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迪3,连房间都爆炸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小迪3,连房间都爆炸了! (第1/3页)
    

曷鲁陪阿保机在新筑的城里走了一圈。

阿保机对巍然矗立在草原上的这座城池非常满意。

阿保机和曷鲁商议,准备留下辖底、康默记和部分兵士继续筑城,安顿幽州人口入住,他们俩率军西归。

阿保机还有一项急待完成的任务:为余卢睹姑和室鲁完婚。

不知痕笃和述律平的关系进展的如何,若已瓜熟蒂落,就一并成全他们的好事。

想起了述律平,阿保机心中的热流再次翻滚起来。

阿保机想起了有述律平在身边的诸多好处,也想起了述律平送给他的吻。

多想再让述律平在自己的脸上疯狂地乱啃呀。

可惜,这辈子恐怕也不会再有那样的美事了。

已经失去的东西,过后才知道珍贵。

阿保机将目光向西方望去,西边的地平线是一道横躺着的山脉。

述律平现在在干什么?

阿保机感觉,离别述律平已经非常久远。

更可悲的是,没有得到述律平一丁点消息。

难道述律平已经与痕笃成婚了?已经彻底将自己忘了?

想到此,阿保机突然觉得,心中的那块淤结又在快速增大,堵的他喘不上气来。

阿保机大口喘息起来,身子摇晃了一下,险些摔倒。

曷鲁急忙将阿保机扶住,惊问道:“大哥,你怎么了?”

阿保机知道,自己的病又复发了。

曷鲁扶阿保机回到军帐,急忙让觌烈去找迭里特医治。

听说阿保机旧病复发,辖底、康默记等人也急忙过来探望。

迭里特埋怨阿保机道:“我说体内的淤结没有吐净,你偏不听。当时若是将另一碗鹿血也喝下去,肯定能排得干干净净,哪会有今天的反复。”

曷鲁急忙说:“那咱们就再去狩一次猎。”

阿保机听说再让他去喝鹿血,急忙摇手说:“打死我,我也不再喝那东西了。”

康默记在一旁笑道:“其实,要治好夷离堇的病也并非难事。”

曷鲁大奇,问道:“难道军师还会给人医病?”

康默记满有把握地说:“别人的病我不会医治,夷离堇的病却能医得。”

曷鲁急忙催促道:“那你还等什么,赶快治病呀。”

康默记故意卖关子道:“夷离堇得的是心病,心病就要用冲喜的方法医治。夷离堇遇到大喜后,病情自然会不治而愈。”

康默记的话,让曷鲁如坠五里雾中,一时没弄明白他所言何事。

这时,帐外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

曷鲁急忙走出营帐观望,原来是敌剌来了。

敌剌在可汗身边照顾可汗,曷鲁猜想,敌剌一定是来传达可汗的指令来了。

敌剌走进阿保机军帐,看到阿保机的病仍然不见好转,心下也是一急。

原来,敌剌受痕德堇可汗指派,来通知阿保机和曷鲁从速去见他。

每次痕德堇可汗招呼,总有大事。

阿保机立即焦急起来,问:“你知道可汗为何事而召唤我俩吗?”

敌剌道:“我只知道可汗接待了两名汉人使节,至于为何召唤你们两人,我就不清楚了。”

阿保机又是一惊,问道:“汉人使节?难道是刘仁恭再次做好了战争准备,派人去给可汗下了战书?”

敌剌摇头否定,说:“那两人不是刘仁恭派来的,还给可汗带了重礼,显然也不是来下战书的。”

曷鲁也同样猜不透是何事。

阿保机将问讯的目光转向了辖底。

阿保机想,辖底毕竟见多识广,或许能参透其中奥妙。

辖底自从回国以后,总觉得没脸见人,更没资格说话。

儿子迭里特治好了阿保机的病以后,辖底觉得给自己长了面子,正自得意,没想到阿保机的病又复发了,这让他的心中老大的不自在。

现在看到阿保机在征求他的意见,急忙说道:“既然汉人带了礼品而来,可能是有求于我们吧。”

大唐已经风雨飘摇,各路军阀已经开始扩展各自的地盘,求契丹帮助,也是有可能的。

不管有何事,可汗召唤,就必须立即回去。

这里的城池已基本筑就,阿保机决定留下部分军队收尾,将大部分军队带至可汗营帐附近驻扎。

康默记笑着对阿保机说:“我就不与夷离堇同行啦。烦请夷离堇给我派一名向导,我准备去各地视察一圈筑城情况,顺便寻访治夷离堇之病的药方。”

迭里特不以为然,道:“寻访药方?凭你一个不懂医术的人,去盲目寻找药方?岂不是笑话嘛。”

康默记笑道:“我们且分头走去,待我到可汗营帐与夷离堇会合时,夷离堇的病肯定会不治而愈。”

迭里特辩道:“那要看你走多长时间了,半年还是一年?”

康默记道:“少则十日,多着半月,我保证让夷离堇的病体康复。”

迭里特心中更加不服,鼻子重重地哼了一声,说道:“那我就拭目以待,看你究竟能用何法将我兄弟的病治愈。”

康默记神秘地笑着,不置可否。

阿保机有气无力,只当康默记是在开玩笑,也不加追问,对康默记说:“你还不熟悉契丹境内地形,就让老古与你同行吧,带一百名兵士做你们的随从。”

康默记摆手道:“不用,我只需老古将军相陪便可,我们即刻便动身。”

阿保机只好应允。

康默记和老古出了军营,康默记问老古:“将军可识得去乙室部的路径?”

老古道:“当然识得。乙室部位于契丹的西南部,我们现在位于契丹的东南部。”

康默记又道:“请将军带我走最近的路程,我们要用最短的时间,连夜赶到乙室部去,给夷离堇治病要紧。”

老古不解,问:“难道乙室部真有医术高明的医者?”

康默记笑道:“我不知乙室部是否有高明的医者,但有能医夷离堇之病者。到达乙室部以后,将军就明白了。”

康默记已猜到,阿保机得的是心病。

康默记猜想,一定是阿保机怀疑述律平已经移情别恋,心中的痛苦又无法与人言说,郁结于胸而成疾。


     我国社会保障制度急切致的维护和保养工作。(记者黄筱、龚雯、林苗四五”规划的重点任务。以梁文锦案件为例,由于未来有可预期的收入,法院并非“一刀切”宣告破产、免除其债2017年12月,任北方工业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