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抛弃一段不快乐的爱情是好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抛弃一段不快乐的爱情是好事 (第1/3页)
    

我拿着范天磊在几天前在商界大会上给我的纸条,除了一幅简单的动物图案和一行字外,再没有别的信息。

我和胡惠茜都无法猜透这张纸条传达的信息,所已决定像范天磊纸条上所讲的,亲自去他说的地方,震东集团仓库那里查看一下。

我觉得,我现在已经彻底暴露在尹墨甄的面前了,就不能再被动坐等尹墨甄的人在杀上门来,应该到了主动出击的时候了。

尹墨甄可不是好惹的,更何况像前来刺杀我的那样黑衣手下,在他身边不知道还有多少个,光在商界大会上现身的就有五个。

虽然这次只来两个,我还有胡惠茜联手,拼了全力,才侥幸获胜。

所以,这次进山探查,我和胡惠茜做了周密的准备。

我带好身上的几件法宝,还有晓丹留给我必要时防身的符箓,包括有几张隐身符,我还递给了胡惠茜一张,留着在关健时候用。

既然范天磊在纸条上明确的说明,要我探查震东集团的位于市郊仓库,说明这个地方对尹墨甄来说非常重要,甚至有可能是老巢,所以我要加倍的小心。

这个仓库,以前范天磊和我说过,是震东集团一个闲置的仓库,就是原来的防空洞改建而来。

这防空洞是当初我国和北部某大国关系紧张时,准备全民备战时候修建的。

后来没有什么用处,被震东集团买过来,稍加改造,做了仓库。

快到晚上的时候,我和胡惠茜,背着一个大包,悄的出了门。

我之所以选择晚上出去,因为当年修防空洞的位置,在市郊的一座挺大的山上,这座山的名字叫二郎山。

这座山的风景还不错,原来经常有年轻人去山上玩,所以白天有可能人多,不利于我们去震东集团的仓库探查。

晓丹给我留下的隐身符箓,虽然精妙,但是每张符箓的作用时间只有四个小时,决不能提前使用。

再说,隐身符属于高级符箓,极难制作,所以数量也不多,不到关键的时候是舍不得用的。

因为尹墨甄实力深不可测,我怕胡惠茜和我就是联手也打不过,就连打他手下都那么费劲,也说明了这一战。

所以隐身符要省着用,还有留着以后万一撞见尹墨甄时,逃命用。

我们没有动用法力,也没有开自己的车子去。因为我和胡惠茜的车都是好车,那里是市郊,好车出现在那里有点扎眼,容易在农村被人围观,走露风声,被尹墨甄或手下人察觉。

如果动用法力,尹墨甄修为深不可测,法力波动也容易被他察觉。

所以,我和胡惠茜就像一对普通的情侣一样,打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去市郊的二郎山,这个出租车司机迟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还是朝市郊二郎山方向开去。

不是我过于小心,随着我的修为越高,反而胆子越小,而是我的修为境界提高后,才真正知道尹墨甄到底有多厉害。

范天磊的纸条所说的,震东集团防空洞改建而来的仓库,就在这个二郎山的山里。

在这个二郎山的山脚处,还有一个小村子,叫二郎村,是根据这个山而起的名字。

当我和胡惠茜到达二郎村后,出租车司机说什么也不肯往前送我们了,并且说我们的胆子可真大,竟敢上二郎山,还劝我们也回去。

我再问他,这个出租车司机,什么都不肯说,只是把我和胡惠茜放在二郎村这里,说什么也不往前走了,匆匆忙忙的调转车头,回去了。

只留下我和胡惠茜站在那里面面相觑,没办法,这个开出租车的,看样子给多少钱都不去,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由于,现在正是农闲的季节,吃完晚饭的时候,村民们没什么事情都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在乘凉,老太太们说着闲话,老头们下下棋,溜溜弯。

本来市郊地带,每家就没有多少地,都是年轻人在外做工,年长的在家侍弄那几亩地,

就算不是农闲,每家每户那点地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地就忙完。所以农村现在清闲的很,当然年轻人可不行。

别看我和胡惠茜并没有往人堆里凑,可是那帮老太太说的话,我和胡惠茜却听得清清楚楚。

她们在讨论最近二郎山里发生的怪事。原来,由于二郎山的风景是不错的,经常有在城里呆腻了的年轻人利用周末,或者节假日,来二郎山玩。

可是后来,一对年轻情侣,进山以后,再也没有出来,几天后,警察找到了他们,他们已经死了,尸体没有任何伤痕,只是眼睛等的大大的,应该见到了极其恐怖的东西。警察给出的结论是受惊吓而死。

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后,上二郎山的人就少了,都说这个山很邪性。

可有的人就不信这个邪。就在这个二郎村里有个老光棍,外号李大胆,听说没人敢进山,有天喝了点酒,就和人拍胸脯,说他就敢进山。

这个家伙还说,别人怕鬼神,他说鬼神怕他。说完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酒精上脑的李大胆就上山了。

结果,一点也不出大伙意料,上山之后就在也没有下来。到后来,还是警察找到了他,当然也是一具尸体,结论也是惊吓而死。

因为人是本村的缘故,好多人都看见了,那瞪的大大的眼睛,扭曲变形的脸,看起来极其恐怖。更恐怖的是,也是没有一点外伤,但是法医说脑组织不见了。

法医验尸体时候,村里好多人都看到了,就在村部的大门口。李大胆没有亲人,就连后事都是村里给办的呢。

村民们都说山里有鬼怪,专吃人的脑浆,现在谈到二郎山就色变,因为这个都有村民搬家啦。

我原以为这山上风景好,会有不少普通人在山上,现在二郎山发生这样的事情,没有人界平民在山上,反倒是有利于我和胡惠茜进山探查,万一和尹墨甄或他手下黑衣人遭遇,打起来,也没有顾虑。

我听那些村民闲谈到这里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微微冷笑,难怪出租车司机听说我去二郎山,露出那个害怕表情,把和惠茜扔在二郎村,就说啥也不往前走了,还劝我们回去。

村民说的那种情况我在医院,和商界大会都见过,所以我没有感到吃惊,反而觉得范天磊的纸条,让我来二郎山探查完全是正确的。

尹墨甄在二郎山制造恐慌,不让人接近二郎山,正是说明他在这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感到有些兴奋,我离真相越来越近了,当然我离危险也是越来越近了。

我对胡惠茜使了一下眼色,没有惊动二郎村的村民,绕开村子,悄悄的向二郎山里走去。

此时,太阳即将落山,再加山最近发生的事情,也没人上山了,整个山里格外安静。

西面天空通红的晚霞,衬着美丽的夕阳,带着几缕金色的阳光穿过林木的间隙,映入我的眼睛。

如此美丽的景色,身边还有穿着一袭白色长裙漂亮的胡惠茜,这一切几乎都让我忘记,我上二郎山的目的啦。

进山不久的一块标示牌子,证明了我在二郎村里,听到村民们闲谈的消息都是真的。

只见蓝底红字的牌子上写着,“进山危险,切勿上山。”牌子就是当地政府和二郎村共同立在进山的必经之路的,还画了一个大大的,黑色的骷髅,并且骷髅上,打了一个大大红的叉叉。

这个警示牌子给原本美丽的二郎山,笼上了神秘的色彩。

我和胡惠茜开始小心翼翼的沿着小路,按照范天磊提供的大致位置向震东集团仓库那个山谷走去。

其实那个仓库本来是有一条公路可以直接过去的,当年国家修防空洞的时候,出于战备的考虑,修了一条公路,通到那里的。

为了不被发现,我和胡惠茜没有走这条公路直接过去,才选择走小路,先爬到山顶,然后从山顶上再绕下去。

当我和胡惠茜到达山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这倒也不影响我和胡惠茜行动。

我刚到医院工作时,在武师境界我就可以在黑夜里就几乎视物如昼,更别说现在我已经接近法师后期的境界了。

我和胡惠茜从山顶往下走,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漆黑的山林里一点动静也没有,显得异常安静。

这时,我有一种异常压抑,和很不舒服的感觉,这种感觉和我在唯美品格在郭姚志家,见到隐藏在布偶结界空间里阎凤月时有些相似。

我止住脚步,这是修炼之人遇到危险是一种本能的感应。说明,我和胡惠茜已经到了我们探查的目标,那个震东集团仓库附近。

我看看胡惠茜,她点点头,表示她也和我的感觉一样。于是,我示意胡惠茜将隐身符贴在身上。

我和胡惠茜将隐身符贴上以后,漆黑的山林里瞬间就没有了我和胡惠茜的痕迹。

好在我当时拉着胡惠茜的手,要不然就是胡惠茜就在眼前,我也看不见,找不着。

我暗暗的高兴,晓丹的隐身符就是精妙。漆黑的夜里,山林里一点动静也没有,这本身就不是正常现象,这种让人很不舒服的压抑感,说明附近一定有很厉害的,甚至可怕的存在。

我目前还无法判断出这种厉害的存在到底是什么,说不定尹墨甄就在我的附近。

当我刚把这一切弄好后,就见突然平静漆黑的山林里起了一阵狂风,我拉着胡惠茜急忙躲到几十米外,一棵不知长了多少年的大树后面。

不一会儿,当风停了的时候,我吃惊的看见,有两个黑衣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站在我和胡惠茜刚才站立的地方。

这两个黑衣人,我也在商界大会上见过,正是尹墨甄的手下。看来范天磊在商界大会上,给我的那张纸条,传递的信息一点不错。

能在二郎山遇到尹墨甄的手下黑衣人,说明尹墨甄在这里一点有不可告人的猫腻。

只听的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奇怪,刚才明明有两个人在这里,怎么一转眼就不见啦呢?”

另一个说道:“是不是你小子看错了,都多长时间了,这里哪有人敢靠近,别一天到晚总是疑神疑鬼的。”

先说话的黑衣人说道:“还是小心点,我们有两个兄弟被主人派去盯着一个叫武皓天的小子,现在都没有回来,可能已经交手了,弄得动静还挺大。”

另一个黑衣人说道:“说的也是,按理说他两个已经将那个多管闲事的小子解决掉了,可是现在还没有回来,是有点邪门。”

两个人说着,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了下来,继续谈论着。

我只是听了一会儿,渐渐的明白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唯美品格小区项目的事情起因,本来尹墨甄对商界大会的效果还算满意。

后来张震东向尹墨甄汇报,往林氏房地产派驻人员被拒绝,林氏房地产的林静楠一个小丫头没有这个胆量,这样做完全因为我授意。

林氏企业对落实企业联合会的会费和其他条款的情况并不积极,总是找各种借口拖延,这时候几乎所有的参加商界大会的企业都已经服从了震东集团,只有林氏房地产公司表面上顺从,暗地里我行我素。

尹墨甄决定给林氏房地产公司一点颜色看看。

若是在商界大会那阵子,或许尹墨甄对林氏企业有所顾虑,因为那阵子尹墨甄利用震东集团控制我市企业,在商界大会上林氏企业的态度举足轻重。

所以在商界大会上,张震东对林氏企业威逼加上利诱,只要林氏企业在态度上支持震东集团操持的企业联合会,即使对林氏企业的阳奉阴违尽管很不满,但张震东没有也和林氏企业撕破脸。

尹墨甄没想到,在商界大会上的事情办得异常顺利,通过手下黑衣人出手教训九泰集团的吴博超,一下子震慑住全场的人。

现在震东集团已经成功控制住全市所有企业。所以林氏拒绝震东集团的人进驻后,尹墨甄就决定教训林氏企业,就拿林氏企业今年最重要的唯美品格小区住建项目下手了。

可是,令尹墨甄奇怪的是,派到唯美品格小区的厉鬼阎凤月和饿死鬼老太婆突然消失了。

阎凤月作为厉鬼可不简单,不是随便找个法师就能解决的,尹墨甄感到很诧异,以为是那个修道大门派的人下了山。

后来一下子查到是我居然不属于任何门派的一个散修,插手了唯美品格的事情。于是尹墨甄就派了两个黑衣人,把我悄悄的解决掉。

我眼前的一个黑衣人接着说道:“别人的事咱们别管那么多了,既然没有人进山,我们巡山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就赶紧回去和头领汇报一声吧,时间长了,又该受责罚啦。”

另一个人说道:“是呀,咱们头领尹墨甄说了,主人解除封印关键时刻,且不可马虎大意。现在头领代表主人,脾气大着呢。”说完这两个黑衣人起身想山下飞奔而去。

我急忙拉着胡惠茜,悄悄的跟在后面。我听黑衣人所说的话的意思,原来尹墨甄不是他们的主人,尹墨甄不过是他们口中主人手下一个头目而已。这个发现让我吃惊不已。

他们的主人是谁,尹墨甄都已经深不可测,那么连尹墨甄都称其主人的存在,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厉害的存在啊。

隐身符的作用时间有限,看样子现在尹墨甄就在这里,我和胡惠茜不远不近的跟在两个黑衣人后面。

因为这里离震东集团的仓库不远了,所以两个黑衣人没怎么动用法力,只是身体腾空,刚好高过山林的树梢而已,慢慢的向前飞着。

两个黑衣人速度也不是很快,胡惠茜几百年的修为,此时派上用场,她对法力的控制要比我好的多。胡惠茜拉着我,也纵深一跃上了树梢,几乎没怎么动用法力,就在离树梢两三尺的高度,缓缓的御风而行。

幸好有胡惠茜带着我,要是我自己施展风遁的话,忽的一下就冲出去了,动用法力过多,方圆十多里,法力波动肯定会被尹墨甄有所察觉的。

胡惠茜只是动用少许法力,很不显眼,又是用隐身符跟在黑衣人后面,所应黑衣人一点也没有觉察到后面有人跟着他们。

只见在一个山谷里,出现一个不大的院落,有一个两层的小楼,一个漆黑的大门,对着一条通向山外的公路。

我感到很奇怪,范天磊给我的纸条上说的明明白白,这里是震东集团的仓库,这么小的院子,就一座不大的二层小楼,会成为震东集团的仓库?

说好的防空洞改建的仓库呢?我的心里画上一万个问号。可是范天磊这个人我是了解的,他不是那种不靠谱的人啊。

不管那么多了,既然来了,那就探个究竟吧。只见两个黑衣人径直落在院的大门口,我和胡惠茜也跟着悄悄的落在地上。

我们不敢靠的过近,怕被对方发现,黑衣人的实力不容小觑,我和胡惠茜刚刚领教过的,估计这两个黑衣人和跟我和胡惠茜交手的黑衣人修为不会差多少的。离真相越近,越是要格外小心。

胡惠茜拉着我,跟着黑衣人进了这个小院子,这么大点的依山而建的小院子,一座三四间房子的二层小楼,看起来就是普通的农家小院,门口连个把守的人都没有。

我心里不禁有些疑惑,范天磊不会真的搞错了吧。那样可白白浪费晓丹留给我的两张隐身符了。

胡惠茜用神识告诉我,既然这里出现尹墨甄手下的黑衣人,就凭和我们交手的黑衣人的修为,这几个黑衣人的地位在尹墨甄这里低不了,所以这个地方一定不会像表面看起来那样简单。

我真的很佩服胡惠茜,不但修为深厚,她看起来单纯,其实心思真的很缜密,有她在身边,我的心踏实了不少。

我和胡惠茜跟着黑衣人进了院子,这两个黑衣人并没有进入这两层小楼,而是站在小楼的门口,和小楼里面出来的打扮和我跟踪的黑衣人一模一样的人耳语了几句。

我打开神识,听了个清清楚楚。原来小楼里出来的黑衣人对我跟踪的黑衣人说道:“巡山回来啦啊。”

我跟踪的那个黑衣人说道:“回来了,把护山大阵打开,我要回去见头领。”

我远远的看见,小楼里出来的那个黑衣人举起了一块令牌,对着大山晃了几晃,接着我隐隐约约听到轰隆隆的响了几声,脚底下的地面颤了几颤。

可是接着平静下来了,小院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我跟踪的那两个黑衣人径直朝山里走去,接下来我看到的景象,令我和胡惠茜大吃一惊 。


     中科院版纳植物园工程师袁盛东建议,应以亚洲象现在的取,真正带领着全国各族人民,不断地向着美好的生活迈进。香港中评社记者:19日,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各类事故发生,全力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大局稳定。浜旀槸娣卞叆瑙h鐜姒傚康锛屽-120天)的南方籼稻品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