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挑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挑战 (第1/3页)
    

  很快的,楚怀沙便回来了。

  “自首了?”丁初雪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的问道。

  “算是吧,依托这个可不可以给他弄个缓刑啥的?”楚怀沙忙问道。

  丁初雪摇头道:“不可能,性质太过恶劣,现在想要减刑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精神鉴定,只要证明他是限制行为能力人的话,就有可能判成缓刑。”

  楚怀沙眼前一亮,像是黑暗中看到了一丝曙光一般。

  “那去哪里鉴定?”

  丁初雪的语气依旧平淡。

  “地方我有,五千块钱的鉴定费你得掏。”

  “好,我掏。”

  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别说五千就是五万他也能凑出来。

  现在的他是没啥钱的,于是他一环视屋子里道。

  “哎!召南呢?”

  “缺钱了才想起我?”诗召南抱着孩子从里屋走了出来,此时的她心里面一阵酸楚。

  楚怀沙尴尬的说不出话来。

  二人虽然名义上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是实际上更像是结婚数十年的老夫妻一样,双方都在自己工作中忙碌着,约好的约会也会因为各种事情时常迟到,孩子也基本上都是诗召南在带,楚怀沙这家伙整天就知道乱跑。

  “嗯~!没就是想你了问问你在哪,我兜里有钱。”

  楚怀沙此话一出,诗召南心里更难受了。

  “有钱就算了,我给孩子喂奶去了!”

  说罢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丁初雪则伸出了手掌道:“拿钱来。”

  楚怀沙肉疼的套花呗给丁初雪扫过去了五千块钱。

  后者看了看房门紧闭的里屋,随后站起身来道:“走吧,去精神病院。”

  里屋,诗召南的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臭坏蛋,王八蛋……”

  精神病院。

  在这个偏僻的小山底下,有一个一般学校大小的医院,只不过这里的窗户都装了厚厚的防盗网,大门也都是灰色的大厚铁门。

  丁初雪上前出示了一下证件,门卫随即放行。

  走到办公大楼里面,丁初雪问道。

  “杨医生在吗。”

  前台的一个身穿护士装的美女低着头道:“再给病人治疗呢。”

  楚怀沙上前一看,只见那护士正低头玩手机呢。

  就在这时,楼道深处的一个房间里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凄厉的叫声如同十八层地狱正在接受最残酷刑罚的恶鬼一般,听的楚怀沙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叫声持续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随后,一名身穿病号服的男子便被推了出来,一同出来的,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金丝眼镜的医生。

  医生脱下手套随意的丢到了病人的脸上,随后露出了猥琐的笑容道:“呦,丁小姐,欢迎欢迎。”

  说着,他快步走来向着丁初雪伸出了手。

  丁初雪在刚才听到那声惨叫都淡定无比,但是现在见到这医生之后便被其猥琐的样子吓得后退了两步。

  楚怀沙见状忙上去握住了杨医生的手。

  “杨医生,久仰久仰。”

  然而二人的手刚一接触,楚怀沙便感觉手上一痛,却是被静电点了一下子。

  此时正是初秋,大家都没有穿毛衣之类的衣服,怎么会有静电呢?

  然而来不及细想,杨医生便满面笑容的握着楚怀沙的手,开始寒暄。

  “哎呀,小伙子真是一表人才啊,不知道在哪里高就啊?”

  丁初雪上前道:“杨医生,我们找你有事。”

  杨医生一听这话两只眼睛立马放出了光芒。

  “什么事情?难道又有病人需要我来为他们治疗吗?”

  “是不是病人还不好说,需要您鉴定一下。”

  “没问题,我现在就带上设备,你们稍等一下。”

  说罢,杨医生便火急火燎的跑上了楼。

  “这家伙靠谱吗?”楚怀沙心里有些没底。

  丁初雪歪头道:“比你靠谱,这家伙只要有一点神经病的迹象,他就能把人捞到这里来,接受他所谓的治疗,而且收费相对较低,所以找他是最合适的。”

  两句话的功夫,杨医生便从楼上下来了。

  “走,你们怎么过来的,要不要我叫司机开车一起去。”

  “我们开车过来的,走吧。”

  拘留所,丁初雪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精神病鉴定申请书递了过去。

  看守所的所长犹豫再三道:“我去请示一下?”

  过了一会,所长出来道:“精神病鉴定可以,但是只能他自己进去,你们要探监的话要等等。”

  “可以。”

  目送着杨医生进去的同时,楚怀沙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是陆红星打来的,楚怀沙见状直接关机。

  这种等待总是漫长的,二人将车停在了路边,楚怀沙掏出了一支烟开始吞云吐雾。

  旁边的丁初雪见状道:“也给我一根试试。”

  楚怀沙惊讶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将烟盒递了过去。

  “劲大,悠着点。”

  丁初雪笨拙的从烟盒里面抽出了一支烟放到了嘴里。

  楚怀沙递上打火机,丁初雪学着他的样子猛吸了一口,苦涩辛辣的气味随即充斥满了她的整个口腔,她努力的想要将烟咽下去,然而刚到了嗓子眼便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得了吧你,不会抽还浪费老子一支烟。”楚怀沙将丁初雪手中的烟掐灭,然后又放进了自己的烟盒里面。

  喝了口矿泉水,丁初雪稍微恢复了一些。

  “看你们男人抽烟挺有韵味的,所以就想试试。”

  楚怀沙苦笑道:“男人抽烟也不全是为了韵味,有发愁的事情才抽的多,我几个兄弟玩网赌那会,一下午干了五盒烟。”

  “网赌?那东西能赢钱?”

  “输了二十多万。”

  “噗!”

  猛吸了两口烟,楚怀沙将剩下的烟蒂丢掉,无聊之间他开始没话找话。

  “你哪的人?”

  “地球人。”

  楚怀沙:“……”

  丁初雪补充道:“H省的一个小村庄,说了你也不知道。”

  “哦!有句话我想问你很久了。”

  丁初雪警惕道:“什么话?”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有些不一样,但是那种不一样却又说不出来。”

  “切,你这算是搭讪吗?”丁初雪冷笑道。


     王国先表示,为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天水持续强化重点区域和行业隐患排查整治,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达到97%10月 我国全面实施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累计改造农村户用卫生厕所27万余座,户用卫生厕所普及率达49.45%,创新性开展“四清力,仅存于云南省巧家县的极小种群物种巧家五针松种群规模得到大幅增加,灭绝风险大大降低。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新时代加强和改进思想政治工作的意见》要经济体之一,中国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经济持续稳定增长,成为稳定全球经济的中坚力量。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