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部带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全部带走 (第1/3页)
    

林小剑只得乖乖等着,百无聊赖之际林小剑肚子开始“咕咕咕”抗议了!直到现在,林小剑才想起这已经是好几天没进食了!

不经意间瞥见寒墨带进来的饭食,林小剑也顾不得冷热,直接捡了一只大鸡腿开造。

林小剑一阵狼吞虎咽,吃得满嘴油光,自从林家变故,他就没好好吃上一顿热乎饭菜,吃着吃着竟然有些想念妹妹林小欢亲自做饭给他送过来的日子了。此刻想来,当时只道是平凡的时日却是多么的温暖。

林小剑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必须加快修炼。这里是修士的世界,是实力为尊的地方,没有实力寸步难行,没有实力只能任人宰割。唯有相应的实力才能获得相应的话语权!

这里与蓝星不同,蓝星世界财力是终极话语权,不管你是阿猫阿狗,只要你有无敌的财力,你就拥有至高的话语权!此话放之蓝星的四海皆准。

不灭天这个修士的世界,看似更加原始一些,但谁又能说得准这不会是更高级更进步更先进的未来世界呢?

一个只看个人实力的世界,真刀真枪干出来的实力的世界!

“我去!饿死鬼投胎啊!吃相真是难看!”

正当林小剑大快朵颐又深陷哲学思考之时,一道带着鄙视,带着轻蔑,带着看不起的声音传入林小剑的耳朵!

林小剑一惊,咬在嘴里的鸡腿有那么一瞬间不香了!但下一瞬间,鸡腿依旧美味,林小剑一边继续啃着鸡腿一边循声望去,现在的他可没工夫与人斗嘴,填饱肚子才是正事。

“寒皇潭”中响起“哗哗”的水花声,白浪滔天而起,一头巨大的“鳄鱼”甩了甩青黑的尾巴冒出水面,出现在林小剑面前!

“鳄鱼”瞅了瞅林小剑,翻了翻白眼,似乎更加鄙视这个“饿死鬼”了!

林小剑仔细观察这“鳄鱼”,心中不由感叹:这尼玛,这个世界的物种太牛逼了!鳄鱼都能长到大象那么大!蓝星上的生物学家要是知道了那不得疯了啊!还有,这头鳄鱼刚刚说话了?这要是说出去,别人都会以为我疯了吧!

“喂,鳄鱼老兄!刚是你在说话?”林小剑边啃鸡腿边问道。

“鳄鱼”眼睛瞪得老大,恶狠狠地盯着林小剑,一字一句斩钉截铁道:“老子…是…猪…婆…龙…!不是鳄鱼!你看老子头上有龙角!”

“噗!”龙角鳄鱼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林小剑就乐得喷饭:“就你!还是龙!猪婆龙!哈哈哈哈!长得跟猪一样丑的龙!谁给你起的名字,也太形象了!”

林小剑笑得肚子疼,索性蹲在地上,头埋在膝盖处,肩膀止不住耸动,他实在是控制不住了!

龙角鳄鱼似乎觉得林小剑的这一连串动作和话语伤害并不大但侮辱性极强,顿时怒目圆瞪,就要喷出火来!

“噔噔!”

龙角鳄鱼猛得跃上岸来,小象一般高大的身躯出现在林小剑身前,粗大的鼻孔喷出腥臭的风:“你是在笑话我?”

龙角鳄鱼像是个孩子一般,明知林小剑在笑话他,却还是要多此一举问这么一句。

龙角鳄鱼嘴里腥臭的风迎面而来,林小剑差点将吃进去的鸡腿吐了出来:“大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您是住在潭中吗?”

龙角鳄鱼见林小剑似乎有服软迹象,顿时火便消了些:“不错,我就住在这个潭里面,正在睡大觉。方才感受到老头子的气息,这才惊醒!老头子呢?”

林小剑不明所以,试探着问道:“老头子?谁是老头子?老头子是什么人?难道是寒墨?”

龙角鳄鱼甩甩头:“寒墨我知道,是寒灵宗的小鬼头,以前老是往这寒潭跑,经常鼻青脸肿地来寒潭疗伤!他不是老头子!我说的老头子是寒巫江那个老不死的!就是他把老子关在此处!老子要找他算账!”

林小剑更是觉得莫名其妙,他原本以为这头龙角鳄鱼要找的人是寒墨,却没想到并非如此,而是找一个叫什么寒巫江的!这个名字林小剑挺都没听过!

“哦对了!别人都叫他什么寒皇!就找叫寒皇的那小子!”

龙角鳄鱼歪着脑袋想了想又补充道。

“……”林小剑瞬间无语:原来这头龙角鳄鱼要找的人是那个创了《寒皇功》的寒皇寒巫江!

“那个鳄鱼,哦,不对,猪皮龙!”

“老子不叫猪皮龙,老子是猪婆龙!鼍龙!你懂吗?”

“好的,猪婆龙!你要找的人不在此处吧!此处只有我!”

“不在此地?那此地怎么会有他的气息?”

龙角鳄鱼伸长鼻子使劲嗅了嗅,最后将气息锁定在林小剑身上:“你在哄骗我!你的身上明明有他的气息,你还说他不在此处!”

林小剑也使劲闻了闻自己身上,除了好几天没洗澡的酸臭味道,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我说大哥,你别生气,你先告诉我什么味道,我帮你参谋参谋,看看这味道是否是我最近接触过之人身上的气息。”林小剑一边安抚龙角鳄鱼一边想办法。

这头龙角鳄鱼生活在寒皇潭中,应该是寒灵宗之物,相比不会对寒灵宗之人造成任何伤害,但动物始终是动物,存在野性的一面,林小剑不指望动物能像人一般保持理性,何况人在特殊情况下也无法保持理性。

龙角鳄鱼似乎听懂了林小剑的话,抬起前脚像人一样挠挠头答道:“对了!肉身和灵力的气息,你的肉身和那个老不死的一样纯净,你的灵力和他的灵力气息一模一样!”

林小剑小脑瓜子飞速运转起来:难道是无垢道体的气息?寒皇当年也是无垢道体?

“那个老不死的当年将我囚禁于此!不让我离开半步,还定下规矩!若是有人身上有和他一样的气息,那我就必须跟那个人走!认他为主,听他的号令,终生不得违背!”

“……”林小剑忽然有些同情龙角鳄鱼,因为龙角鳄鱼的智商似乎不太高,若非如此,龙角鳄鱼也不会将他和寒皇之间的约定说出来!

“大哥!”林小剑大着胆子拍了拍龙角鳄鱼硕大的前脚:“既然是寒皇前辈定下了规矩,那猪婆龙大哥你应该会遵守的对吧?”

龙角鳄鱼眨巴眨巴大眼睛,好一会儿才答道:“自然要遵守!我猪婆龙向来说话算话,既是约定那便必定遵守!”

林小剑满意地点点头:“猪兄既然这般说,那我也就放心了!来来来猪兄,咱们可以结主仆契约了!”

“……”这回轮到龙角鳄鱼无语了,龙角鳄鱼挠挠头欲言又止,几次说不出话来。

林小剑趁热打铁:“猪兄莫不是要食言而肥?”

龙角鳄鱼狠狠一拍爪子,震得秘地地动山摇:“本龙是神圣的龙族后裔,岂会是食言而肥之辈。”

“既然如此!那猪兄我也明言了!”林小剑清了清嗓子,庄重道:“我便是寒皇前辈所说的那个人,你既然已经答应寒皇前辈,那便可认我为主,听我号令了!”

“……”龙角鳄鱼睁大眼睛,眼神中闪过一丝喜悦,继而转为狂喜,而后竟然摇着尾巴惨兮兮哭诉道:“呜呜呜!主人!小龙总算等到你了!主人,你可不能像那个老不死的一样,把我一个龙孤独地丢在这个阴暗潮湿的地方啊!主人!呜呜呜!”

龙角鳄鱼一边哭诉一边作势就要上前抱住林小剑的大腿,无奈他的躯体太过庞大,生怕将林小剑一巴掌拍死,顿时手足无措,急得原地跺脚撒娇,震得秘地抖动,寒皇潭水也起了波浪。

惊喜来得太突然了,林小剑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他本想逗一逗这头笨龙角鳄鱼的。他已经做好龙角鳄鱼发怒他林小剑求饶的准备,但哪里想到这头龙角鳄鱼竟然顺杆往上爬,真就认林小剑为主,还要求抱大腿!

“小龙龙乖!主人不会丢下你的!”林小剑心中忐忑不已,但还是鼓起勇气拍了怕龙角鳄鱼的大脚:“你能不能变小一点,你知不知道我抬着头跟你说话很累的?”

“哦主人!我这就变小一点!”

龙角鳄鱼说话间身躯摇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化作一条身长不过五尺的小龙角鳄鱼弯曲着身体飘在林小剑面前,活像一只放大版的海马,唯一的不同之处是它比海马多了四条腿!

做完这一切,龙角鳄鱼从嘴里吐出一个圆形的魂球飘向林小剑:“主人,这是我的魂球,主人收下之后就是小龙真正的主人了!”

林小剑接过魂球,学着寒墨先前的样子将龙角鳄鱼的魂球纳入眉心,放入识海之中,顿时脑海中出现了一切关于龙角鳄鱼的信息。

这龙角鳄鱼当真是叫猪婆龙,乃是真龙和玄龟之后!血脉纯正的猪婆龙有机会修炼成仙,化为真龙!

而眼前的这头猪婆龙年纪已然达到三十岁之长,不过其修为境界只相当于人族修士的筑基境界。

“不错不错!”林小剑心满意足,他现在最缺的就是帮手和保镖,真是上天垂怜,渴了有人递瓶水过来。林小剑不费吹灰之力就有了免费的打手和保镖,虽然这打手和保镖智商不算高。

“以后我就叫你小龙了!你说好不好啊?”

“好好好!主人叫我什么都可以!但是主人千万不能丢下小龙一个龙!”

“放心放心!主人会好好疼你的!”

猪婆龙依旧是以大号海马形态依靠在林小剑肩膀位置,像是哭哭啼啼的小怨妇一样,生怕被林小剑抛弃!

林小剑轻抚猪婆龙的背,像是在安慰受了委屈的小情人一般安慰猪婆龙。

一人一龙就以这般暧昧的姿势靠在一起,成为了给林小剑取《寒烟决》和《寒皇决》玉简的寒墨眼中最为怪异的风景!

“咳咳!”

寒墨本不忍打扰这“温馨和谐”的一幕,但他心中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最终还是强行将这“温馨和谐”的一幕打破。


     党和国家事业取得胜利都是人民的胜利!人民是真正的英雄!”2020年二届二次会议少数民族界委员联组讨论时强调,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No.93:“十四五”期间中国如何扎实过什么样的好生活?更好的生活,我们一起来推动、来实现。该小镇原是一座无人展生产力(新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