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圣贤记忆三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圣贤记忆三更 (第1/3页)
    

“我,我,我知道。”这个年轻人吓的身体不由的抖动了起来,说道。

周安闻到了一股骚、味,只见这个年轻人吓的尿裤子了。

“你指出来。”周安说道。

他颤颤巍巍的抬起手,向着不远处的一个年轻人指去。

周安看向那个年轻人,走了到那个年轻人的身边说道:“你是宇文易?”

宇文易一下子跪在了周安的面前,一边哭着一边磕头说道:“你饶我一命吧,我再也不敢了。”

“江承教的妻女在哪里。”周安问道。

宇文易听到后,一怔,脸色随之露出慌乱之色,结结巴巴的说道:“他们早就逃跑了,我现在也不知道她们在哪里。”

看到宇文易的表情,周安就知道他撒谎了,拔出手中沧浪剑,指向他的眼睛,说道:“你如果不说实话,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活剐了出来。”

宇文易听到这一句话,脸都白了,嘴唇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他知道如果他把妻女的结果说出来,他说不定死的会很惨。

“既然不说,那别怪我不客气了。”周安拿着沧浪剑向着宇文易的左眼就是一剐,一点一点的在他的眼眶里活剐了起来,痛的宇文易凄厉的惨叫了起来

痛的人生死不能,百活不生!!

“我说我说,不要再剐了。”宇文易大叫了起来。

周安把剑抽了回来,向着地上一甩,把剑上所带的眼珠子的血肉,甩到地上,说道:“说吧。”

“他母女俩人已经被我打死,尸体也被我给扔子。”说完这一句话,宇文易再也受不住折磨,倒地上晕了过去。

周安听到这一句话,顿时怒气勃发,拿着剑向着宇文易就是一斩,顿时把宇文易的头颅给斩了下来。

随即周安冷眼看向剩下的那些宇文家的人,说道:“不要怪我,怪只怪宇文易所造的灭门之祸。”

随即周安拿起手中的剑,狂杀了起来,在杀的时候周安还遇到了宇文子石,不过他只有三条脉的通脉层次,被周安一剑给杀了,还遇到了宇文奇玮,他则被吓晕了过去,被周安一剑给了结了。

在一阵呼声喊叫之中,周安把剩下所有的宇文家的人给杀光了。

然后周安走到了一个墙前,拿起一个无头的尸体在墙上写了一句话:宇文易灭其江承教满门,我灭你们宇文家满门,一报还一报!!!

周安留下这一句话,周安把尸体扔到地上,便离开了。

其实宇文家的那些仆人很多都活了下来,周安并不是滥杀之人,他只杀与他有仇有怨者,对于这些仆人周安很宽容的放过了。

因为那些仆人被放过了,所以宇文家灭门之事传的满县都是,所有人都知道了之后,都大快人心,尤其周安写的那一句话,风靡整个百泉县,也因此在许多有心人之下,把江承教一家和宇文一家的恩怨打听了出来,还有许多为非作歹的很多事情,都被传了出来,引得百泉县之人纷纷叫好。

而此时周安来到了一家客栈,要了一间客房,把身上所穿的衣服给脱了,洗了一下澡,把身上的血迹洗了下,换了一身武服,穿了一个大黑色的披风。

周安收拾好自己后,就在客房内住下了。

在另一边的周光棍和老太太他们也碰到麻烦了,他们按着地址找去,却发现卖佛道法器的铺子关门了,而徐松也不知所踪,这让周光棍和老太太为难了,如果找不到徐松就安置不了老太太。

没有办法,周光棍只好求得月如初的帮助,想要让她们打探到徐松的所在,出了什么事,月如初同意了,只是说了一个条件,就是必须交会她完整驱使尸体的方法。

周光棍思考了一个下,便同意了,他打算找到徐松之后,交给月如初驱使尸体的简单法门,这样并不涉及传承,所以周光棍很安心。

于是月如初让赵怀之和铁东风打探去了,一个去县衙求得帮助,一人去市井打探消息。

而他们则在酒楼上边吃边等了起来。

正在他们吃的时候,一个长有胸毛的大汉拿着一碗酒起了过来,向着索菀妙,淫笑的说道:“小妞陪爷喝一杯。”

“滚!”索菀妙冷冷的说了一个字。

“好烈的小妞,不过我喜欢。”大汉拿着碗一饮而下,伸出左臂向着索菀妙就是一抱,要把索菀妙抱到怀里,可是索菀妙抓住了他的左臂,然后一扭,咔嚓一声,手臂断了,然后向大汉的胸口就是一踢,把大汉给踢了出去。

另一桌的四个人看到这个情景,站了起来,一人去看大汉的伤势,一人向着索菀妙怒声说道:“小婊子,别不知好歹,我大哥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老大的手臂断了,我恢复不了。”去看大汉的那个人大声的说道。

其它的三人连忙走到了大汉的身边,看了他的手臂,那个人再次骂道:“好狠毒的小婊子,竟然把我们老大的骨头给捏碎了,以后这条手臂算是废了。”

“想要找美女,也要有找美女的实力,没有实力自取其辱,是咎由自取。”周光棍说道。

“妈的,咱们上,为老大报仇。”

四人一起向着他们杀来!

索菀妙和马冰㫖一起出手杀向四个人,乒乒乒乓乓乓几声过后,四人被打倒在地上。

而索菀妙和马冰㫖回到了桌子上继续吃饭。

“你们给我等着,我们还会再来的。”四人之一说道,说完了之后四人带着老大离开了这里。

而月如初和周光棍几人对他这话丝毫不在意,继续边吃边等待,终于在一个时辰后,赵怀之和铁东风回来了。

赵怀之去了县衙了,对于徐松的离开,县衙所知之甚少,只知道在半个月前徐松就突然消失不见了,至于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而铁东风只是打探到徐松的一些为人,徐松在这里经营佛道法器,待人很和善,从来没有与人起过冲突,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失踪。

“对了,我听到一个附近的商贩说,在失踪前一个晚上,他看到徐松和一个新娘子在半夜去了春风阁。”铁东风说道。

“春风阁是什么。”月如初好奇的问道。

“是一种花船。”铁东风说道。

“带花的船吗,我从来没有见过,我要去看看。”月如初兴奋的说道。

“其实就是青楼。”赵怀之脸黑的说出了。

“这并不是普通的青楼花船,而是一座鬼船,里面早没有子妓、女,空无一人,之所以青楼花船还在那里,是因为闹鬼,没有人敢动。”铁东风说道。

周光棍和老太太互相看了一眼,面色凝重了很多,徐松的失踪竟然与阴鬼有关系,周光棍可是知道徐松的实力,和他不相上下,却被杀死子,这让周光棍凌然不止,不过周光棍并不惧,他还有老太太,以两个的实力,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

“我们现在去那座春风阁的花船去看看。”周光棍手向着桌子一拍说道。

“可是现在天已经黑了,听说晚上的鬼都比较强大,我们现在去是不是有些不好。”赵怀之说道。

“只有我跟她去,你们留在这里。”周光棍说道。

“我要去看看,我还从来没有见过鬼呢。”月如初两眼放光的说道。

在来的路上,她就听周光棍说过,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而且还十分的可怕,她早就想见一见了,现在有了这个机会,她怎么会不去见呢。

“这有些危险,我们还是不要去了吧。”索菀妙劝道。

“不,我要去看鬼去。”月如初噘着嘴说道。

最后四人没有办法,只得陪着月如初前去。

付了帐,他们向着春风阁的花船走去。


     这些数据清楚地表明,中国长、党委副书记钱旭红说。牛望道在青藏高原领略了三江源头的壮丽奇观;碳转型升级,助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一个缩影。“一座岿然不动的大山和一架移动中的飞机,总体不足、分配不均、病毒不断变种等挑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