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药草没有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药草没有了 (第1/3页)
    

蓝少枫抱起雪儿一进入房内,便觉体内血脉膨胀,眼前幻影重重,他虽已察觉这酒有问题,但也料定不致命,毕竟碧珠对他还是有所顾忌的,故只喝了一杯,看着怀中烂醉的雪儿,他突然担心起来。将她放到床上便单手扶住她的背运气替她结毒,可他迅速察觉到雪儿除了醉意浓之外并没有中毒的迹象。倒是自己,体内脉象早已越来越难压制。眼前的幻影越来越多,渐渐的连雪儿都已看不清了,连抬起手臂都有些困难了。

  此刻紧闭的门突然被推开,美丽的有些妖娆的碧珠轻笑着走了进来,她的眼睛始终未离开床前的蓝少枫,仿佛此刻的蓝少枫就是她口中的猎物,任由他摆布。肤若凝脂的玉手轻轻略过蓝少枫俊逸的侧脸。淡淡道“你知道龙荔吗!这可是我们东海鲛人岛特有的植物,它结出的果子甜嫩可口,果未熟时已有甜味蝽象、蝙蝠喜欢咬食,从而引起浮尘子为害,所以果未真正成熟,已被为害至尽。吃了这种果子酿的酒就会欲仙欲死,无法自拔!”

  就在此时,雪儿突然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蓝少枫,当然她躺在床上的位置刚看到了蓝少枫身后的碧珠。就在碧珠的一愣中,雪儿一把搂住蓝少枫的脖子便吻上他的唇,一股淡淡的香甜在蓝少枫口中化开,难以压制的脉络瞬间平息,眼前的幻影也被雪儿灵动的双眼代替,这一吻化解了蓝少枫体内的毒。

  蓝少枫余光中看到了身后的碧珠,他心中已知这一切不过是碧珠给他下的圈套。他顺势抱住雪儿搂在怀里,吻得更深,既然要演戏哪能不演的逼真。他没有管雪儿的挣扎,直到碧珠恼怒的离开。

  “谢谢你帮我解毒!”蓝少枫看着坐在床边手足无措的雪儿,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刚刚利用了她。

  “你救过我,不用说谢。”雪儿抿着嘴勉强挤出笑容。

  “我既然已抱了你,还吻了你,就必须给你一个交代。”蓝少枫付下身子,看着一脸惊讶的雪儿问道:“不知道姑娘是否婚嫁!”

  “婚嫁?没…没婚嫁…”雪儿红着脸早已语无伦次。

  “既然姑娘未曾许配他人,可否愿意下嫁与我!我定不负姑娘!”蓝少枫认真道。

  什么,嫁给他,刚刚自己被蓝少枫输给自己的内力唤醒,一睁开眼便看到碧珠正伸手摸向昏昏欲睡的蓝少枫,想到今日在大殿的经历,全身不仅一阵恶寒,情急之下便咬破嘴唇将血喂给蓝少枫,当时并未多想。

  此时的蓝少枫火红深邃的眸子,写满了真挚,雪儿此刻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不用急着回答,你若愿意嫁,我便娶你!今生也绝不负你!”看着手足无措的雪儿,蓝少枫柔声道,如第一次初见般温柔炽热。

  雪儿此刻的心好乱,第一次有人如此认真的说要娶她,还是她的救命恩人,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但早已感觉出他对自己的不同,虽然他表面看起来冷酷无情,却对自己温柔体贴。

  “你为什么不问,我的血为何能解毒!”雪儿红着脸对蓝少枫嬉笑着打岔道。

  “这些等我娶了你,你再慢慢告诉我。”蓝少枫托我雪儿的小脸,如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喝了那么多酒,醉意肯定还未消,早点休息吧!”看着转身离去的蓝少枫,雪儿松了口气,摸着自己发烫的脸,突然发现自己的内心竟有些喜欢这个看似却冰冷难以接近,却如火一般炽热的男子。

鲛人族领地外

“少主,你让我等留在此地做后应,就已料定鲛人族不会轻易听命与你,可你为何还要以身犯险!我们等的有多焦急,你知道吗?”冰有些埋怨的看着蓝少枫。

  “我现在安然无恙,不用担心!鲛人族族长虽做事随性,难以驯服,但毕竟还需要借助我们的力量帮她族人回东海,这次她不过在试探,权衡利弊这点她还是懂的。”蓝少枫言语间竟少了些锋利,这让看惯了他高傲冰冷的澄江竟有些诧异。

  “冰自幼就跟随少主,知道少主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是冰太过忧虑了!属下今日得到消息,北泽白凌风将军叛变,意图起兵谋反被降。”

  “消息从何而来!”蓝少枫挑眉问道。

  “神秘人!”澄江从怀中去除了一枚小竹筒。

  “北泽的定海神针白凌风会起兵谋反,你信吗?看来这个北泽王不仅是个老糊涂,还很怯懦!”蓝少枫幽深的眼中露出了一丝笑意。

  “看来老天都在帮少主!”澄江道。

  “南熵王不会错过如此好的时机,定会起兵。你们今晚就赶回南熵,将这个消息透露给我那个所谓的大哥蓝离。”蓝少枫将小竹筒还给澄江,嘴角勾起了一抹冰冷的笑。

  记忆如心上之刺,随着呼吸阵阵发痛!黑暗中温柔的声音,“枫儿,你记住,你的父亲叫灵越,母亲对不起你不能看着你长大了。”拂过蓝少枫脸颊冰冷的手,温热的泪,炽热的血,渐渐模糊的面孔,只有手中残留的那枚赤月散发着灼眼的红。

  二十年前,蓝少枫近似疯狂的逼自己做到完美,大雪中跪在独山下三天三夜只为成为天下第一谋士翦尚老人的的徒弟,无数个日夜他几乎不眠不休苦学兵书、勤练功法,只为成为南熵王口中的“好儿子!”。

  刚满十六岁他便游走南熵六部,仅仅用一年的时间便让相互牵制的六族归顺。终结了南熵多年的分裂之势,终成为了南熵王最看重的“儿子”,也成为了南熵人口口相传的奇才,更成为了南熵将士敬重不已的少主。

  可是这又怎样。

  “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南商王的话如同一记响雷。

  “野种!”“私生子!”“没妈的孩子!”一个个带着歧视的词就像一支支利剑,在无数个深夜刺入他的胸膛。

  他所有的努力到底为了什么,没人知道,整个南熵都知道他不会成为南商王位的继承者。

  但他依旧拼命的努力着,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到底为了什么。

回到大殿,碧珠眉美目流转的看着蓝少枫。

“明晚,嫁队便会路过,不知碧珠组长可有万全之策!”蓝少枫淡淡一笑道。

“区区一个嫁队,不足为患,但我若真劫了嫁队,便是与瓮城郾城树敌!腹背受敌,想回东海,更是阻碍重重了!”碧珠眼神凌厉柔声细语道。

“瓮城若与郾城顺利结亲,到时你才真是会腹背受敌,你在此盘踞多年,你觉得你会是他们联手后第几个要除去的祸患!”蓝少枫看着碧珠渐渐收敛的笑容,继续道:“瓮城王,十里红妆出嫁的女儿,嫁妆足有三十万两黄金!是你这十年所劫货船的几十倍!至于援助,我那哥哥自会出兵!”

“呵呵…既然蓝公子已有完全之策!我照办就是了!”碧珠掩嘴轻笑了起来。

  


     但对陆元九来说,还有一件更让他激动的大事:新中国品种、临床急需、儿童药等品种的上市审评审批速度。主要健康指标总体优于遇都得到有效保障,避免了人才的流失。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我们又采取负责任路 启航新征程·牢记初心使命 争取更大光荣)。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