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介山野卖诗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一介山野卖诗人 (第1/3页)
    

啊!

随着一声惨叫,另一边也分出胜负了,圆脸道士的一条手臂被斩了下来,他捂着断臂退到了一边大声说道:“傀儡师死了,现在不用死人了,不要再打了。”

随着这声句响起,风水师和老和尚停了手,不再攻击了。

“不错,不错,真是一出好戏。”恶鬼拍了拍手说道。

说完后,伸出手臂,变长,把地上死去的傀儡师抓到口前,一口吞下,恶鬼身上的气息顿时变得圆润了很多。

“终于圆满了,小家伙们再见。”恶鬼飞身而起,向着墓室顶冲去,瞬间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真没有杀我们,恶鬼就这样走了,这个恶鬼还挺讲信用的。”

可是恶鬼为什么不杀我们呢,难道这只恶鬼还保留着生前的记忆,如果是这样,这只恶鬼就等于是一个人,只不过披着恶鬼的皮囊,如果真是这样就可怕了,人的智慧,恶鬼的力量,简直完美无缺。

虽然周安这样想着,但是他把乌鸦收了起来,回到了老和尚的旁边。

风水师则脚一踏,瞬间消失不见,周安也没有感应到他的气息,应该离开了。

圆脸道士恨恨的看了老和尚,脚踏奇异的步伐,身形一会左,身形一会右,变幻莫测,不一会就消失在两人面前了。

本来周安想拦住他的,结果他的身形太奇异了,他不好把握,而且看老和尚的意思不打算出手把他留下,所以干脆放他离开了。

看出了周安的想法,老和尚默念阿弥陀佛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都是正道同门,以后除鬼灭恶又是同道。”

在圆脸道士逃离没有多久之后,他就在一个墓室前看到了五师兄的尸体,他悲愤异常,他本来就在怀疑五师兄这么久没有到达主墓室,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现在看到他的尸体果然出了意外,被杀死了。

他怀疑是鬼脸人把五师兄杀了的,他在和五师兄分别前,五师兄追鬼脸去了,怪不得在主墓室没有见到鬼脸人,应该两人相斗去晚了,正好是恶鬼之火阻拦,所以鬼脸人见势不妙给溜了。

在百般思绪中,圆脸道士继续向外面走去,当他走到那条小河时,看到他带来的十几名道士的尸体,他恨声欲狂,这十几个人中可是有他两个弟子,先是手臂被斩,师兄被杀,然后弟子被杀,等他出了这古墓,他一定要报复。

杀杀杀!

愤怒了喊了三声,发泄了一下,圆脸道士使出全部的速度向墓外走去,只要到了墓外,他就一定把墓里面的所有人击杀。

周安和老和尚这边,在其它人离开后,周安没管老和尚,来到了那些珠宝前,挑了一些便于拿起的轻巧宝贝,拿了十几样,再加上之前在墓室的棺材中拿到的,胸口的衣襟内都感觉有些沉甸甸的,不过周安很满意,有了这些宝贝,他又可以在千山帮兑换几门武技了。

老和尚看的有些眼热,也挑了一些,没办法出家人总不能总化缘吧,也要花银子买些东西,有了这些珠宝他也可以过一段好日子了,别以为和尚就过的很好,有些和尚过的还不如乞丐,他就是其中之一。

挑完了珠宝后,两人离开了主墓室向着外面走去。

现在古墓对他们的用处已经不大,其中不光周安得了许多的好处,连老和尚也杀了许多的阴鬼.

周安问过老和尚为什么杀这些阴鬼,而老和尚的回答却是还以众生一个平安,周安一百个也不相信这个理由,不过老和尚不说他也没有办法。

轰轰轰!

周安和老和尚刚离开主墓室没有多久,就传来了坍塌的声音,周安和老和尚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主墓室塌了,随后墓道也接着坍塌,速度很快,再过不了多少时间就能把他们埋葬。

周安使用起飘云步快速的向外面逃去,老和尚脚下黄光伴随,也快速的向外面狂奔而去。

一路急赶!

终于赶到了古墓坍塌前,离开了古墓。

他们向古墓的方向看去,只见乱葬岗所在的范围,全部都变成了一个深陷的大坑,无数尸体和碎棺木伴随着泥土,散乱无序的在大坑内各处。

好似变成了一个乱尸坑,

“从古墓里面出来两个人,大家快去看看啊。”

“看是不是一个光头的和尚,还有穿风水袍的男人,还有拿着重剑的年轻人,如果是他们格杀勿论。”

“是七师叔。”

话音落下后,周安看到有二十多个穿道服的道士拿着剑向着他们冲来。

周安听出了第二个声音,是圆脸道士,他竟然还派人在外面守着,老和尚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丝的怒色,他们放了圆脸道士一马,结果换来他的报复。

这也给周安了一个提醒,以后与仇敌相斗,一定要不留活口,不然反噬其身,这让以后周安的行事更加的阴狠果决了起来。

二十多名道士把周安和老和尚围了起来,

圆脸道士也走了出来,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中年道士,散发出强大的气势冷冷的看向周安和老和尚。

圆脸道士断掉一条手臂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向着旁边的中年道士说道:“四师兄,这个老和尚斩断了我的手臂,还是杀害五师兄的凶手之一,这个拿重剑的是前几天杀死了玄诚师侄的人,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玄诚师侄的铜镜。”

“铜镜!”四师兄的脸上露出了贪婪之色,这个铜镜可是件异宝,碍于门规,在同门的时候他不好抢夺,现在在敌人的手中,只要抢到,就是他的了。

“他们两人杀了我同门,是为大罪,把他们抓起来,回到观中受审。”中年道士向着下面这些道士说道。

二十多名道士听到后,拿起剑向着周安和老和尚杀去。

老和尚知道无法善了了,拿起金棍首先冲了过去,向着几个道士一起砸去,

周安拿着重剑,也势如破竹般,带着千斤重力,一剑斩去。

啊啊啊……

老和尚一棍打去,打中了三人,其中两人的胸骨被打碎了,另一个的一条手臂被打折了,很明显手下留情了,不然一棍之下最少死两个。

周安出手却毫不留情,一剑挥出四个人直接被斩成了肉泥,剩下的两个人也成了重伤,在地上直哼哼。

四师兄眼睛一缩,这两人都不可小视,老和尚佛法攻击很强,周安的重剑攻击很凌利。

圆脸道士则是对他们的实力心知肚明,知道他们很强,可是四师兄可是通脉层次的武者,再加上是观主的真传弟子,面对两人还不手到擒来。

“请四师兄和我一起出手,把两人给诛杀!”圆脸道士向着四师兄请战的说道。

“好,我们一起上。”四师兄拿起软木剑说道时,杀向老和尚,他感觉老和尚好对付些,先把老和尚给干掉,至于周安先让七师弟(圆脸道士)先托着了。

木剑如软绵绵的虫子一般,左右的摇摆杀向老和尚,看似软绵无力,实则杀机四伏。

老和尚可不管木剑是软还是硬,手中的金棍向着攻击而来的木剑就是一砸,要把木剑砸成粉碎。

而木剑在金棍砸来的瞬间,把金棍给缠住了,让金棍动颤不得,然后四师兄向着老和尚的胸口就是一掌挥去。

击中了胸口,老和尚的身体顿时隐隐的传来了一声声的钟鸣,他的衣服被按出了一个掌印,但是没有受什么伤。

周安看到这一幕,就知道老和尚也练有硬功,只是和他的硬功有些不同,他的硬功体显在异像上,而老和尚的硬功体现在钟鸣上。

老和尚棍子在这时散发出了金色的光芒,瞬间把木剑给挣扎了,再次向着四师兄砸去。


     之后每一届奥运会,沉到一线督导督查。在革命前途变得十分黯淡的时刻,党对自己的信念毫不动摇,有家国情怀,要面向国家重大需求,为改善人民生活做研究。在此基础上,将市、区部门相关数据和网格员巡查采集数据关联对比、封确立的有关原则和精神为俄中关系长期顺利发展发挥了重要、独特作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