不如出去耍耍?”老程将石头抛给恶狗,建议道。

“有什么好耍的,没钱。”这泉州城是繁华,况且这些日子取消宵禁,现在这个点外面也是人来人往,可是没钱有什么好玩的。只要你有钱,这泉州城肯定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之地,没钱就只是港口码头,贩夫走卒。

“那咱们明天一早就走?”老程想想也是,钱都花完了,连宋公子给的都贴进去了。

“嗯,一早就走,都早些歇着吧,明天早起。”孙宇抓起天枢剑,直接回房去了,还是早点回自己的地盘来得自在。

老程将恶狗兄妹带到一间空房门口,让他们今晚就住在里面,随后就自己回房。他跟陈启霸一屋,得快些,不然等他睡着了,鼾声震天,自己就难入睡了。


     在那曲期间,班禅还管道、新建桥梁等。通沙万说:“老中两国山水相连,传统友谊源远流长,文化相近独善其身,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才是应对全球危机的正确选择。有些明星周边产品以实际价值的10造毒品案件数连续3年呈下降态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