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傻鸟黄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傻鸟黄雀 (第1/3页)
    

吴老板喝了口水,长叹了一口气。

“我就没你那么有骨气。二十年前,我媳妇生了大病。那个时候,我是真的穷。去医院看了几次,不光仅存的积蓄没了,还欠了一屁股债。那个时候,这医院还没这么多高楼,其实挺破旧一地方。但你说它吃钱怎么就这么厉害?那时候我不明白啊,你说我们多老实一个家庭,本本分分过日子,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难处?”

这不光是吴老板的疑问,其实也是赵龙的疑问。赵龙回答不上来,只能从口袋里摸出两支烟,一只递给吴老板,一只自己叼住,先帮吴老板点上,再帮自己点上。

两个年龄差距挺大,但却有些同病相怜的男人就并排坐在一条长凳上,看着对面的医院,一口一口抽着烟。

抽了两口烟,吴老板似乎平静了一点,继续说道。

“我父母死的早。所以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但她没嫌弃我,还是嫁给了我。不光什么都没要,还倒贴了我这么一个小饭馆。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她那么傻的人。她生病的时候,我们也没孩子。可以说,除了她,我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无牵无挂。”

“一开始的时候吧,我没什么见识,觉得看病嘛,无非花钱。而跟她结婚这么久,啥福没让她享过,尽让她吃苦了。我一直觉得亏欠她太多,就想着倾家荡产也要把她的病看好。既然自家钱不够,那就找别人借。可我一个无依无靠的无根之人,哪那么容易借到钱。认识的好说话的熟人,我都去借了,也借到了一部分。可还是不够啊。没办法,我就只能找一些不那么好说话的去借。可是不好说话的人的钱,是更不容易借。”

赵龙想起自己的事,默契地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看见赵龙的动作,吴老板嘿嘿笑了一下,拍了拍赵龙的肩膀说道:“这些人的钱不光不好借,还让人犯恶心。你说他们不借钱就算了,还说难听话,说难听话也就罢了,还鼓动别人也不借钱给我。我那时候一个老实人,哪想过这里面这么多门道。以往还觉得他看上去挺不错一个人啊,怎么我遇难了,就跟完全换了个人似的。”

“那时候我是真的想不通。他为什么要那样子对我。他说他家困难,实在拿不出钱,我也没逼着他非要借给我。可他怎么还让别人也不要借钱给我?我就不服,去找他质问。嘿嘿……你猜人家怎么说?”

吴老板吐了个烟圈,惬意地眯着眼看着烟雾慢慢飘散。

赵龙摇了摇头。他没有遇到这种情况,也想象不出来为什么世界上竟然有这种人。他有些莫名愤怒,但看着吴老板轻松的笑容,又觉得自己真是多此一举。

“人家理直气壮地说,你一个无依无靠的穷光蛋,没爹没娘就不说了,连个像样的亲戚都没有。钱要借给你了,你还不上怎么办?再者说,你要是拿着钱跑了怎么办?”

赵龙只觉得自己更加气愤了,然而令他更郁闷的是,他还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反驳。如果要是被他自己遇见了这样的情况,他还真会手足无措。所以他也有点好奇吴老板是怎么应对的。

他看着吴老板,示意其继续说。

赵龙这边是异常气愤,但当事人吴老板却表情轻松,仿佛事情并非发生在他身上一样。吴老板弹了弹烟灰,继续笑着问赵龙:“你知道我当时听到这话什么反应吗?”

“愤怒?”

赵龙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到别的可能。但如果答案真的这么简单,那吴老板应该也不会问自己吧。他只好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答案。

吴老板没得到答案,却露出了一个满意地表情,笑着点了点头。

“你想不到是对的。就像我之前说的,我没你有骨气。”

“实话告诉你,我当时的第一感觉不是愤怒,而是醍醐灌顶,是恍然大悟。我问自己,原来还有这种处理方式,你怎么就想不到呢?然后,我也没和那个人说什么话,转身离开了。去医院的路上,我一直摸着身上的布挎包。里面装着我那几天借的钱,老厚一叠。挂在身上沉甸甸的。真的,我得几年才能赚到那么多钱,还得不吃不喝。一路上,我就一直在想。梦之国那么大,我为什么要窝在梧桐市这一个地方,为什么要在她一颗树上吊死。我还年轻,身强力壮,也能吃苦耐劳。虽然结过婚了,可是换一个远远的地方,谁还认识我?有这几万块钱,我去到哪里不能过个好日子?重新找个媳妇,花钱置办个地方,继续开个小饭馆。凭我的手艺,日子红火不是理所当然的事?”

这个答案远远超出了赵龙的思考范畴。他惊讶地看着吴老板,半张着嘴,想说什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一时间也忘了继续抽烟。

他从来没想过还能有这种选择。

吴老板的话为他打开了人性中难以启齿的一面。

那是他从未接触过的阴暗面。

那个阴暗面是如此地有吸引力。

他强迫自己不要去顺着这个方向想,但脑子却完全不听使唤。

一副截然不同但似乎预示着美好生活的画卷在他面前缓缓展开。

这副画卷就像被吴老板轻飘飘推开的那扇门一样,一被打开,就爆发出一股难以抵抗的力量,再也无法关上。

赵龙一时间失了神,直到手上快燃尽的烟将他烫醒。

他仿佛触电式的,身子一抖,甩了下手,把烟头丢的远远的,仿佛那不是一个烟头,而是一个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随时要吃人的恶魔一样。

回过神之后的赵龙有些不敢相信,这个看上去挺和善的吴老板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难道他真的这样做了?

但随后,赵龙又反应了过来。

自己也真是傻。如果吴老板真这么做了,那现在应该也不会留在梧桐市,单医生应该也不会和他交朋友。

对于自己将吴老板想坏了这件事,赵龙有些脸红。他偷偷看了吴老板一眼,生怕吴老板看出他刚才的坏心思。

看着赵龙有些滑稽的动作,吴老板哈哈大笑。

作为一个人生已经过半的过来人,他见过的人越多,见识到的人心越复杂,他就越喜欢这样单纯的年轻人。他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递给赵龙,并掏出打火机要为赵龙点烟。

赵龙下意识拒绝。

虽然赵龙才刚刚学会抽烟没多久,但一些规矩还是懂的。让长者点烟,实在不怎么礼貌。

但吴老板却阻拦了他的动作。

“小赵啊,这根烟,我必须敬你!”

吴老板的语气很坚决,没给赵龙任何讨价还价的机会。

赵龙无奈,只能叼住烟,躬着身子往吴老板手上的打火机跟前凑了凑。

帮赵龙点完烟,吴老板没给自己点,把烟盒和打手机揣回兜里,跟赵龙解释了一句:“就不陪你抽了。我现在就一天一根的量。”

“烟这东西是该少抽。”

说起这话,赵龙自己都笑了。

似乎每一个抽烟的人,都知道烟要少抽。但鲜少有人能真的做到。

“你这话说完了,”吴老板又笑了笑说道:“你可别跟单医生说跟我一起抽烟的事?”

赵龙看向吴老板。他有些不解。

怎么单医生还要管吴老板抽不抽烟?

似乎是看出了赵龙的疑惑,吴老板紧接着解释了一句:“呵呵,去年查出的肺癌,晚期了。单医生因为我抽烟这事,骂过我好几回了。”

吴老板说这话时的语气轻飘飘的。但是落进赵龙的耳朵,却是如同雷鸣一般,震得他目瞪口呆。赵龙有些尴尬地把嘴里的烟取下来,屁股一抬,想站起来找个垃圾桶把烟丢掉。

吴老板却一把把他按在板凳上,笑着说道:“没事,抽吧。也不差你这么一根。”他见赵龙还是束手束脚的样子,继续说道:“尽管抽吧。我已经没治了。其实我也不打算治了。现在的打算就是能活多久就活多久。能多开心就多开心。所以你放心抽吧。”

赵龙心里直犯难。现在他抽也不是,不抽也不是。

再着说,按情理,他好像应该劝吴老板些什么。

只是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妥。

自己和吴老板不过见过两次,与人交往,最忌交浅言深。而且既然发现了这么长时间了,人家吴老板那么大年纪一个人,该考虑的应该都考虑清楚了,大概也用不着自己操心。而且自己这张嘴实在也说不上什么好话。

于是赵龙只好捏着烟一动不动。

“你不抽就是不给我吴老二面子。”吴老板把脸一板,大声嚷道。

声音很大,惊动了几个过路人,纷纷转脸看过来。

赵龙无奈,又把烟送回嘴里,小小吸了一口。

“这才对嘛,”吴老板又重新换上笑容,“刚才说到哪了?”

“对了,刚才我好像说到我拿着钱回医院的事。差点忘了跟你说了,单医生就是当时我媳妇的主治医生,我们也是那时候才认识的。”

对于这个情况,赵龙已经隐隐猜到了,配合的点了点头。


     中国工人阶级开始以独立点。论坛以“共谋发展,共享安全,携手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明星的唯我独尊。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法英勇斗争,对党忠诚、不负人民。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